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丁酉(鸡)年闰六廿七

(图)车娅婷车娅婷

车娅婷,女,1982年出生,四川省双流新兴镇政府工作人员。2009年8月10日下午2时许,在成都市一环路西三段抚琴西路路口一家专卖店门前,车娅婷当街遭一名骑三轮车的青年男子追打近10分钟并当场昏迷不醒,被送往医院后,经抢救被医生宣告脑死亡。

车娅婷 - 人物简介 [回目录]

据车娅婷的家属介绍,车娅婷是双流县新兴镇政府工作人员,参加工作三年。车娅婷自四川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双流工作,工作认真负责,对待家人朋友都很温柔体贴。

据双流新兴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介绍,2007年,车娅婷在双流县新兴镇“一村一名大学生”考试招聘中,以131.5分的总成绩,名列第四名;6月被任命为新兴镇油坊村知识产权特派员。

车娅婷的老公姓陈,成都人,两人相恋4年,非常恩爱。2008年2月14日,两人领取了结婚证,并相约2009年9月举办婚宴。

车娅婷 - 暴力事件回放 [回目录]

2009年8月10日下午,在成都市一环路西三段一抚琴西路路口,一名年轻女孩被一名骑电动车的男子殴打后当场昏迷。中医附院救护车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到现场急救,女孩被送进医院时医生宣布脑死亡。昨日下午2点50分左右,医生宣布,女孩呼吸心跳停止,女孩去世。女孩为何被打得如此重?现场目击者称,女孩曾与打人者发生过一次小小的口角,但谁都没想到对方下手如此重。

车娅婷 - 施暴过程 [回目录]

抓着女孩的头往墙上撞

8月10日下午2时许,一环路西三段附近的街道上只有稀少的行人。

(图)案发现场案发现场

西三段上一家运动服饰店的店员小李和往常一样,正在店里帮忙。突然,店外传来一阵打闹声,小李和一名同事往大门外看去,只见店外一名身着白色纱裙,脚上穿着一双黑色沙滩鞋的年轻女子正被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抓着头发,往墙上撞。虽然这名女子不停挣扎,但她无法摆脱这名男子的扭打。

揪着女子的头发,男子将她往旁边的玻璃橱窗上撞了数下,但他好像还不解气似的,又把女子按倒在地,用拳头往女子的头部和胸部猛击。一拳又一拳,年轻女子的脸慢慢苍白,嘴角流出血丝,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看到此景,小李和同事发疯似的大喊起来,“报警了,不要再打了。”但这名男子根本没有停下来,继续用拳头殴打女子。挨打女子此时已完全趴倒在地,眼睛紧闭。

六旬老者劝阻 反遭男子殴打

“住手,怎么能这样打一个女人!?”据目击者介绍,此时路人中有一名60多岁的老人走上前,出手准备制止打人男子。哪知道,打人的男子不仅没有收敛,反而一拳打在老人的颈部,将他一下打翻在地。跟着,男子就像疯了似的,对倒在地上的老人连续猛击,老人的颈部、肩部接连中拳。

男子感觉到不妙,骑上旁边一辆很旧的电动三轮车向西门车站方向扬长而去。躺在地上的老人见状赶紧去阻拦打人男子,但因力气太小,被他挣脱逃跑了。看到昏迷女子躺在地上,围观群众拨打了110和120。女子很快被送往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急救,抚琴西路派出所接到报警后,很快赶到现场展开调查。当时出手制止打人的老者在医院治伤时遇到车娅婷的亲属,才发现他和被打的女子竟是远房亲戚。

车娅婷 - 凶手逃逸 [回目录]

(图)车娅婷《成都晚报》对此事的报道
现场目击者称曾有过路人用手机将事发情景拍了下来,并交给了警方。这名目击者称,打人者与年轻女子似乎并不认识。

据目击者称,打人男子大约三十岁,驾驶着一辆电动三轮车。事发之前,两人在马路对面好像发生过口角。“当时电动三轮车把那个女的撞了一下,女的就回头说了一句男子,该男子可能想不过就追过来暴打她。”当女子横穿马路行进至商店门口时,被男子追上,随即将其推至玻璃橱窗进行殴打,殴打时间长达近10分钟。

“那个男的打得太凶了,几下就把那个女的打晕在地。”据目击者介绍,纠纷发生前,打人的男子吼了句:“美女,你说这句话啥子意思哦?”然后就驾着三轮车追这名女子。追上后即下车对女子实施殴打。至于受伤女子当时说了什么话,周围的目击者都表示不清楚。


车娅婷 - 女孩被宣布脑死亡 [回目录]

2009年8月10日下午4时许,《成都晚报》记者赶到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时,受伤女子已被送入ICU重症监护室急救,急救室外围满了女子的家属。“我们接到警方的通知后一大家子从双流赶到了医院。”受伤女子车娅婷的母亲眼睛通红,焦急的等待在急救室外。

(图)悲痛欲绝的亲朋好友焦急等待的亲朋好友

参与救治的附属医院急诊科主任王卫星生说:“受伤女子的伤势很严重,现在只能依靠呼吸机进行呼吸。”王医生称,很少有类似伤者的外伤,会伤的这么严重:“表面看不到什么皮外伤,但内伤非常严重。”过了半个小时,急救室大门打开,医生对着紧张不已的家属宣告:“她可能已脑部死亡。”

受伤的全是要害部位

抢救婷婷的医生周江接受了记者采访。周江介绍,10日下午医院接到信号后立即赶到现场,当时婷婷呼吸心跳非常弱,医生当即进行了抢救,并赶紧拉回医院继续抢救。一回到医院,医生检查发现婷婷已经脑死亡,而且不能自主呼吸,立即为她上呼吸机。昨天清晨7点和下午1点半,婷婷各出现一次心跳骤停,医生立即采取心肺复苏等抢救措施。不过,最后一次,婷婷的心率下降,血压不稳,医生尽力胸外按压、快速扩容,2点时婷婷情况有所好转,不过仅过了几分钟情况又不行了。婷婷的心脏没能再恢复活力,“抢救半小时没救活就可以不救的,但我们一直抢救了1小时15分钟,希望她能创造奇迹。”但是,奇迹没有发生。周江说,婷婷主要伤在颈部,而且对方出手应该是非常重,导致婷婷中枢性呼吸衰竭。

车娅婷 - 家人悲痛欲绝 [回目录]

“你怎么狠心丢下妈不管了”

  下午2点48分左右,ICU的门打开了,一位戴眼镜的医生走出来,一位身材壮实的年轻男子被众人拥到最前面。双方在一起交谈着什么,男子的头埋着,再抬起来时眼睛红肿。旁边一位叔叔介绍,这位男子就是婷婷的丈夫。男子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跟岳父、父亲、母亲和其他亲戚商量着什么。婷婷的干爹红着眼小声说着“没呼吸心跳了,没救了。”

  这是医生在通知家属,婷婷已经完全不行了,家属可以二人一组轮流进去看婷婷最后一眼。当ICU的门再次打开时,壮实男子第一个进去,出来后泪水挂在两腮。婷婷的妈妈苏桂蓉由左兰英陪着进去,一出来就泪流满面。左兰英说,苏桂蓉一走进去,就低下头亲吻女儿已经肿大的头部和脸部,用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脸颊,用颤音轻轻呼唤着女儿的名字……

  苏桂蓉嚎啕大哭,“你怎么不答应妈一声,你怎么不睁开眼看看妈,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丢下妈不管了?”苏桂蓉嘴里喃喃地念着,就算女儿成了植物人,她也愿意照顾女儿一辈子,但怎么说没就没了?苏桂蓉近乎崩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身子都在发抖,考虑到她的身体,亲属将她扶着走出大楼。

  “一闭眼全是媳妇出门时的微笑”

  下午2点55分左右,婷婷的婆婆向阿姨走进ICU看儿媳妇最后一眼。一分钟后,向阿姨走出ICU,捂着脸瘫坐在楼梯口。平时,婷婷出去逛街会叫上婆婆,婆婆没时间跟她逛街,她会买一些衣服、饰品给婆婆。向阿姨的心里话,也愿意跟婷婷讲,“感觉她像自己的女儿,比自己的儿子还要亲。”向阿姨跟婷婷相识相处已经3年,从没为家里任何一件事吵过架,没红过一次脸。

  婷婷老公的奶奶身体不太好,婷婷总是为奶奶买些补品,有时还要专门抽时间陪奶奶聊天。出事的8月10日,婷婷正好休息,在抚琴小区老公的家里陪婆婆。中午吃饭的时候,婷婷就告诉婆婆,吃完饭她要去做头发,“女孩子都爱美,何况我的媳妇这么漂亮,当然要打扮得更漂亮了。”下午2点左右,向阿姨送媳妇到门口,婷婷乖巧地朝向阿姨挥挥手,微笑着说“拜拜”,然后关门下楼。向阿姨没想到,这竟是媳妇给自己的最后一个笑脸!“我一闭上眼,脑里全是婷婷出门时的微笑。”

  “尽快抓到凶手,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下午3点半左右,一辆放着木板的推车,被工人推进了ICU。几分钟后,婷婷的遗体被推出来。“婷婷——”哭声回荡在ICU整个楼层,楼道两侧站满了亲属,连记者都忍不住落泪。

  婷婷的父亲老车,一直控制着自己不让眼泪掉下来,只是不断地摸着香烟点燃。老车气愤着,如果女儿被打时有人及时站出来,或许女儿不会走。如果这个人下手轻一点,女儿或许只是伤一点而已,“我只希望尽快抓到凶手,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车娅婷 - 生前美丽心愿 [回目录]

(图)车娅婷即将成为新娘披上婚纱的车娅婷
记者在车娅婷的QQ空间了解到,2月14日情人节是车娅婷正式结婚的日子。在日志中透露,车娅婷在2008年的2月14日领到那张红色的大本子时,心中紧张而幸福。而在一年后的2月14日,车娅婷在半夜用手机写下了如下文字:听说头一年被称为“纸婚”,虽然我不清楚它的真正含义,但我知道,这只是我们婚姻的开始,我们还要一起过“银婚””金婚”……老公,我想对你说,我们的婚姻需要我俩用心经营,我有信心每年的今天我们都会相伴度过。最后,老公,我想对你说“我爱你”,也谢谢你一直对我的爱!

  不幸的是,这个美丽的女孩只度过了她的纸婚,再也等不到她和爱人的银婚、金婚了。

车娅婷 - 网友激辩 [回目录]

是否应该见义勇为

  车娅婷的遭遇经媒体报道后,在网上引起了网友们的高度关注,纷纷表示对这个遭遇不幸的女孩的同情和惋惜,强烈要求抓到并严惩凶手。同时,网友们也对事件背后衍生出的关于“袖手旁观”与“见义勇为”的矛盾,展开激烈讨论。仅腾讯大成网上就已经有了9700多条对该新闻的评论。

  网友“悲哀”:行凶者太没人性,应当严惩,这位老人的见义勇为应该奖励。当时如果有更多的好心人,悲剧就不会发生。

  网友“冰雨飘绫”:你可以说旁观者不对,但是你没有权利去批评他们,毕竟你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旁观者。

  网友“与郎共舞”(赞同“冰雨飘绫”的说法):如果有人去制止后果如何呢?比如把那个男的打伤打残打死?肯定负法律责任,不要给我说“控制到不要将人家打伤了,更不能打死了”,说这种话的你肯定没打过架也不懂,真正那个时候就是有点你死我活的味道。反过来,如果去制止的人被打伤、打残了呢?该自己承担?家人承担?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车娅婷 脑死亡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8102 次

编辑次数 : 5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8-13

词条创建者 : 玲miss

编辑者 : 亢亢儿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