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丁酉(鸡)年闰六廿九

(图)韩国前总统金大中与2009年8月18日逝世,终年83岁韩国前总统金大中与2009年8月18日逝世,终年83岁

金大中于1998—2003年任韩国总统。他一生都在追求民主,希望朝鲜和韩国统一。金大中的一生曾多次遭遇危机,几起几落。2000年,他由于在改善韩国与朝鲜关系方面做出的努力而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据韩联社报道,韩国第15届总统金大中于当地时间2009年8月18日下午1时42分逝世,终年85岁。

  

金大中 - 简历 [回目录]

(图)金大中一生经历坎坷金大中一生经历坎坷

金大中于1925年12月3日生于全罗南道新安郡荷衣面后广里。1943年毕业于全罗南道木浦商业学校。1964年高丽大学经济大学毕业。1970年庆熙大学大学研究生院毕业。曾在剑桥哈佛等欧美多所大学学习,并获政治学及多种名誉学位。

  1948年—1950年任《木浦日报》社长。

1951年任木浦海运社社长,同年任大洋造船工业(株)社长。

1955年任“韩国劳动问题研究所”主干。

1960年当选第5届民主党议员。

1960年—1972年任民主党、民众党、新民党代辩人。

1961年—1963年任民主党宣传部长。

1963年—1971年当选第6、7届国会议员,同年当选为民主党中央常务委员。1965年民主党和民政党合并成民众党时,任该党宣传局长。

1966年—1967年先后任民众党政策审议会议长、新民党宣传委员会委员长。1968年任新民党经营委员会财政委员长和无任所政务委员等职。

1969年和1970年先后新民党拥护人权委员会委员长和新民党政务委员。

1971年当选第8届国会议员,同年4月当选为新民党总统候选人,提出韩国社会民主化、南北交流以及和平统一的政治纲领。为此,他受到迫害,被迫流亡美国日本

(图)韩国前总统金大中1998年2月25日在就职典礼上发表讲话韩国前总统金大中1998年2月25日在就职典礼上发表讲话
1973年8月被韩国中央情报部特务从东京绑架回汉城后软禁。1976年因和其他人士共同发表《民主救国宣言》而遭逮捕。1979年任新民党顾问,同年12月解除软禁

1980年7月又被以“阴谋内乱”等罪名逮捕入狱,同年9月被判死刑,11月被剥夺政治活动权利,次年改判无期徒刑

1982年被减为20年徒刑,后被遣送美国“就医”。1985年返回汉城即遭软禁,同年3月与新民党前总裁金泳三共同任推进民主化协议会主席。

1987年8月—10月任统一民主党常任顾问,11月13日因同该党总裁金泳三争当总统竞选人的谈判破裂后,另建和平民主党(平民党),并任总裁。

1988年3月17日—5月6日,为使平民党在国会议员选举中获胜、促成同统一民主党的联合而辞去总裁职务,退居二线,同年5月7日起重新当选该党总裁。

1991年4月当选为新民主联合党总裁。1992年当选第14届国会议员,同年12月在总统选举中落选后,他宣布辞去国会议员职务,退出政界。

1995年7月18日,他正式宣布重返政界,并创建新党。9月5日宣布成立新政治国民会议(国民会议),并出任该党总裁。

  1997年5月19日,他第四次参加总统竞选。12月18日,他竞选获胜,成为韩国自1948年建国以来第一位以在野党候选人身份当选的总统。

1998年2月25日宣誓就任韩国第15届总统。

  2000年1月20日,他领导的新政治国民会议与新千年民主党合并,任该党总裁。

金大中 - 传奇经历 [回目录]

在韩国人心中,金大中是坚忍不拔的象征,常有人用“忍冬草”来比喻他。

曾有人这样评价金大中:“他有着罕见的勇气和不可动摇的信念,这样的人当然会成功。”金大中自己也说:“只有我自己能够决定我的幸运和不幸。”

出生农村,关心时政,饱受亡国之痛

(图)读书时期的金大中关心政治读书时期的金大中关心政治

1924年1月6日,金大中生于朝鲜半岛西南荷衣岛一个小渔村中。家乡的秀丽风光造就了他的机敏聪慧。童年时期的他就显露出不同凡响的天赋。他从小爱读书,喜欢听老人讲政治故事。母亲看到他很有天分,就决心培养他。荷衣岛上的学校只能读到小学四年级,为了使孩子能继续学习,全家变卖了祖产,搬到木浦市。

少年时代,母亲对金大中的影响令他终身难忘。金大中常说,自己百折不挠的品格是母亲传给他的。在他七八岁时,曾同村里的一群大孩子一起外出游玩,恰巧碰到一个货郎醉卧路旁。大孩子们一哄而上将货郎担子中的货物一抢而光,还给了金大中一个烟斗。金大中觉得父亲的烟斗实在太旧了,就将它带回家孝敬父亲。回到家,当把烟斗交到母亲手中时,满心欢喜的金大中却挨了母亲一顿痛打,然后被母亲拉着将烟斗还给货郎。

少年时代的金大中即饱受亡国之痛。他永远无法忘记在他小学五年级时,日本占领当局下令禁止在韩国学生中说韩语。金大中所在的学校还进一步规定:禁止韩国学生之间用韩语交谈,违者要受到学校的重罚。有一次,不会说日语的父亲来学校找金大中。迫于学校的规定,金大中不能用韩语与父亲交谈。父子二人相对而视,欲言又止,场面尴尬。对视了一会儿,父亲转身离去。时至今日,每当提起此事,金大中的心头还隐隐作痛。也许正是从那时起,金大中便树立了为国家和民族奋斗的信念。他一生曾55次遭软禁,历时183天;在狱中度过6年;两次流亡国外;5次面临死亡威胁,其中最危险的一次是1973年8月在日本东京遭遇朴正熙政权情报部门绑架,险些被碎尸扔进大海。

20岁:办公司、当记者、做社长

(图)金大中金大中演讲时感染力一流

1943年12月,金大中以优良的成绩考进木浦商业学校。他时常关注官方报纸对政治消息的报道,报纸不仅使他尽知天下事,而且也让他立下了从政的志向。20岁时,金大中出任一家船舶公司的管理委员长,后来办了一家造船公司。1945年8月韩国光复后,金大中在木浦日报社找到了发挥自己才干的工作。他从见习编辑和记者转为高级编辑和记者,由于工作成绩显著,写了不少有深度的文章,最后晋升为木浦日报社社长。这时他年仅25岁。

金大中如果沿这条路走下去的话,说不定日后能成为一名腰缠万贯的大亨。然而,突然而至的战事改变了他的一生。

30岁:弃商从政 五战五败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金大中刚刚起步的事业毁于战火。金大中由此决意从政。

从他踏入政坛起,失败和死亡就像影子一样追逐着他。在风波迭起的韩国政坛,金大中不断被抛入谷底,又不断浮出水面。此后10余年间,他先后5次竞选国会议员,4次惨败。1961年5月,金大中参加仁济地区国会议员补缺选举,当选为国会议员。正在金大中踌躇满志准备履新之时,突然传来消息:陆军少将朴正熙发动了“516”政变!他当选国会议员才3天,连宣誓仪式还未举行,便被剥夺了资格。但这戏剧性的遭遇反使他的知名度大增。

40岁:历经磨难

1963年,金大中又如愿以偿地当选为国会议员,但他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家财耗尽,原配夫人也因操劳过度撒手人寰。

50岁:被判死刑 流亡美国

(图)金大中1971年首次竞选总统
1971年,金大中首次参加总统大选就一举获得540万张选票,险些将以大规模舞弊手段谋求连任的朴正熙拉下马。当时有的评论认为,“如果有公正的选举机构监督,正确计算选票,金大中肯定当选总统。”

也正是从这次大选开始,朴正熙政权决心不惜采用任何手段除掉金大中。当年8月,金大中在前往光州参加选举途中被朴正熙政权精心制造的车祸撞成重伤,骨关节感染留下后遗症,造成一只脚跛行。1973年8月8日,他在东京被朴正熙政权中央情报局特工绑架,险被碎尸沉海。3天之后,他被蒙住双眼,放在汉城他的住所门外,总算活着回到了家中。

1976年3月1日,金大中因同其他民主人士一同发布《三一民主宣言》,被朴正熙当局宣布违反禁止批评“维新宪法”的《紧急条例》第九条而被捕,后被大法院判处5年监禁,并剥夺5年公民权。1978年12月提前出狱后,金大中仍继续生活在被软禁的环境中。

(图)1973年8月14日,韩国,首尔:反对党领导人金大中在东京饭店被绑架失踪了一周,回到祖国后,金大中简单回答了记者提问1973年8月14日,韩国,首尔:反对党领导人金大中在东京饭店被绑架失踪了一周,回到祖国后,金大中简单回答了记者提问

1979年10月,执政18年的独裁者朴正熙因统治集团内部争斗被杀,由崔圭夏继任总统。后来,全斗焕发动军事政变,逼崔圭夏下台,自任总统。

1980年5月17日,金大中因被控策划当年4月发生在南部光州地区的民众运动遭到逮捕,并以“叛国罪”被带上法庭。受牵连者多达200余人,其中许多人遭受了拷打、电刑水刑等酷刑。有些人还因此导致终身残疾,更多人留下了后遗症。11月,金大中被军事法庭以“阴谋内乱罪”判处死刑。在美国的压力下,金大中终于相继被改判为无期徒刑、20年徒刑、缓刑,并于1982年流亡美国“就医”,开始了其人生中的第二次流亡。

两年后,金大中回国。但此时的金大中仍然没有人身自由。他的邮件被检查、电话被窃听,连家人出门也常常受到盘问。

60岁:两度竞选总统均以失败告终

重获自由后的金大中曾先后于1987年和1992年两次参加总统大选,但分别败在卢泰愚金泳三手下。1992年大选揭晓后,金大中宣布“引退”,辞去国会议员职务并退出政界。同年9月,他在莫斯科俄罗斯外交学院通过了政治学博士论文答辩。

70岁:卷土重来 成功当选

当金大中向外界宣布退出政坛时,许多人认为他将就此淡出政坛。没料到几年后,卧薪尝胆的金大中不但卷土重来,而且以73岁的高龄击败所有的对手竞选总统获胜,成为韩国自1948年建国以来第一位在野党领导人当选的总统。

(图)金大中是韩国的“忍冬草”、亚洲的“曼德拉”金大中是韩国的“忍冬草”、“曼德拉”

由于和南非总统曼德拉有着相同或相似的经历、都遭受过多年的牢狱之苦,政治生涯又同样历经磨难,所以金大中被一些韩国人称为“韩国的曼德拉”。在那次大选中,为表示支持金大中竞选总统,曼德拉托女儿转送给金大中一块他1990年获释后常戴的手表,而金大中回赠曼德拉的则是他流亡美国时使用的书包。

金大中曾说:“我始终如一保持自己的良知,无论是在监狱里,还是在死亡的边缘,尽管对我来说这是一些艰苦的经历。哪怕对自己不利,哪怕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或者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时,也要坚定不移地按照自己的良知来作出行动。”“要憎恨的不是人,而是罪恶本身。”

金大中 - 绑架片段 [回目录]

1973年8月8日的东京,天气异常闷热。上午10时30分,金大中准备外出会见刚从韩国来东京治疗糖尿病的密友、统一民主党总裁梁一同。此时,金大中已经得到情报:朴正熙政权的中央情报部特工已加强了对他的监控。金大中也发现,每次外出,后面总有一辆车尾随。

(图)金大中年轻时的金大中

为防万一,金大中在东京经常更换住处。除了几名秘书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金大中住在什么地方。

在东京的原田公寓,金大中有一处办公室兼住所的房子。他的首席秘书赵活俊和秘书裴重度天天到原田公寓上班。

金大中身边有两位年轻的警卫金君夫和金康寿。这二人本是旅日韩侨,长期的异乡生活已使他们淡忘了母语。但是,在听了金大中的演讲之后,他们深为金大中先生的政治主张和人格魅力所折服,自愿追随金大中充当警卫。

一天,金大中走出房间,金君夫和金康寿紧随其后。出了大厅,金大中上了出租车,金康寿已经坐在前排。金大中以为今天是去见老朋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两位警卫整天跟着自己,也挺辛苦,就对正要上车的金君夫说:“今天你就不必去了,休息一下吧,金康寿一个人跟我去就可以了。”金君夫对金康寿说:“先生就托给你了,一定要保持联系!”

出租车径直驶向大皇宫酒店。金大中想同老朋友尽情地谈谈,听听他介绍国内的形势,还想请他帮着筹一笔钱,因为自己的经费即将用完了。

梁一同的房间在2211室。到了门口,金大中让金康寿到楼下等候,自己独自会见老友。谈了没多久,与梁一同同属统一民主党的金大中的远亲金敬仁走了进来。中午,他们3人叫来午餐,在房间里边吃边谈。席间,梁一同突然想起什么,对金大中说:“韩国驻日本大使馆公使金在权来看过我,他说有紧要的事要找你,向我问你的住处。我告诉他,今明两天我和你要见面的。”

“哦?他有没有说是什么事呢?”金大中问道。

“没有。”梁一同说。

“目前还没有必要见他。”金大中很平静地回答。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谋杀阴谋正悄悄向他逼近。

(图)1980年8月14日,韩国,首尔:陆军军事法庭审判开放日,韩国反对党领导人金大中坐在宪兵队官员旁边1980年8月14日,韩国,首尔:陆军军事法庭审判开放日,韩国反对党领导人金大中坐在宪兵队官员旁边

此前,朴正熙政权中央情报部的特工们正发愁找不到金大中的踪迹。就在这时,梁一同从韩国来到东京。中央情报部知道:梁和金大中的关系十分密切,梁来到东京金大中肯定会和他见面的,遂派金在权特地前来探望梁一同,从梁的口中探得近两天金大中要与他会面。于是,特工们决定紧盯梁一同,专待金大中出现。

下午1时15分左右,金大中从房间出来,他下午还要拜会日本前外相木村俊夫议员。金敬仁送金大中出来。刚走到走廊,突然五六个壮汉冲过来,抓住了金大中的后颈,堵住金大中的嘴,将他推进隔壁的2210房间。另外几个人把金敬仁推回梁一同的2211房间。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金大中挣扎着大声喊着。

大汉们把金大中扔到床上,用浸了麻醉药的毛巾捂住他的鼻子。很快,金大中就恍恍惚惚了———也许是药力不够的缘故,他还没有完全失去知觉。

“放老实点,不然就杀了你!”其中一个大汉用流利的韩语威胁道。这时,金大中明白自己已经落入韩国中央情报部特工的手中了。

特工们事先准备好了背包、毛巾、纸张和刀子,原计划在房间里将金大中杀死后碎尸,然后将尸块塞入背包溜出饭店,但由于金敬仁在场,他们怕事情败露才改变了主意,要转移行凶地点。

特工们用绳子捆住金大中的双手,推着他出了房间。进了电梯。电梯向下运行了一会儿,门开了。恍惚中,金大中看见进来两个日本年轻人,就用日语说:“他们要杀死我,请你们救救我!”

(图)想置金大中于死地的朴正熙想置金大中于死地的朴正熙

那两个日本人一听,吓得在下一层便逃出电梯。

两个日本人一出电梯,特工们就对金大中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骂。

电梯直接下到地下车库。一出电梯,特工们就把金大中推入了一辆小车的后座,两边坐着特工,前排座位也坐着两个人。他们把金大中的头使劲按到座位底下,又分别用脚踩住他的身子。汽车驶出了大皇宫酒店。

与此同时,在大堂等候的警卫金康寿见金大中许久没有下来,就给2211房间打电话,接电话的人用韩语喊道:“快点上来!”金康寿听不懂韩语,就给留在东京皇宫饭店的金君夫打电话,说先生一直没下来,怎么办?金君夫又给在原田公寓的首席秘书赵活俊打电话。赵活俊觉得不应随便去打扰政治家们的密谈,就指示金康寿继续在大堂等候。

等到下午2时左右,金康寿还没见金大中下来,心中发急,就上 2211房间找金大中。他见梁一同、金敬仁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知道事情不妙,立即打电话给赵活俊,报告了金大中失踪的消息,赵活俊马上向日本警方报了案。梁一同也给韩国驻日本大使馆和日本自民党议员宇都宫德马打电话。

很快,日本警察赶到饭店,消息灵通的记者们也蜂拥而至。警察搜查了房间,发现了两个空的大背包,一条长约1.3米的绳子,一个手枪弹夹,一个装麻醉剂的药瓶,一个金大中使用的烟斗。当天下午3时50分,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率先播出消息:“金大中被绑架了!”

全世界为之震惊。美国中央情报局随即判断,此事可能是韩国中央情报部所为。东京警察四处出动,搜寻绑犯和受害人,驻日美军也派出直升机点击查看QQ秀协助搜寻。

劫持金大中的汽车出了东京市中心,驶上高速公路。金大中身上盖着大衣,嘴被堵着,被特工踩在座位底下,他不清楚汽车驶向何方,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图)金大中一生历经几起几落金大中一生历经几起几落

汽车停了下来,特工们把金大中推进一座大厦里,解开了捆着的绳子,扒下金大中的西服,拿走他身上的20万日元、手表和身份证,然后给他穿上另一身衣服,重新用绳子捆住他的手脚。除了鼻孔,他整个脸部,包括嘴巴、眼睛、耳朵都被缠满了胶带。此时,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在大厦里呆了大约两个小时,特工们又把他推进汽车后座,按在座位底下,仍然将他踩在脚下。汽车飞驰了大约30分钟,金大中隐隐约约听到了海涛声,由于头上缠满胶带,所以那海涛声听起来显得很模糊。

到了码头,特工们把金大中从汽车里挪到了汽艇上,然后将一个口袋套在他头上。子夜时分,他们又换乘一艘大船,朝大海深处开去。新换乘的船感觉很大,开起来也不觉得颠簸。金大中年轻时经营过海运业和造船业,有这方面的经验。他感觉这条船的排水量至少在500吨以上。

对于在船上的这段痛苦经历,金大中后来回忆道:那些人把我拉上了甲板,撕掉了缠在我头上的胶带,解开了捆着我的绳子,又将我的双手合拢着重新捆在胸前。然后,他们又在我的后背绑上木板,还在我的嘴里塞上木条,再用绷带缚牢。我的双腿也被贴上了5层透明胶带,然后再缠上绷带。凭感觉,我估计捆我的有五六个人。他们一直都默不作声,直到在我的手腕上系好了一块三四十公斤重的铁砣之后,才开始低声交谈:“有这块铁砣,他怎么挣扎也浮不上来!”

就在这时,眼前忽然有一片红光闪过。“飞机!”伴随着甲板上人们慌乱的脚步声,从远处好像传来了一声爆炸声。

金大中感觉到特工们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甲板上一片光明,船也加大马力全速前进。

船高速行驶了大约30分钟后,又恢复了原来的速度。金大中被扔在甲板上,恍恍惚惚。

几年后金大中才知道,是美国的介入才使他得救。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走到他身边,“是金大中先生吧?您得救了!”金大中点了点头。那人靠近他,压低声音说,“1971年的大选,我在釜山投了您的票。”听到这句话,金大中不由松了一口气。

“您得救了!”来人接着拆掉他嘴上的绷带,拿掉嘴里的木条,把一支烟塞到他的嘴里,还给他拿来果汁饮料。

“这是什么地方?”金大中能说话了。

“德岛附近吧。”德岛是日本的一个岛。金大中请那个人进港的时候帮他联系日本警察。金大中向他许诺,如果自己能得到日本警察的帮助,会负责他在日本的生活。那人很爽快地答应了。

其实,这时的船并没有往日本海岸靠近,而是向韩国方向开去。金大中也没有得到什么自由,这只不过是特工们秘密谋杀金大中不成,按照上面的指示,把他秘密押回韩国而已。

此后两天,金大中在船上瞌睡不止。8月11日凌晨,他听到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吵闹声。这时,他知道,船已经到了韩国海岸。过了一会儿,有一个医生上船来查看他手脚上的伤,并进行了简单的治疗,还给他注射了一针葡萄糖。晚上9时左右,金大中被带上了一辆美军军用汽车。

金大中后来回忆:他们解开了我身上的绳子,但并没有拆掉我嘴上和眼睛上的绷带。他们让我躺在一张木板床上。车走了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又改乘吉普车。在途中停车的间歇,我要求小解。那地方的便桶是大炮弹壳拦腰锯断而成的。这说明,换车的地方是一处农舍。当时,韩国的不少农家都使用这种便桶。小解后,他们给了我两片据说是营养药的药片,实际上,那是安眠药。后来的事,我就一概不知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透过有所松动的绷带的缝隙,我观察了一下四周。我们所处的地方是一座洋房的二层。

8月13日,也就是被绑架的第六天下午,一个年轻男子来找金大中,对他进行劝降。来人见劝降不成,便无奈地说:“金大中先生,我们协商一下吧。”

“协商什么?”金大中问。

“现在,我们打算把你带到你家附近,然后释放你。这是上边的命令。你下车后,先去小解,但暂时不能拆掉眼睛上的绷带,也不能叫喊。小解后,你就可以回家了。你看怎么样?”

金大中点头同意了。来人又让金大中上了车。车子开了一会儿,到了一个像是收费站的地方,车上的人把身份证和名片还给了金大中。

按照事先的协商,他们把车子开进汉城市区的一个胡同的时候,让金大中下了车,金大中在那儿小解后,就扯掉了脸上的绷带。那些人趁这个时候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金大中到了家门口,按响了门铃,回到了阔别多日的家。

金大中 - 政治举措 [回目录]

反对他的人曾不止一次地预言,一旦金大中掌权,必将在这块土地上进行无情的政治报复。无可争辩的事实是,金大中当选总统的第二日,就在记者招待会上声明:绝不会进行政治报复。在当选后的第四日,因贪污渎职而坐监的前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被特赦。金大中还在公开场合表示:两位前总统当年毕竟对韩国的经济起飞有过重大贡献,而且在产业界有广泛而深厚的联系。让他们获得自由有助于整合国家,集中力量挽救经济。人们甚至在金大中正式就任总统的典礼上,看到了崔圭夏、全斗焕、卢泰愚和金泳三4位前总统在主席台上就座,这在韩国是史无前例的。

经济举措

1.克服金融危机:

(图)金大中参观起亚汽车金大中参观起亚汽车

1997年韩国经济受到亚洲金融危机严重冲击。1998年金大中执政后,推行企业、金融、公共部门和用工制度四大改革。危机期间,金大中夫妇带头献出了家中珍藏的金首饰。金大中还放下总统架子,自告奋勇,表示愿意为韩国旅游业做宣传。于是全世界的人在“欢迎来韩国”的乐声中看到了那个著名的韩国旅游公益广告,也记住了金大中坚毅而充满自信的神情。在金大中的带领下,韩国民众在金融危机面前表现得异常团结。许多新婚夫妇主动取消出国度蜜月的计划,为国家节省外汇。韩国百姓还自发地掀起“献金爱国运动”,那时的韩国街头随时可以见到拿着金首饰和金制纪念品的人,排着长队准备献金。还有许多人纷纷拿出手里的美元,到银行兑换韩元。
金大中成功使韩国的经济急速复苏。虽然直到现在,韩国人的工资在东亚地区仍相对偏低,但国内物价回稳,使国民生活得到保障。
2.打破官办经济体制,建立公正、开放、民主的市场体制。金大中要求大宇现代三星LG等五大财阀进行“结构调整”,整顿下属企业,改善财务结构。同时,采取一系列优惠政策鼓励中小企业的发展。

政治思想

1.以“宽恕”为本的政治哲学。他主张宽恕所有的人,包括自己的敌人在内。金大中反对在政治上针对人的争权夺利行为, 而主张改革导致人腐败的法律和制度。
2.“大同一体”的国家观。金大中主张国家、民族团结,反对狭隘的党派和地域观念。
3.市场经济、民主主义和社会福利三位一体的治国理念。金大中认为培育强大的中产阶层和市民社会,是韩国政治现代化的前提,因此他主张确立市场经济体制,抛弃传统官僚权威主义体制, 对财阀经济进行改革调整,为中小企业发展提供空间。

对朝阳光政策

(图)金大中执政期间韩朝关系趋暖金大中执政期间韩朝关系趋暖

金大中政府关于北韩的基本政策的目标是通过争取和平、和解和合作来推进南北韩之间的关系。金大中政府特别重视南北韩之间的和平共处,以此为南北韩的和平统一铺平道路。

  阳光政策所遵循原则是金大中在就职演说中所提出的3大原则:第一、韩国决不容忍破坏和平的任何军事挑衅;第二、韩国没有吞并朝鲜以求实现统一的任何意图;第三、韩国将扩大同朝鲜的和解与合作。

具体措施主要包括——

履行基础协议:金大中政府将通过南北韩之间的对话来寻求履行相互和解、互不侵犯和交流与合作的协议。这一协议通常称之为基础协议,是南北韩于1991年12月签订的。为了确定南北韩最高负责当局履行基础协定的意图,大韩民国政府已提出建议与北韩互派特使,以此作为改进南北韩之间的关系的一种方法。

政经分离:金大中政府鼓励在经济和政治分开的原则下发展南北韩之间的经济合作。金大中政府将增加对北韩的商贸访问、提高在北方投资的限额,以及简化经济合作的许可程序。

支持家庭团聚:金大中政府优先考虑解决离散家属的问题。政府将力促红十字会与北韩就此事进行磋商。金大中政府还将大大简化南北韩之间互访的法定程序,并补助团聚费用,使家庭离散的老年人去北方探亲更为方便。南北韩之间的对话一旦恢复后,金大中政府将努力按照1991年签订的基础协议所要求那样建立一个团聚和邮件交换中心。

粮食援助:南韩将继续帮助北韩克服其粮食危机。金大中政府将通过包括发展农业和经济合作,以及人道主义援助在内的一切可能的办法帮助北方找到一个根本解决长期粮食短缺的方法。

轻水核反应堆项目中承担的义务:南韩将按预定计划在北方完成轻水核反应堆的建造工作。它将实现它关于轻水核反应堆工程所作的承诺。金大中政府将同包括美国和日本在内的有关国家进行密切磋商,以便找到为该项工程筹措资金而将南韩人民的负担减到最小的办法。

金大中 - 家人 [回目录]

(图)金大中和夫人金大中和夫人

现任妻子李姬镐
  金大中与李姬镐结识于朝鲜战争中,李姬镐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一贫如洗的金大中,承担抚养孩子的重任,让金大中全心投入政治活动。

金大中现在的夫人李姬镐是他的第二位妻子,金大中亲切地称她为“政治上的同志和生活上的伙伴”。他曾毫不掩饰地对身边的人说:“我今天这把年纪,仍可自豪地说,我们依旧是热恋的情侣,绝不比任何一对年轻人逊色。”金大中主张男女平等。他无数次搬家,但自家的门牌上始终并排写上自己和夫人的名字。这在以男性地位为重心的韩国社会中并不多见。李姬镐则评价金大中是“一个懂得尊重妻子的男人”。

从金大中被捕到判处死刑以及最后被迫流亡美国的两年半里,李姬镐几乎每天都给丈夫写信,前后总计600余封。李姬镐说:“我写信的目的是帮助他不丧失勇气,坚定信心和希望。”寒流袭来时,她在信中对夫君说:“想到您度日如年,特别是像今天这样冷空气袭来的时候,更是心如刀绞。联想到您今天的一切,泪水不由自主地流淌下来。您总以为我是没有泪水的人,实际上我是一个很爱哭的人。在别人面前,我尽可能忍住眼泪,吞下泪水。特别怕您难过,发誓在您的面前不流泪,可我今天却不能控制我的眼泪。不是因为我的心变软了,而是因为很多受苦受难的人出现在我的眼前。”

后来,李姬镐将这些书信结集出版,定名为《黎明前的祈祷》(此书有中文版发行)。该书在中国的首发式上,专程赶到的李姬镐深情地告诉记者:“我希望此书出版的版税能用于中国西部边远山村孩子们的教育事业。”

(图)金大中家人金大中家人

长子金弘壹
  弘壹因父亲参与反独裁活动,曾被捕并受严刑拷打。2002年因收受1.5亿韩元非法资金的罪名被判有罪。
次子金弘业
  弘业曾因父亲的政治活动遭到拘留审讯。02年7月因涉嫌收受20多亿韩元非法资金和逃脱赠与税等罪名被拘留。
幼子金弘杰
  2002年,39岁的金弘杰因涉嫌收受15亿韩元贿赂而遭到韩国汉城地方检察院关押候审。
第一任妻子(病故)
  金大中与车容爱不顾家人反对,终结伉俪。车容爱一直支持金大中的事业,家庭拮据时甚至上街卖红薯贴补家用,后因病早逝。

金大中 - 最新新闻 [回目录]

(图)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第15届总统金大中于当地时间(2009年8月)18日下午1时42分逝世,终年83岁。

法新社援引首尔医院发言人的话报道称,金大中的心脏从1时35分开始衰竭。医疗人员经过努力,仍无法挽回其生命。

金大中于1998—2003年任韩国总统。韩联社称,他因肺炎和其他症状,于7月13日在新村塞布兰斯医院住院,在特护病房接受集中治疗以后,22日随着病情好转转入普通病房,但第二天因出现肺栓塞症状佩戴人工呼吸机继续接受专门治疗,但最终未能恢复健康。

前韩国总统金大中一生都在追求民主,希望朝鲜和韩国统一。金大中的一生曾多次遭遇危机,几起几落。2000年,他由于在改善韩国与朝鲜关系方面做出的努力而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一位发言人说:“他的心脏在下午1点35分出现问题,几分钟后停止跳动。虽然我们试图让他苏醒,但是没有成功。”

金大中 - 评论 [回目录]

所谓“盖棺论定”是儒家文化圈的一种品评人物的方式,其他民族多少也有这样的思维。人的一生功过至死时已经定型,似乎是可以说上几句悼词了。但有些人永远会超于这种状态之外,其影响始终不能从历史中消失。而这种影响随着历史发展的不同,所给予的评价也会大不相同。  

(图)评论认为,金大中改变了韩国评论认为,金大中改变了韩国

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先生仙逝,他的一生相信不能用盖棺定论来做一个最终的总结。金大中先生生于1925年,历经日据时期二战、朝鲜战争,以及后来他自己组党反抗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焕的独裁统治,使得韩国最终能够走上民主的道路。

  金先生的一生传奇颇多,在朝鲜战争与全斗焕独裁统治时期两次被判处死刑,最终能够逃脱。而他一生中坐牢的时间也颇为不少,加入政坛之后,先后三次企图问鼎总统宝座而不果,以古稀之年行第四次努力而成功,并在2000年因促成朝韩两国首脑的首次会谈而获得当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在金大中先生任内,他实行“阳光政策”是其政治生涯最大的亮点,也因此更为世人所知。但现在朝鲜半岛的局势,恐怕非金大中先生当初所设想的走向。而在金大中先生任内朝鲜所频发的腐败案例,连两位金公子都未能幸免,更是为他的政治生涯添上了不少阴影。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评价金大中先生一生的努力?在他最光彩照人的政治业绩渐渐消磨的时候,什么才能是盖棺的那个论定?或许世人更多的是看到实际的功绩与过失,往往忘记了在世界还有另外一个衡量的标准。而这个标准正是为金大中先生以及他们那种人所设定的。

  从一个长远的时间段看来,金大中先生最大的历史功绩当是用自己不屈的理念,带领韩国走入到民主社会当中。为此,历经坐牢、流放、死刑威胁而始终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理想。把国家与民族的未来当作自己终身之使命者,才值得历史永远记住,其他不过是浮云。

  回想起来,任何还能屹立于世的国家与民族从来就不缺乏这样的人。或许金大中先生不如曼德拉、甘地那样名满天下,但他们之间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列名其上的还有孙中山先生等人。

  历史是人民写成的,这话在某种意义上是正确的。但还有一种历史是一部个人史,某个人会深刻的影响历史的进程,并且从此改变国家的命运,这种人应该值得任何人尊敬,尤其是他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之时。

  金大中先生走好。

连环画


金大中
金大中被绑架
金大中被绑架
金大中在监狱中读书
金大中发表讲话
金大中悼念邓小平同志
金大中与金正日会晤
金大中获诺贝尔和平奖
金大中与布什
金大中与迈克尔.杰克逊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政治人物 韩国 总统

同义词: Kim Dae-Jung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59776 次

编辑次数 : 15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8-27

词条创建者 : 亢亢儿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