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丁酉(鸡)年十月初八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法国水师兵营的浪漫

仿佛回到租界时期的老上海 一切都是略显陈旧的气息 

当重庆少有太阳露出的午后 坐在临江的二楼廊道

来一杯咖啡

点一支香烟

回不去的是平静的思绪。。。

香谢里1902 - 简单陈述 [回目录]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非常有情调的环境,法式老建筑,格调的装修,精细的点缀,再加上又紧邻长江,真可谓是占尽地利。最适合情侣浪漫一把的地方。不过这样的地方当然消费不菲。 在重庆南滨路弹子石码头附近的香榭里1902,是重庆开埠遗迹之一的法国水师营改造而成,这个欲望与小资,安适与浮躁混合的遗址,有着103年历史。当年的士兵宿舍,现在改成了著名的官府菜——谭家菜。靠江的一面是整个的大厅,上下3层分别是酒吧、茶楼和西餐厅。整个香榭里1902有着粗糙但很有质感的原木地板,装修也尽可能保持原有的石头壁炉木窗、玻璃门。香榭里1902所有的消费价格较贵,但是环境和氛围让人觉得物有所值。是都市闲适者和艺术家的理想去处!

香谢里1902 - 初入感受 [回目录]

香谢里1902
夜色迷蒙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这座建于1902年的老房子,位于南岸区弹子石谦泰巷——南滨路的尽头。法国大使馆曾一度使用,于2000年9月由重庆市人民政府公布为重庆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建筑面积1600平方米,是一栋带内庭和回廊的合院室建筑。建筑风格上可以说是中西合璧,西式的拱形柱廊加极其中国的围栏处理,整个立面却充满和谐的韵律。只是入口处的中式牌坊无论从色彩还是型制上都些不太合适,好在偏安于一角,不那么容易主导视觉效果。对水师兵营的改造工程,基本上体现了整旧如旧的原则,类似新天地的做法。与新天地整个街区的复兴相比,这种单体建筑的改造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不能形成气候。然而它具有更大的可塑性,承载着更多的历史信息,也更容易产生精品。自改造完成后“香榭里1902”进驻其中,成为一家集咖啡茶艺餐饮为一体的高级会所,为城市名流们提供伤古怀旧的聚会场所。

香谢里1902 - 回味无穷 [回目录]

香谢里1902
车水马龙
在南滨路的延长线上,从灯火璀璨的饭馆群出来,沿正在修建的滨江路走两三公里,经过长江缆车站的下方,走过最著名的 “青狮白象锁大江”的慈云寺,在大路的尽头,紧靠弹子石码头,有一座威严的石头堡垒。远远看去,灯火把这座结构复杂的建筑点缀得像江边一个晶莹剔透的石头盒子一般。这就是当年重庆开埠的遗迹之一一法国水兵营。 法国水兵营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现在是一个酒吧。西式的建筑,殖民的痕迹,古老的房子改造而成的酒吧,在一座欣欣向荣的城市里,这会让你想起哪里?没错,上海的新天地。这处在法国水兵营原址上开张的香榭里1902可以算是重庆最小资的去处。 走上长长的石阶,堡垒里是个院子,靠山的三面全是一个一个的单间,当年的士兵宿舍,现在改成了谭家菜。靠江的一面是整个的大厅,上下3层分别是酒吧、茶楼和西餐厅。茶楼在重庆就是麻将馆的意思,茶楼身为最煞风景的一样东西,在重庆因为顾客群的喜好而屡屡固执地与酒吧出现在一起。 酒吧里是木地板,石头壁炉、木窗、玻璃门,沙发宽大得可以在里面睡觉。由于地处偏僻,香榭里1902的客人目前并不多。最好的是在某天的下午,在房间外面的回廊里找一个没有音乐的角落,在宽大舒适的沙发里坐下来,随便要上一杯什么,没有人打扰,看着江对面遥远而无声的朝天门码头,听着脚下汹涌而过的滔滔江水声,那是多么容易让人满足啊。

香谢里1902 - 地理位置 [回目录]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地址: 重庆 南岸区南滨路 南滨路沿线
标签: 餐厅 餐饮休闲 休闲娱乐 餐饮美食 家常菜 咖啡厅 西餐
简介: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 精彩典故 [回目录]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假合资”80年风云录
——重庆法国水师兵营旧址考察记

□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科考队 胡叶(文) 卡尔

考察引出“假合资”轶事

大年初五,吾友孔繁涛一家与笔者在重庆市南岸区南滨路团年,南滨路上一块招牌引起了我的注意:法国水师兵营旧址,1902。席间,我与繁涛谈起两家的家史,竟均与法国人有关。我与繁涛的父辈均在法商聚福洋行工作过。记得,前几年我曾在旧书滩上淘得一本《文史资料选辑》33集,上面有一篇我的姨父黄谨莹的文章:《从法商聚福洋行到强华公司的回忆》,详述了当年黄李家族与法国人打交道的始末。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黄李家族与法国人办“假合资”企业,狐假虎威,赚大钱的故事。联想起80年后,前一阵子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当代“假合资企业”,历史惊人地重复,觉得特有意思。

饭后,我们两家人决定共同去考察一下法国水师兵营旧址,追溯与两家家史有关的法国人在中国重庆闯荡的经历。在南滨路法国水师兵营旧址前停好车,下车一看,好漂亮的一栋洋楼!这是一座中世纪城堡风格的中西合璧式的建筑,大门为中式建筑,飞檐翘角。主体建筑基于高高的台阶上,依地势而建,是一栋三层西式洋楼。天空飘着霏霏细雨,这幢灰色的古老建筑沉浸在薄薄的雨雾中,给人一种的历史的沧桑感。

走近大门,发现这里既是一座旧址博物馆,又是一座西式酒吧:香榭里1902酒吧。

进入院内,导游告诉我们,法国水师兵营建于1902年,也曾经是法国领事馆驻地。重庆南岸的南滨区一线,是近代重庆城市化的缩影。由于沿江水码头的便利,这里是外国势力染指重庆最早的地方,从开埠到抗战一直是洋行、外国领事馆集中之地。20世纪40年代,南岸沿江那排山头,重庆从弹子石、周家湾、枣子湾、老码头、瓦厂湾到马鞍山都是洋房集中地,而南滨路弹子石玄坛庙一带的老街市以及慈云寺、慈母山教堂等中西混合的建筑,也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缩影。其实,在许多乡场都不多见的老街,在南岸还完整地保存着,只不过正在迅速地消失。

香谢里1902
雾都重庆,名副其实
法国水师兵营旧址是模仿百年古堡水兵营、欧洲中世纪城堡为主体建筑风格,配以中国传统建筑、雕刻艺术,既有历史的厚重又不失艺术的历久弥新。中西合璧的建筑法国水师兵营,是目前保存最为完好的洋建筑。这里说的“洋建筑”,是纯粹由老外们自己设计、自己建造的房子。这些洋建筑,几乎都是伴随着重庆开埠的历史而生的。

为了抢救这一近代中国的历史文化遗产,2002年冬—2003年春,正值“法国水师兵营”百年之际,重庆市南岸区政府对法国水师兵营进行全面保护性开发,修葺一新,建立了“法国水师兵营旧址”博物馆,并成为重庆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勿忘国耻

法国水师兵营是在1902—1903年根据法国远东舰队司令波特尔的命令,由印度支那总督杜梅尔捐款10万法郎,由“奥利”号舰长休斯特·南希负责修建的极具中世纪城堡风格的中西合璧式建筑。

法国水师兵营的修建,正值列强加速并纵深掠夺旧中国以及重庆开埠后开发川江航道这一历史时期,并见证了这一时期重庆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一系列动荡和重大变革。

1872年1月,英国欲使扬子江上游对外国轮船开放,以便“中国最富足勤勉的一省(四川)几乎可以直接与欧洲交通”。1881年,入川洋货值增至白银四百万两以上,重庆仅次于上海、天津、汉口成为第四大洋货倾销中心,英国强烈要求重庆开埠。1887年,酝酿已久的英商立德乐试航川江(宜昌——重庆)。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1890年3月31日,中英《烟台条约续增专条》在北京签字。该条约规定,以重庆开埠为条件,停止英轮驶入川江。同年,英商立德乐洋行在重庆设立。

英国于1884年前在重庆设立了英国领事馆。1891年3月1日,清政府被迫开办重庆海关,标志着重庆正式开埠。1896年开始,法、日、美、德分别在重庆设立领事馆,并纷纷在重庆设立洋行。随后,列强蜂拥而至,均把在华利益深入到四川。1899年,法国夺得四川重庆等地煤铁开采权。1902年,法国又取得四川巴县(重庆)等地五十年石油开采权。1902年,法兵舰第一次测量川江险滩,以使大型船只通航(从另一面说,促进了川江航道的开发)。

1904年,在重庆的长江江面上,3艘法国兵舰往来巡游。1905年4月,英国兵舰“威进”来了。1907年,德国兵舰,1910年,日本军舰,这些不请自来的庞然大物,在重庆的江面耀武扬威。

它们让我们屈辱地打开了门户。

狐假虎威

为了搞清黄李家族是如何利用法国势力发家致富的,我们一行来到法商聚福洋行总经理李泽敷在重庆江北红旗河沟附近修建的豪宅。这座豪宅已有70多年的历史,现改建为“嘉州乐园”,幸运的是,它的主体建筑仍完好地保存了下来,成为一个婚庆基地。豪宅原名“花朝门”,是一个由中西合璧主楼构成的花园洋房。花园面积有上百亩土地。如今,花园已改建,只有主楼还在。这座主楼修建得如此坚固,至今,连楼板都未损坏一丝一毫,原封不动地保持到现在。记得,20世纪40年代初,我们一家从重庆强华轮船公司(前身为法商聚福洋行)万县分公司煤栈迁来重庆,就曾在这座豪宅栖身。豪宅主人李泽敷是我的大姨公,他将整座豪宅交我家居住。在这座优雅的豪宅里,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

重返旧居,我感到无比兴奋。我告诉这里的服务员,我在五、六十年前住在这儿,这儿是我的旧居。服务员很高兴,带我游览了全楼,并向我问起这栋楼的来历

我从法商聚福洋行的继任总经理,后强华轮船公司的总经理,我的大姨父黄瑾莹的回忆录及父辈的谈话中,了解了法商聚福洋行总经理李泽敷发家致富及法商聚福洋行利用“中法合资”赚大钱的历史。

为什么要与法国人合资,挂法国人的洋旗?这得从1902年建立的法国水师营说起。法国水师营作为法国长江上游的控制站和物资补给站,担负着长江航道上水上警察的任务,目的是保护列强在渝侨民和商民,并维护其川东利益,以及“震慑川东顽劣之民风”(重庆人民有反抗外来侵略的传统),在长江航道上有很大势力。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法商聚福洋行的前身是重庆大资本家黄锡滋于1920年冬,与亲友李泽敷、重庆商会会长汪云松(邓小平留法勤工俭学的资助人)等多人集资30万两白银建立的“福记航运部”。1921年,军阀混战,轮船随时要打官差,各种苛捐杂税也难以承受,“福记航运部”的老板黄锡滋、李泽敷、童继达与法方吉利洋行总经理安勃罗信理和经理沙礼签订密约,由法方出“虚股”,建立“中法合资公司”,挂法国国旗,由中方每年向法方交三万两白银的挂旗费。此举使中方受益匪浅,于是,在1927年,正式成立“假合资”的“法商聚福洋行”,仍由法方占“虚股”,实股则为黄家占80%,李泽敷、童继达分占其余股份,众多亲友则被一脚踢开,退股分红了事。重建后的“法商聚福洋行”仍由李泽敷任总经理(1940年后由黄瑾莹任总经理)。

中方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呢?应该说,中方向法方付的“挂旗费”三万两白银不是小数。以1901~1910年的米价折算,这笔钱可以买五百多吨大米,相当于今天的一百多万人民币。聚福洋行只有三条百吨级的小轮船,在川江上游从事客货运输,总投资不过三十万两白银。每年掏这么一大笔"挂旗费",相当于总投资的10%,合算吗? 况且,假合资还会带来当真的风险。后来公司做大了,法商果然摆出一副依法办事的嘴脸,非要拿"虚股"当真,狠敲了中方一笔。至于法方挂名经理和船长的私人生活开支,包括云南漂烟和白兰地名酒,20年下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但是,算上这些代价之后,甚至算上当“假洋鬼子”被嘲骂的屈辱,聚福洋行的后任总经理黄瑾莹在《从法商聚福洋行到强华公司的回忆》一文中仍然认为这笔交易做得“真是值得”。这可不是个别企业家的糊涂账。事实上,当时全国各地的商人都大规模地抛弃龙旗,挂上昂贵的洋旗,洋旗到底有什么价值?下面我们就顺着聚福洋行黄瑾莹总经理的思路,看看他每年三万两挂旗费买来了什么东西。这是一笔富于中国特色的交易。古往今来,无论是捐官衔还是送干股,无论是挂洋旗还是戴“红帽子”,这类交易频频发生,这笔费用很有理由列入中国工商业的常规开支。“值得”的具体理由有三:

其一,聚福洋行凭借这块“法商”的招牌,在那四川军阀混战的防区时代,确实减少了许多麻烦。在那个时期,有所谓营业税、直接税、二五税等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但聚福洋行从成立到结束,从未完纳过任何一项税捐,因而避免了军阀的压榨。

其二,法国人每年每月拿了中方的“挂旗费”,也势必要出面为中方撑一下场面。在这样的情况下,吉利洋行除派沙礼担任法方经理而外,船长也是由法国人来担任,每艘船上还派法国水兵五六人担任护航队。在匪风猖獗时,又有法国兵轮护送。船上不仅涂着、挂着法国旗帜,还写上“法国商船不装士兵”,而且不许中国乘客走上轮船的三楼。中方的轮船得到这样的掩饰、庇护,所以中方在内河畅行无阻,甚至任意开辟航线。

其三,川江运食盐出川,过去一直由木船装载,转运到宜昌、沙市。中方为了贪图更多的运输业务,曾与当时军阀官僚勾结,破例地将运出川外的食盐交由福源轮(聚福洋行的轮船之一,后来强华轮船公司时期叫华源)装运,当即引起木船船户、船工大为不满,认为“抢夺了他们的生意和饭碗” 。因此,满载食盐的福源轮在南岸玄坛码头正待起航时,即被聚集起来的几百木船船户、船工阻止,不许开航,发生冲突,并上船捣毁轮船锅炉,杀死三领江

香谢里1902
香谢里1902
颜永林。事件发生后,法国兵船立刻开来“保护”,驱散聚集的船工和群众,后又护送福源轮开驶到上海修理。善后事务,则由法方向外交部提出交涉处理。

洋旗的收支账基本算完了,黄总经理得出的合算的结论完全正确。现在的问题是:洋旗的价值应该如何定性?换句话说,洋旗带来的钱,到底属于什么钱?属于劳动报酬吗?属于土地厂房之类的租金吗?属于投资或存款的利息吗?

不,这笔钱应该叫“法酬”——法规或制度造成的非法收益。

现代商人故伎重演

历史真是惊人地相似,今日有一家著名的大企业的境况与当年的黄瑾莹几乎如出一辙——同样是法国人,同样是洋旗,甚至同样是“假合资”,这家大企业正是靠着这一招,出了大名,发了大财。这家大企业的老板靠着法国某企业巨大的战略投资,突破了当时国有企业、集体企业产权结构上的瓶颈,直接形成了法国某企业与作为自然人的这家大企业的老板之间的合作模式,将国有企业的资产顺利地转移到个人头上。众所周知,10年前的中国,要以自然人的身份拥有国有企业产权,近乎天方夜谭,即使10年以后的MBO(一种转移资产的运作模式),也被诸多学者和大众骂得狗血淋头,但10年前这家大企业的老板做到了,他理直气壮地成了这家大企业的自然人股东。

这家大企业的收益远远不止这些。10年下来,这家大企业打着中外合资公司的幌子,得到过地方政府甚至是中央政府的许多保护性优惠政策。 

也许一家公司的兴衰、一个商业人物的沉浮,只是历史中某个微不足道的细节,但当历史以一种整体性的态势向我们展示某种故步自封,甚至是某种倒退的时候,却无法不让人感到心头酸楚。80年过去了,我们的企业还需要打着洋旗,处心积虑地生存,我们几乎无法看到一种理性的商业文明史在一个新的方向上展开。

结论

近百年过去了,现代中国已非当年“弱国无外交”的时代,2007年,中国的GDP位居全球第四,将英、法、俄均甩到了后面。我们的企业不能再在历史的窠臼里徘徊,应该有更新的思路。同时,有关部门应清理“假合资”,将不法商人利用洋人招牌诈骗的国家财产吐出来。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香谢里1902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839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6-20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