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丁酉(鸡)年十月初七

天正10年6月2日拂晓,明智光秀发出了“敌人在本能寺”的命令,一万三千明智军士兵高举着桔梗纹军旗杀向京都。泊宿在本能寺的主君织田信长就这样死在这场奇袭战中。此后,天下布武的织田家走向末路,战国的历史也因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明智光秀而言,在本能寺之变后极短的时间即兵败身亡,造就了对手羽柴(丰臣)秀吉的一世英名。而隐藏在这此事件背后的真正动机又是什么呢?

怨恨说

  光秀在进攻丹波矢上城的波多野氏时,曾将义母当作人质送入城内,借以换取波多野氏的降伏和矢上城的无血开城。而信长却突然改变了主意,坚决要取波多野兄弟的人头,最后导致了光秀的义母被杀。
  武田氏攻略后,光秀为接待到达安土城的德川家康的。被信长认为接待失礼,当着众人的面殴打光秀并将他解任。
  武田氏灭亡后的酒席上,光秀言道:“这么多年,终于取得了胜利……”信长听完大怒,又当众痛打光秀。
  光秀在前往支援秀吉时,信长将他原来的丹波、近江领地收回,还以敌方的领地出云、石见。
  以上这四点就是支持怨恨说的主要论据。但就这四点来说,第一点光秀送出义母为人质一事并没有事实根据;第二、三两点则是记载在可信度不高的后世书物上;而第四点仅只是出自明智光秀连同家族成员一起出阵中国地方。因此,怨恨说也只不过是一种猜测罢了。

野望说

  用作家柳光寿氏的话来说,“信长想要天下,秀吉想要天下,光秀也想要天下。”光秀有野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作为没有第二权利者的织田家中的一人,想单单靠杀掉信长而取得天下是不可能的。当时织田全军近二十万人,而光秀配下武将全部动员也不过三万左右。如果光秀想要夺取天下的话,就一定有协力者的存在。关于协力者的问题,会留到后面再说。

前途不安说

  信长在本能寺之变前两年追放了家中重臣佐久间信胜父子和家老林通胜。对于明智光秀,信长则通过朝廷赐以九州名族惟任姓,并叙任日向守。因此,光秀认为信长将把自己派遣到九州去,然而由于转封领地的事情使光秀对自己的前途感到不安,最终选择了谋反之路。但是就当时光秀的武勋来说在整个织田家中也算的上是一流,在追放佐久间的书状中就记载着光秀武勋一番。光秀几乎没有必要为自己的前途担心,转而去冒险。

武门的意地说

  光秀当时任对四国长宗我部氏的取次役,即外交担当官。在光秀的努力下,长宗我部氏和织田氏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长宗我部元亲的嫡男也从信长那里拜领“信“字。然而在武田家灭亡后,信长把目标转向了统一了四国的长宗我部氏,他要求元亲表示臣从,并交出土佐、阿波二郡的领地。元亲自然不会答应这种要求,长宗我部氏和织田氏的同盟破裂。信长则扶持三好氏与长宗我部氏对抗,而三好氏的取次役却是羽柴秀吉。后信长命曾为长宗我部氏取次役的光秀为大将,跟随信长的三男信孝进攻四国。这使作为正统武将的光秀颜面尽失,而最终谋反。虽然信长或故意或偶然的让光秀难堪,但这一点相对于以上的其他三点来说应该是最不可能的。而令光秀会因此谋反的最大原因可能就是重臣斋藤利三,因为利三的妹妹是长宗我部元亲的妻子。

大义名分

  明智光秀在谋反后自然要诏告天下历数信长的罪状,以使自己的谋反正当化。在本能寺之变后,光秀给美浓野吕城主西尾光教的信中写道,“信长亲子恶虐,妨害天下,故而讨之。”光秀对信长之暴虐的大肆宣传,既是为了谋得一个大义的名分。加之信长对朝廷愈加不恭,天正10年正月,信长在安土城内收取参贺客的赛钱。同年5月1日,信长将自己的生日定为“圣日”,并在安土城下大搞庆祝。这说明信长已经把自己神格化。
  天正10年2月3日至5日,在当年闰月中插入阴阳头土御门久脩和美浓阴阳师加茂在昌的对决。同年5月,推辞朝廷勅使的要请,不接任征夷大将军。这说明信长准备逼迫正亲町天皇退位。
  只要有此两点,光秀就大可举着他的勤皇保驾的旗号去号令天下。

协力者

  就当时的明智军团而言,哪怕加上他所有的与力也不过在三万左右。即使是有了朝廷的大义名分,想单独对抗织田家全军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这背后就一定有光秀的同谋或者是煽动者存在。在犯罪学上,可以从犯罪行为的结果获得利益的人必然会受到怀疑。而当时有可能从中获得利益的有以下这十一人,

  织田家军团长及一族: 羽柴秀吉柴田胜家丹羽长秀泷川一益北田信雄神户信

  其它大名: 毛利辉元、长宗我部元亲、上杉景胜、北条氏直和德川家康

  织田家各军团长在当时各自面对强敌,从而造成了畿内的军事真空状态,给明智光秀的谋反创造了绝佳的机会。从常理推断,各军团长想要与敌方势力达成和睦,然后组织力量返回畿内,估计要一至两各月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光秀完全可以利用朝廷向四处的大名发出对织田残留军的追讨令,从而将分散在各地的织田军团各个击破。而羽柴秀吉大军在畿内迅速出现,不禁使人对他产生怀疑。但是如果秀吉使幕后的主使,那他必须与毛利家率先取得联系,才可以免去退兵时背后遭人突袭。既然如此,毛利家又何必白白搭上一各清水宗治,眼睁睁的看着他去切腹呢?说秀吉是主谋却也是疑点众多。

  下一个疑犯就是当时唯一身在领国的信长次男北田信雄。很明显,一旦信长和信忠的同时死去,那么信雄就很可能得到织田家家督的位置。但万一信长和信忠在路上没有一起行动呢?而且,光秀在谋反后等于是与整个织田家为敌,他不可能去指望信雄在成为织田家的家督后再来给予他任何军事上的帮助。信雄如果是幕后主使人,那他所冒的险比明智光秀都要大上许多。

相关条目:本能寺之变与山崎合战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本能寺之迷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145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18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