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丁酉(鸡)年十月初一

河越夜战

在安艺吉田庄领有三千二百贯知行的毛利氏,其第九代当主毛利弘元以吉田郡山城为根据地,逐渐地将势力扩张至近邻地区。


毛利弘元迎娶了同国的福原城主福原广俊的女儿作为正室,生育了嫡男兴元、次男元就。其余还有妾室多人生育的孩子,是个多子多福的人。于明应九年(1500年)将郡山城让渡给嫡男兴元,自己则由次男元就陪伴,移居多治比的猿褂城。当时的元就年仅四岁。翌年,元就失去了生母,六年后父亲弘元也在六年后病死,年仅三十九岁。或许是因为双亲早逝的悲痛所致,毛利兴元也在永正十三年(1516年)仅仅二十四岁的年龄死去,而仅存的二岁的继承人幸松丸的寿命也只有短短的九岁,便随其父与世长辞,当时是大永三年(1523年)七月。


毛利氏家中,由谁担任继承人的问题引起了很大的纠纷。结果,猿褂城的元就最终继承了毛利宗家,移居回了阔别二十三年的郡山城。当时的元就二十七岁,这一年的春天,元就的嫡男诞生,也成为了父亲。
毛利家 支撑苍鹰的肋骨 根据满愿寺的荣秀法印的意见所占卜出来的吉日吉时,是大永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卯时(早晨五点至七点),元就就是在那时正式入主吉田郡山城的。


既然从分家(肋柱)继承了宗家,就非但不能使毛利之名断绝,而且要使其逞武威于天下,犹如天空之霸者--鹫那样翱翔天际!毛利元就的决心从这句话中可见一斑。


当时的中国地方,正处于山阴的尼子氏与山阳的大内氏激烈对立作战的境地。


尼子氏原来是担任出云与隐岐两国守护职的京极氏的守护代官,以出云的月山富田城为根据地支配两国。到了尼子经久这一代,逐渐从两国之地占据了伯耆、因幡、备前、备中、但马、美作、播磨等诸国,将其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大内氏则以周防的山口城作为居城,当主义隆制压了濑户内海,并同时兼任了周防、长门、安艺、石见及九州的丰前、筑前等国的守护职。


在当时的情况下,安艺、备后两国也因此成为了尼子、大内两大势力的主要冲突地带、同时也成为了主要的缓冲地带。而当时的艺备地方总共盘踞着三十余个豪族势力,并以同时臣从于两家的形式,在夹缝中求生存。这也是战国时期生存于两大势力之间的小豪族、大名典型的生存方式。


当时还是小大名的毛利氏自然也不能例外,毛利氏的政策是向大内氏送去人质,而向尼子氏执臣下之礼。总体来说毛利氏是倒向大内氏一方的。


毛利元就方面,当他还在猿褂城的时候,是臣从于尼子氏的。就在继承宗家之前的六月,还作为尼子经久配下安艺地方的国人众,参与了攻击国内大内方的根据地西条镜山城的攻略作战行动。


但是在移居吉田郡山城之后的大永三年(1523年),由于家督继承问题而导致的一族家中暗豆的最后时期,异母弟弟相合元纲与家中的渡边党暗中通气,并勾结尼子氏的老臣龟井秀纲为靠山,企图夺取家督的位置。由于尼子氏的参与,元就在诛杀了相合元纲之后,也借着这个机会,正式与尼子氏断交,臣属于大内氏。


出于战术方面的考虑,在与尼子氏断交之后,元就首先的行动就是先加固自家的防御基础,而最先着手的地方,就是郡山城的大扩张。


在山顶安置了本丸之后,先后设立了二之丸、三之丸,后又构筑了姬之丸、羽子之丸,并在周边地区挖掘了濠沟。在城中埋设了元就亲笔书写“百万一心”于其上的大石柱。石柱上的文字中,“百”字中间的一笔被去掉,形如“一日”,而“万”字则使用的是略字“一力”,因此石柱上的铭文就成了“一日一力一心”。


战国武将的生存方式是“团结内部,共攘外敌”,元就将这个训条镌刻在石柱上,想以家中的团结一致来守住郡山城。


在筑城期间元就也没有闲着。大永五年(1525年),从收服米山城的天野兴定为臣下开始,元就与安艺银山城主武田氏形成对立局面。在武田氏控制之下的艺备的豪族发生了动摇,并开始积极寻求脱离控制的途径。
之后的天文二年(1533年)三月高松城的熊谷信直与武田氏不和,投靠毛利氏,毛利方派遣了援军。翌天文三年(1534年)一月,甲立城的穴户元源投降毛利氏,同年七月,攻略备后有地城的宫直信、宫元盛父子并收降之,逐渐建立了威名。


攻防郡山城
元就曾经将家族中的次男、三男中选拔才能出众的人选,秘密地以其他借口,送入富田月山城中成为奉公众,作为当时观察尼子氏的动静,获得正确的情报的手段之一。


而在同时,有名为内别作某的尼子家的武士,自称因为触怒了主君晴久而被追放,立刻来到了吉田。在经过一番斡旋之后,元就将其收为自己的近习。“或许是尼子方面派来的间谍吧?”虽然有家臣如此担忧地表示,但元就似乎并没有听到,而让内别作某随侍在身边。


天文六年(1537年)十二月,元就将十五岁的嫡男作为人质送入山口城,成为大内义隆的质子,并获赐隆字起名隆元。至此事态已经完全明白,毛利氏已经完全地臣从于大内氏的旗下。
得知这一消息的尼子方面,再也坐不住了。


尼子氏当时的当主,是经久的孙子晴久,尼子晴久生来久被称为血气方刚的武将,早先曾与毛利元就结为义兄弟,因此对元就的背叛所导致的毛利氏的向背表示深恶痛绝,被深深地激怒了。虽然躺在病床上的老将经久支持慎重的论点,但晴久仍然制止了以大叔父尼子义胜为代表的反对派的声音,在一班少壮血气方刚的近臣的煽动下,发动了出云、伯耆的将兵约三万人的大军,从月山富田城出发,当时是天文九年(1540年)八月下旬。
而尼子方面所有的动向,都由月山富田城的奉公众中的内通者,向毛利元就作了详细的报告。


当时毛利元就支配下的老弱男女总数为八千左右,有武器能参加战斗的一共仅有三千人多一点。在此情况下,元就决定在郡山城进行笼城战。并向周防山口城派遣急使,向大内义隆请求援军。


在笼城的军议中,元就在近习内别作某在场的情况下,说出了“如果尼子势在胄山方面布阵,我们尚能应付;如果在三猪口布阵阻往返周防方面的道路,那我们就只好退往山口城,加入大内氏,再图东山再起的办法了”之类的不安的话。


翌日,在接到近习内别作某从城中逃走的报告之后,元就大笑,说出了以下的话:这样的话,即使已经获得了这次合战的胜利也是一样。如果敌人从胄山进兵,我将无计可施,但如果是三猪口方面的话,我军还可以随机应变。


其实元就早就看破了内别作某是尼子方面派出的间谍,并巧妙地将其加以利用。
尼子势三万大军从石见路进入安艺,将吉田乡的市集村落一一烧毁,迫近郡山城,并最终决定在三猪口方面构筑本阵。


城内的毛利势由于事先准备,没有受到丝毫损失。


毛利元就的战术不仅仅氏完全地防御,在慎重地选择天候气象,捕捉合适的战机,利用敌人防守的空隙的条件下,毛利氏也会突然地发动攻击。十月十一日,毛利氏果敢地出击城下的青山土取场,打击尼子势的军事行动,就是很好的例子。


此战充分显示了当日元就周到的用兵部署能力。他派遣渡边通、国司元相、儿玉元家等人手兵五百在三日市、多治比川之间潜伏,桂元澄、儿玉(木土)允、粟屋玄真等手兵二百在十日市、堂支间的树阴中潜伏,粟屋某(继殿充)留守居城郡山城担任守备,自己亲自担任总大将由坻元园谷正面突进,一时间先锋部队与尼子势的部将三泽为幸以下的敌军展开了持续数小时的激烈的白刃战。


另一方面,渡边通、国司元相等的伏兵与桂元澄、儿玉十郎右卫门等的伏兵,紧密地相互联系,在察知战机到来的时候,同时从左右两面勇猛突进,与元就的本队协力从三方面奋战袭击,使尼子势四分五裂,四散败走。
元就持续追击,猛攻败兵,一直进逼至尼子晴久的本阵春山之麓,获得了讨取敌将三泽为幸的大战果。《阴德太平记》中就有青山土取场合战的概要。


合战持续到十二月,大内义隆的第一次援军,由勇将陶隆房率领的万余人的军势到达,陶隆房就是后来的陶晴贤。


之后到了第二年的天文十年(1541年),笼城跨越了一个年度的毛利元就,与援军陶隆房谋略,于一月十三日挑起了决战。


在一月十一日的半夜,元就向城外悄悄派遣了部队。其中的一队,从尼子势的阵地两侧迂回到其背后,在对方阵地的树林间插满了本方的旗帜,并配置了草人扎成的伪兵作为准备。另一队则悄悄潜行至西方与南方的山顶,作了焚烧篝火的准备。


一月十二日夜间,突然见到西方与南方远处许多点燃的篝火的尼子势的将兵,开始怀疑氏大内义隆的第二次援军,四国、九州方面军势已经到达,而等到天亮,在本方阵地的不远处又发现敌军的旗帜飘扬、人影浮动,更加地惊讶错愕,大大地降低了士气。


对于进入安艺吉田已经超过三个月,长期作战,厌战气氛已经相当普遍的尼子势,元就所设计的神奇的战术谋略,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一月十三日清晨,陶隆房指挥的大内势与毛利势协力,向敌阵发动总攻击。尼子军阵中,由于大内势的强袭,四周都狼狈不堪,并最终导致了总崩溃。自大将尼子晴久一下全军退却,又遭到毛利势的急速追击而混乱,在中国的山脉中大雪覆盖的路上倒卧了无数沾满鲜血的将兵,其凄惨的情况可见一斑。


当时,在京都的管领细川晴元于同年三月二十一日,向周防派遣一名名为妙观院的僧人,从陶隆房处听取毛利、尼子两氏之间的战况报告。而同时大内义隆在听取作为使者上洛返回的正法寺僧人的报告的同时,将此事转达给毛利元就。始终关注元就郡山城笼城战战况的细川晴元在接到战胜的捷报后,于四月二十八日将亲笔书信和太刀一把作为战功的奖赏授予元就,管领六角定赖也于五月八日授予书状以褒赏其战功。


在郡山城下展开的大内•毛利对尼子之间地方性的合战,由于偶然的机会获得了幕府公认的赏赐,使得合战的意义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毛利氏不但获得了极大的荣誉,也为日后的发展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鹰的羽翼 毛利元就趁着战胜的余势,开始了国内太田川下游的佐东银山城的攻略,并于天文十年(1541年)五月,将从镰仓时代就一直担任安艺守护家的,自夸为名家的武田氏灭亡。
武名远播艺备各地的元就,之后又运用各种权势和手段,将小早川氏和吉川氏一族组入本家之中,完成了家中的统一。


小早川氏与毛利氏一样,是在镰仓幕府的创设中建立功绩的土肥实平的子孙,比毛利氏更早地移居至安艺,并组织了水军。小早川警固众即后来的小早川海贼众与大陆开展贸易,后来又说服了足利三代将军义满,实现了与明朝的勘合贸易,成为富裕的豪商。据说小泉氏是小早川的一族。


毛利氏与小早川氏之间,因为元就的兄长兴元得女儿,嫁给了小早川氏一族的竹原氏而产生了姻缘关系。天文十年(1541年),竹原氏的当主兴景无嗣病殁,元就将九岁的三男德寿丸继承其家业。虽然行动受到家臣的抵抗,但最终于天文十三年(1544年)得以实现。德寿丸取竹原兴景的“景”字和大内义隆的“隆”字,取名隆景,在小早川宗家后嗣断绝的时候,继承了小早川宗家。此一行动直到天文十九年(1550年)才完全成功,元就将反对派的旧臣全部处分,斩断了后顾之忧。


吉川氏的领地在安艺的北边与石见国接壤,在石见与出云都有一定的势力,与尼子势也有很强的关系。但元就的正室就是出自吉川氏,与毛利氏也保有缘戚关系。吉川氏当主吉川兴经手下的武将,由于大内义隆在出云出兵击败了尼子势,使吉川兴经的地位发生了很大的动摇。元就为了避免与吉川兴经发生武力冲突,开始计划将吉川氏的老臣引入己方的家中分裂工作。结果到天文十四年(1555年)年仅三十岁的兴经宣布隐居,元就无视兴经的嗣子的存在,将其次男元春继承了吉川氏的家业。


通过继承的方式夺取小早川氏和吉川氏领地,就是毛利元就利用自己的权威和势力达成目的的强有力的例子。
小早川氏和吉川氏,后来成为了毛利宗家强有力的支柱,形成了著名的毛利两川的关系。之后毛利两川通过紧密的合作体制,最终协同毛利氏宗家完成了中国制霸的目标。


由此可知,吉田郡山城的笼城攻防战,是典型的战国武将毛利元就一生中发生重大转机的一战。


返回日本中古史合战记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吉田郡山笼城战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4159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13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