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丁酉(鸡)年闰六初一

(图)窝头会馆《窝头会馆》海报

《窝头会馆》这部话剧将视角集中在了北平解放前一年,北京一个叫窝头会馆的平民小院儿里,房东苑国钟(何冰饰)守着自己的小院和儿子,靠吃收房租,酿私酒和腌咸菜为生。前清举人古月宗(濮存昕饰),靠着卖房子转房契的时候玩儿的文字游戏,一直赖在小院里不走,白住了二十多年房。剧中通过窝头会馆中几户小老百姓的悲与欢、离与合、希望与绝望,展现了老北平各色人等的生活历程。

窝头会馆 - 基本信息 [回目录]

剧 名:《窝头会馆》

(图)窝头会馆窝头会馆

总 策 划:张和平
编 剧:刘恒
导 演:林兆华
舞美设计:曾力
灯光设计:易立明
主要演员:何冰濮存昕宋丹丹杨立新徐帆

时间:2009年12月18日-2010年1月18日
地点:首都剧场
票价:80,180,280,380,480,580,680,880
热线:400-810-1887
在线订票北京人艺 永乐票务

窝头会馆 - 剧情梗概 [回目录]

窝头会馆 - 精彩台词 [回目录]

1. 第一幕:田翠兰和金穆蓉两个女人在小院里斗嘴。

  田翠兰:她信玛丽亚,我信观世音,我能矮她一头不成?她脊梁后头有耶稣戳着,我屁股后头还蹲着弥勒佛呢……谁怕谁呀!

  2.第一幕:肖启山夹着账本和布袋子,到“窝头会馆”收租。

  肖启山:我这么跟你说吧,这马干差价的意思就是……马干的差事打算让你给干喽,可是你不是马啊,你干不了,你们家也没有马替你当差,怎么办呢?你给出个价儿吧……马干差价!大概齐就这意思,明白了么?

  3.第一幕:肖启山打开账本,念绕口令儿似的念了一通。苑国钟笑容凝固,忍不住要哭似的。

  苑国钟:……这民国……这民国它压根儿就不该起这个名儿。

  肖启山:(众人一愣)那你打算让它叫什么呢?

  苑国钟:叫我说哈……民国要不像个民国,叫他妈官国算了!

  肖启山:……中华官国?(笑)真亏你想得出来!

  苑国钟:(没发现肖启山脸色陡变)可不是正好儿么!咱给它三民主义改成三官主义,官吃官喝官拿……正可好儿!

  4.第一幕:肖启山跟古月宗打了照面儿,满目和善却不肯让路,倒是长者闪开了身子。

  古月宗:肖老板!您赏个大子儿听一段儿吧?

  肖启山:您让我听谁呀?

  古月宗:前边儿这是谭鑫培杨小楼,后边儿那俩是梅兰芳荀慧生……唱得那叫脆生!我给您逗逗,让他们好好给您哼唧哼唧?您想听哪个呀?

  肖启山:我想听杜鲁门,您有吗?

  古月宗:洋蛐蛐儿?还真没逮着过呢。

  5.第一幕:王秀芸帮丈夫抬棺材盖儿,田翠兰冲过去搭把手儿,膀子脱臼了,周玉浦闷着头一阵乱捏。

  田翠兰:(大喘气)疼死我算……

  周玉浦 先别动!别动……再揉几把就齐活了。

  田翠兰:大兄弟……您挣钱可真容易。

  周玉浦 那是!这年头儿欠帐的多,打人的和挨打的也跟着多,街上净是鼻青脸肿的,我不愁没饭吃。这几年……学生们越来越不老实,动不动就上街游行,当老师的当老妈子的都敢跟着上街叫板,起哄驾秧子能少得了挨揍么?您想啊……

  田翠兰:(看见金穆蓉踏上台阶)大兄弟……

  周玉浦 (背对着大门)他们让人家给揍得拉了胯了脱了臼了,能不来求我么?天底下找揍的人死不绝,我下辈子都不打算干别的了……

  6.第二幕:肖启山拿着入党表格到“窝头会馆”,让大家入国民党。

  肖启山:玉浦,填字儿啊!

  周玉浦 (胆怯四顾)苑大哥,要真能给咱们免捐……填就填吧?不就是一张纸么?(朝东屋大声)穆蓉!我可填了啊?(没有动静)……信仰?信仰这一栏儿……肖保长,您看我填“悬壶济世”合适么?

  肖启山:“三民主义”几个字儿你不会写?

  苑国钟:你还是填“起死回生”吧……

  7.第二幕:苑国钟进屋蹭了一会儿,捧出来一尊关公的陶瓷雕像,放在水缸的青石板上了,准备向大家收房租。牛大粪跑到大树后边儿去了,苑国钟准备开骂,一琢磨就泄了气。

  苑国钟:(坐在菜坛子上)谁都不容易!就那点儿房租,上个月还能买半袋儿白面呢,现在能买一小撮儿,够包俩饺子的了,我都赶不及给大伙儿涨房钱!你们看着给吧,最好给我粮食,杂合面儿也行,黑豆面也行……您实在没得给,往我脸上啐口吐沫也行,我拿它当块儿干粮咽下去!反正我没法儿赶你们走……

  牛大粪:今儿您没忍心骂我?您心疼我那尿泡了。

  苑国钟:我不心疼那尿泡,我心疼这民国。

  牛大粪:怎么的呢?

  苑国钟:民国都多少年了?两条腿儿的国民不知道怎么拉撒。

  牛大粪:(笑)它趁早儿别管我拉撒!我肚子饿得慌,您赶紧让民国给我弄点儿吃的吧……

  8.第二幕:关福斗和周玉浦踩梯子踩凳子,好一通忙活,终于让耶稣和阿弥陀佛隔空对视了。

  田翠兰:想在门框上钉一排骨架子方我?门儿都没有!您近乎点儿瞧瞧,都露着呢吧?可她那个全是骨头棱子,我们光这肚子就顶他们浑身的肉了!

  ……

  田翠兰:我们还高兴呢!她请那位……愁眉苦脸的多寒碜呐!瞧我们……笑得多自在,往后他不干别的了,没白日儿没黑界地替我坐在这儿笑话他们。

  9.第二幕:牛大粪又跑到大树后边撒尿去了,苑国钟追出来开骂。古月宗晃晃悠悠踱过来。

  古月宗:(得意洋洋)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苑大头,我撂个闷儿给你们俩猜猜……老娘们儿涮了老爷们儿,打一人儿。

  ……

  古月宗:慈禧

  牛大粪:这话儿怎么说呢?

  古月宗:雌的不就是母的吗?洗不就是涮吗?一老娘们儿涮了满朝的文武老爷们儿……(扭头往回走)慈禧雌洗……让这雌的把大清国生生给洗皱巴涮稀塌了,等我逮个公的立马儿把她给换喽。

  10.第二幕:肖启山点头寒暄,朝耶稣划了个十字,朝弥勒佛双手合十,给关帝爷作了个揖,就势坐到菜坛子上。

  肖启山:咱谁也别藏着掖着的了,除了屁股朝天有眼儿无珠的,谁都能看出来……这民国弄不好要玩儿完。你说那话,死马当活马医,抓一把活食儿当药引子给它冲冲喜,真说不定翻个身它就坐起来了……(冷笑)不是我难为你们,是区党部那帮孙子的主意……我照办。

  古月宗:合着……合着是让这帮人给咽气的主儿当丫鬟去?

  肖启山:(继续开涮)他们要觉着委屈,就当自个儿是后宫里的妃子得了……皇上要驾崩了,把你们的臭脚巴丫子杵他胳肢窝里让他凉快凉快,没你们什么亏吃吧?

  11.第三幕:苑国钟踱到关帝爷跟前,掸掸浮尘,古月宗嗤嗤地笑着凑过来。

  古月宗:(指关公) 知道他这手的刀是谁的?这手的元宝是谁的?

  ……

  古月宗:皇上的!普天下的皇上就趁这两样儿东西……想给谁钱给谁钱,想给谁一刀给谁一刀!皇上不给你钱你千万别自己上来拿,皇上给你钱你嫌少也别自己上来拿,你自要伸手拿就给你一刀……你就得老老实实等着皇上赏你。

  苑国钟:要是不拿那钱……我伸手拿皇上那刀呢?

  古月宗:拿不着挨皇上一刀,拿着了给皇上一刀,一刀下去钱就是你的了。

  苑国钟:(端详塑像)皇上就这两样儿好东西,怎么全到他手里儿去了?也没见他给皇上一刀呀?

  古月宗:要不说给他修那么多庙呢,哪个皇上都喜欢他!他压根儿不拿这两样儿东西当自个儿的东西,谁拿皇上的钱他给谁一刀,皇上让他给谁一刀他就给谁一刀……

  12.第三幕:田翠兰悄悄跨出房门,从伙房里端出去一筐劈柴和煤块儿,蹑手蹑脚地钻进了苑国钟的屋子。关福斗暗中窥视,按耐不住要去捉奸,却气馁地拍打岳父的窗户。

  关福斗:我妈钻哪被窝儿您不知道您都知道什么呀?

  王立本:你老丈人我姓王。

  关福斗:您还知道什么呀?!

  王立本:我排行老末,前边儿有七个兄弟。

  关福斗:(被噎住了)您……

  王立本:回屋儿睡觉去。

  13.第三幕:棺材漆好了大漆,躺在老地方咚咚作响,伴随着古月宗朦胧的喊叫声,他被苑国钟关在了棺材里。

  田翠兰:可不是么!您找两块门板一夹把自己填巴了多省事儿啊?想什么时候出来什么时候出来,横着打个滚儿就齐了。

  古月宗:门得往里边儿开,朝外边儿开让土挡着我还是出不来呀……(突然听到棺材里油葫芦叫唤,急忙从怀里掏出葫芦罐儿查看)嘿!这耷拉孙儿……怎么不打招呼就出宫了?小斗子……(把上半身儿扎进棺材)小皇上跟太上皇抢棺材了,赶紧帮我逮它!

窝头会馆 - 深度解读 [回目录]

大时代里的日常性

(图)窝头会馆陶庆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副研究员。

  在“窝头会馆”活跃着的都是些小人物。卖卤煮的厨子,卖膏药的坐堂先生,都是社会的最底层。苑大头虽然盘下了古爷的窝头会馆,成了窝头会馆的“房东”,但并没有因此阔起来。窝头会馆里住着的还是那些老街坊,他每次煞有其事地收房租,动静很大,“要硬的不要软的”,换回来卖膏药家金穆兰一簸箕的法币,他也无可奈何。付房租还是收房租,都是互相帮衬着的,苑大头还得靠卖点咸菜私酒混着过日子。窝头会馆的旧主人古月宗,也是沦落到只能在窝头会馆里蹭着日子过——他自知时日无多,终日盘旋在舞台上那一口棺材附近,这棺材是他给自己预备的,也或许是他给那个时代的献礼。

  “窝头会馆”的“日常状态”是有些琐碎的争吵中。这争吵的由头,无非是晒猪肠子的扯翻了晒膏药的膏药,无非是厨子的老婆田翠兰与卖膏药的老婆金穆蓉免不了互相揭揭过去的老底……稍不留神,观众们就会忽略这一幕幕生活场景的大背景,是一个即将剧烈变迁着的社会。的确,刘恒为我们勾勒的是最普通的日常生活。这种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无论在任何的社会图景中,生存都是其最基本的动力。这些市井小民每日关心的,无非是卤煮、膏药、小菜卖的如何,无非是今天坐堂看了几个病人,无非是如何应付砍树砸坏了局长家的后墙……在这种日常性中,你几乎看不到革命到来之前的征兆,看不到社会剧烈变迁的动力。这些小人物与时局的关系,是外来者——肖保长——征收各种苛捐杂税。但即使是最荒唐的捐税,小民们在百般无奈中能负担的税钱也就照付,能躲过一次劳役就是万幸。

  这是一种以生存的本能支撑着的日常岁月。这是一群生活在底层的市井小民,是一群在无望的岁月中挣扎但仍然不得不打起精神努力生活着的普通人——虽然生活的有些无望,但生存的仍然努力。

  如果说过往的革命文学注重的是大叙事,而刘恒在《窝头会馆》中则是以他一贯以来对于日常生活细碎处的把握,为关于革命的宏观叙事增添了对于革命潮流中日常生活的想象。《窝头会馆》是一次对于日常生活的想象与虚构。在社会变动的大背景下,我们看到的是一幅生动的生活画面,是一群小人物的日常生活画面。社会变革的动力,并没有跃然于这幅画面之上,但却在这有些无奈的日常生活里悄悄滋生着的。苑大头身患病痨的儿子苑江淼,从学校里退学后一直蜗居在窝头会馆的二楼上。如同我们常见的革命青年,他也是每日读着些书,偷偷写着传单。只是这里的革命力量,不是那一往无前勇猛地破坏这个旧社会的,而是一直被这个旧社会中的日常因子呵护着的:比如好心的田翠兰对他的百般照顾与百般劝解。

  即使革命被如此悬置于空中楼阁之上,但那挣扎着要生存下去的无奈,终于在一次次现实的紧逼中因为无法活下去而终于爆发。苑大头知道治不了儿子的病,他会在愤懑中诅咒着“炮弹朝我这打啊!”冷眼旁观的古爷,一句“该活的活不下去,该死的死不了”的调侃,写的是革命的必然性,也写的是日常生活中社会变革的真正动力。

  父与子

  中国革命,往往是子一代的革命,如同剧中的苑江淼与金穆蓉一家的女儿(周子萍),他们是革命的主体,是革命的子女;但《窝头会馆》中的主人公们,并不是那些自觉地承担着革命的子女们,而是那些革命子女的有些“落后”的父亲母亲,是有些麻木、有些认命因而对于未来几乎没有盼望的父亲母亲。

  苑大头、田翠兰、金穆容等等,正是在日常岁月中苦苦维持着生计的父亲与母亲的形象。尤其是何冰所饰演苑大头。这是一个绝望的,但又必须把绝望的苦涩偷偷咽进肚子里的父亲。儿子因为痨病早早地退了学,退了学的儿子像厌弃自身的病体一样厌弃着这个旧的社会。父亲对于社会问题有些茫然,但对生病的儿子却有着本能的愧疚与责任。儿子可以不要活,父亲却一定要儿子“活”。于是,他挣扎着以一副笑容去面对那个因为误会了自己而时时横眉冷对的儿子;他小心地讨好儿子,儿子却不理不睬。他给孩子“冲喜”,他割破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血为孩子的药做药引子——这是像他这种身份的人所能想到的没有办法的办法,而这些“封建”行为,在今天看来,又是如何的意味深长。

  苑大头与儿子的冲突突出表现在第二幕。父子俩为了同学们筹来的钱而发生的争执,是这一幕的核心。儿子可以心高气傲,儿子可以为了一个新社会牺牲自己,但父亲却不能。儿子可以拒绝同学们好意的筹款,但父亲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救命的钱就这样被拒绝。儿子不能接受父亲的态度,他厌弃自己的父亲,就像厌弃那个抽象的旧社会一样;而父亲对于救命钱的不舍,是做父亲的本能。这一幕的争执结束于儿子在狂怒中将同学们筹来的钱撕碎了扔向父亲。在父亲仍然默默的承担中,父与子的矛盾在这里,不再聚焦为子一代要冲出封建旧家庭的经典形象,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对于子一代充满关爱的父亲,是找不到方向、找不到出路只能在隐忍中坚守的父亲。

  《窝头会馆》中的父亲形象,是我们的舞台久已缺失的形象。这个苦涩的父亲,为了儿子的活,必须挣扎着活下去;为了儿子的活,必须隐忍着内心的委屈,收拾起每一次破败的残局。当这个父亲被流弹击中后,他最为牵挂的仍然是儿子——“我儿子是要坐火车去新中国的”——那应当是一个父亲最美好的祝福。

  群戏与个人

  《窝头会馆》是个明星云集的梦幻舞台,是一个以群戏为主可以让观众尽情享受明星们“飚戏”的舞台。在那些错落别致的群戏场面中,演员们在群戏中以一种训练有素的默契,激活了一场场动人心弦的表演。

  最有特色的是最后一幕中围绕着开枪的段落。在这一个长长的段落里,肖保长儿子的枪口所指,每一次都在舞台上构成了精心动魄的舞台调度。每一次的枪口变化,都在舞台上有着近乎游戏性的场面感,但又都准确地扣上剧中人物心理波动。在枪口每一次变化方向之后,形成了非常特殊的人物的动与静搭配关系。在这一次次随着枪口所向发生变动的舞台调度中,我们都能看到动与静的鲜明搭配。舞台上需要什么人在活动、对话,就只有那几个人在活动、对话,其他的人,都在各自的位置静默着。他们如一幅幅雕塑,构成了场上活动画面的背景。而这种动与静的自如转换,构成了这部作品最精彩的舞台节奏感。

  在这种杰出的舞台调度中生成的舞台表演风格,也因而必然是一种别致的表演。比如说濮存昕在第二幕中的表演,几乎就是围绕在棺材左右,而他也确乎认真地一直在棺材内外活动着,认真地与棺材发生着“舞台关系”,只是偶尔间恰到好处的插话,突然在舞台上灵光一现。在这一幕幕精彩的群戏中,最有特色的自然是剧中主角苑大头的扮演者何冰。一方面,何冰呈现出了对细节的严谨把握——比如说苑大头想留住同学们为儿子筹来的钱,在他向儿子伸出手准备把钱交给儿子后,又有些下意识的嬉皮笑脸地要把手缩回去,从而引发了父与子的激烈冲突;另一方面,在严谨的把握之外,何冰出色地完成了在角色间的自由出入。这种精湛的表演尤其体现在最后一幕。在枪口的方向几次在人群间转折后,突然一声枪响,何冰在那之后的表演就如同灵魂出窍。他以一种恍惚、迷离的状态,在周围静止的空间中,在舞台上奇特的光量中,说出了一大段的独白。那段独白,像是说给儿子听的,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也像是说给观众听的。在这样一个堪称经典的段落中,继《鸟人》之后,何冰再一次以他对于在角色间自由出入的精湛把握,为我们塑造出了一个堪称经典的父亲形象。

窝头会馆 - 剧照欣赏 [回目录]

(图)窝头会馆窝头会馆
(图)窝头会馆窝头会馆
(图)窝头会馆窝头会馆
(图)窝头会馆窝头会馆

窝头会馆 - 专家会诊 [回目录]

一线作家帮忙蒸“窝头”

  《窝头会馆》在首轮演出中获得了千万票房,被称作“金窝头”。剧作家刘恒进剧场看了很多场,也向人艺方面提出希望完善文学部分的想法。在二轮演出筹备阶段,北京人艺方面对于剧本总结完善工作的高度重视,以往一直属于剧评家的戏剧批评领域,这一次破天荒地决定请知名作家,特别是活跃在小说和戏剧创作一线的作家帮忙蒸“窝头”。近日,莫言,邹静之等诸多作家走进人艺,和编剧刘恒一起,为话剧把脉,共同会诊《窝头会馆》。会后,刘恒感激地说,这个座谈会,是近来他听到的意见中启发最大的。

(图)窝头会馆《窝头会馆》:三大巨头。

  致敬也开炮 点评不留情

  这些作家们对文字的敏锐和特有的激情向剧本“致敬”和“开炮”。作家们普遍认为,刘恒以一种艺术家特有的真诚和悲悯在创作,将每个人物灵魂准确地安放在这个剧中。全剧截取了一组建国前夕生活在皇城根儿下的底层劳动人民的生活片断,“雕画出人的灵魂来,带着同情、哀伤和一丝调侃揭露了这些灵魂。揭露,不是批判。”“大幕拉开,就有着吸引人的地方,皇城的老百姓的草根生活状态——以幽默化解苦难。这是北京草根民众的情怀。”“独特而地道的京味儿,以及其关注的层面和视角,都传承了北京人艺的风格,也创造了话剧舞台上的诗境”。同时,作家们也坦言自己发现的问题,就人物设置、情节架构、语言密集度等问题与刘恒展开多种可能性的讨论。

  邹静之:《窝头会馆》无疑是个大号的金窝头

  邹静之曾经为人艺创作话剧,他的话剧作品《莲花》在首都剧场上演,也有着不俗的票房表现。而他给《窝头会馆》的评价是“《窝头》无疑是个大号的金窝头”。

  别的剧院不可能演这个戏

  邹静之说:“这个戏让我想到大河剧。截取一个片断生活,没有是非,没有偏向,完全客观的再现当时的历史,不站在任何一方的立场上。”

  “毫无疑问,这个戏传承了人艺的风格,这一点非常重要。独特的北京味儿,关注的层面和视角——我曾经说过,如果特别北京味儿的话,就变成地方戏了,但是如果是北京人艺,就不一样了——它是一种独特的风格。全中国任何一个话剧院,都不可能演出这个戏。”

  现在讨论是否经典不恰当

  邹静之认为现在对这个戏进行经典与非经典的争论,是不恰当的。“经典需要占领舞台很长久的时间。很多经典戏剧,在形而上的意义上,没有多伟大。伟大的作品一定要给演员留有空间,留下炫技的空间。我也写了几部话剧,对此有相当深的了解。”

  好台词太多像射门集锦

  同时,他也提出了一些意见,比如,苑江淼和周子萍这两个进步年轻人的形象稍显符号化,其次,精彩语言太密集,好台词太多了。“这不是射门集锦,”邹静之说,“就好像歌剧中咏叹调好听,但是要有很多没那么好听的段落来衬托,才突出了好听的那部分。精彩台词过于密集,我没来得及回味和赞美,下一句又来了。”另外,全剧结尾处,死人和活人的交流,这一笔很神,非常炫,“这是导演的决定,但是,如果你这个地方这么用,不妨前面也多用点儿。”

  莫言:大部分人物栩栩如生 脏话上台没必要

  80年代,莫言创作了文学作品《红高粱》,后来被张艺谋导演变为电影摘得西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也引起了世界对中国电影的关注。现在,他手中也有着几个话剧剧本,首选就是在人艺上演。这背后还有一个小插曲:莫言玩笑地说:“人艺的殿堂一直供着两个偶像,老舍和曹禺,现在可以加供刘恒了。”刘恒笑着回应:“不带这么骂人的。”

  莫言认为,《窝头会馆》剧中大部分人物都是栩栩如生的。他与邹静之的意见有一点不同,苑江淼和周子萍这两个被评论界批评的年轻人形象,他认为是好的,那是一潭污泥中的两朵莲花。“这在一个王朝即将死去的时候,是真实的,美好的。”莫言说。

  此外,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说实话,我前半截都没有听懂,因为我从心里抵制北京胡同里的这种语言。而且,我同意去掉剧中的脏话,没必要把这些语言拿到舞台上来。”

  王干:这不是一个主旋律 而是一个大旋律

  2009年,北京市政协主抓的两部献礼国庆的文艺作品,一部是中影集团推出的电影《建国大业》,另外一部是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话剧《北平1949》。最初,在《北平1949》公布班底时,就曾有媒体提出疑问,为何这样一部讲述北平解放的话剧作品却是天津人艺的演员主演。答案很简单,因为今年,北京人艺上上下下都在忙着这锅金窝头,《窝头会馆》是他们献给祖国60华诞的厚礼。

  王干说:“即使六十周年大庆过后,这依然是一个好戏。这不是一个主旋律,而是一个大旋律。进步的力量要取代落后的力量,光明要取代黑暗。窝头会馆雕画出落后和黑暗当中的人的灵魂来,带着同情、哀伤和一丝调侃揭露了这些灵魂。揭露,不是批判。”

  “刘恒在剧中设置了几个宗教的形象,这是他在关注灵魂的证据。值得一提的是,《茶馆》中,老舍是俯瞰的,而刘恒与他的人物是平等的,他整个人是站在苑国钟的立场上的,这是这个话剧大获成功的重要一点。”

  刘恒外冷内热 延续老舍的草根平民一派

  徐恒进:“很久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和时下很多作品相比较而言,我想可以用“大漠孤烟直”来形容这个戏的境界。有人认为看这个戏能够感受到老舍是热的,刘恒是冷的。我没有刘恒是冷的这种感受,虽然他很冷峻,有些地方很刻薄。但是他真诚。他具有作家必备的悲悯情怀,这是作家和文人的区别。”

  徐坤:“刘恒有三个创作高峰:小说、电影(包括改编)、主旋律剧本。目前在这个领域无人能出其右。这个戏给他带来了一个新的领域,他延续了老舍的草根平民一派,传统的创作元素在刘恒作品中都得到了体现。”

  “大幕拉开,就有着吸引人的地方,皇城的老百姓的草根生活状态——以幽默化解苦难。这是北京草根民众的情怀。”

  杜芳伦:“《窝头会馆》不是白描,有点像过去的彩墨画,是浓墨重彩式的,兼工带写。刘恒这种冷,外冷内热。话剧要想一演再演,一看再看,就需要诗意。”

  后记:叹为观止的金窝头 想成经典必须深加工

  “窝头”的起点之高,可以直接用“叹为观止”形容。作为一个首轮演出就拿到八位数票房,售票率达到96%(其中不含工作票和赠票),一直被媒体及戏剧界人士拿出来与《茶馆》不断比较。

  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于《窝头会馆》而言,立时冠之以经典的名头尚为时过早,正如人艺院长张和平所说:“话剧的优势就是可以经历从不成熟到成熟再到经典的过程,这是其他艺术门类很难做到的。”人艺依然花大如此大力整饬剧本,想在二轮更加完善舞台呈现,其缔造经典之心由此也可见一斑。

窝头会馆 - 大事记录 [回目录]

2007年11月23日 张和平院长正式到北京人艺上任。在就职讲话中强调狠抓剧本创作,首次提及已邀请著名编剧刘恒为北京人艺创作话剧剧本。

(图)窝头会馆《窝头会馆》演员

  2008年2月2日 第4次艺术生产联席会。张和平院长通报刘恒已着手选题,酝酿创作一部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献礼的大戏。

  2008年2月15日 第5次艺术生产联席会。张和平院长表示近期的重点是抓刘恒的创作,刘恒已铁了心要为人艺写剧本,并对题材有了初步的考虑。将于年内拿出剧本。

  2008年3月17日 第7次艺术生产联席会。张和平院长通报已经跟刘恒恳谈,刘恒非常感动,他认为人艺是伟大的艺术殿堂,保证拿出优秀的够分量的剧本。

  2008年6月25日 第21次艺术生产联席会。艺术处汇报2009年排练演出计划方案,确定将刘恒创作的新剧放在国庆献礼档期。刘恒创作新剧进入倒计时。

  2008年7月15日,第24次艺术生产联席会。创作室通报刘恒正继续进行前期工作,预计2009年元旦前交稿。

  2008年10月13日 第29次艺术生产联席会。创作室通报刘恒正在宽沟封闭创作中,创作状态很好,进展顺利。

  2008年12月28日 刘恒完成三幕大戏《窝头会馆》初稿。

(图)窝头会馆《窝头会馆》演员

  2009年1月19日 刘恒完成《窝头会馆》第二稿,将进入艺委会审阅阶段。同月,北京人艺召开记者招待会,张和平院长公布2009年人艺生产演出安排,首次向社会透露国庆献礼原创大戏。

  2009年2月17日 张和平、任鸣、朱琳、苏民、郑榕、宋垠、朱旭林兆华、郭启宏、顾威、张帆、冯远征、张秋春等13位艺委会顾问及委员在212会议室讨论《窝头会馆》剧本。

  2009年3月23日 张和平、刘恒、林兆华、何冰、宋丹丹、濮存昕、杨立新等主创人员集中进行沟通,讨论修改方案。

  2009年4月18日 刘恒完成《窝头会馆》第三稿,重点对细节部分进行调整。

  2009年5月6日 张和平院长召集崔宁副院长,林兆华导演及演员队、艺术处、创作室等相关人员和部门召开协调会,确定演员人选。

  2009年6月9日 第37次艺术生产联席会。张和平院长提出要专门对《窝头会馆》的宣传进行部署,拿出策划方案,进行专题研究。

  2009年7月23日 崔宁副院长主持召开《窝头会馆》相关部门协调会,确定工作日程。

  2009年7月27日 《窝头会馆》于三楼排练厅举行内部建组会,刘恒用了两个小时为剧组朗读剧本,读到感人处一度潸然泪下。

  2009年7月30日 媒体首次报道北京人艺国庆献礼大戏为刘恒创作的《窝头会馆》。编剧刘恒认为自己的话剧处女作能与“伟大的人艺”合作,让他倍感荣幸

  2009年8月5日 《窝头会馆》在湖广会馆举行媒体见面会。首次向媒体公布了主创人员名单,人艺五大台柱担纲主角。

  2009年8月9日 第二届北京人艺经典剧目演出季压轴大戏《鸟人》结束。何冰等主要演员紧急进入《窝头会馆》剧组开始正式排练。

  2009年8月14日 首都剧场票务中心放票开始对《窝头会馆》放票。第一周全部低票价抢光,日均销售10多万元 。

  2009年8月15日 《窝头会馆》演员结束案头工作,正式下地排练第一幕。

  2009年8月25日 《窝头会馆》第一幕的排练完毕,开始第二幕的排练工作。

  2009年8月26日 张和平院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人艺培养导演人才,宋丹丹、杨立新、何冰三人分别担任《窝头会馆》一二三幕的分场导演,同时将以此戏为契机进行人艺机制改革。

  2009年9月5日《窝头会馆》第二幕排练完成,开始了最后一幕的排练工作。

  2009年9月14日 前清遗老古月宗的扮演者濮存昕戴上自己在医院定做的假“龅牙”,形象大变,自称找到人物感觉,博得一片赞叹。

  2009年9月15日 艺委会成员在三楼排练厅审查《窝头会馆》第一次连排。

  2009年9月16日 《窝头会馆》开始在首都剧场装台。

  2009年9月17日 《窝头会馆》全剧第二次连排,演员表演已趋成熟,全剧时间(包括幕间休息)稳定在两小时二十分左右。

  2009年9月19日 《窝头会馆》装台工作全部完成,剧组开始进入剧场进行合成,首演即将到来,所有人员蓄势待发。

  2009年9月25日《窝头会馆》首演成功,喜迎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华诞。首演当日,票房已突破468万。

  2009年10月8日 市委书记刘淇,副书记王安顺,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市长蔡赴朝观看《窝头会馆》。

  2009年10月9日 国庆黄金周结束后,票房突破600万。

  2009年10月16日 《窝头会馆》召开戏剧评论家座谈会。

  2009年11月8日 《窝头会馆》首轮36场演出结束 ,票房突破1000万。

  2009年11月17日 《窝头会馆》召开文学界座谈会。

  2009年12月18日 《窝头会馆》将开始第二轮27场的演出。

窝头会馆 - 各方热议 [回目录]

人艺这些四五十岁的演员渴望着能在自己的艺术生涯巅峰时,独立于前辈树立一个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经典,创造他们这一代的《茶馆》、《雷雨》。老艺术家们称赞说,这代演员已经有了他们自己的风范。

--北京日报

《窝头会馆》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北京人艺的一个里程碑,它意味着北京人艺守住了“旧”,却没有让传统成为负担和拖累,而是让过去的人艺传统、经验和技能成为巨人的肩膀,新的创作者立足之上,展望这个时代的艺术天空。

--北京晚报

《窝头会馆》之于人艺可谓重拾理想主义话剧年代喜剧风貌的一部标志性作品,用该剧五大主演之一濮存昕的话说,“《窝头会馆》希望能为当下人艺中青年演员树立一个表演的风范和标尺。”

--北京青年报

首轮演出一个月之内票房(包括预售)超过800万元,这在人艺演出历史上没有过。举全团之力倾心而为的作品中,不难看出新领导张和平和人艺人“复兴”人艺的决心和野心。

--中国新闻周刊

看了两遍都感动落泪,何冰的表演很感人。

--观众邹小姐

窝头会馆 - 相关资讯 [回目录]

话剧《窝头会馆》首轮票房逾千万 全新模式成功

新华社北京11月9日电 北京人艺新戏《窝头会馆》首轮演出8日晚在首都剧场落下帷幕。1020万元的票房与95%的平均上座率,验证了该剧全新运作模式的成功。

  2009年9月25日首演的《窝头会馆》讲述新中国成立前的一年里,北京窝头会馆的小院里几户老百姓的悲欢离合。该剧有着号称“五星级”的阵容:《集结号》编剧刘恒首次创作话剧,退休多年的“大导”林兆华再回剧院导戏,北京人艺一线明星何冰、濮存昕、宋丹丹、杨立新、徐帆联袂主演。

  北京人艺副院长崔宁8日向记者介绍,《窝头会馆》的第二轮27场演出在12月18日至明年1月17日,演员不变。他表示,宋丹丹原本11月要做手术,但现在已经决定推迟,“她太爱这个戏了,所以对身体状况暂时不作考虑。”

  “以往我们也意识到明星有独特的市场号召力和无法替代的功能,但这么大规模动用,除了《茶馆》以外,还是很少的。” 崔宁说,“五星级”阵容的运作模式是一种话剧生产的“优生优育”,今后剧院还会运用这种方式奉献更多更好的作品。

窝头会馆 - 最后的话 [回目录]

《窝头会馆》的成功演出,是我们秉承了老一辈艺术家多年形成的政治上与祖国、与人民同在;艺术上孜孜不倦,不懈进取。艺术风格上,具有独树一帜的强烈的现实主义个性;艺术道德上,戏比天大,互相帮助,甘于奉献的人艺光荣传统与精神的结果。可以说,我们为人艺续写了新的光荣。

——张和平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话剧 人艺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0 次

编辑次数 : 2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12-21

词条创建者 : 碧玉

编辑者 : 碧玉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