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丙申(猴)年十一月十一

“烟票局长”龚义

(图)“烟票局长”龚义“烟票局长”龚义

有“烟票局长”之称的义乌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龚义,因涉嫌受贿罪、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2009年7月7日下午被起诉。

义乌市检察院指控,龚义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96万余元,其中香烟票就达740条,价值42万余元。另外,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获利254万余元。

烟票局长 - 龚义其人 [回目录]

今年52岁的龚义,2000年底开始任义乌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副处级),这一当就是8年。在寸土寸金的义乌,这一职位是房地产商进贡的目标。

龚义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义乌是片“热土”,意指义乌商贸活跃、经济发达,土地实在少,随便搞个项目都要动足脑筋精打细算,寸土必争。

在这样的现状下,龚义的权力非常大,“捞一把”的心理很重,多次在土地审批上为自己“精打细算”,直至犯罪。

龚义在义乌多个重要岗位担任过要职,许多人评价他当国土局长时“做事果断、有魄力,敢做他人不敢做之事”。在他任内,义乌在土地集约利用、标准化厂房建设以及旧城改造方面,很多工作都走在全省前列。

此外,龚义的“牛”在义乌也很有名。去年年初,义乌市国土局擅自否决了当地政府的一项决定和上级法院的终审判决,在当地引发轩然大波。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出事前,龚义还作为嘉宾参与了一期节目,多次提到要“巩固廉政防线、加强廉政建设”,不久自己就“进去”了。

烟票局长 - 烟票局长 [回目录]

(图)“烟票局长”龚义烟票比直接收钱更隐蔽

龚义是义乌目前查处的级别最高的在职官员,有关他出事的消息,迅速在义乌风传开来,影响非常大,说得最多的就是“烟票露馅”。

一个广为流传的版本是,当地一家企业老板求他办事,一次性送给他100条软中华香烟的烟票,龚义用这些烟票兑换了6万多元人民币。之后,检察机关顺藤摸瓜查出了龚义的一系列问题。

检察机关查明,龚义确实收受了大量烟票,涉嫌收受的近百万财物中,有近一半是香烟票,总数达740条,价值达42.7万元。行贿的基本上都是房地产商,数量最多的一个老板,分两次送了他200条中华香烟的烟票。

办案人员介绍,烟票在义乌已成一种行贿的手段,受贿人可拿着烟票去烟店直接兑换现金。

据龚义交代,自己平时并不抽烟,一些有求于他的老板们却动辄送上百条香烟票,既有硬壳中华,也有软壳中华。由于这些烟票能直接到香烟店里换现金,而且体积少,比直接收钱更方便更隐蔽。

烟票局长 - 土地倒爷 [回目录]

行使自己职权的过程中,龚义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最后把自己的局长之位变成了捞钱的“工具”。

检察机关指控,龚义利用担任国土局长的职务便利,在土地审批、人事安排时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10余起,所收受的财物涉及现金、有价票证、黄金、玉石等,总计折合人民币96万余元。其中一件名叫“丝绸之路”的软玉摆件,价值12万元。

不仅受贿,龚义还参与倒卖土地,获利254万余元,被指控涉嫌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

2006年9月,龚义以义乌市某花边有限公司的名义通过他人以每亩18万元的价格取得义乌市廿三里街道工业园区7亩工业用地指标,后在2008年初以每亩60万元的价格将土地非法倒卖给他人,一转手就非法获利254万元,他本人也变成了“土地倒爷”。

烟票局长 - 烟票:行贿新手段 [回目录]

(图)“烟票局长”龚义烟票不是腐败?

一张小小的烟票,却能轻易换到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现金。在浙江省一些地方,赠送烟票取代了现金成为一种新的行贿手段。在这一过程中,行贿者与受贿者似乎都很坦然,烟票成了腐败的通行证、反腐倡廉的障碍。

义乌市纪委透露,近年查处的贪腐案中,几乎每个问题官员都收受了大量烟票,都是中华等高档烟票。一次收受几十条或上百条是常有的事。

这些人为何对烟票情有独钟?义乌后宅街道党委书记朱某受贿案很能说明问题。

朱某颇有工作能力,为人随和,口碑很好。他在社交中有自己的底线:不收现金。不少捧着钱来的老板在他这里碰了钉子。于是有人给他送来烟票,开始朱某以为烟票只能换香烟。“只是几条香烟,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当他拿着大把烟票去换烟时,才知道烟票能换成钞票。从此,他对烟票兴趣渐浓,他还私下告诉朋友:“我只收烟票,这样保险。”当朱某因受贿被检察机关查处时,他共收了2000多条香烟的烟票,价值20多万元。所有这些全部计入他的受贿金额当中。

“纪委在查处官员贪腐案时,一直把烟票折合成现金计算。我们也告诫官员:烟票等同现金。”义乌市纪委书记葛国庆说,“一些贪腐干部以为收了烟票就可以不受或减轻处理。烟票成了行贿受贿的一块‘遮羞布’,可这块布什么也挡不住。”

行贿与受贿,是见不得光的事,因此,这种肮脏交易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双方大都有不太自然的感觉。然而,当烟票取代钞票成为一种行贿手段后,行贿者与受贿者似乎都变得坦然起来。义乌市检察院称,现在,烟票在义乌已成一种行贿的手段,成了腐败的通行证。街道书记狂收烟票价值20万。

在义乌市近几年查处的多起贪腐案件中,都有大量收受烟票的情况,且几乎都是中华等高档香烟票。一次收受几十条或上百条是常有的事。

朱某被揪出来时,共收了2000多条香烟的烟票,价值20多万元。朱某有些恨恨地说:“没想到烟票也不保险。”

烟票局长 - 烟票背后的利益链 [回目录]

(图)烟票交易烟票交易

早在五六年前,义乌烟票现象就存在了,有关方面也进行过整治。但是,令人奇怪的是,买卖烟票之风非但没有刹住,反而越刮越猛。

一位在义乌办厂的老板直言:“现在求人办事,送烟票最好。直接送钱肯定不行,人家不敢收。送烟票,自然多了,送两条烟抽抽,很正常啊。”收受的人也坦然地接受:“不是就几条烟嘛,拿就拿吧。”义乌检察院有关人员说,贪官们都交代,烟票不像钞票那么赤裸裸,但收进来就是钞票,一进一出,过程相当自然。

许多烟店的老板都说,来买烟票99%都是做生意的人,还有一些是送礼的人。这些人一买就是十条二十条香烟,这些烟票都是送给一些权力人物的,基本上没有买来给自己抽的。而收受烟票的人,也极少会拿烟票来兑换香烟,一般都是直接兑换现金。兑换时烟店每条香烟会收取30元至50元不等的手续费。

于是,以买烟票开始,至换钞票结束,中间有一根明显的均得利益链:买烟票的人贿赂了官员,官员用烟票换到钞票,烟店拿到回扣。官员给买烟票的人办成了想办的事,买票人也最终得益。

有了这根利益链,烟票便大行于市。穿行在义乌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烟店,甚至在一些经营其他用品的店里,也设置有香烟专柜。而这些烟店,往往只是空壳,他们卖的是烟票,不是烟。

(图)一家烟店的烟票一家烟店的烟票

在义乌繁华的丹溪路,每隔一二十米路,就有一家烟店。127号是一家百育烟酒行,里面有两个女营业员,记者询问香烟价格时,她们爱理不理的。当记者问有没有烟票卖时,她们立即热情起来。其中一个问:“软中华还是硬中华?”记者答:“软中华3字头的。”她又问:“是329的,还是330的?329的750元一条,330的730元一条。”记者说:“我是送人的,这些烟票可以兑现钞票吧。”另一位女营业员觉得记者很“老土”:“买烟、换钞票随便你啦。兑换现金每条收30元的手续费。”

丹溪路13号是一家名叫美然酒业的商店,里面也卖烟。记者走进去问了问,也有烟票。男店主很干脆:“软中华329烟票,800元一条,兑现每条收50元手续费。”记者表示要买10条软中华香烟,店主也很干脆地回答:“没有。”

义乌烟草部门说,中华烟是统一配送的,一家小香烟店一次配送中华香烟只有五六条,所以,这些烟店几十条甚至上百条地卖烟票。其实店里根本没有那么多中华烟可卖。许多烟店货架上的中华烟都是空壳,装样子的。真的拿烟票让店主兑换几十条香烟,他肯定拿不出来。店主最希望的是兑换现金,兑换烟票的回扣远远高出卖一条香烟的利润。

烟票局长 - 烟店:洗钱银行 [回目录]

(图)烟店:洗钱银行烟店:洗钱银行

早在2004年,一位烟店店主就曾断言:“烟票在义乌已经存在了很久,而且会继续存在下去。因为它有市场需求。”果不其然,4年多过去了,烟票越来越盛行。

义乌市纪委曾邀请金华市人民银行和义乌相关部门进行论证,最终认定烟票实质上就是代币购物券,而制售烟票的行为,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第29条关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印制发售代币票券,以代替人民币在市场上流通”的规定。它的泛滥,使烟店实际上成为一个个小小的银行,不仅是腐败的通行证,而且还扰乱了国家金融和烟草专卖秩序。

义乌市民刘某是一位生意人,对于烟票,他又恨又爱。“现在求人办事,肯定要送礼,以前经常拎着大包小包给别人送,还怕被别人撞见,跟做小偷似的。现在身上揣几张烟票,再去求人,就不会显得那么慌张了,人家也容易接受。现在送烟票似乎成了一种风气了,但烟票很贵的,一次只送几条根本拿不出手,说不定烟票送了事情还办不成。唉,压力很大啊。”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楼先生在机关单位工作,在很多场合都见到烟票。“这种风气太坏了,这是赤裸裸的腐败,烟店现在都是洗钱的地方了,老百姓都知道当中的猫腻,义乌有关部门不知道吗?如果知道,怎么这么多年就刹不住这股风?”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腐败 义乌 烟票局长 龚义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590 次

编辑次数 : 2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09

词条创建者 : 亢亢儿

编辑者 : 亢亢儿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