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丙申(猴)年十一月初八

九二共识汪辜会谈
汪辜会谈
九二共识是用于概括台湾海峡两岸在1992年香港会谈中就“一个中国”问题及其内涵进行讨论所形成之见解及体认的名词。其核心内容与精神是“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与“交流、对话、搁置争议”。简单来说,双方对于一个中国认知为:中国大陆方面,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方面,一个中华民国;但都互相承认对方为政治实体,并愿意搁置主权争议,以进行交流。该次会谈是由台湾方面的“海峡交流基金会”(以下简称“海基会”)代表中华民国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中国大陆方面的“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以下简称“海协会”)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于1992年10月在香港举行。

九二共识 - 历史背景 [回目录]

1987年11月2日,在蒋经国的授意下,中华民国政府开放台湾居民赴中国大陆探亲,两岸民众往来在中断38年后首先以单向方式逐步恢复。由于两岸人员、经济、文化交流复始,中华民国政府原先采取的“不接触、不妥协、不谈判”之“三不政策”受到动摇,李登辉总统并思索与大陆关系正常化及确立国与国关系的可能性。1990年10月7日在国民党大老及国军老兵的推动下,李登辉邀集朝野各党及社会各界人士于总统府成立国家统一委员会研商制订“国家统一纲领”。1991年1月18日,立法院通过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组织条例并于1月28日由总统公布施行。1991年1月30日陆委会正式成立。1991年2月8日,“财团法人海峡交流基金会”在台北成立,并于4月9日与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签订委托契约,处理有关两岸谈判对话、文书验证、民众探亲商务旅行往来纠纷调处等涉及公权力之相关业务。同一时间,国家统一纲领于2月23日经国家统一委员会通过,并于3月14日经行政院会通过;宪法增修条文于4月订定,由李登辉总统于5月1日公布,并同时宣布终止动员戡乱时期

1991年4月28日,海基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陈长文访问北京,并于次日与国台办副主任唐树备会谈。唐树备提出,“在处理海峡两岸交往事务中,应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任何形式的‘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也反对‘一国两府’以及其他类似的主张和行为。”唐树备提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陈长文则提出台湾是中国一部份,大陆也是中国一部份。陈长文也建议在一中之下,加上“对等互惠,相互尊重”;唐树备表示“相互尊重”没问题,但“对等互惠”还要研究。

1991年11月3日至11月7日,陈长文再赴北京与唐树备就两岸共同防制海上走私及抢劫犯罪的程序性问题举行商谈。唐树备再次提出希望海基会表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作为双方商谈的前提;对此,双方仅广泛交流意见,并未达成任何具体成果。此后,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强调,台湾方面对一个中国涵义的理解与大陆方面不同,而表达对一个中国的态度是政策性的问题,与事务性商谈无关,海基会在事务性商谈中不得谈这个问题。但海协会方面认为,两岸间文书认证的商谈已碰触外交概念,有必要先就两岸关系定位及一个中国原则达成共识。

1991年12月16日,中国大陆方面的“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在北京成立,由亲近江泽民的前上海市长汪道涵为会长,并受中共中央台办及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的指导。由此,两岸政府以“海基会”与“海协会”会谈的形式,继续进行商谈与交流。海协会根据国台办授权,继续以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作为两会交往和事务性商谈的基础。

1992年3月22日至3月27日,海基会法律服务处处长许惠祐等六人赴北京,并于23日至26日间与海协会李亚飞就“海峡两岸公证书使用”和“开办海峡两岸挂号函件查询、补偿”问题进行第一次工作性商谈。海基会方面遵照陆委会的要求,多次表示“没有受权谈一个中国问题”。海基会方面初期曾一度主张,在解决两岸公证书使用问题中,比照国家间驻外使领馆认证的做法来处理大陆公证书在台湾的使用;在解决开办两岸挂号函件业务问题中,则援引国家间通邮的做法。3月30日,海协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常务副会长唐树备就在事务性商谈中应表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问题,作出大陆立场的阐述。他说,一个中国是客观事实,而两岸交往中的事务性问题,包括文书使用、挂号函件查询等,作为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本不需要特别的协议;但基于两岸尚未统一的事实,也的确需要采取某些特殊的做法,不过不应同国与国间的作法相混淆,因此有必要明确海峡两岸交往中的事务性问题是中国人的内部事务,在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下,考虑实事求是、合情合理地处理方式。他也说,海协会坚持先谈这个问题,只是要双方表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并不要讨论“一个中国”的涵义,至于具体表述方式,双方可协商。海协会方面的立场概括为:海峡两岸交往中的具体问题是中国的内部事务,应本着一个中国原则协商解决;在事务性商谈中,只要表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基本态度,可以不讨论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表述的方式可以充分协商,并愿意听取海基会和台湾各界的意见。

1992年8月1日,国家统一委员会通过对关于“一个中国”的涵义,全文如下:

一、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但双方所赋予之涵义有所不同。
中共当局认为“一个中国”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来统一以后,台湾将成为其辖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台湾方面则认为“一个中国”应指一九一二年成立迄今之中华民国,其主权及于整个中国,但目前之治权,则仅及于台澎金马。台湾固为中国之一部分,但大陆亦为中国之一部分。
二、民国三十八年(公元一九四九年)起,中国处于暂时分裂之状态,由两个政治实体,分治海峡两岸,乃为客观之事实,任何谋求统一之主张,不能忽视此一事实之存在。
三、中华民国政府为求民族之发展、国家之富强与人民之福祉,已订定“国家统一纲领”,积极谋取共识;深盼双方均以务实的态度捐弃成见,共同合作,为建立自由民主均富的一个中国而贡献智慧与力量。
1992年10月26日至10月30日,许惠祐与海协会咨询部副主任周宁,继续就“公证书使用”及“挂号函件”问题在香港举行第二次处长级工作性商谈,这就是产生后来“九二共识”的香港会谈。

九二共识 - 九二共识后双方的交流、变化、中断 [回目录]

九二共识的达成为两会进行事务性商谈创立信任及条件,使两岸交流得以良性发展。以九二共识中“各自表述一个中国原则”及“交流、对话、搁置争议”的原则为基础,海基会和海协会顺利于1993年4月27日至4月29日在新加坡举行“汪辜會談”,双方并签署“两岸公证书使用查证协议”、“两岸挂号函件查询补偿事宜协议”、“两会联系与会谈制度协议”及“汪辜會談共同协议”四项协议。

汪辜會談后,海基会和海协会继续在北京、厦门、台北进行多次事务性协商,包括1994年至1995年焦仁和与唐树备先后在北京与台北举行三次唐焦會談,以及1998年10月14日至10月18日于上海及北京举行的第二次汪辜會談。


1996年和1997年中共对台湾连续发射导弹试射,意图阻止中华民国当局进行的总统大选,导至两岸紧绷。

1999年海协会会长汪道涵预订于秋天首度回访台北前,李登辉总统为避免江泽民在10月1日,在外国媒体宣告台湾是中华人民和国的一部分,在7月9日接受德国之声录影访问时,发表了“两国论”(或称“特殊两国论”)。在此冲击下,江泽民主席于9月8日宣布决定取消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原订的访台计划,并要求李登辉公开收回“两国论”。9月29日,海协会常务副会长唐树备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台湾一定要收回“两国论”,两岸关系才能恢复正常(行政院大陆工作委员会,2004)。此后,海基会和海协会自1992年来逐步建立的协商机制,终告瘫痪。

九二共识 - 台湾执政党轮替后对“九二共识”的争论 [回目录]

中华民国总统以直接民选票数最多者为当选,为绝对多数制,2000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在五位总统候选人中,民主进步党的陈水扁获得绝对多数胜选。陈水扁总统在就职前拜会陆委会,当时的陆委会主委苏起向他解释1992年时两会协议的情况与结论,以及何谓“一个中国各自表述”;苏起也把两会往来等相关资料都交给陪同前往的邱义仁。

陈水扁限于自身台湾独立运动的立场,不能承认“一中各表”。此外,台湾的蓝绿人士,都不能同意借由“一个中国”原则,将台湾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比如2000年4月11日,总统当选人陈水扁与副总统当选人吕秀莲拜会立法院新党党团时,新党立院党团召集人冯沪祥即建议陈水扁先要求中共讲“一个中国”原则,即“一个中国”原则的中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地方对中央关系、更不能把台湾视为中共的一个省。

2000年4月29日,值汪辜首次会谈七周年际,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辜振甫谈话呼吁两岸尽速回到“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共识,平等协商。他希望两岸不必深入讨论“一个中国”的内涵,双方可以把它暂予搁置一边,务实解决交往中衍生的问题[9]。2000年5月1日,陈长文呼吁,只要两岸都不否认“台湾与大陆同时是中国的一部分”,两岸的疑虑和紧张都可解除;他也说“国民党政府后来不讲‘一个中国’,不是没有信心,就是包藏祸心。”

2000年5月20日,陈水扁总统在就职演说中,说“海峡两岸人民源自于相同的血缘、文化和历史背景,我们相信双方的领导人一定有足够的智慧与创意,秉持民主对等的原则,在既有的基础之上,以善意营造合作的条件,共同来处理未来‘一个中国’的问题。”,借此否认现在“一个中国”的议题。2000年5月28日,陆委会副主委陈明通代表主委蔡英文出席“‘一个中国’的挑战与回应──新政权与新两岸关系”研讨会时强调,中华民国新政府了解及询问海基会有关两岸两会在92年就“一个中国”协商结果,发现并没有所谓的92年共识,“那只是一个附加条款中的东西,内容仍有争议”。2000年5月29日,陆委会主委蔡英文在立法院接受质询时,多位立法委员要蔡英文就1992年两岸共识、《国家统一纲领》、“两国论”、个人族群认同等问题,一一作出说明。蔡英文说,陆委会澄清海基会和海协会在1992年并没有达致“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共识,并提出中华民国宪法从来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存在,“但是今天随着两岸互动日益密切,我们不能忽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存在,不去处理跟它的关系,但不能把它简化成一个中国的问题。”…“所以,陈水扁总统才会表示要共同处理未来一个中国的问题,并把统一当作其中一项可能的选项。陈总统表示没有废除《国统纲领》的问题,就是要在这个选项上加强考虑。”。

2005年5月9日晚间,孙亚夫在北京清华大学演讲指出,中国共产党和亲民党接触的基础是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在“九二共识”的问题上应该求大同,就是说双方都承认一个中国,但对具体含义认知不同。孙亚夫表示,“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其实是很简单,但因时间有些久了,所以现在有些复杂。大陆的概括是两岸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而国民党认知的“九二共识”就是“一中各表”,即两岸各自表述一个中国原则内涵。他说,在“九二共识”问题上,大家应该求大同,“就是说‘九二共识’的核心是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都是中国的领土,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如果没有这个核心,这个共识就不存在。孙亚夫认为,“九二共识”是海基会与海协会彼此尊重,分别以口头表述方式达成的共识,双方坚持求同存异,“概括较好,方式也较灵活”,为两岸对话与协商得以恢复给予广阔的空间。(香港文汇报,2005年5月10日)

2000年后,中华民国新政府并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存在,泛蓝阵营则认为有这个共识。泛蓝政党与中国共产党在九二共识的认识上,仍有不同,但在“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前提下,中国国民党亲民党新党先后在2005年访问大陆,并与中国共产党商谈两岸关系及两岸事务。由于民主进步党不承认九二共识,中国共产党一直拒绝与台湾的民选政府直接对话。

2006年2月,国民党立委苏起承认“九二共识”这个名词是他在2000年政党轮替后创造的,但内涵仍是李登辉在任内多次引用的“一个中国,各自表述”。民进党批评国民党籍立委苏起创造九二共识,党主席马英九应该道歉。国民党发言人郑丽文则表示共识早就存在,苏起只是为了方便大家共同称呼这项共识,所以采用九二共识。他没有创造共识,只是为共识取一个名字

九二共识 - 各方对“九二共识”理解的差异 [回目录]

李登辉向来否认九二共识的存在。但是,1999年7月31日,海基会会长辜振甫就李登辉的“两国论”发表评论,指出海基会和海协会两会曾有“一个中国口头上各自表述”的共识以后(辜振甫,1999),“九二共识”的存在与性质,才又成为海峡两岸政策制定者及学院人士争执不休的议题。大陆与台湾绿营对九二共识的观点一直针锋相对,大陆坚持以九二共识、一个中国为原则协商台湾问题。但台湾绿营否认九二共识的存在。

除了泛绿党派不承认九二共识,中国共产党与泛蓝党派之间,对九二共识达成后的进一步阐释及理解也有差别。中国共产党认为,九二共识不涉及一个中国原则的政治含义,一中原则的政治含义可以留待以后讨论;国民党则认为,九二共识的核心是“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以突出中华民国的客观存在。

唐树备曾在1997年5月14日接受采访时称:“应当强调的是,海协与海基会1992年就在两会事务性商谈中“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达成了口头共识,这—共识并未涉及“一个中国”的涵义。海协一贯主张,两岸交往中的具体问题是中国的内部事务,应本着一个中国原则协商解决;在事务性商谈中,只要表明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可以不讨论“一个中国”的政治涵义。我们认为这个共识是存在的。……一段时期以来,台湾方面把海协与海基会就两会事务性商谈中‘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达成口头共识,归结为‘一个中国,各自表述’,这显然不符合当时的情况。”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认为,“一个中国、各自表述”是“有些台湾媒体”对“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谋求国家统一”之共识的“不正确概括”,而海基会“对此采取低调和回避的态度”[13]。认为在“九二共识”中,双方都表明了“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的态度;对于“一个中国”的政治含义,海基会表示“认知不同”,海协表示“在事务性商谈中不涉及”,做了求同存异的处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研究部,“九二共识”的历史真相)。

陈水扁总统2008年1月13日启程前往危地马拉,中途过境美国阿拉斯加,由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薄瑞光到机场迎接陈总统一行人。薄瑞光指出国民党所提的92共识,据他了解,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共识。

九二共识 - 参考资料 [回目录]

海协会,2000,海协会电传海基会阐明各自表达“一个中国”原则的函件全文,见厦门两岸关系研讨会。台北:未来中国研究。
李铭义,2001,九二共识与一个中国议题之研析,共党问题研究2001年6月号。台北:未来中国研究。

行政院大陆工作委员会,2004,两岸会谈与互动:民国七十九年九月至九十三年八月(1990.9-2004.8)。台北:行政院大陆工作委员会。[引用于2004年10月30日]。张赞合,1996,两岸关系变迁史。台北:周知文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993,台湾问题与中国的统一。台北:未来中国研究。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热词

同义词: 92共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039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5-25

词条创建者 : 郭林蛮力

编辑者 : 郭林蛮力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