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十月廿四

中国古代的文物保护 - 中国古代的文物保护 [回目录]

中国古代的文物保护 - 正文 [回目录]

  中国古代对历史文物的保护、收藏及管理源于王室宗庙、府库,与官府档案的产生有密切联系。目前夏代的王室、宗庙、府库尚未得到考古发现的证实。但商代王室存储的档案已经在殷墟发现。1936年在殷墟发现的YH127 坑,即是商王室储藏王室占卜档案的地穴,出土1.7万片甲骨,反映了当时对王室档案的保护和管理。据文献记载,商周时期的贵族宗庙是祖先形貌之所在,为祭祀祖先之所。始祖之庙曰太庙,高祖以下之庙为小庙。《尚书·咸有一德》:“七世之庙,可以观德。”疏:“有德之王,则列为祖宗,虽七庙亲尽,而其庙不毁,故于七庙之外,可以观德矣。”《诗·思齐》:“雍雍在宫,肃肃在庙。”可见尊重先人宗庙虽是用以观德,却起到了保护宗庙建筑的作用。商周王室宗庙中保存的礼器有当时或前代的青铜礼器、玉器等物。西周前期的《尚书·顾命》记载:周康王即位时,曾陈列宝器,有武王诛纣的赤刀及胤之舞衣,兑之戈,和之弓,垂之竹矢等,都是前世的遗物。据《周礼》记载,这类珍贵物品系由专设的职官玉府、大府所掌管。
  西汉初期刘邦创建天禄、石渠二阁,以藏所得秦代图籍。武帝刘彻,创制秘阁,广聚图书。汉代对出土文物非常重视,武帝元狩六年(前117)于汾水上得宝鼎,次年 (前116)改元为元鼎元年,以纪祥瑞。《史记·封禅书》载,汉武帝藏有古铜器,被鉴定为齐桓公器。东汉文字学家许慎写成了一部最古的字书《说文解字》,书中根据出土鼎彝的铭文,作了关于文字演变的研究。
  汉代为历史人物所作图像,如皇帝的御容,勋臣、名相的画像等,均保藏于未央宫麒麟阁。东汉明帝建云台,唐太宗建凌烟阁,都是保存功臣画像的处所。
  汉代的碑碣石刻,在南北朝时得到了保护和管理,东汉熹平石经与魏正始石经, 于东魏武定四年、周大象元年、隋开皇六年多次迁移保存,虽经战乱残损,但至唐初,仍有魏征加以收集。
  山陵之称,起于秦汉。汉代制度:天子即位即开始修陵,“供以贡赋,岁三之一。”并徙民置邑,加以守护。盗发陵墓,法所不容。《三辅旧事》载:“汉诸陵皆属太常,不属郡县,其入盗栢者,弃市。”《淮南子·氾论训》:“《天下县官法》曰:‘发墓者诛’。”《唐律》发冢以贼盗论处。历代对古代陵墓都有严禁樵採的命令,加以保护。
  《隋书·经籍志》记晋代挚虞据《禹贡》、《周官》作《幾服经》,其“州郡及县分野封略事业,国邑山陵水泉、乡亭城道里土田,民物风俗,先贤旧好,靡不具悉。”北魏郦道元据东汉桑钦《水经》 著《水经注》,《水经》只举水道经过郡县都会名称。《水经注》兼记故城遗址现状,并附以按语、考证,对河道经过的大小地名,名胜古迹,记载尤详。这些都说明当时人们已经注意到古代遗址和墓葬的历史价值,对古遗址、古墓葬的保护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隋朝建立之初,朝廷便着手收集书画。灭陈时,接收陈的书画 800余卷。迁都洛阳以后,炀帝在观文殿后建妙楷台和宝迹台,以收藏法书名画。二台下有高基,利于通风防潮。唐朝建立后,陆续收集隋两都书画。贞观六年 (632) 唐太宗下令整理御府钟繇、王羲之等法书,得1510卷。当时内府所藏法书名画多重加装裱,令起居郎褚遂良、校书郎王知敬监领装褫,并进行鉴识。内府书画的鉴定,则由虞世南、褚遂良任之。当时对王羲之的真迹还进行了摹写,赐予皇太子、诸王与近臣。其后,高宗、武则天、玄宗几朝,对书画收集已不及贞观之盛。但武后时张易之奏修内府所藏书画,虽以所摹的复本换去不少真迹,而对年代久远、残损严重的书画重加装裱,亦起到了保护作用。至于距当时时间较近的文物,亦受到公私各家的保护和重视。穆宗时韦端符有《李卫公故物记》,记载了长庆三年 (823)冬在三原县见到妥善保存的唐初名将李靖遗物,有胄、玉带、素锦袍、绫袄、靴、袴、象笏、佩笔、火镜、大觽、小觽、算囊、椰杯等物。
  唐代对古代石刻也作过一些保护,著名的石鼓文即于唐代初年出土。贞元年间,郑余庆曾将其移至凤翔夫子庙保存。
  唐代私家收藏盛于玄宗以后。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一书中反映了当时书画收藏、研究水平。张嘉贞是著名书画家张彦远的曾孙,其子张延赏、孙张弘靖,世代收藏书画。李勉与张嘉贞为友,其子李缵、李约均与张家为世好,书画奇珍,收藏甚富。李泌家富藏书,插架三万余轴。
  南唐后主李煜的内府收藏多来自前代内府,而以书画为最多。所藏书画多押“建业文房之印”、“内殿图书”、“内合同印”等印。
  五代的私人鉴藏家以后梁驸马都尉赵嵒和将军刘彦齐为最著名。赵嵒收藏法书名画5000余卷。刘彦齐鉴别书画眼力甚高,并善于复制名迹,他借阅来的书画,往往手自传摹,为世间增一副本。
  宋代是中国封建社会搜求、研究文物的最盛时期。士大夫家藏三代、秦、汉遗物多献于朝廷。徽宗宣和年间,皇室收藏累数至万,分别庋藏在崇政殿、宣和殿,以后又建保和殿,并在其左右分建稽古阁、博古阁,以储古玉、印玺、诸彝器、礼器、法书、图画。当时编纂的《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分类著录了当时内府所藏书画精品。现在仍可见到的“宣和装”书画,是当时精心保护书画的例证。南宋时期宫廷中收藏的名画亦甚富,曾设置秘阁,将古今法书名画装入珠漆匣中,每幅皆以鸾鹊绫裱,象牙轴为饰。《宋中兴馆阁储藏图画记》一书即反映了当时的官方收藏情况。米芾是徽宗时书画学博士,与子友仁鉴定宫中所藏法书、名画、金石、杂器,博学多识,为后世所称道。
  宋代皇室以外,士大夫亦竞相收藏书画文物。欧阳修、李伯时、赵明诚都是当时著名的收藏家。欧阳修收藏历代金石拓本1000多种,撰《集古录》。李伯时收藏三代彝器,由吕大临收入《考古图》中。赵明诚与妻李清照收藏金石书画甚富,以所藏商周彝器及汉唐石刻拓本2000余种撰《金石录》,为宋代私家收藏金石名著之一。米芾所藏书画既多且精,因其中有晋人名迹而号书斋为“宝晋斋”。所著《书史》、《画史》二书,对书画的收藏、装裱、防虫等均有详细论述。
  金灭北宋时,将北宋内府所藏据为己有。金明昌时,装潢内府所藏书画,前后以花绫隔水,尾纸用高丽笺,保护更加考究。
  元初接收南宋及金内府中的收藏,将南宋收藏的书画北运至大都,并将大都库房中的书画一起用站车搬运至秘书监统一收藏,由专人进行修复与装裱,而且“依时正官监视,仔细点检曝晒,不致虫伤,浥变损坏”。并于宫廷中设典瑞院,收藏鼎、彝、古器、书画。元文宗天历年间内府收藏最盛,在秘书监外又设奎章阁,特授柯九思为奎章阁学士院鉴书博士,凡内府所藏古器物、法书、名画,均由柯九思鉴定。元顺帝时沿袭奎章阁旧制而设宣文阁。奎章阁藏品除部分赐予近臣外,大部分归宣文阁。当时私家如赵孟頫、大长公主祥哥剌吉等,都是著名的收藏家。
  明代宫廷收藏接收了元内府的大部分书画,但规模不如前代。而王府勋贵颇多收储。晋府朱子孙世有收藏, 其十世孙朱求佳于崇祯年间被执, 藏品始告散尽。民间收藏之风,始于明代中期,如严嵩、韩逢禧、项元汴董其昌等,有的竭尽家财,有的豪夺巧取,以收集古代书画、彝器。明初曹昭撰《格古要论》十二卷,列古琴、古墨迹、古碑法帖、古画、珍宝、古铜、古砚、异石、古窑器、古漆器、古锦、异木、竹、文房、诰敕题跋、杂考十六论,尤以瓷器中的宋元瓷及明朝官窑制品为收藏家所珍视。明代中期以来,由于国库空虚,往往以书画作价当俸,致使宫廷旧藏,大量流入私家之手。
  宋代以来,对于古代石刻的搜集保护日益为人们重视。西安碑林的建立即为一例。北宋元祐二年(1087)为保存唐开成石经及石台孝经而始创基础,历金、元、明各代收集逐步扩大。清初又重加修建,设殿廊以保护碑石,并正式称为“碑林”。
  宋元至明清时期,随着金石、地理等学科的发展,各种方志和地理著作中,都对历代古遗址和古墓葬以及金石遗物作了详细的记载,大部分方志中,专门编写了《古迹卷》、《金石卷》等,对历代遗迹的所在和保存情况加以介绍。这时还出现了专门研究著录古遗址、古遗物的著作,如《天下碑目》、《两京城坊考》等。
  清代皇室收藏极丰,由于康熙、乾隆两朝的重视,历代珍品无不囊括府库。宫廷任用专人为内府鉴定书画,如康熙时的王原祁、雍正时的谢淞洲等。乾隆时期,宫廷所储分贮乾清宫、养心殿、重华宫、宁寿宫、御书房及圆明园、奉天行宫、热河行宫等处。所藏彝器编有《西清古鉴》、《西清续鉴》、《宁寿鉴古》诸书;书画编有《秘殿珠林》、《石渠宝笈》诸书;钱币编有《钱录》等。
  清代由于金石考据学的发展,民间收藏文物之风颇盛,出现了一大批文物收藏家和鉴赏家。早期的有孙承泽梁清标、高士奇、卞永誉宋犖安岐等;后期的有毕沅、张廷济、吴式芬、陈介祺李佐贤、吴大澂、端方等。收藏品自书画、石刻拓本、玺印、陶文、青铜器、玉器、货币、陶瓷、造像直至甲骨等。收藏较富者均以万件计。各家收藏独具特色,大多编有专书著录,对后世的研究、鉴赏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中国古代的文物保护 - 配图 [回目录]

中国古代的文物保护 - 相关连接 [回目录]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中国古代的文物保护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675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6-28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