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丁酉(鸡)年十月初七

天享二年,朝仓氏与土箝氏在安芗寺一战取得绝对性胜利后,势力已经扩大到了吉田郡以及福井郡以南地区。朝仓氏在越前的势力已经完全占优势。
就在这个眼看要统一越前的时候,朝仓内部已经出现了危机。
大老新田信志与当主朝仓清远的矛盾日趋激烈。终于导致了大老谋反的结果。

二、谋反之原因

1、武村说
新田信志本越中人,先投能登大名后藤武村。后来由于朝仓清远见其有武勇,在武村面前将其要过来当了家臣。
当时由于后藤武村罕见的才能,使得能登小小28万石的势力已经席卷北陆。信志于后藤鼎盛时期加入,眼见后藤武村的睿智与大气。势力蓬勃发展。对武村公的敬佩固然难以形容。《朝仓家记》有记:“清远公问:天下英明之主当何人?信志答曰:唯武村公与大殿也。”此答将武村摆在当主之前,可见其对武村的敬佩。后来清远公在武村去世后脱离后藤氏,已经后来种种为了自身发展而压制后藤氏的行为,在信志心上留下深深烙印。在击败土箝氏后,信志似乎意识到朝仓氏族的崛起将使后藤氏一直这样衰弱下去,所以出于忠义,决定举兵谋反。

2、忽略说
新田作为朝仓家四大老之一,一直受到重用和很高的待遇。但是在转战越前后。新田在攻打胜山城时表现出了出奇的失败。多次的攻打不下后,清远公大怒,发书叱责。命其一个月内攻下来,笼城一个月的时间并不算短。但是由于本身士卒的士气已经很底,加上策略上的失败,没有如期攻克。虽然终于在最后攻克了胜山,但是此战耗资巨大,伤亡惨重。回到一乘谷后又一次受到了清远的叱责。
在后来的与土箝氏、松平氏的大战役,都没有再让信志出阵,包括紧急的高级军事评定也没有通知新田。这样使得新田意识到自己将有被放逐的危险,终于导致了谋反的一步。

3、里切说
也有传是土箝氏后藤氏在大败后使用的挑拨,许下厚禄,使其谋反,不过这一说可信性不大。

三、包围法恩寺
新田信志为了此次行动作了充分的准备。联络了另一大老,清远公的族弟朝仓新佐卫门景信。景信也一直受到了兄长的忽略,权利也受到了压制。一心想夺取当主之位的景信也参加了。
天享二年3月阳春,清远公率亲随往法恩寺祭奠。同往的有长子朝仓元晴(雾隐信清)、赤衣母众真田辛萌(笔头)、真田信玄、风间时贞、高宫九太、真田逍遥轩信廉 武田十一作 黑母衣众:秋月龙(笔头)、朝仓景正、稻叶山秀虎、锅岛清国、望月重元、九条丰长等。

在新田忍者确定了这一消息后,新田氏1300众倾巢而出,经过白山林,绕白峰山。于下午3时至法恩寺。新田军势马上包围了法恩寺,不久,景信的部队也从府中城到达。汇合新田之众已经有将近3000人。而清远公部只有100多人,加上僧侣众不到300。
面对10倍的兵力,清远公派嫡子朝仓元晴突围而出,赶至龙谷,求援于龙谷的土豪势力龙谷守三太。守三太带领本部200余人拼命赶往法恩寺。与之同往的还有伊波的土豪势力100多人不等。
同时,黑衣母众,也作为朝仓一门的朝仓景正也突围成功,赶往胜山城求援。
为什么突围可以如此的成功呢?原来新田军包围了法恩寺最容易求援的西南面,而两次突围的都是从东北面出发的。《朝仓家记》记录,当家臣请示从何处突围时,清远公曰:“东北为景信也,众可突东北而出,吾亦欲观景信何以弑兄!”分析当时景信的心理与新田是大不相同的,不过是希望借此逼迫清远退位,并没有弑兄的念头。所以当元晴、景正等冲出来后,只是草草砍杀了一阵子就放其过去了。

四、死斗
新田与景信联军在包围法恩寺到4时的时候就开始发动进攻了,寺内真田幸次(萌)与秋月龙率众拼死抵抗,《朝仓家记》言:贼众突击,寺内箭如雨下,三进而不能克。少之,门破,贼蜂拥而入,幸次,秋月等率母衣众持短刀与之肉搏,僧徒随之而至,以长刀突刺,贼不能抵,乃退。少尔又至,寺内箭尽,黑母衣锅岛清国、望月重元拾枪投之,无不中者。贼近,二人大喝,持刀冲入,力杀十余人。…………二人力不能支,重元为新岛小三助所杀,清国重创,为秋月龙领僧徒救回。……
战斗支持了大约40分钟,九条丰长、高宫九太亦战死。寺院外院失守。母衣众与僧徒困守雷音院与长老院内。只剩下100来人。就在这时,龙谷与伊波的300余人到达,朝仓元晴与龙谷守三太飞骑冲入敌阵。新田军势出现短暂的混乱状态。但是不久就平稳下来,将龙谷军势围困。
这一下,新田似乎将重点放在了屁股后面,大大减轻了法恩寺内的压力。
到了下午5时,龙谷军死伤甚众,龙谷守三太战死,元晴依然带领100多人死战。幸运的是,胜山城伊达正信部1000多人到达了,收到法恩寺长老飞鸽传书的越前最大僧侣势力平泉寺僧徒众也赶到了。
这个时候,景信似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开始发动全面进攻,但是为时已晚,平泉寺的1000人已经很快的将其堵住,无情的铁炮打在了景信军士卒的身上。新田军所受的压力也不轻,伊达正信,这个号称“文弱的杀魔”的人,带领着军队在四处掠杀。新田士卒纷纷倒退,到了6时不到,大局已定了。

五、尾声
在战败后,新田与景信联合军开始向北撤退。在撤退的途中。新田谓景信说:君与我今皆为叛臣,人人得而必诛之,不如莫回本城,连夜携军往投土箝。景信回答:不如各归本城,外请土箝后藤诸势,翻土再来。言罢而去。新田叹曰:此子必死。于是领着残部透福井去了。
景信回到府中城后,新田又多发书信与他。但是景信都没有同意,这是有原因的。《朝仓家记》提到清远公也多次书信与他,说明知道他当时的苦衷,并对他不努力攻打表示了赞赏。报着一丝希望的景信于是听从了兄长的话,也回信表示后悔。书信内容声泪俱下。
过了不到5天,朝仓数千大军就开到了府中城下,由三名重臣田村忠次、本多平八、馨族天潸带领。3天后,府中城落,景信坐在硝烟弥漫的天守高歌一首,切腹自尽。法恩寺之乱就这样画上了句号。

返回
日本中古史合战记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法恩寺之乱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895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06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