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丁酉(鸡)年八月初四

哈密瓜依依不饶的跟我说话时,我正在写那篇《夜夜妖娆》,心情也沉浸在自己构造的小资情调中,自然懒得理他。他很委屈的发过来一系列难过的表情,把我逗乐了,就边写边跟他瞎扯。

很喜欢那种小资情调,很喜欢那种不可及的上层社会生活,写这种文字,我总是心情很好,很享受,仿佛自己已化身为那个豪宅里面的贵夫人。

哈密瓜很是委屈“跟你说话,你总是拿东西打发我。我现在已经对你非常了解了,我看过了你写的所有东西,我有权利跟你说话了,不要再推辞我。”

我大笑“可怜的孩子,为什么打发你,就是表示懒得理你,对你没兴趣,怎么这点风情也不懂,真是可怜的孩子,好吧,今天就给你一个表达的机会。”

他在那边大笑,“你喜欢吃什么东西?你是做什么的?”

“我喜欢吃哈密瓜,我是一个很美丽的美女作家”打这些字时我自己都忍不住想笑。

果然很是崇拜的他张大了惊奇的眼睛,崇拜的说“我请你吃哈密瓜,吃到你吐为止好不好?”

我笑得捧着肚子,真是什么也不懂的小鳖三,请我吃哈密瓜,还真当真啊。我已经写好了那篇我自以为是的文字,闲来无聊,就逗他:“你是做什么的?”

“搞建筑的,”

“搞建筑的?呵呵,民工也是搞建筑的!”我说话一直很犀利,也没想着跟他说话,就想快点把他气跑,

“哈哈,我本来就是民工嘛!”谁知这家伙不生气,我还真猜对了。

我在网上贴图给他看,他很认真的夸奖我,很认真的欣赏,我在心里发笑,不知道看懂了没,装得蛮认真,我不知道他的年龄,但是自以为主的认为我懂的比他多,他处于被可怜的地位,总是很教育的对他说“可怜的孩子,看明白了吗?”

他出乎我意料的把我贴的那些顶级的世界级豪华的轿车名字型号全说了出来,我就奖励他“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惜这些轿车你一辈子也买不起,别看了,看了会睡不着的。还是安心的骑着你那辆[破驴吧!”

他在那边嘿嘿的笑着,“我27岁就开了奔驰,我现在的是宝马,,,,,”

我翻着白眼说“我是美籍华人,现在留学加拿大,相信吗?”

他肯定呛着了,很久打出来:“信!”

我就哈哈大笑,“那我也信你骑的是宝马!”

、、、、、、、

没有期待没有私心欲望的聊天更让人自在,我很喜欢这个我认为是民工的哈密瓜。

几天过去了,晚上我依然写作,依然聊天,依然跟哈密瓜瞎扯。

那天我写了一篇,是什么让我疯狂的追求你,Money!

上线时,哈密瓜显然等候已久,我一上,信息就疯狂而至,

“钱真的很重要吗?你真的很喜欢钱吗?”“我就不喜欢钱,它不真实。”

、、、、、、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给他解释,他给我的感觉好小,什么也不懂,只有清纯的孩子才会说不喜欢钱,钱不重要,不想跟他讨论这枯涩的问题,就哈哈的笑着“呵呵,你还小呢,再说你也没钱,肯定不知道钱的重要了,钱的用途了,”

哈密瓜很久没说话,很反常的表现,我也没在意,怎么会在意呢?一个我眼中清澈的孩子。

很久之后,他又发过来了一个大大的孩子般的笑脸“我明天请你喝糊辣汤好不好?”

别人请我一般都是说我请你喝咖啡,或者,我请你吃,,,第一次有人是请我喝糊辣汤,这么廉价的见面请求让我心痛,我给他了一个可爱的笑脸。“你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吗?”

他很快就恢复了一个高兴的表情:“知道,我看过了你的所有文字,上面写过了,我知道,明天早上8点你去小区门口等我好吗?”

我大笑,好啊,一定骑着你的宝马啊!

我睁开睡眼时,已经8点多了,我没给他留电话,他是不是真的在等呢,我在睡衣上面胡乱罩了个外罩就冲了出去。

他一眼就认出了我,大叫“美女作家,我是哈密瓜!”

我瞪着那双大大的近视眼,我眼中可怜的孩子至少比我大5岁,不由得哈哈大笑,很朴素的衣者,略微有点破,但还算干净,只是身边没有他所谓的“宝马”

我取笑他“宝马呢?哈哈,把我那辆破的送你吧,我看你连破驴也没有”。

吃西餐我吃不大习惯,喝咖啡喝的肚子饿饿的。可是我第一次被他请的糊辣汤喝的撑的要死,第一次见网友没有浓妆艳摸,第一次没有去期待艳遇,第一次这么随意。但是我也第一次有了这么快乐的感觉。很轻松,少了那些龌龊的念头。很自在的吃了一顿不错的早饭。

哈密瓜开始频繁的叫我喝糊辣汤,他应该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总是说不吃早饭不好。偶尔也会骑着我那辆破驴大街小巷的去给我买哈密瓜吃。

终于有一天他给我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然后告诉我他喜欢上美女作家了。

我大惊“当真?”

“当真!”

重新去喝糊辣汤,喝的我浑身不痛快,去吃哈密瓜,吃的索然无味。

如果他有个体面的工作也好说,如果他有个本科文凭也好说,如果他,,,,,,,如果一切的如果,如果他有钱就好了!

我在心里问自己,我可以这么轻易的选择吗?我梦想的宝马男人呢?我期待嫁入豪门的美梦呢?难道一切就这么完了?不可能,我不想就这么完了。我要钱,我要很多的钱,我不想天天跟他去喝糊辣汤,我怎么能让自己以后依然去喝糊辣汤?

他不再叫我喝糊辣汤了,我不再给他傻傻的无比纯真几乎像勾引的笑了。偶尔上网还会想念那个我可怜的孩子,给我买哈密瓜的孩子,偶尔会给他发个不痛不痒的短信,但一切一切我就准备这样让他结束了。我又开始我的网络情缘,我又开始守侯我的宝马男人,等待我的豪门婚姻。

我快要把哈密瓜遗忘了,我又遇到了一个小白领,偶尔会带我一起听音乐的那种充小资的男人,其实我很鄙视这种,但又解释不清自己那种小资情调与追求。

那天早上熬夜熬惯了的我还在被窝缩着,电话铃声大作:“美女作家,下来喝糊辣汤拉!”

是哈密瓜,我心中一阵激动,我一直以为我把他遗忘了,没想到我还是想念他的。我一个咕噜翻身下床,披上外罩就往外跑。

小区门口很醒目的停了一辆宝马,保安都看着那个睡衣外面套外罩,顶着一头乱蓬蓬头发的女子,车门的窗户下来了,车门打开了,西装革利的哈密瓜出来了,他依然是那种无所谓的笑容,那种孩子般的委屈,那种让我戏弄的委屈。如果前面我分析过灰姑娘遇见王子的几率是多少,那我就是其中一种情况,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说什么,一时就傻傻的呆在那里。

我们第一次没去喝那脏兮兮的糊辣汤,第一次带我去喝咖啡。咖啡很苦,我喜欢辣辣的香香的糊辣汤,我喜欢能填饱肚子的油条。

他邀请我去他的房地产公司上班,我拒绝了,我知道一切就这么完了。因为我的虚荣已经让我们之间最宝贵的东西失去了。看着他那张俊气的脸,灿烂的笑容,我知道,他永远也不属于我了。

我的心开始一点点的疼痛,爱不经意间来了,可我就这把把他失去了。如果我再说爱,谁还会相信我爱的是他这个人呢?

我就这么永远失去眼前的这个宝马男人,只能一个人守着心底升起的爱恋,苦苦守侯着自己的孤独。

可怜的孩子,我爱上的香甜的哈密瓜,而非宝马啊。可惜你知道吗?

可怜的孩子,我还有跟你一起喝糊辣汤的机会吗?

世界上没有如果,错过的只能错过,

时间走过,谁知道我钟爱的哈密瓜里藏着我一身的伤痛呢?

宝马之恋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宝马之恋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574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5-12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