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丁酉(鸡)年八月初三

小俣城合战 下野国小俣(枥木县足利市小俣町)的城主涩川相模守(涩川义胜)的领地包括佐野、桐生等地,三个地区内的百姓们为了地盘和边境之类不断发生争夺,所以佐野、桐生和小俣三个地区的关系很差。

这些传入了谦信的耳中,觉得这是非常值得利用的条件,于是密令“在适当的时候攻击小俣”。

这是谦信在家老秋田(荻田)备后守去前桥驻扎的时候说到此话,秋田备后守领命道:“这样太好了”。随后在与膳备中守(膳城主、膳宗次)讨论后,元龟三年四月二十日,从下菱山、中里山、岛山三面,突然逼近小俣。

正好此时,相模守殿(涩川义胜)到小田原去访问,由于家人、侍从以及那些能以一当十的猛将们都随同相模守殿一起到了小田原,全部都不在城内。因为这次的进攻是发生在城中和附近的防备都如此疏忽的时候,导致家中上下惊恐万分,聚集到小俣城守将处举行会议。

席间,先是籾山出羽守说:“越后大军攻来,由良军和长尾军也没有抵抗住。而且,我们没有做过任何守城的准备。不如把城交给敌方,可以少死一些人命。等相模守殿日后再举兵把城夺回来。”

大家都纷纷表示同意“如今与敌人抗争,就如同飞蛾扑火一样”。

此时,城代石井尊空变了脸色对大家说:“战争的胜败并不是仅仅依靠人数的多少。运气在天、义在胸中、名扬四海,应该给子孙后代留下美名。就算是几千万大军压境也不用害怕。根据我的愚见,敌人直接攻击小俣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敌人的确是攻过来了。其实,上杉军是要向新田和足利两地出兵,这是想把三方的敌人集中到一起攻击的计策。如此说来,上杉军主要想攻击小俣城是不可思议的。但是,如果由良殿和长尾殿的后方援军兵没有出动的话,小俣城主相模守殿又不在,只留下族人、家人和侍从,那么我们可能会简单地把城交出来。谦信正是认为我们会如此考虑才会出兵的。我们要是害怕了敌人而中计的话今后一定会后悔万分。

而且,相模守殿在小田原的日子也可能变得不好过。从先祖式部大辅义国公到现在的相模守义胜公代代相传,如今要是一战也没有地把城交给敌人,涩川家的所有人都会被人被后耻笑。此战,只有抱有战死的决心,消除一切忧虑,下决心立誓与此城共存亡。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小田原听到这样的情况后一定不会责备相模守殿,让他重做城主。如果我们要是胆小怕死的话,子孙后代会一直感到耻辱。应该战死的时候却逃走了,这有什么益处可说。

决心战死沙场的人都会在后世留下名字。与日本无双的谦信公的军队交战而战死也是非常开心的事情。我们尊空一家除此之外不会有其他想法。”

就这样,石井尊空瞪着眼睛激昂地说完此话。使得聚集在这里的一族,寄骑和步兵弓手都感受到了这份气魄,静静得各归其位。

如此,籾山出羽守、洼泽丰前守、和泉备前守、桑子左近之助、别府、阿户、小泉各自在笛吹坂附近集结,等候着前来的敌军,他们都是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武将。

石井尊空、同安芸守、同丹后守、大河土佐守、石渡弥五郎、神内平六、松本小太郎、山本雅乐之助、片冈金五郎、洼田金八郎初次集结,在鸡足寺山的登山口附近准备,建造石弓、挖掘落坑,对防御前来登山的敌人做着细致的准备。

以上这些集结的军队,全部加起来也只是一个不到一百五十人的小势力。

尊空对众人说: “不管是对于城主的留守来说,还是对于我们目前这样的小势力来说,肯定是绝对不能和大军直接交战。但是在佛力、神力的保佑之下,城也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被攻下。幸运的是五大尊佛鸡足寺的法力和以前并没有变化。我们去求退兵之法。”

鸡足寺住持俊国法印,一点不逊色于当年的定宥法印,立刻设檀举行退兵的密法仪式。

不久,上杉军闯入了小俣,在中岛附近的民家放火,开始了一片狼藉地破坏。

籾山出羽守带着铁炮,在前后左右的小山上用弓和铁炮射击,把碎石往下扔。此时已分不清战斗的声音还是老人孩子们哭泣的声音,整个战场像山崩一样的大骚乱。

由膳备中守引路秋田备后守从内门迂回、从暗泽到了另一个攻击处。这里是尊空一家和大河土佐守、加藤准人、桑子左近等作为大将带领着只有上下七十人坚守的阵地,尊空说:“这个口被突破后,就会给后代的家名蒙羞,我们只有奋勇作战。”于是小俣守军从谷上防御大批向上进攻的敌军,因为弹药已经用完,就用大石和木头往下扔进行防御。

这天的申时的下半刻(午后4点以后)、突然起了强风,并开始下大雨,雨从向上进攻的敌人正面吹过去、在这两个时辰之间,昏暗得分不清敌我双方。风雨中,带头冲锋陷阵的是膳备中守的一族家人五六十人,全部被从城上扔下的大石和木头砸死。越后军见此情况都认为再进攻也无益,就顺着河流和山谷的大石和木头的掩护退去。

强劲的北风吹过,敌我双方马匹的颜色也分不清楚了。上杉军一直想进攻通行困难的谷道,但是不管怎样是失败了。于是上杉军没有了阵形,起码武士也没有了,抛弃的马匹谷中嘶叫,心高气傲的士兵全都迷惘地站在黑暗中。

秋田备后守见此情形在后阵中重新整理队形,退往米泽山的山郦,使暗泽的本家军势也可以向后退一步。堀切和谷下面的被丢弃的弓矢、物具,以及死人不知其数,备后守总算集结了余下的军队,和大手口的军队一起返回前桥。

此次合战,越后军势共损失人马三百。

秋田备后守对手下各物头们说:“膳备中守上了敌人的当从暗泽向上攻击,是导致了此次战败的原因。”听到了这个,手下人都在偷偷小声议论他是个“不知道自己自身能力的人”。

此次合战,小俣军不但度过难关,而且守城兵没有损失一人。对于尊空一族坚守忠义之理的行为,近国和他乡之人都赞不绝口。“五大尊佛的威徳和以前一样。真是太感谢了”,没有一人不参拜五大尊佛。

在这次合战的时候,新田金山的由良殿(由良成繁)旧病复发,老中、御一族等汇集到一起,请其修养并献上草药。此时从小俣来的三浦久四郎(涩川义胜家臣)骑马赶到,说:“突然之间,没有想到谦信公的家臣秋田备后守率大军逼近,由膳备中守带路,在境野、三堀的河边设阵准备向小俣进发。相模守殿(涩川义胜)在小田原尚未归城。以我们如此弱小的势力无法敌抗。”

国繁公(由良成繁的嫡子)听后,说道“立刻从后方出兵,并通知馆林”,于此导致上下议论纷纷。此时,由于大风大雨的缘故早钟的声音听不到,通知也送不到,由良军队也不能前进,集结了靠近渡良濑川河边,对变了色的濁流也不敢渡河。

这天的申时的下半刻后(午后5时左右)从小俣又来使者“越后军已靠近前桥冲了过来,周边一片狼藉。下俣城毫无防备,尽量准备防御战。就在此时,越后军遭受大风大雨的袭击,将备中守和其一族家人全部杀死。不但固守了城池,而且没有人员损失”。

由良殿(成繁)听后并没有露出喜悦的神情说:“的确是靠尊空和土佐守的忠义打赢这场防御战”,小林虎之助向小俣的家老、城代处派遣了使者赞扬道“此次新田和足利的援军没有出动来帮助,就以仅仅如此少的军势快速击退敌兵,真是神奇绝妙。而且己方没有任何损失真是让人感到高兴。”大河土佐守等那些初次打守城战的将士们高兴得回答“感谢使者的称赞”。

石井尊空为了这次行动的详细说明到达金山城,和由良的大将碰面的时候,受到了很高的赞扬和评价。

由良殿(成繁)在听到膳备中守被杀时的情形后评价他只是个“不知道战争手段的年轻人啊”,笑道:“总之,大将太强悍太骄傲的时候就肯定会轻视战术。”尊空也很高兴,告辞回归住所。

返回:日本中古史合战记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小俣城合战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852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1-02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