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丁酉(鸡)年四月初五

(图)宝岛一村《宝岛一村》

《宝岛一村》诉说的是一个庞大多元却又被归为同一族群的人们从离家到想家到认同这里就是家的一段历程。“眷村人”是来自中国四面八方各民族的普通百姓……这是赖声川导演首次与影视界的“创意一哥”王伟忠合作的舞台剧。

宝岛一村 - 基本信息 [回目录]

·编剧/导演赖声川 王伟忠
·主演程守明 丁乃筝
冯翊綱 胡婷婷
黄小猫 黄仲崑
·时间:2010年2月5-7日 19:30
·地点:北京世纪剧院
·票价:880、680、480、280、180、1000(680*2)
·订票 :010-51265111
·网上订票::http://gz.piaowutong.com
·主办:世纪演出公司
北京罗盘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表演工作坊

宝岛一村 - 演员一览 [回目录]

(图)宝岛一村程守明
(图)宝岛一村丁乃筝
(图)宝岛一村冯翊綱
(图)宝岛一村胡婷婷
(图)宝岛一村黄小猫
(图)宝岛一村黃仲崑
(图)宝岛一村郎祖筠
(图)宝岛一村刘亮佐

宝岛一村 - 剧情梗概 [回目录]

宝岛一村,诉说的是一个庞大多元却又被归为同一族群的人们从离家到想家到认同这里就是家的一段历程。“眷村人”是来自中国四面八方各民族的普通百姓,“眷村历史”是一段“族群融合“的特殊历史,正因为他们是普通百姓,所以与大陆有着千丝万缕割不断的血脉情缘,又正因为这段历史特殊,所以大陆人民更渴望了解他们的亲人是如何捱过那段背井离乡的最困难的时光。
这是一个容易落入煽情之流俗却又将力度把握的恰到好处的故事,它精彩绝伦,让人时而捧腹不止时而潸然泪下,令你在观赏时精疲力竭但又充分感受到心灵的无比滋润

  亦喜亦悲讲述眷村故事,且哭且笑回首宝岛光阴,这是台湾两个顶级创意大师思想交汇的火花,也是赖声川三十年间的最巅峰之作;这是全班台湾演出的原创团队,也是原汁原味最高峰演出的完整阵容;这还是一部在台湾本土化潮流中燃起一把特立独行的炙焰的票房极为火热的舞台剧;最重要的在于,这是一部值得你期待的巨作。

宝岛一村 - 精彩看点 [回目录]

1. 编剧/导演:被《亚洲周刊》誉为“亚洲剧场导演之翘楚”【表演工作坊】赖声川导演首次与影视界的“创意一哥”王伟忠合作。

  2. 场次:台北原订十场的演出在一个半月前已经被抢购一空,应观众热烈要求下不断加演,截至2009年底含国际演出场次加演达60场。
 3. 人次:截至2009年底含国际演出场次缔造近10万观赏人次。

  4. 演员:演员实力十分壮观,集结了台湾剧场的多位精英,其中多位演员都是真正的眷村子弟,或对眷村有特別的感情。更有許多剧场界、演艺界演员自动报名,希望参与演出,包括来自眷村的金钟影帝影后屈中恒、万芳,及与眷村感情浓厚的郎祖筠、那维勋、刘亮佐及有着眷村爸爸一接到演出邀约,立刻放下許多电影工作的胡婷婷等。而相声瓦舍更是改变年底演出行程让灵魂人物馮翊綱、宋少卿参与演出。

宝岛一村 - 幕后制作 [回目录]

 三代人的共同期盼

  《宝岛一村》以台湾特有的眷村文化为背景,讲述了眷村中四个家庭在几十年间的经历,真实再现了眷村中的生活:每家只有两三平方米的位置,大人们苦不堪言,孩子们却自得其乐;伴随着山东天津等地的饭食香气,四个家庭映入观众的眼帘。剧中的人们以为眷村只是他们的临时住所,他们终日盼着回到祖国大陆,这一盼就是几十年。第一代人白了头发,第二代人、第三代人在不同的环境下成长,有了和第一代人不同的价值观,但他们对回到祖国大陆的期盼却是相同的。

(图)宝岛一村宝岛一村

  《宝岛一村》中有充满喜剧色彩的家长里短,也有眷村居民跪在地上悲叹“谁能带我回到大陆”的感人场面。剧情发展到上世纪80年代,他们返回祖国大陆探亲时,分离几十载的骨肉重聚场面更是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和赖声川悲喜交加的《暗恋桃花源》不同,《宝岛一村》以生动的生活场面开始,以令人感慨的重聚收尾。

  赖声川担心眷村“消失”

  如今,台湾原有的800多个眷村只剩下200多个,大多数的眷村都被高楼大厦所取代,在眷村成长起的孩子们也大都到了大城市工作。但眷村在编剧和导演赖声川眼中,却承载了台湾这几十年来最重要的历史变迁。

  他告诉记者说:“如今,没有什么人去关注眷村的历史,也没有什么人去写眷村里的故事。我很担心,有一天眷村被新的建筑代替了,住在眷村的居民都搬到别处,那么眷村的历史和记忆也会一起散去。所以我觉得保存这些关于眷村的回忆是很有迫切性的。”

  王伟忠登台扮演说书人

  该剧的另一编剧和导演王伟忠是台湾的金牌电视制作人,电视节目《康熙来了》《全民大闷锅》和《舞林大道》等都出自他的制作。从小在眷村长大的王伟忠一直不遗余力地保护眷村文化。他曾经拍摄过《伟忠妈妈的眷村》和《想我眷村的妈妈》等纪录片和以眷村生活为背景的电视剧《光阴的故事》。

  此次王伟忠与赖声川联合编剧、导演《宝岛一村》,在剧中融入了他很多对眷村生活的记忆。在剧中,他还将亲自登台扮演剧中的说书人。

  屈中恒万芳主动报名参演

  出演《宝岛一村》的演员大都是眷村长大的孩子,很多台湾演员甚至主动报名参演该剧。在眷村长大的金钟影帝屈中恒,和曾在北京出演话剧《收信快乐》的万芳都主动要求出演该剧。

  台湾相声团体相声瓦舍的相声演员冯翊纲和宋少卿也参演该剧。为了能够保证他们出演《宝岛一村》的时间,相声瓦舍还专门更改了自己的演出时间表。

  

宝岛一村 - 关于编剧 [回目录]

《宝岛一村》编剧赖声川简介
被《亚洲周刊》誉为“亚洲剧场导演之翘楚”,赖声川是中文世界最著名的剧场工作者之一。从1984以來,以强烈的创意吸引观众涌入剧场,帶給台湾剧场新生命,从此持续为中国語文剧场开拓新的领域与境界。在余秋雨的观点中,赖声川和他领导的【表演工作坊】“总能弹拨到无数观众的心弦”。

(图)宝岛一村编剧赖声川

  2007年入选中国话剧百年名人堂的赖声川被日本NHK电视台称为“台湾剧场最灿烂的一顆星”;美国橘郡纪事报称他为“台湾现代剧场的创造者……世界上很少剧场艺术家有赖声川如此广远的成就

” 远东经济评论曾称他的作品为“中国语文世界中最精彩的戏剧”; 美国新闻周刊说他的作品“是最新的印证,台湾正创造着亚洲最大胆的中国艺术” 新加坡联合早报說赖声川的戏“为世界华语剧场创造了一种崭新的悲喜剧经验。”

  赖声川的创举在于他创造出新而有深度、厚度及高度的作品,进而创造新市场,新观众,以及新文化创意产业。他近三十部原创舞台剧包括台湾现代剧场开拓作品《那一夜,我们说相声》,以及被纽约时报评为“应该是当代中国最受欢迎的舞台剧”的《暗恋桃花源》,多部曾做国际巡回,获得广大回响,创造出“精致艺术”与“大众文化”的稀有结合,包括《回头是彼岸》、《这一夜,谁来说相声?》、《红色的天空》、《我和我和他和他》、《十三角关系》、《千禧夜,我們說相声》、《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如影随行》、《宝岛一村》等。他的八小時剧场史詩《如梦之梦》被譽为現代中文剧场的經典作品。他的纯导演作品,如《落脚声——古厝中的貝克特》、《一夫二主》、《等待狗头》,以及莫札特歌剧《唐‧乔望尼》、《女人皆如此》、《費加洛的婚礼》也独具一格,深获好評。

  赖声川的电影作品也深具影响力,包括《暗恋桃花源》与《飞侠阿达》;他创造的另类当日电视情景喜剧《我们一家都是人》更是独特创造力的表现。

  赖声川是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戏剧艺术博士,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学院教授及前院长,美国史丹佛大学客座教授及驻校艺术家,曾二度荣获中华民国国家文艺奖,也曾获选为中华民国十大杰出青年;舞台剧《暗恋桃花源》获选为中国话剧百年十大名著之一,电影《暗恋桃花源》获东京影展银樱奖、柏林影展卡里加里獎、金马奖、新加坡影展最佳影片等;《那一夜,我们说相声》于1999年获选为联合报选出之“台湾文学经典作品”;《如梦之梦》与《暗恋桃花源》分別于2003与 2008年荣获香港舞台剧奖“最佳整体演出”等多项奖项。2007年,赖声川获颁创意中国盛典最具创意人物奖、EY年度创业家大奖、风尚大典年度戏剧贡献奖,也代表【表坊】接受郝龙斌市长颁发的第十一届“台北文化奖”。

  目前有三部赖声川编导的舞台剧在大陆巡回演出。从2006年开始在大陆巡回的《暗恋桃花源》已经演出上百场。去年,《这一夜,Women說相声》加入巡回行列,而今年九月,赖声川为中央电视台创作的《陪我看电视》是他第一次尝试在大陆做新戏创作。这些作品,正在针对当代大陆剧场创意及市场经营发挥深厚的影响力。

  2006年出版的《赖声川的创意学》(台北:天下杂志出版社;北京:中信出版)一书是创意论述中的新贡献,融合了赖声川多年的实际创意和教学经验。在两岸都成为畅销书,许多大企业把它当高级干部必读之书。其他出版包括《赖声川:剧场》一至四冊(元尊,1999)、《如梦之梦》(远流,2001)、《世纪之音》、《两夜情》、《魔幻都市》、《对照》、及《拼贴》(群声,2005)以及北京东方出版社出版的《赖声川剧场》系列。《剎那中——赖声川的剧场艺术》(台北:时报,2003)是研究赖声川的专书。除了剧场著作之外,赖声川多年來也从事哲学及佛法书籍的翻译工作,包括《僧侣与哲学家》、《顶果法王传》、《证悟的勇气》以及《快乐学》。

宝岛一村 - 宣传照片 [回目录]

(图)宝岛一村宝岛一村
(图)宝岛一村宝岛一村
(图)宝岛一村宝岛一村
(图)宝岛一村宝岛一村

宝岛一村 - 剧评选录 [回目录]

《宝岛一村》-关于我们上一代和这一代的故事

--林青霞

人说看戏的是傻子,拍戏的是疯子。最近我特地飞回台湾一趟,只为欣赏一出舞台剧《宝岛一村》。看得我如醉如痴,时而感伤时而欣慰,有时大笑,有时哭得抽泣;泪还没干又破涕而笑;还没笑完又哭将起来。这是什么样的一出戏?把我弄得像个傻子一样。这是一出关于我们上一代和这一代的故事。

(图)宝岛一村宝岛一村

  戏一开始,是一排大陆逃难到台湾的队伍,在上船前,正经过一个检查站校对身份和名字。为了保住性命,为了不饿肚子,有的跟了个不熟的男人,有的顶了别人的名字。这令我想起,小时候曾听父亲说过,我有个阿姨,听从长辈的安排,跟了一个军人逃到台湾,因为还是未婚,所以报的是别人的名字和生日日期。来台后就嫁给那个军人。她美丽又能干,一肩挑起整个家庭的重担,赢得邻居的许多赞美。她隐姓埋名,把自己的一生完全奉献给了她跟的男人和她们组成的家庭。看到这似曾相识的一幕,令我无限唏嘘。

  第二幕,跟随蒋中正逃到台湾的大陆军人,住进了眷村,一家家紧临着,中间隔着竹篱笆,大家就像一家人似的。记得小时候,每天吃早餐的时候,我们三个小孩总是隔着篱笆和隔壁王妈妈的五个小孩吵架,两边妈妈就骂着自己的孩子劝架。当然眷村里多得是像戏里那样敦亲睦邻,互相照应的温馨故事。九岁由嘉义县大林镇的社团新村,搬到三重埔,我们的邻居都是讲山东话的山东人。隔壁的山东伯伯娶了个台湾女人,很艰劳,很能干,开着馒头店每天做馒头和火烧(用火炉烧出来的圆圆金黄色硬硬的厚饼。没什么味道,这是山东土产),这一对就像剧里面的山东夫妇。这一幕就好像是在看自己家的邻居一样既温馨又亲切。

  演到老总统蒋中正去世那一幕。老兵那种无助感和孤独感,他们哭喊着:「老总统死了!谁带我们回老家啊?」我开始跟着他们一起落泪。

  记得蒋总统去世那天,我正在请电影《一片深情》的全体工作人员吃晚饭,突然间无预警的狂风暴雨,吓死人。第二天早上,妹妹到床前告诉我蒋总统去世的消息,这好像是我生平第一次听到所熟悉的人去世。

  蒋总统出殡那天,灵车慢慢驶过西门町大道,圈内所有演员和台湾羣众们满满的沿着西门町大道两边目送他老人家上西天。当棺木经过的时候,很多人都跪了下来。哭声一片。

  回大陆探亲那三户人家的三段故事。第一家,那老太太狠狠的一巴掌打倒跪在她眼前的孙子脸上,说这是她替他爸爸打的,怪他儿子为什么几十年都不回家。「唉!真是命运捉弄人。」这叫我怎能不抽泣,怎能不落泪。第二家,山东大汉带着他的台湾老婆回大陆,硬要他的妻子叫另外一个女人姊姊,大汉抱着那叫「姊姊」的女人哭得几乎断了气,旁边站着的是他从未见过面的儿子。台湾妻子起初蛮不是滋味的,后来还是识大体的一人分一个红包。我笑了。另外一家,是一个退伍空军回家见母亲,哭着长跪不起。我在想那老儿子见到四、五十年未见的老母亲,是跪多久都嫌不够的。

  戏里说的是眷村的故事。时代在改变,生活在变动,高科技取代了旧时代的种种,大部份眷村都拆除了,眷村的故事也随着新时代的来临慢慢的消失。我们曾在眷村长大的孩子已是四五十岁的年龄,大多数都早就离开眷村到城市发展去了,许多人也都成了家立了业。我们这些人最怀念的还是生长在眷村的日子。正如戏里说的,眷村里的孩子都想往外跑,在外成功发达之后,最怀念的还是在眷村的日子。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赖声川 舞台剧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0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12-09

词条创建者 : 碧玉

编辑者 : 碧玉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