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丁酉(鸡)年十月三十

艾滋女 - 起因 [回目录]

武汉晚报10月19日报道 12日,“闫德利”三个字在网络中的搜索量突然直线上升,这一切源自某门户网站博客上一个名为“德利”的博客。这名自称闫德利的写手,不仅公布了闫德利的姓名、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以及大量闫德利日常照片及艳照,更公布了引发媒体热炒的279个“嫖客”号码。该写手自称曾经卖淫,并患有艾滋病,更是让此事件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

16日,有媒体报道,自称闫德利的人再次接受媒体采访,称此举目的是要找到失踪的未婚夫,并自称不日将离世,目前已受到人身威胁。

日前,记者赶赴保定容城调查发现,闫德利确有其人,但其家人接受采访时称该博客并非闫德利自己公布,而是有人恶意中伤。闫德利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自己从未在网络上发帖,更未接受过媒体采访。目前,她已考虑通过法律途径讨要公道,不排除进行艾滋病毒检测以证明清白。

艾滋女 - 事件缘起 [回目录]



“艾滋女”激起网络狂潮

12日,一名自称“闫德利”的写手在博客上发文,自述15岁时被继父强奸,后到北京上班,经人介绍去歌厅“坐台”。13日,此人在博客中发布一份共有279个电话号码的“性接触者通讯录”,并称自己于今年9月初被检查出感染艾滋病。

该写手称,对人生没什么希望,只是希望自己“烂得出名”。网文称,被曝光的电话号码大都分布在北京、保定、石家庄,还有广东等南方省份的“接触者”。随之一起公布的还有400余张照片,其中不乏“艳照”。

这些博文和图片最早仅在论坛上转载,然而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迅速推动网络搜索量,以“闫德利”成为搜索热词。

在各大论坛几乎都能找到相关信息,数千网友跟帖痛骂这名叫“闫德利”的女子,并为艾滋女向如此多人传播艾滋病感到恐慌。有网友表示,希望能早点把传染的人找到,防止病情扩散。只有极少数网友对“闫德利”的经历表示同情。

15日,与此事件相关的网贴大量被删,相关博客图片也被关闭删除。但是越来越多的网友加入其中,在网络上试图寻找此事件的真相。

艾滋女 - 记者调查 [回目录]



“嫖客电话”有女性用户

16日,有媒体报道,自称闫德利的人再次接受媒体采访,称此行目的要找到失踪的未婚夫。并自称不日将离世,目前已受到人身威胁。

随着事件的升温,被公布的279个电话号码也成为媒体和网民的捕捉对象。

16日,记者抽取其中几个号码拨打后发现,其中有女性用户。记者调查了解到,该北京号码已被这位女性用户使用4年以上。这位女性用户表示,几天来已接到数十个询问“闫德利”事件的电话,不甚其烦。279个电话确为石家庄、保定、北京等地号码,但其中一部分号码已停机。网络上随即又出现了闫德利家的固定电话,但记者拨打后接听者予以否认。

17日,按照网络公布的闫德利身份证地址,记者找到了保定容城贾光村。按照博客中公布的闫德利哥哥的名字,记者询问了数位村民,所问村民都下意识地反问记者,你找他家什么事?

就在闫德利家门口,记者敲击闫德利家破旧的铁门,闫德利的母亲前来开门,闻声走出门的男子是闫德利的继父。

闫母介绍,“闫德利事件”让他们在村里难以抬头,尽管他们认为不是自己孩子的错,但是这种事情实在难以见人。闫母更多的时候在喃喃自语,“别说整个河北,说不定全中国都知道了,以后可怎么做人呐?”

艾滋女 - 闫德利本人称博文是假 [回目录]



闫母称,得知消息后,她第一时间打电话向女儿求证,闫德利在电话中坚决否认并失声痛哭。

记者在对闫德利进行电话采访时,闫德利本人也表示,博客不是她写的,她本人之前也并未接受记者采访,所谓公布博客炒热自己以寻找未婚夫更是子虚乌有。

闫母介绍,自己26岁带着闫德利兄妹改嫁到贾光村,闫德利小的时候,因家境贫寒,她读小学六年级就辍学在家帮忙。

“我们德利16(岁)在本地学裁剪,半年挣了几百元。”闫母抽一大口烟,念叨着。17岁,闫德利投奔在北京的亲戚,在一家工厂打工,后辗转在商场卖过衣服,给饭店端过盘子。

闫母介绍,每年春节和其他节假日,闫德利都会回家,也会给家人钱,但月收入基本在2000元以下,都是打工所得,绝没有网络上描述的“坐台”等经历。

在网络中被描述成“禽兽”的继父闫老汉,满脸胡子,更多的时候坐在一边抽闷烟,突来的事件打乱了他每年农忙结束去做瓦工的计划,“说我就说了,我老了,把孩子说成这样,以后还怎么活?”

艾滋女 - 闫家称曾遭汽油弹袭击 [回目录]



闫德利的侄女拿着一支圆珠笔在自己脸上涂抹着,或许已忘了一个多月前那个让她啼哭不止的夜晚,然而大人们记忆犹新。

8月26日凌晨2时左右,闫家被人从院子外扔进两个装满汽油缠满纱布的啤酒瓶。当夜大雨瓢泼,都没有很快浇灭火苗。闫家正屋的双层玻璃,有两块外层玻璃被打碎。

不仅如此,从6月份开始,闫家在村里陆续捡到“河北容城县第一名妓闫德利及其家人”为题目的印刷品,不仅对闫德利及其家人进行了详细的介绍,还称闫德利在北京卖淫为生。这些印刷品打印在A4纸上,文字占据了半幅,艳照占据了半幅。

闫母从田间地头捡回的印刷品多曾被露水打湿,皱皱巴巴。而闫德利堂哥闫国清在县城捡到的,从文字上判断为另一版本,但内容大同小异。

闫德利在电话中向记者证实,网络和印刷品上的日常图片确实为她本人,艳照中一部分是她本人,但她不知道对方是何时拍摄的。闫国清向记者透露,一位了解电脑的朋友告诉他,经过技术分析,发现网上的裸露照片“大部分都是电脑合成的。”

艾滋女 - 事件疑云 [回目录]


事件是闫德利前男友诬陷?

闫德利所指的“对方”是她一年多前在北京认识的男友。两人在一次聚会中相识,闫德利自称热恋后发现对方有家室。因对方迟迟不能离婚,闫德利几个月前和对方提出分手。对方不同意,数次骚扰,并到其家中纠缠。

闫母称,网络和印刷品中公布的电话,确为闫家原来的号码。数月前,不堪闫德利前男友骚扰,闫家更换了电话号码。

闫德利称,她怀疑网络上的一切都是前男友恶搞,因为二人热恋时,闫德利自己和家人的照片都曾留给对方。而网络上公布的电话号码,绝大部分来自闫德利昔日的手机卡,其身份大多为闫德利的同事、还有其哥哥的朋友,闫德利怀疑系被前男友复制。

闫德利自称从未做过艾滋病毒测试,更不会患有艾滋病。为证明清白,如有必要,她会找一家机构验证。昨日,闫德利称,将通过法律途径讨还公道,力证清白,并将返回河北报案。

闫德利返容城拒见媒体

昨日9时,记者按照约定,在闫家大门外等候闫德利的归来。17日,闫德利的堂哥闫国清曾在电话中和闫德利沟通,双方约定,闫德利在中午之前到家。昨日,记者电话采访闫德利时,她也表示,详细情况将回到容城老家后向媒体细说。

然而,记者到闫家敲门时,闫母迎出门来,表示闫家的事情已经托付闫国清处理,请记者不要费心。闫父出门归来后,见到记者,扭头就走。

闫国清17日和记者约定,闫德利回家后会通知媒体。然而,他留给记者的电话一天都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在记者数次上门求证后,闫母表示,闫德利确实回了容城,但是没有回家。

艾滋女 - 最新消息 [回目录]



闫德利派出所做笔录

昨日10时30分左右,记者赶到闫德利住址所属的贾光乡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张景战称,闫德利是要到派出所做笔录,但是记者赶到时闫德利尚未到。

12时左右,记者再次赶到派出所。张景战介绍,十余分钟前,闫国清带领闫德利在派出所做了约一小时的笔录离开,但笔录内容暂时不便透露,警方是否立案尚需向上级部门请示后决定。

张景战称,闫德利和闫国清乘坐一辆灰色面包车离开派出所。记者随即赶赴闫家,但闫德利并未回家。

艾滋女 - 是否检测艾滋病? [回目录]



防疫部门讳莫如深

闫母透露,17日晚,当地防疫部门曾到过闫家,闫德利很可能和闫国清到县城处理此事。

随后,记者赶到容城县卫生防疫站,在门口巧遇正准备出门的办公室负责人张建明。张回复称,17日确实到过闫家。记者询问闫德利昨日是否到防疫站做检查,张回答说,他们也正在找她,随后上车迅速离开。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闫德利昨已做完体检,19日出结果。但记者电话向张建明核实,他依然没有明确回复。

闫德利昨日已做体检

昨日,和记者约定返回保定容城接受采访的闫德利未能赴约。但记者从当地派出所获悉,闫德利确实在昨日上午到派出所报案并做了笔录,警方是否立案还需向上级汇报。

与此同时,当地的防疫部门已为闫德利做了体检,近日将出结论。

作为闫德利的堂兄,闫国清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员,这次闫德利回乡报案验血,都是闫国清一手安排的。闫国清说,他本人也是这个事件的受害者,在散发的传单上,有他的名字,他的手机号码也被列入279名“嫖客名单”里。

艾滋女 - 知情人透露 [回目录]



公布电话中有民警

昨日,记者从当地一知情人处获悉,网络上公布的279个电话中,有容城当地民警。记者找到这位当事人,据其介绍,今年8月份,一北京籍男子杨某在当地报警被打,系其接待处理,对方离开时索要了当事人电话,当事人由此留给对方警务通号码。而这名男子正是闫德利的前男友。

当事人回忆,京籍男子报警称在北京因一起交通事故,闫德利欠其5000元人民币。事发当天,闫德利约其到容城拿钱。但到达容城后,京籍男子遭闫家殴打。当事人表示,京籍男子报警时,其身边有一位女子随行,但其回忆,绝对不是网络上公布的闫德利。

而闫家向记者回忆这段经过时称,京籍男子因闫德利要与其分手,向闫家索要分手费,双方口角后所致。闫德利在17日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5000元欠条系被逼而写。

艾滋女 - 警方当事人拟起诉“肇事者” [回目录]


一个月前,此当事人手机上陆续接到彩信,之后对方改发短信,提示接收人自己是闫德利,请接收人进入到一QQ号码空间查询“惊喜”。

十余天前,此当事人从同事处获悉,自己的电话在网络中被公布。就在记者采访之际,当事人的手机还接到一个骚扰电话,对方反复询问当事人身份无果后,咒骂挂机。

当事人还向记者出示了陌生号码发来的诅咒短信:一夜风流的代价,活该……该当事人无奈的向记者表示,他只是在接警时听到过闫德利的名字,和闫德利并不认识。目前,这位当事人正在逐个记录骚扰电话,并着手写起诉书,准备在恶意公布自己电话的当事人落网后以个人名义诉讼,以求清白。

艾滋女 - 警方初步调查认为 [回目录]



此事有黑手推动

记者在采访时获悉,因以闫德利名义公布的279个电话号码,都被描述成嫖客所有,且有民警号码位列其中,容城警方初步调查认为此事有黑手推动,绝非网络描述的寻夫事件那么简单,并因网络中描述闫德利患有艾滋病,此事件已演变成公共事件,公安机关有必要介入调查。

然而,当地警方透露,初步调查显示,在网络上散布淫秽图片的IP地址在北京,根据案发地的受理原则,此案无法由容城警方直接受理,如确定闫德利是受害人,闫德利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散布在闫家附近的淫秽印刷品,警方建议闫家收集后报案,如果达到立案标准,容城警方可以对此案立案侦查。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艾滋女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96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10-26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