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丙申(猴)年十一月十三

(图)黎强黎强

黎强重庆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重庆市第三届人大代表、巴南区第十二届政协常委。刑拘黎强的原因是,调查发现其涉嫌非法经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斗殴等犯罪行为,防止犯罪嫌疑人黎强毁灭、伪造证据或者逃逸,因此向当地人大机构提出,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关注理由:09年12月29日一审宣判黎强犯7罪判20年

黎强 - 个人档案 [回目录]

(图)2009年12月29日,重庆亿万富翁黎强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宣判现场的黎强。09年12月29日重庆亿万富翁黎强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宣判现场的黎强。

  中文名: 黎强

  性别: 男

  国籍: 中国

  所处时代: 现代

  职业: 其他 黑社会老大

黎强 - 概述 [回目录]

(图)渝强实业在巴南区开发的锦绣江南楼盘效果图渝强实业在巴南区开发的锦绣江南楼盘效果图

  黎强,重庆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重庆市第三届人大代表、巴南区第十二届政协常委。刑拘黎强的原因是,调查发现其涉嫌非法经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斗殴等犯罪行为,防止犯罪嫌疑人黎强毁灭、伪造证据或者逃逸,因此向当地人大机构提出,拟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2009年6月19日,巴南区公安分局成立专案组对群众反映的黎强及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涉黑涉恶举报线索进行核实。经调查已初步掌握黎强及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相关犯罪证据,认为黎强涉嫌非法经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斗殴等。为防止犯罪嫌疑人黎强毁灭、伪造证据或者逃匿,拟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黎强 - 涉黑被捕 [回目录]

(图)12月29日,一审公开宣判后,涉案人员被押解离开法院。12月29日,一审公开宣判后,涉案人员被押解离开法院。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批准了对该市人大代表、一家知名民营企业老板黎强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的许可,黎强因被举报“涉黑涉恶”而被查,警方称目前已经基本掌握其犯罪证据。这是该市近期展开大规模“打黑”行动以来,首次批捕的较大规模的民营企业老板。

  有当地居民称,黎强是重庆市巴南区民营企业中的“二号人物”。目前尚无法确认黎强旗下拥有的总资产究竟是多少,但据该公司发布于一些招聘网站上的信息称,重庆渝强实业集团每年为社会提供3000多个就业岗位,该集团“创建于1992年4月,注册资本3000万元,主营道路客运兼营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驾驶员培训、汽车租赁、汽车维修等于一体的综合性民营企业”。渝强实业旗下的重庆黎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1998年注册,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

黎强 - 官方头衔 [回目录]

(图)黎强黎强

  现任重庆市第三届人大代表、重庆市巴南区第十二届政协常委、重庆市工商联(总商会)会长、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出租与租赁协会常务理事、重庆市道路运输商会(协会)常务副会长。 黎强系被群众举报到国家信访局,该举报获“中央领导及市委市政府领导”批示,巴南区公安分局于2009年6月19日成立专案组,对群众反映的黎强及重庆渝强实业集团公司涉黑涉恶举报线索进行核实,目前当地警方已经初步掌握黎强及重庆渝强实业集团的相关犯罪证据,并认为黎强“涉嫌非法经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斗殴等”。 官方信息称,刑拘黎强的原因是,防止犯罪嫌疑人黎强毁灭、伪造证据或者逃逸,因此向当地人大机构提出,拟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黎强 - 强制措施 [回目录]

(图)黎强黎强

  CBN获得的其他信息还显示,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此前几天已经对黎强采取了相关控制措施,并进行了相关处理。2009年7月16日上午,在巴南区交通局的牵头下,该市公安局专案组、区法院、区法制办、区交通局、区建委、区工商分局、区社保局、区房管局、区运管所等部门负责人在区政府二楼会议室就当前渝强公司安全稳定有关事宜进行了专题研究。

  该会议就渝强公司无临时负责人和资金无法正常运转的问题,涉及房地产的相关问题,旅游项目的相关问题,以及交通运输等6个相关问题做出了分别部署。在黎强被刑拘期间,该会议决定由市公安局专案组征求黎强本人意见,委托临时总负责人,全权处理公司一切事务;如黎强不愿意委托临时总负责人,则由区法院牵头,区法制办、区工商分局等部门共同商议,提出解决方案。 该会议还就渝强公司是否设置临时账户、公司的资金如何支付和监管的问题做了安排。

  一位几年前曾与黎强有过直接接触的当地企业界人士称,黎强为人低调,是个典型的生意人。在调查中发现,这个“低调的生意人”曾在2004年12月在巴南区人民广场,摆下几百桌酒席,开企业年终团拜会,在当地轰动一时。2006年2月,黎强旗下的重庆渝强实业集团公司将“婆婆”重庆市运管局推上被告席,理由是市运管局在渝黔高速公路客运班车经营权招投标中,制定出歧视民营企业的招标评分办法,导致所有民营运输企业落标。

黎强 - 涉足地产 [回目录]

(图)黎强黎强

  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创建于1992年,最早从事运输行业,经过10多年的发展,已经拥有下辖近20家企业,其业务也从运输发展到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驾驶员培训、以及旅游开发等项目。是巴南区的纳税大户。该公司曾荣获全国出租车管理优胜企业,重庆市非公有制经济先进单位;百户就业先进企业等众多荣誉。

  渝强集团下属的仅从事运输的实体,就有宇康运输、强劲运输、学海客运等多家运输公司。在客运方面,渝强集团也是我市著名的客运企业,下属公司拥有100多辆客运汽车。拥有多条线路的运营权限。以学海客运为例,就是大学城的主要公交企业,拥有广泛客源的沙鱼线(沙坪坝—鱼洞)、解鱼线等线路的运营权限。近年来,渝强还涉及了不少房地产开发项目和旅游开发项目。

黎强 - 逮捕 [回目录]

(图)黎强涉黑团伙关系图黎强涉黑团伙关系图

  他在警方公布的67名黑恶团伙首犯及骨干分子中,头衔是最多的。除了是渝强公司董事长外,他还挂有多个官方或半官方头衔,包括:重庆市第三届人大代表、重庆市巴南区第十二届政协常委、重庆市工商联(总商会)会长、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出租与租赁协会常务理事、重庆市道路运输商会(协会)常务副会长。

  据警方调查,黎强拥有20多家企业,涉及道路客运、房地产开发、汽车维修等领域,为争夺客运线路不惜以“涉恶涉黑”手段进行争夺。 他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经营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被逮捕。

黎强 - 恶行路霸 [回目录]

  1996年7月,黎强注册成立他的第一家企业重庆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到2008年当选重庆市第三届人大代表时,他已掌控着重庆主城区近20条客运线路、成为拥有20余家企业的亿万富翁。2009年10月26日9时32分,带着手铐走上被告席的黎强头发花白、脸色灰暗、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让人难以将他与昔日“红顶”商人的风光形象联系起来。 随后,在公诉人对起诉书近3个小时的宣读中,黎强竟是主使多起砸车、堵路、打架斗殴的“路霸”,从“以暴经营”到后来的“以黑养商”,正是黎强从一名下岗工人迅速窜富的发家诀窍。

黎强 - 投入黑车 [回目录]

(图)黎强黎强

  这个城市客运管理中的一大顽疾,却是黎强手中的致富法宝。黎强团伙强占重庆客运市场份额的惯用手法是先投入“黑车”进行非法营运,然后采取拦车、砸车、堵路、打架斗殴等违法犯罪手段,排挤、打压其他客运公司。

黎强 - 利用堵车 [回目录]

  老百姓出行最为头痛的问题之一,为抢夺客运市场,黎强团伙在上下班高峰时间造成主城区多次交通大瘫痪。2001年5月,为了保持在鱼洞至朝天门线路的垄断性,黎强授意其公司车主和驾驶员拦堵该线路上的其他公司客车,连续3天造成巴南区进出城区主干道瘫痪等等。

黎强 - 以暴经营 [回目录]

  2000年9月30日,渝强公司的20辆“黑客车”部分被扣留,黎强决定将其强行取回,当日23时,在黎强的授意下,汪崇智等人驾驶一辆军用货车搭载数十名着军人服装的人员,何永红等组织鱼沙线20余名车主在手臂统一佩戴白色布条,并携带钢管、撬棍等,将被扣车辆取回。

黎强 - 以黑养商 [回目录]

  黎强手下的客运线路随意涨价,引起乘车群众不满后,他们就花钱请社会无业人员维持线路秩序,维持高票价。对于竞争对手,黎强更是暴力打压排挤,多次授意手下群殴其他公司客车驾驶员,公交公司驾驶员陈国庆被暴打致伤住院22天;公运九公司和长运合川分公司车辆在沙坪坝区多处被渝强公司17家车主拦截,其车胎被放气、车灯被泼油漆等,持续时间约1个月,直至两家公司放弃该线路营运;当手下实施暴力被抓后,黎强还给每个被抓捕人在看守所上账500元,给带头闹事者1万元,而打伤人的医药费也全由渝强公司报销。

黎强 - 犯罪事实 [回目录]

(图)庭审现场(10月26日摄)。庭审现场(10月26日摄)。

  经济转轨、社会转型期,维护稳定是社会共识,也是考核各级政府的重要指标,然而黎强却借此向政府施压,借机获取营运指标等利益。据指控,黎强是重庆市区两级政府多起上访、集访事件的幕后操纵者。公诉机关指控,2000年10月,为了使渝强公司非法营运的“黑客车”转正,在黎强等人策划下,伍树峰等人组织多名车主及家属分乘两辆客车到重庆市政府打出横幅、高呼口号进行集访,当年底渝强公司获得11个营运车指标。

  2004年10月,黎强为给沙坪坝区政府施压以达到收购特钢厂生活服务车的目的,授意来有刚组织数十名车主去区政府上访,事后渝强公司还补助自己开车去上访的驾驶员200元油费。 通过操纵上访获取营运指标屡屡成功后,黎强团伙势力不断壮大,其控制客运市场公然对抗政府对客运行业正常管理秩序的意图日益明显。

  2005年11月,黎强召集其他几家民营客运公司负责人共同组建“共创公司”,公司章程中规定如公司董事因执行公司事务、执行董事会决议的行为被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或被拘留,则其他董事每人补助被追究者人民币200万元作补偿。 随着房地产业的高涨,黎强开始涉足商品房建设领域,而其经营模式依然沿用自己在客运市场上“先上车后补票”非法经营手段。重庆黎强房地产公司承建“巴南人民广场”工程后,在开发中擅自将原规划为16层的建筑修建为32层,通过篡改规划许可证骗取预售许可证。这次操作成功后,黎强房地产公司变本加厉,在未办理认可行政审批手续情况下开发建设大量门面和商品房并予以出售。 据指控,黎强作为渝强公司、强劲运输公司、渝强实业出租汽车公司、黎强房地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参与非法经营数额1.2亿余元,违法所得5711万余元,参与逃避缴纳税款6200余万元。

黎强 - 庭审五天 [回目录]

(图)10月26日,黎强(前排左一)等被告人在法庭上。10月26日,黎强(前排左一)等被告人在法庭上。

  黎强团伙涉黑案被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的第7批涉黑案件,重庆市五中法院2009年10月26日开庭审理此案,31名被告人出庭受审,法院将用5天时间庭审此案,30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到庭旁听,40名律师到庭辩护。

  涉黑“老大”黎强被控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寻衅滋事罪、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行贿罪、非法经营罪、偷税罪等九项罪名。 在10月26日的庭审中,黎强表示基本承认非法经营罪和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两项罪名,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其余7项罪名表示“不认罪”,并拿出起诉书按着上面指控的每一项犯罪事实一一辩解,多表示不清楚或事后才被下属告知。

黎强 - 一审宣判 [回目录]

(图)12月29日的庭审现场12月29日的庭审现场

  黎强等31人涉黑案一审宣判 黎强犯7罪判20年

  2009年12月29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黎强等31人涉黑案一审公开宣判,原重庆市人大代表黎强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7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520万元。其余30名被告人中,有25人被分别判处1年至18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有3人被宣告缓刑,有1人被判处拘役,有1人被单处罚金。

  12月29日,重庆黎强等31人涉黑团伙案以及首个以洗钱罪受到指控的王兴强等22人涉黑团伙案,在该市法院一审宣判。原重庆市人大代表黎强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7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520万元。“黑老大”王兴强因6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220万元。

(图)王兴强王兴强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00年以来,黎强以其注册成立的重庆渝强实业(集团)公司及其下属公司为依托,实施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

  法院认为,渝强等公司虽是合法企业,但黎强利用公司、企业化管理模式对公司成员的制约关系,指使、授意在渝强公司担任领导层的家族成员、员工及部分承包车主有组织地实施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所获取的巨额经济利益,除用于扩大经营规模和消费外,还用于行贿和支付组织成员的“工资”、“出场费”以及组织成员违法犯罪被查处的费用等,已经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法院否定了检察机关对黎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逃税罪两项控罪。最终认定的“涉黑”被告人有13人,有14名被告人及1个被告单位的部分指控罪名不成立。除黎强外,其余30个被告人中,有25人被分别判处1年至18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有3人被宣告缓刑,有1人被判处拘役,有1人被单处罚金。

  此外,检察机关对重庆市委市政府信访办来访二处原处长姜春艳涉嫌犯受贿罪、原沙坪坝区运管所所长肖庆隆涉嫌犯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指控,法院认为指控证据不足,不能认定。

  该团伙涉案的4个被告单位中,经法院判决确定有罪的被告单位2个,重庆渝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被处罚金1200万元,强劲运输公司被处罚金1150万元,其余两个被告单位渝强实业(集团)出租汽车有限公司、黎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宣告无罪。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0年3月以来,以王兴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采取暴力殴打、语言威胁、巡查围摊等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肆意抬高或压低价格,垄断市场经营,强迫他人接受服务,大肆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欺压、残害群众。

  除王兴强外,其他成员分别被判处1年至1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重庆市公安局北碚区分局原民警苏扬犯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洗钱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17万元。

  

(图)一审宣判结束后,黎强乘坐警车从法院内出来时,他面对众多自己的员工和市民露出了微笑,并挥舞着手向大家打招呼。一审宣判结束后,黎强乘坐警车从法院内出来时他面对众多自己的员工和市民露出了微笑,并挥舞着手向大家打招呼。

  家属哭成一片 黎强微笑听判

  法院认为,渝强等公司虽是合法企业,但黎强利用公司、企业化管理模式对公司成员的制约关系,指使、授意在渝强公司担任领导层的家族成员、员工及部分承包车主有组织地实施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行为特征、经济特征和控制特征,已经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法院同时否定了黎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逃税罪两项控罪。

  法院一审认定的“涉黑”被告人有13人,有14名被告人及1个被告单位的部分指控罪名不成立。

  对于3名公职人员,法院认为:对姜春艳受贿、肖庆隆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控罪,指控证据不足,不能认定。法院对原沙区交通运输管理所所长肖庆隆,以受贿罪判刑11年,没收财产50万;原巴南区公路运输管理所所长蒋洪,以纵容涉黑组织和受贿,合并执行5年半,并没收财产10万元;原市政府信访办来访二处处长姜春燕,以纵容黑社会被判拘役5个月。其余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到8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有3人被宣告缓刑,有1人被判处拘役,有1人被单处罚金。

  从法官宣读每一名被告人的刑期开始,旁听席上被告人的家属们哭成一片。宣判结束后,即将被押出法庭的黎强则显得非常平静,当他回望旁听席上的亲人时,甚至微微笑了笑,看上去很轻松。

黎强 - 专家建议 [回目录]

(图)12月29日,一审公开宣判后,一名涉案人员被押解出法院。12月29日,一审公开宣判后,一名涉案人员被押解出法院。

  完善反黑长效机制

  如何避免黑恶势力成割韭菜之势,一拨刚割,一拨又生?怎样控制和预防黑恶犯罪?建立什么样的反黑长效机制?12月29日,记者采访了长期研究打黑问题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靳高风。

  靳高风说,黑恶势力产生和形成,这涉及到社会的很多方面,主要有地下经济的存在、社会正式控制力量弱化、寻租现象的存在、市场管理不到位等。

  在我国的打黑除恶工作中,存在法律不完善、专业力量不足、民警保障不到位以及机制不健全等问题。

  当前我国反有组织犯罪的法律制度存在着立法语言模糊、罪名设定不全、财产刑缺失、缺乏专门的侦查程序和措施、缺乏特殊的诉讼程序、缺乏证人和被害人以及民警的保护措施等不足,远远不能满足打黑除恶工作的需要。因此,建议尽快制订反有组织犯罪的单行刑法——“反有组织犯罪法”。

  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涉案人数众多、涉及具体案件繁多,而且具有组织性、隐秘性、关系网、危险性和逃避侦查的能力,这就决定了反黑需要建立和完善侦查、起诉、审判和协调工作机制,这一工作机制可以通过构建情报收集分析模式(以情报信息为导向的发现机制)、侦查模式(侦破机制)和协作模式(部门合作机制)建立。

黎强 - 同名历史人物 [回目录]

  黎强,原名李碧光,曾用名李唯平,潜伏特务机关时用名李长亨;董必武为其在党内起化名黎强,意为“能力强”,后一直沿用。黎强于1999年逝世,安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红军墙。

  “潜伏”近10年的红岩特工
(图)黎强黎强

  1939年至1949年,受南方局特派,他独自潜伏国民党四川省最高特务联合机关“省特会”,并打入主管情报工作的一组,担任主任干事等高级职位,掌握大量绝密情报,营救了上千名共产党员的生命,挽救了许多地区的党组织。经过多年努力,1943 年,黎强打入国民党中统区统计室和四川省最高的特务联合机关“省特委”,先后任中统成都区干事、“省特会”主任干事。
  为了从中统特务科长叶申之处获取一些重要情报,黎强千方百计与叶申之接近。他常把家里的东西送进当铺换钱,供特务们吃喝玩乐。1946年4月初的一天,黎强把叶申之灌得酩酊大醉,两人搀扶着进了办公室。喝多了的叶申之打开保险箱,拿出绝密“特情” 档案向黎强炫耀,随后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黎强迅速打开“特情”档案翻阅,发现打入我方的特务名单,他把名字牢牢记在心里,随后,向上级汇报。
  1949年初,黎强升任国民党第四十五军下属的三一二师副师长,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渡江前夕,三一二师奉命沿宁杭公路撤离,预备跟随败军至台湾继续卧底,结果在途中被解放军部队全部俘获。由此,黎强比《潜伏》剧中的主人公幸运,戏剧性地回到了党组织怀抱。
  新中国成立后,黎强先后担任西南镇反办公室主任、公安大学副校长等职;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国家安全部在内部的一份文件中号召党员向黎强同志学习。
  黎强留下了大量回忆录性质的手稿,整整放满了一大箱。不过,影像资料几乎全部在文革中被销毁,目前存世的仅剩两张模糊不清的老照片,保存于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红岩历史研究专家介绍,关于黎强的档案资料极少,当时只有中共南方局的周恩来董必武等人知道其真实身份。

  《潜伏》原型曝光 黎强就是现实版余则成
(图)潜伏潜伏

  电视剧《潜伏》火了,余则成原型是谁,一直众说纷纭。“黎强就是现实版余则成。”《红岩档案解密》主编厉华说。在《红岩档案解密》中,潜伏“中统”10年的特工黎强(原名李碧光)的传奇故事首次公开。

  2009年5月10日,黎强女儿李女士向记者展示了《中共党史人物传》第85卷,书中有50页的篇幅详细记载着黎强的历史,许多细节与《潜伏》相符。

  电视剧中,余则成被站长要求把妻室接到天津,组织为他派来“太太”——共产党员翠平。余则成和翠平也在工作中产生了感情。在现实版中,潜伏几年后,黎强当上了“省特会”的特务头目,组织希望他尽快成家,以利于隐蔽工作。起初,组织上安排一位女地下党员和他结婚,但黎强不同意,他认为两个共产党员在一起太危险,容易暴露。

  1946年,他娶了时任国民党成都县党部书记长的女儿,为深入潜伏做足了准备。妻子赵蜀芳单纯、善良,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知道丈夫是个共产党员

  魔窟孤军——黎强打入“中统”纪实
(图)红岩红岩

  从1940年夏中共中央南方局要求李长亨打入国民党中统特务机关里去以来,李长亨坚决执行南方局的指示,长期埋伏,巧妙伪装,经过三载的不懈努力,终于完成了南方局交给的艰巨任务,打入了国民党中统机关内部,成为了一名由重庆中统局本部直接颁发委任状的中国国民党调查工作员。

一个区长助理在中统内部还是一个低级职位,不容易得知许多重要情报。为了能更好地完成党交给的任务,随时掌握和了解中统内部的机密,李长亨充分调动各种关系,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担任成都区助理后不久,他就又在中统内部获得了中层骨干的较高职位。

中统第三期训练班受训期间,李长亨得知在成都还有一个叫做“四川省特种工作委员会”的机关,它是四川省国民党党、政、军、警、宪、特特种联合会的常设机关(即全省最高特务联合机关,简称“省特会”),该机关负责全省的统一情报、统一布置、统一指挥、统一行动。但省特会里派系多,矛盾复杂,中统和军统就因种种问题常在会内争吵,因此,“省特会”也并非铁板一块。三期训练班同学张嘉诚就是这个“省特会”一组的主任干事。李长亨在征求陈于彤意见后,决心打入“ 省特会”里去一显身手。

为了打进“省特会”里去,李长亨首先瞅准机会,利用中统军统之间的矛盾,取得了中统川调室对他的信任。李长亨刚进三期训练班,就发现广汉县调统组组长周以宗带去的一个学员十分可疑,他就开始暗中注意这个同学。一天中午午睡时这个同学溜号了,李长亨悄悄跟在后面,结果发现他跑到牛市口军统的检查站里去了。李长亨就故意去问班主任川室科长吴汝成:“我们这个训练班里是不是也有军统的人参加?”吴汝成说:“怎么会呢?这是我们中统办的训练班,怎么会有他们的人呢?”李长亨就把他发现的情况向吴汝成作了汇报,吴又派人暗中监视这个学员,证明李长亨说的情况属实,该学员常往牛市口军统检查站里跑,肯定是军统图谋打入中统内部刺探各种情报的“卧底”。于是,第三期训练班班主任吴汝成找个借口就把这个学员开除了。这一着,使李长亨赢得了中统三期训练班和川调室的充分信任,成为他跻身中统组织的见面礼。中统川调室认为他十分忠实于组织,为组织拔除了内奸。所以训练班一结束。就派他到新成立的成都实验区去担任区长助理。

(图)黎强黎强

  事有凑巧,李长亨刚到成都实验区任职不久,中统四川调查统计室内部出了个大案,又给李长亨造成了一次为组织“立功”的机会。原来是中统局本部下达的一份关于侦察中国青年党的电报在成都地区被泄了密,中国青年党主席曾琦拿着这份电报的照片去质问蒋介石:“国民党为什么要侦察友党?”把蒋介石搞得十分狼狈。蒋介石找到中统局头头徐恩曾,把徐大骂了一顿,并责令徐恩曾限期查出,重庆中统局本部电令川室10天破案。李长亨得悉此情,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在新成立的成都实验区十几名工作人员分工时,三期训练班同学负责外勤的曾庆高主动要求搞中国青年党的侦察。在交查案件时,他看到了中统局本部饬令侦察中国青年党的电报摘要,就再三向区长助理李长亨索要原件阅读。李长亨便叫他在文件登记册上签了字才让他将文件带走,几天后他将文件还给了李长亨。问题肯定就出在曾庆高身上,但李长亨不露声色,秘而不宣,看川调室怎么去搞。四、五天过去了,川调室上上下下,一天到晚东查西找,一点线索也没发现。川室主任孙云峰、科长廖震华、叶申之等人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担心查不出来,交不了差。李长亨见时机已到,第六天,他径直去到川室主任孙云峰的办公室。“主任,我这里有个线索是不是可以查一下?”于是,他把曾庆高曾从他手里借过该电报原件的事告诉了孙云峰,并拿出曾庆高取走电报原件时的签名给孙云峰看。川室的头头们得到李长亨提供的线索后,真有说不出的高兴。他们将曾庆高秘密逮捕后押送重庆中统局本部,经过审讯,曾庆高供认他是曾琦的堂弟,是他将交查电报原件借出偷拍成照片后送给曾琦的,此案终于了结。川室得以向重庆中统局本部交了差,大大小小头目们的乌纱帽得以保全。经过此案后,川室主任孙云峰等人对李长亨更是刮目相看了,认为李长亨在关键时刻给组织解除了危难。孙云峰在川室的总结会上说李长亨“此人忠诚可靠,精明能干。”

接连两次为“组织”立功,李长亨在川室头头的心目中俨然是一个笃信三民主义,效忠“党国”的骨干和中坚。还在破曾庆高案期间,他就抓住有利时机,在川室主任孙云峰面前为想回重庆,不愿在“省特会”工作的三期训练班同学张嘉诚说情,积极设法让他离开成都,空出由中统掌握的“省特会”一组主任干事的职位。川室主任孙云峰很卖李长亨的人情,同意张嘉诚调回重庆。刚好秘密逮捕了曾庆高,就让张嘉诚负责押送曾庆高回重庆去了。张走后几天,孙云峰就把他认为“精明能干 ”的李长亨从成都实验区调到中统四川调统室任视察(对外是国民党四川省党部视察),派到“省特会”去接替张嘉诚担任“省特会”一组主任干事(对外是四川省政府视察)。

李长亨不仅打入了成都的国民党中统组织,而且还进入了国民党四川省的最高特务联合机关,代表中统担任了“省特会”掌管机密情报的一组的主任干事,占据了十分重要的职位。这对于保护中共在全川的组织十分有利。中共中央南方局对李长亨的工作非常满意。在九眼桥的春来茶馆里,陈于彤对李长亨说:“红岩的主要领导同志说,你占领的阵地是很能发扬火力的阵地,一定要坚守、死守,非到万不得已时不能轻易撤出,要作长期打算,要准备组织家庭。”

李长亨不辱使命,没有辜负党的重托,终于打入了国民党中统机关。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地下党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356 次

编辑次数 : 9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12-31

词条创建者 : Teether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