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八月初六

村边那条河

村边那条河

万章

小时候家住农村,村子位于古齐都西南十余公里处,小黄山脚下。当地人称此山为黄山子。村庄不大,约有一百余户人家。听老人们讲,明洪武杀齐人后,从山西大槐树下(山西洪通县境内)有一孙姓家族迁于此地,经几百年繁衍生息,如今已成了一个村落。村子的西边有一条河,村里人称为西沟。每逢雨季,雨水从南边黄山子流下汇聚流入西沟,这时西沟才称得上是一条河。随着齐鲁石化的发展建设,用水量逐年增多,地下水位逐年下降,环境污染日益严重。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村民们不得不离开这世袭百年的老地,迁移到城区。小村就这样消失了,村边那条河也随着年代的沉积被抹平了。

前些日子我路过旧村边,村边建起了一座酒店,是为旧村址建起的工业园服务的,取名溡源饭庄,心想怎么取这么个名字,不甚理解。回家后经查寻方才知晓,思绪豁然开朗。这饭店名取的好,村西的那条河原来是古齐国著名的溡水河的上游,发源于小黄山,流入西沟后逐渐变宽,经矮槐树东流向马踏湖,汇入小清河。溡水几经易名,因水色黑,土人名曰乌河。方才明了醇香的乌河酒是用家乡的水酿造的,不觉有些飘飘然。

村子的西南面有一个不算太大的小湖,当地人称为西湾,是黄山子流下的水汇聚而成的,是溡水河的源头。到了冬季,西湾结了厚厚的冰,足有半米厚,形成了一个天然滑冰场,成了小伙伴们滑冰的好场所。农村的孩子没有城里孩子那么娇气,近零下二十度的气温,小伙伴们脸冻的红红的,没有一个人叫冷,毅然在冰上自由飘舞,真是快乐极了!有的人还在砸冰,可是费了半天劲,厚厚的冰却不露丝缝,好像是在保护着水下的鱼儿,不让陌生人打扰它村边那条河们。砸累了的小朋友还是誓不罢休,从家里偷偷拿来过年燃放的鞭炮。鞭炮的花样繁多,有的是小鞭炮,有的是大雷子。拿较小鞭炮的看着那大雷子,可真羡慕啊!恨不能抢几个。拿鞭炮的帮着拿大雷子的小朋友,将冰凿上一个深深的冰洞,然后将大雷子塞入冰洞中,随手划着火柴,划着的火柴还没有靠近大雷子,就被凛冽的西北风给吹灭了,在一边看着点大雷子的人们都争着点。瞬间大雷子被点着了,冒出的烟火窜到半空,一声巨响,把厚厚的冰炸开了一个大洞,围观的大人和小孩都争着跑到洞口,都想抢到鲜活的鱼。还是小孩身行利落,用冻红了的小手在冰水里一阵乱捞,那些耐不住寂寞的鱼儿就成了他们的胜利品。

春天的时节是最美好的,那时的气温非常正常,不像现在这个鬼天气忽冷忽热。封冻了好长时间的西湾已是冰融,下雨的时候,村西小河里时有水淌。小伙伴们各自制作了渔具,他们用塑料纸或塑料纱网将空罐头瓶子或空脸盆的口裹好,中间开一个不算太大的小方孔,里面放入馒头渣当作鱼饵,这样渔具就算做完了。他们把自制的渔具放入西湾里,不多时,忍受了一个冬天饥饿的鱼儿就入套了,小伙伴们收获了不少的小鱼儿,个个脸上喜气洋洋,别提多高兴了。整日困在家里的鹅似乎也喜欢春天的到来,整天昂起头在园子里嘎嘎直叫,母亲看了说:“放学没事的时候,赶着鹅到西沟了洗洗。”从我家向西走不到一百米就到了西沟,多日没见水的鹅,一见到小河里的水,就像疯了一样飞似地扎入水中。沿小河逆流向南不多时就到了西湾,见到这么多水,鹅早就忘记了主人的存在,都争着游向水中,在鹅的后面形成了道道水韵,就像一道利箭射向水中央。不多时,鹅的嘴里吃着那些来不及逃跑的小鱼儿,真是让我羡慕死了,我只能在水边远远看着,不时捡起一块扁平石头扔入水中,溅起一串水漂,形成的水韵漫漫的向水边靠近,不多时,道道水韵被水边的水草吞没,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夏天是小河最快乐的季节,天气似乎也非常乖巧,每个星期都要按时下一场雨,这似乎成了惯例。于是,西湾里的水也涨了起来,西沟里的水自然流不断。夜晚传来阵阵蛙声,声声入耳,乘凉回家的人们就在这美妙的伴奏声中进入梦乡。每到星期天,西湾就成了孩子们的天堂,大人们为了安全不准孩子去湾里游泳。可是,多年来温顺的西湾似乎懂人性,没有伤害一个村里人。我清晰的记得那时我读三年级,由于顽皮攀树,不小心掉了下来摔伤了胳膊。六月的周末骄阳似火,我按耐不住寂寞,便用绷带吊着胳膊偷偷的跑到了湾边。我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只能孤零零的坐在岸边,看小伙伴们泅水、嬉戏、打水仗,他们一个个脱得光溜溜,露出被太阳晒的黑黑的小屁股,像一只只青蛙,在水里自??喊我,经不住诱惑,脱了衣服下水了。不一会儿,吊着的绷带也湿了,受伤的胳膊被凉气撩拨的似乎失去了疼痛。我只能在水浅的地方泡水,忽有鹅鸭凫来,就撵它们,它们叫着飞快的跑了。心想什么时候我也学会游泳,像它们那样在水里自由飘荡该多好啊!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似乎一切都在喜悦中度过。在我家的后面是村里的牛圈,劳动了一年的黄牛这个时候才能休养,有的在牛圈里睡懒觉,有的在牛槽边慢悠悠的吃草,有的在依偎着挠痒痒,似乎像在说着悄悄话。牛圈的后面是村里分给我家的蔬菜地,紧靠着村边的那条河。母亲为了能让我们全家吃上蔬菜,一有时间就拾掇这蔬菜地,蔬菜也因此长得很好,尤其是大白菜长得又大村边那条河又白,心想这个冬天又有蔬菜吃了。沿蔬菜地向北走,河的东侧是一片柿子林,又红又大的柿子挂满枝头,让村里的每个人看了都垂涎三尺。为了让村民们都能吃上柿子,村里安排了看护员。可是那些多事的孩子总是能找到办法,就在看护员上厕所的工夫,他们飞快的爬上树,将红红的柿子塞入上衣里头,又麻利的跳下树来。他们拿着偷来的柿子,跑到河的西岸,挖上一条长长的土坑,在上面放上铁丝,铁丝上面放上柿子,然后找来干树枝。不多时,香甜的柿子烤好了,他们抢着吃柿子,每个人的脸上都抹满了灰,个个成了可爱的小花猫。

在我小学即将毕业的时候,老天爷不知生了那门子气,与以往相比下雨明显减少。我家承包的庄稼时常受旱,这时母亲不得不排号浇地,有时轮到半夜也得去。在外教书的父亲回来也不能闲着,有时也帮母亲浇地。那时的我不懂事,只顾贪玩,家里一点活也帮不上。无情的旱魃一天天向我们逼近,从此西沟失去了原有的欢乐。小伙伴们游玩的重心移到了距村三里路远矮槐树村东,小河流到这里,流域逐渐开阔,水里长满了芦苇,水不是太深,可是很有趣,这里便成了附近几个村子孩子们游玩的天地。河西岸就是那棵著名的矮槐树,树干粗大,几个人都抱不过来,树不高,但是枝叶繁茂,树冠如盖,虬枝下垂。矮槐树的由来是有历史典故的。相传宋太祖赵匡胤统兵御敌途径此处,于其顶挂龙袍休息,致使主干不再生长,故为矮槐树。起初,河沿上有野生的螃蟹,一次能捕不少,后来捕的人越来越多,螃蟹却越来越少,晚上拿着手电去捉螃蟹也不一定逮上几只。雨水少的时候,这里成了一片沼泽,芦苇下面有泥鳅,于是小伙伴们把注意力转移到捕泥鳅上。农村的孩子不知道脏 ,赤着双脚,把细嫩的双手深入泥中,不时有泥鳅入网。我们把一天的收获拿回家,给母亲看,母亲笑着点头说:“孩子长大了,能逮泥鳅了。”泥鳅放在家天井中的瓶子里,成了家里的观赏品,死的泥鳅和鱼就成了家禽们口中的美餐。

当我小学毕业后,就要到距村三里路外的邻村上初中了。学校在村的西面,那时交通不便,也没有自行车,只有徒步上学,每天要经过西沟,那个时候西沟已干涸了,即使在雨季西沟里的水也不多了,西湾里的水也渐渐少了。水少的西湾也成了死湾,没有人到那里边游泳,只有鹅鸭不嫌湾子臭,于是就成了它们栖息的乐园。没有了孩子们的打扰,鸭鹅无拘无束,好像我们以前那样自由自在,我真是羡慕极了。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我已参加工作好多年了,搬迁到城区的村里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有时也回老家原址看看,不知不觉地会踱到村边那条河看看,什么都没有,只有那条深深的沟。往日美丽热闹的西湾,潺潺流水的西沟依稀在我眼前,又仿佛离我很远。天边的天也没有从前那样湛蓝,河边的树没有从前那样碧绿。一切美景只驻留在我的记忆里,重现在我的美梦中,一切是那样的惬意,那样自然。

村边那条河,我真的好想回到你身边。

手机:13583317417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村边那条河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552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4-17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