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丁酉(鸡)年八月初三

很少有木偶有自己的心.但是即使这样,木偶还是不会说话,木偶还是不能自己行动,而且木偶听凭线的指挥.
木偶也不算不会说话,她一直都在心里说话,期望有一天能被听懂;木偶也应该可以自己行动吧,她的制作还算精良,双腿结实,有了心,绝对可以走路;至于她听凭线的指挥,那是因为,她爱线.
长久以来木偶的心都充满了幸福.因为她的周围有线,线围绕在她的每一个关节.她总是跟着线上下舞动,这样她就觉得她和他的步调总是一致的,向前,向后,跳跃.似乎她的世界只有他们.线被摆在她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上,而线的操控,在木偶心里已经有如恩赐.
线从来听不见木偶心中无声的话,但是他却不时地对木偶讲述:他为什么是白色,他以前作为自由的线在风中飞扬的生活,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缠绕了木偶,他觉得木偶身上的油彩放在月亮底下比较好看.木偶总是静静地听,默默地记,悄悄地幸福,大着胆子在心里无声地对线说我爱你.
木偶从未有过抬头仔细端详线的勇气.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因为羞涩还是因为心中的安稳.她最多也只是低头把缠满线的双手轻轻注视,面带微笑地在心底无声说我爱你,心满意足的情绪让她的心如平静的水面般安稳:线应会一直在她身边陪伴吧,即使他听不见她无声的话语.
但是木偶平静的心湖还是被搅乱了,可是湖面的动荡还是被木偶用新得到的幸福硬生生地压了回去,留下的痕迹,也只是湖水高涨又退去后,岸上清浅干涸的水印.
那天,线用低低的声音对木偶说,你看看我的另一端,那有我爱的灵动呢.于是木偶缓缓抬起头来,然后第一次看见线白净的笑容,她的视线没有丝毫停留便继续上仰,终于定在线的另一端.那是线的所爱---十根纤长灵动的手指.木偶与手指对视的时候双方似乎都没有什么表情,但空气中却如流星般划过丝丝嘲弄,由上至下俯视的嘲弄.接下来,木偶的微笑在空气中炸开来,心中均满了深深浅浅的幸福.她没有立刻低下头去,而是继续望着幸福地垂在手指间的线,心里无声地说道,你有了你的幸福,我应该为此快乐.
不愧是线钟爱的手指.只是简单的一眼对视和那样的微笑,手指似乎已明白了一切.那之后,木偶经常抬起头感激地对手指散出微笑,手指静静的还给木偶原封不动的表情.木偶跳舞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场合越来越公开,杨子越来越丑陋.手指动,线动,木偶跟着动.手指轻轻动,线缓缓向上提,木偶丑态毕露地乱舞,仿佛失了心般疯狂.好在线看不见木偶的舞态,手指的操纵在线的心里应早已有如恩赐,手指动的时候,线的心里早该均满深深浅浅的幸福,又怎会考虑木偶呢.
木偶继续过这如同默剧的日子.对着线微笑,抬头仰望高高在上的灵动的手指,呼吸这空气中的嘲弄.即使有心,口里却发不出声音,心被深深浅浅的幸福均满,唯一的台词便是心底重复的话,我爱你,你有了你的幸福,我应该为此快乐.仿佛这话在她心底扎了根,那竭她一生也不会消亡的爱就这样枝繁叶茂地伸展开来,在下面那心的最温热的地方,根深蒂固.
线也许有些后知后觉.他依然会微笑地对木偶说话,虽然次数少了些,但对木偶来说却无所谓,能分得线的一点时间对她来说已是恩赐.线说,呵呵木偶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希望你挣断我,把我扯短些,越短越好.看着木偶一脸的困惑,线用躲藏而模糊的声音说,这样的话,我的中心不就离她更近了些嘛.线的声音带着憧憬却有一种说不出味道的认真,于是木偶抬起头对线笑,线也一吐为快的笑.木偶看见线笑便心满意足的低下头去,空空的木头眼眶那样干涩,仿佛永远流不出一滴眼泪,嘴角的弧线似乎怎么也扳不回来,那笑几乎就那么定格在了她脸上.线有了那么顽强的爱,她怎么能不以此快乐呢.
在后面的日子里,木偶经常与线一同抬头凝望着手指.手指的确漂亮,纤长灵动,即使在她懒惰无聊的时候随意轻轻抬起让木偶手舞足蹈时依然那么美丽,有时竟看得木偶出了神.线被打成活扣轻轻套在她的第一个关节上,仿佛手指轻轻甩两下线便会被甩开.这一切是那样的和谐,木偶幸福的微笑着想,安静的跳着笨拙的舞蹈.左边线动,她动左手;右边线动,她动右手.线死死地缠在她每一个关节上.真是不雅呢.这是木偶才微微皱起了眉头:线这样有些紧,自己的动作又是这样的呆傻,线缠在自己身上怕是不好看吧,手指会在意吗.可是再抬头看看,线仰头看着手指,每一寸都带着温暖的笑意,木偶也似乎被感染般低头微笑,嘴角在那一刻怎么也弯不回来.她怎能不为线有那种执著的爱幸福呢,她的心里可是一直在无声地对线说我爱你呢.你有了你的爱,我应该为此快乐.
木偶跳舞的次数已经频繁到了她自己也记不清的程度,原本白生生的膝盖也因为总是突然摔跪在地上而变黑,撞击地面的声音也由清脆变得浑浊起来.木偶生活的默剧也开始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宁静,时常,木头膝盖甚至整个身子突然摔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以及周围的嘲笑,还有无论何时都漂浮在空气中的那些嘲讽就如同突然轰响的巨大礼花炸开在那空寂的舞台背景上,仿佛默剧多了一场为了反衬寂静而特意添加的剧目.但木偶还是真的很幸福,她的内心只需要线浅浅的微笑便可以填满,哪里还放得下其他呢.
木偶在每天的摸爬滚打中很快地疲惫下去.身上的漆彩褪去了大部分的光泽,关节也似乎开始松动.但缠在她关节上的那几节线却被保护的很好,依旧有纯净柔和的白色光芒从身上放出来.木偶每次注视自己关节上的线时都会有一种成就感,那足以掩盖她白日里的疲惫.但当静静一个人任思绪填充脑海的时候心头又会掠过一丝不安:这样下去,线不是就天天处在被弄脏的危险里吗.如果线因为她沾染了灰迹,那么....线白净柔和的样子会受影响吧.那自己,是不是该脱开呢.
线也说,木偶你知道吗,手指对我说想看我在天空中飞扬的样子.她说白色的线飞扬在空中一定会很好看,蓝天会作我的背景.木偶低下头去想象线挂在手指上自由飞翔的样子.蓝天作为背景,白云甩开舞台,太阳月亮调好灯光,手指灵动的帮线变换着方向,线散开在空气中,笑容白净.那才应该是最和谐的.木偶忽的笑起来,抬头望望线,再猛地抬头看看天空:蓝色一览无余地铺展着,好漂亮的舞台啊~
木偶便一声不响地开始解开自己身上的线.他还是不舍得将线猛地扯断,她怕线会疼,怕他飞扬在空中的样子会不好看,她也怕自己的身上会留下一丝牵挂,哪怕只是一个线头.这时的手指仿佛阀了一样一言不发,闭目养神.许久以来随着日子的磨合线已经缠得很紧,木偶细心的解着线,想用最轻的力解开那些结.一不小心\,木偶裂开了指甲.撕心裂肺的痛让木偶手猛地一抖,干涩的眼眶后面仿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线,你以后就可以用那样和谐的姿态在蓝天搭建的背景飞扬了.木偶又把自己的心埋在涌上来的幸福当中.我的离开,会给你快乐啊.
当所有的线从木偶身上脱落的时候木偶突然怀疑自己是否能够站起来.手指也许是不想让线看到木偶站起来时难看的样子而让木偶难堪,看了木偶一眼便带着线走了.木偶感激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当那影子再也看不见时她低下头试着活动双臂.当木偶发现她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双臂的时候,她试着用双手撑地站起来.然后她惊异地发现自己可以很轻松地站起来,她愣了一下,然后快乐的笑,嘴角没有流出一丝声音.她转身向线离开时的反方向走去,刚开始有些踉跄,渐渐的步子变得坚定有力,仿佛加了些决心在里面.我不应该再让线看到我,不应该再想他,他不可以再缠绕我这个负担.木偶的步子变得轻快起来,此时线应该在手指的引导下在蓝天里自由自在的飞扬,白净的笑容正好和白云相映衬吧.线一定很幸福.木偶的双腿更有力了,她的每个脚印里似乎都均满了深深浅浅的幸福.
木偶的默剧又变成了真正的默剧,一个人独自演出的剧目.空荡的舞台,是她心中那均满了的幸福.在这样的舞台上表演,即使是默剧,一切也都是那样的美好.毕竟所爱的人正在幸福中浸泡啊,怎么能不美好呢.
路旁是一路繁花.木偶脚步轻快,渐渐跑起来.一条小溪横在眼前,木偶迟疑了一下便跳了下去.溪水只过小腿,木偶感觉身子一轻,却稳当的站住了.她想了想,侧了身向下游去,每走一步那种身子变轻的感受便是强烈了些.有一霎那她甚至想飞起来,就像线那样在空中飞扬.木偶上了岸坐在草地上,抬头望着天空想,身子只是变轻就那么轻松,那线现在一定很快乐了.木偶笑起来,心中均满了深深浅浅的幸福.
木偶没有办法不想线,即使她的离开给了他幸福,她心中均满的会占她一生的爱,却是由线塞进去的.
在路上有时候会碰到线和手指.这时的木偶总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再静静看着他们飞扬而过直到连他们背影也彻底看不见了,木偶才长出一口气,心中是从未有过的安稳,因为她又见了一次线,而且她更坚信线现在很幸福,那她又怎不快乐呢.
奇怪的是,虽然木偶每次见到他们都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却越来越多的想碰见他们.这也许没有什么原因,线虽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一个线头,但却挂在她的心里,牵挂着她的幸福.
于是就不停的想线不停的想线.她顺着小溪走过日日夜夜.每当夜晚到来溪边燃起篝火时,她会看见无数的小飞蛾挣扎着往火里扑.也只有他们扑进火里那一瞬间,火焰才仿佛察觉到他们存在般一闪.木偶忍不住截住一只飞蛾问为什么.飞蛾很快地说,因为我爱那火.然后就一头冲进火里.火焰又闪了一下,木偶才发现火焰是因为多了飞蛾几近干瘪的身体里的油脂作燃料才得以发出瞬间的闪亮.还有飞蛾在往火里扎.热浪一闪一闪地薰痛木偶干涩的眼眶.是不是只有付出生命这样的代价之后,才能让所爱的人有火光一闪的短暂放应呢.熊熊的火闪耀着照亮木偶的脸,给默剧添了几分闪动的色彩.
终于在一次相遇时木偶大着胆子借着想念从躲藏的地方走出来.当她经过线和手指身边的时候听见线的笑声爽朗.白净的笑容晕染开来,木偶当下就迈不动步子了.但线和手指擦过她的身边,似乎不再认识她,他们就那样离开了,线连一个回头都没有,他的笑声留下的时间也不长,却充满了幸福,呆呆站在那里的木偶,他似乎从来就不认识.当线和手指的背影彻底看不见的时候,木偶呆站在那里的身子摔在地上,干涩的眼眶里流出两行泪.原本均满幸福的心支离破碎,仿佛一个因时间久远斑驳的旧蜂窝,千疮百孔.木偶的默剧一直这么安静,这样安静甚至死寂的收场也许她也是愿意的.
即使竭尽一生,爱还是留不住.但是执念却可以支持起一颗心的幸福.但这颗心一旦疲累到连执念都留不住时,那只能冲出来,把心和生命的重重障碍在脚下错骨扬灰.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木偶默剧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656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1-20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