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丁酉(鸡)年十二月初三


台军法宝天弓系列防空导弹 - 台军法宝天弓系列防空导弹全析 [回目录]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以秘密和公开的方式支持并武装台湾当局。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又大力支持台湾获取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甚至积极拉拢台湾当局合作发展TMD系统和技术,助长了其“武力拒统”的邪念。美国一方面在私下频繁派员与台湾军方进行接触商讨合作事宜;另一方面“回应台湾要求”,向其出售爱国者PAC-2系统、商议出售PAC-3系统,协助台湾提高自身导弹防御能力。同时,也以导弹军售为契机,在捞取政治上的好处之外,还竭力达到掌握、控制台湾军事高科技产业的目的。在美国帮助下,台湾以“强网”系统为核心的防空网建设有了很大加强,而在其防空网中,台军自制的天弓系列防空导弹则是“台独”当局挟以自重的重要“法宝”之一。

  20世纪70年代中期,台湾陆军的主力防空导弹是美制霍克改进型,按照国民党当局对我人民解放军1980年代初期军事力量发展预测,大陆可能引进F-16、幻想2000等当时世界一流性的战斗机。因此提出了研制新型高性能防空导弹以进霍克系统。但由于工业基础的薄弱,最初的方案只是小打小闹:在改进霍克基础上换装大推力火箭发动机,改进气功外形。1975年,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以霍克导弹弹体为基础,利用当时刚引进的电脑辅助设计(CAD)技术,改造出一型新的防空导弹,称为“先进防空导弹”,该弹总体上看有些类似美国的AIM-54不死鸟空空导弹,这便是天弓导弹系统的前身。

  由于新导弹的性能无法让台湾军方满意,因此军方责令“中科院”进行“精进”。此时美国的爱国者导弹经过近20年的研发,刚刚定型生产,但由于新产品的质量不稳定,雷锡恩公司和陆军方面经常扯皮。一时间爱国者将减少装备数量甚至撤消等传言四起,于是无论雷锡恩公司还是美国军方乃至政府都急于为爱国者研制中花费的天文巨资找一个下家当冤大头,以便在万一爱国者下马时不至于血本无归(这种对国民党当局借以“废物利用”式的军售早在20世纪2、30年代就已经盛行)。1981年,美国允诺向台湾转让85%以上的爱国者技术,“中科院”则于1982年由第二研究所正式成立“天弓防空导弹计划室”,并再次修改了天弓的布局。这个项目如此之顺利、在军售限制方面反对甚少,除云政治因素外,在技术上和当时爱国者的“状态低迷”,几乎被当作一项和XB-70、约克中士一般徙糜钱财的失败项目有很大关系。

  虽然美国允诺提供大部分爱国者的技术给台湾,但爱国者系统最关键、最核心的TVM制导技术却对台湾讳莫如深。而如果不采用TVM体制的话照搬爱国者系统AN/MPQ-53相控阵雷达的其他设计则缺乏针对性和系统性,技术上也很难实现。因此,“中科院”决定按照自已最熟悉的型号来开展研究——导弹使用引进的爱国者技术,而制导雷达则按照与美国的协议,以雷锡恩公司的另一型相控阵雷达宙斯盾为基础进行开发。台湾之所以采用为海军大型舰艇研制的宙斯盾系统为母版开发自己的制导雷达,其主要原因是宙斯盾系统中,相控阵雷达主要负责目标搜索和导弹截获引导,对目标的照射和导弹的末端制导另配有专门的照射雷达,而台湾恰好对所装备的美制霍克导弹系统的搜索雷达-照射雷达体制比较熟悉,如果引进宙斯盾技术,可以避开复杂的TVM技术难关,又能够发扬自己的长处,在操作继承性上也有裨益之处。因此“中科院”于1982年底向台湾军方提请了最后的总体方案报告,得到首肯后,研制工作迅速展开。在美国的帮助下,天弓I的研制进度很快,1986年,首枚具备完全作战能力的全功能战备弹便试射成功。但由于台湾本身工业水平的限制,在生产和部队使用过程中遇到了不少麻烦,直到1993年9月,第一套天弓I型系统才真正达到战备水平,从实验室到工厂再到部队,用去了7年时间——这个时间的长短,也是衡量综合科技实力的重要标准,台湾在这方面,显然不过关。

  1992年6月,台湾和美国达成为期5年的合作协议,由美国提供爱国者系统的关键技术和零部件,对天弓I进行改进,使其具有反战术弹道导弹能力。1998年7月15日,在台湾屏东导弹测试基地进地了试验,改进后的天弓I导弹以4马赫的速度拦截了战术导弹靶弹,估计天弓I改进型将在稍晚时候将陆续准备部队。

  防空导弹系统从整体角度衡量是否先进,最主要看的就采用的雷达体制和制导体制。由于技术引进上受到美国的限制,天弓系统的母型是海军舰载型的宙斯盾战斗系统,其导弹为半主动制导的标准SM-2,因此天弓I型的雷达、导弹也分别沿用了相控体制和半主动制导体制。这样的体制到底是不是像台湾媒体所说的那么先进呢,我们从它的作战过程入手分析就知道了。

  天弓I型系统以连为独立作战单元,1个连配有1辆战术指挥中心/长白(CSIST/GEADAR-1)相控阵雷达车、2辆照射雷达车、至少四辆天弓I型发射车、1辆电源车和1辆导弹运输车。作战时首先由长白相控雷达搜索发现目标并将目标信息传给指挥控制中心,由指挥控制中心进行敌人识别、威胁判断和目标分配。并选定发射架,将发射前需要的数据和程序送给导弹。当导弹发射后,首先由长白雷达对其进行截获,使导弹和相控雷达阵之间建立起联系,通俗的话说,就是让雷达达和导弹知道彼此的位置,形成闭环控制回路。当导弹进入末端后,由于长相控阵雷达交班给与改型霍克相类似的CS/MPG-25型连续波照射雷达照射目标、制导导弹。该雷达是在美制改型霍克系统的大功率照射雷达AN/MPQ-46HPI的基础上研制的,但功率比改型霍克的大60%,且抗干扰能力和敌我识别(IFF)设备得到了改进。

  当天弓I型导弹上的半主动雷达导引头开机后,通过头部天线接收经目标反射的照射雷达信号,导弹尾部基准天线则直接接收通过照射天线旁瓣向导弹发射的照射波。在弹上对这两个信号进行相干检波后,所形成的信号中即包含有与导弹目标接近速度成正比的多普勒频移,通过频率范围很窄的窄带频率跟踪器精确提取出这一频谱后,弹上电路就可以截获、跟踪目标多普勒频率,并从中提取出控制导弹飞行轨迹的制导信息。制导信息在自动驾驶仪中变换放大后,可产生操纵液压舵机的信号控制舵面偏转,使导弹按预定的弹道飞向目标,直到最后导弹和目标距离很近,进入杀伤区后,照射雷达将按照程度发射指令,让导弹打开引信(为了防止在飞行过程中受外来干扰的影响导致提前误炸,引信要等到距离目标很近时才打开),然后天弓I型导弹进入最后的交战程序,引信截获到目标后,按照程序选择起爆时机和方式。这就是天弓I型半主动制导工作的主要过程。

  说到这里,不得不再提一下天弓型的导引头,在雷锡恩公司的帮助下,天弓I型的导引头对目标速度跟踪时采用了多普勒跟踪,能从严重的地物杂波干扰中分离出运动目标,因此具有较好的低空性能。导引头采用倒置接收机,提高了抗干扰能力,噪声干扰对照射雷达天线照射目标影响不大。同时也提高了对多普勒频率的分辨能力。

  由上可见,天弓I型导弹和美俄同类以相控阵雷达为核心的远程防空导弹系统最大的差距就是其独特的导引方式。这样的半主动配置使长白雷达指挥作战时负责比爱国者和-300要低,对空情的掌握能力更强。但这种制导体制照射雷达只在最后低阶段对目标照射雷达,虽然照射雷达只在最后阶段对目标照射5-10秒,相比搜索/警戒雷达从发现到击毁目标整个期间都在向其辐射电磁波来说要短的多,但它制导现代战斗机的雷达告警器和定向仪提供充分的告警器报警到电子侦察接收机进行目标定位,再到调用数据库分析做出处理结果,总共不会超过1分钟,剩下的时间就是发射反辐射导弹了。从美军反辐射导弹运用的战例看,在空地对抗中,照射雷达被反辐射攻击的概率最高,也是对方压制防空网的重点和突破口。以第一次海湾战争为例,伊拉克防空网的各类警戒雷达被反辐射导弹摧毁的损失率为17%,剩下大部分都是炸弹造成的伤害,而且都是在防空网瓦解或所配属的防空导弹单位中照射/制导雷达被摧毁后才遭轰炸损失的。而各类照射/制导雷达被反辐射导弹击毁的损失率达到63%,可见照射雷达是最“招惹”反辐射导弹的。天弓I型的CS/MPG25照射雷达源自霍克系统,虽然霍克系统经过三次现代化改进,但毕竟其基础设计是20世纪50年代的。因此照射雷达的峰率加大近一半,则功率就更高了,也更容易被对方电子侦察、锁定,成为很明显的辐射目标而遭到集中摧毁。虽然照射雷达被攻击后长白雷达仍可存活,但没有照射雷达,天弓I型导弹就无法制导,光剩下长白雷达也无用,这时对方飞机用炸弹也可以摧毁它。因此,天弓I型的这种半主动制导体制在现代空地对抗中已经落后。

  在天弓I型系统研制之初,台湾并未获得美国援助,此前缺乏高性能导弹技术储备的台湾来说,要开发一种全新的导弹技术储备的台湾来说,要开发一种全新的导弹外形有些勉为其难,必然需要一个参照物。因此最早的天弓I型导弹便选中了台湾最容易得到的型号进行模仿:台军已经装备的美制霍克。从天弓I基本型的模型可以看出,其弹翼几乎就是霍克的升降副翼式的缩小形。当美国雷锡恩公司同意提供爱国者的诸多技术后,天弓I型导弹的外形和尺寸迅速改弦更张,其全功能战备弹露面时,已经变得与美国爱国者导弹惊人的相似,以后的天弓系列基本也沿用了这种配置,圆柱形弹体、圆锥形头部,位于弹体尾部的4片梯形全动式控制翼呈“X”开配置。虽然在技术上这样的跨度对于台湾来说有些大,但其母型爱国者数百次的风洞和实弹实践已经证明这种新颖的设计是可靠的,因此向来唯美国马首的瞻的台湾自然咬牙也上了。不过,在天弓I型导弹的外形上还是和爱国者有区别的,其头部雷达罩的梯度明显比爱国者小,因此雷达罩显得更细长,尖拱形流罩由18毫米厚的浇铸石英玻璃制成,尖端为钻石金材料。具有良好的气动外形,也作为导引头的微波窗口和热防护装备。对于此材料的研制成功,台湾“中科院”甚是得意,认为已经进入“世界顶级行列”。可美国爱国者导弹的石英玻璃头罩厚度为16.5毫米,比天弓薄了整整1.5毫米——不要小看这似乎十分细微的差异,它所说明的是台湾工业水平和世界一流间的差距:材料强度达不到要求,所以才增加厚度,减小梯度。另外天弓I型和爱国者还有一处差别,它的弹体两侧装有突出的整流罩,这种布局在雄风反舰导弹和天剑-2空空导弹上也可以看到,但天弓I型上的尺寸明显比爱国者上的大,其原因是除了在罩中布设有连接中部控制段与尾翼控制系统的线路外,还有台湾自行设计的数据链接收天线,用以取代爱国者上装在尾部的两具TVM天线。

  天弓导弹的制导系统包括导引头、遥控发射/接收机系统和自动驾驶仪。制导舱为铝合金壳体,外缠15度斜绕的酚醛布条并涂一层改性橡胶以加强强度和提高隔热性能。导引头工作在J波段,由平面阵天线、常平架系统和控制导引头运动与处理信号的电子组合等组成。尾部控制舱为环形空间,内装液压舵机系统,通过自动驾驶仪接收指令,操纵舵面对导弹进行控制和稳定飞行。天弓I型导弹采用破片杀伤式战斗部,质量为90公斤。为了提高杀伤效能,导弹采用近炸和触发引信。这比爱国者上单一的无线电近炸引信的可靠性和冗余程度要高。单个破片质量3克,大于爱国者的2克。战斗部舱为铝合金精密铸造,除内装有战斗部外,还有惯性传感装置、遥控发射机/接收机装置、安全保险和电子装备、引信和天线等。

  天弓I型的动力装置由发动机、外部隔热罩和上述两条向尾翼传送控制信号的外部导管组成。发动机壳体是导弹结构的一部分,外部有隔热防护罩,和爱国者一样,天弓I型的固体火箭发动机也采用了先进的HTPB氢氧基聚丁烯混合推进剂系列。推进系统质量约490公斤。推力约134.8千牛,工作时间12秒。按照台湾方面自称“天弓I型射程100公里”的说法,其弹体尺寸、质量与爱国者都基本无差别,那么要达到射程更远、则只有在推进剂上下功夫了。据称天弓I型上比爱国者性能更高的推进剂是台湾自行开发的,但是考虑到台湾化学工业的水平,再从美国方面透露的蛛丝马迹看,其中有不少与、协助的因素。由于这些不确定因素,对于天弓I型导弹的射程也有多种说法,主要的有两种:最大射程60公里,有效射程40公里;最大射程100公里,有效射程80公里。从多方面因素分析看,笔者认为取前者可能性大些。因为如前所述天弓I型的照射雷达是在霍克系统的基础上改进并加大60%的功率,霍克导弹的最大射程40公里,有效射程30公里。其照射雷达的作用距离在100公里左右,按6的4次方根,也就是说,天弓照射雷达的最大作用距离也只有115公里左右,再考虑其采用先进元件、优化设计等因素,至多达到130公里。这样的雷达作用距离要为射程达到100公里的导弹提供照射,有点勉为其难。另的不说,单单对方战斗机的电子对抗设备如果采用苏式大功率的阻塞、压制路线的话,就很容易干扰掉采用兰主动制导体天弓I型导弹。综合考虑,其最大射程在60公里比较符合台湾工业实际。

  总体来看,由于得到美国的充分技术支持,天弓I型号导弹和爱国者相比差距不大,但在关键技术上还是缺乏一点火候,这也是美国人狡猾之处——卖技术,但不给关键技术,这样始终能够控制你。

台军法宝天弓系列防空导弹 - 特点 [回目录]


  天弓I型导弹的发射筒为一个密封加固的方形铝箱,内装隔热层,兼作运输和贮存导弹用。它由蒙皮。框架、导轨、支架、导向板、前后端盖、箱内保温材料、环境微调装置、固定导弹的自锁装置等组成。箱内下端有一条“工”字形导轨,这和爱国者的“U”字形导轨略有不同。导轨表面粘有石墨层,用以减小导弹发射时的磨擦。由于选用的铝材较爱国者的发射筒薄,因此早期的天弓发射筒外表面有8条垂直加强肋和2条水平加强肋,后期改进工艺、材料后改为4条垂直和2条水平的。在发射筒外部左侧,有测试导弹和发射前对导弹进行目标初始诸元定的电缆,而爱国者的这些电缆则在筒尾部。导弹发射筒本身并非高科技产品,但其对加工工艺的要求很高。台湾在研制天弓I型时本想自行开发发射筒以进技术所需的大量经费,但在多处工艺上遇到了困难,最后还是不得不私下请来为爱国者研制发射筒的马丁公司技术人员“传经送道”,才解决了薄铝合金壳体的焊接、防变形等问题。

  虽然台湾的民用电子工业在亚洲处于领先地位,但他们的雷达技术并没因此被惠及。可台湾的天弓导弹系统又偏偏是世界上第三套配备相控阵雷达的陆基远程防空导弹系统。这和美国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这使得台湾在1980年代因为军售限制难以获得高性能战机时,从地面防空火力上得到了一定补偿。

  天弓系统的核心是长白相控阵雷达和与之同处一车的战术指挥中心。由于是舰截雷达陆上化,因此该系统的设计和另两种一开始就为了地面防空专门设计的相控阵雷达来说差异不小。为了使之实用化,台湾方面颇费了些周折。

  在长白雷达设计之初,“中科院”也曾计划使长白雷达具备高机动能力,1987年10月11日的侨泰演习中,长白雷达首次露面便让众人吃惊不已。它的布局为一台越野底盘车上装载一控阵天线的自作聪明体。它的好处是不需转动天线即可构成360度探测范围。但这样整车高度实在太大,达到6米以上,如此的高度在面对台湾岛内的桥梁、涵通时恐怕困难重重。而且由于相控阵天线装在车顶,导致重心严重升高,也不便于越野,甚至转弯时的速度都能太快,否则将倾覆。所以,这种怪异的布局很快被放弃了。

  在1989年9月25日天弓系统移交台湾陆军的典礼上,长白雷达的坚定版现身。这次是采用的半挂拖车方案。相控阵天线作为整体镶嵌在长12米、高3米、高4米的拖车车厢中间侧壁上,为避免地面杂波干扰,阵面与垂直面略二夹角。天线主阵面为矩形,尺寸为4.5x0.8平方米,相当于把一块宙斯盾SPY—1相控阵天线贴在了车上,另有一块尺寸为2.8x0.8平方米的敌我识别天线位于拖车左前部。在天线阵面正后的车箱内为发射/接收机等雷达设计,车两端为指挥控制中心和信号处理器组成。作为天弓系统的指挥控制中心与相控阵雷达、照射雷达、发射架等连接,操纵人员在此可完成威胁判断、拦截计算、发射架选择及战果评估。

  由于要伴随陆军机械化部队作战,爱国者和S—300都采用较高的工作频率,以减小天线尺寸,同时也牺牲了一定性能,雷达的最大跟踪距离都在150里以内。而长白雷达设计时放弃了机动性,使用工作在S波段的大型天线,也没有采用前二者为了突出机动面采用的在天线阵面和发射机/接收机之间以空间直接馈传送信号的方式,而沿用宙斯盾的思路使用了传统的波导管传递信号,使信号衰减更小,加上对电脑及天线配件的重量限制较小,使信号处理和目标管理为提高。这一系列措施使其对高度20000米的目标跟踪距离高达450公里,对目标的探测能力高于爱国者和S-300的相控阵雷达。

  长白雷达采用了美国提供的固态收发单元、电子扫描技术(但美国不允许台湾制造这些无件,只让其负责装配)。整个天线阵面由6000个移项器收发单元构成,可覆盖方位120度、高低度的范围,由于没有机械转动装置,扫描时没有机械惯性,波束可在瞬间改变在空间的位置,有利于同时跟踪多个目标。此外,长白雷达还具有频率捷变能力,可在受到干扰时自动转换工作频率点。在C3I系统支援下,长白雷达并入了台湾于1994年开始兴建的“强网”系统,可担负防空作战,也能在警戒雷达受损情况下转为监视或空中管制任务(美国E-2和E-3预警机上的雷达也为S波段)。

  为进一步确保长白雷达的安全,“中科院”按照爱国者的抗反辐射诱饵天线。专门诱导反辐射导弹。随着技术发展“中科院”又研制了机动诱饵车,其发射波形和雷达配合,在雷达与诱饵之间形成一个信号中心,虚拟出一个“雷达”来,使测角精确度低、分辨率不足的被动导引头控制反辐射导弹命中两辆诱饵车与雷达之间的空地。这样,诱饵车就不会被反辐射导弹消耗光。

  但是,随着现代制导技术的进步,长白雷达的诱饵战术也在受到挑战。如俄罗斯X-31P等空地导弹已经装备了多模导引头,可自动进行数据融合,识别目标(见本刊2003年第13期《突防——苏俄反辐射导弹家庭》)。另外,还可以靠X-31与红外/INS制导的X-59配合,或GPS+红外、红外+毫米波等多种制导模式来破解长白的诱饵。因此,固定阵地的长白雷达在密集、多方式的反辐射攻击面前,下场还是不大妙的。

  天弓II型是继天弓I型发展起来的,由于有天弓I型的经验,天弓II型发展顺利,1989年研制出洋机,很快于1990年定型并于1992年开始产生,1994年交付部队。

  相比天弓I型,II型作了不少改进。最初问世的型号为直接在天弓I型弹体上增加1级固体助推器,采用85度准垂发射。但由于发射时的弹体滚转和第一级火箭脱落等问题一直难以解决,后来天弓II改为单级火箭形式。新的天弓II将天弓I弹体加长18厘米,弹径加粗。弹内电子元件改用美国提供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缩小体积,增加燃料装药量以增大杀伤空域和拦截速度、射程,据称最大射高比天弓I增加2000米,射程达到200公里。本来天弓II准备使用大推力冲压发动机,但由于研制进度跟不上,最后将此计划推延到天弓III型上了。

  天弓II型另一项重大改进是取消了照射雷达,以抛弃在现代空袭兵器及饱和攻击战术飞速发展下已过时的半主动制导体制。天弓II型导弹采用指令修正的惯性制导和主动雷达寻的复合制导方式。导弹垂直起飞到某一高度后,初制导系统控制导弹朝向目标方位按程序转弯。当导弹转向目标平面后,由惯性测量装备和弹道计算机组成的惯性制导系统测量出导弹的实际姿态、速度和位置,将数据交给指令修正系统与地面雷达进行交联,长白雷达通过计算机确定导弹的实时位置,得出导弹的偏移量,校正因风和其它干扰引起的横向偏差,使主动雷达导引头在最佳位置开机,减少导引头捕获目标的扫描时间,以防止被对方雷达告警器过早截获。导引头捕获目标后,长白雷达就此“撒手”,对目标的跟踪由弹上的主动雷达导引头完成。据推测主动雷达导引头工作在2厘米波段,采用微波单片集成电路以减小体积、重量。

  另外,还有消息称“中科院”专门为天弓I/II两型研制了通用红外导引头,以提高抗干扰能力,具备复合攻击能力,同时也可提高抗击多目标能力。但目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为射程100公里以上的防空导弹研制出配套的红外目标指示设备,更无哪种导弹的红外导引头作用距离可达100公里。因此这种消息的可行性值得怀疑。至于有传闻说天弓I/II采用了主动雷达加红外双模导引头,则更难令人相信。至少从目前公布的照片来看,没有发现带有红外侧窗导引头的天弓导弹。

  天弓II导弹已在1998年7月和9月进行了两次实弹打靶,2001年少量投产。根据美国和台湾1992年6月达成的一项为期五年的合作协议,美国雷锡恩公司将提供制导系统和技术,由台湾生产动力装置、控制系统及战斗部等以改进天弓II型,这项协议经费共1.2亿美元。原计划1993年底开始研制,后因经费问题而停顿。之后台湾又同美国达成采购7套改进的防空系统火力单元(包括导弹及发射架)、雷达、作战控制站和支援设备协议。以便使天弓II型到2000年具有反战术弹道能力。

  天弓III型是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在天弓II型基础上发展的,主要发展其拦截弹道导弹的能力,预计2005年投产。1998年,天弓III型在屏东九鹏基地完成了3次试射,ATBM实弹在长白雷达导引下,以4马赫速度拦截先行发射的由天弓II型改装的导弹靶,并以破片杀伤方式摧毁靶标。随后“中科院”于1999年11月16日公布,天弓III反导型于同年9月以直接撞击方式命中靶弹,这是“中科院”1996年开始的“低层反战术导弹系统关键研究”计划取得的重大突破。

  在天弓II型基础上,天弓III型导弹改用了冲压式火箭发动机,射程达到300公里。但如前所述,受地球曲度限制,超过100公里的射程对反飞机意义不大。而若天弓III型的冲压发动机无法使导弹的速度超过4马赫,则难以拦截高超音速的弹道导弹,而对于一般导弹而言,也鲜有飞这么高、这么快的,因此便是性能上的浪费。而若无法实现燃料固体化,则在后勤维护上存在相当的困难。因此,有迹象表明天弓III型的冲压发动机可能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借防空型的天弓导弹研制一种战术地对地导弹。

  目前,美国海军的“协同作战能力”(CEC)计划使用空中的预警机发现、确定目标,通过数据链可使宙斯盾巡洋舰在完全看不到目标的情况以主动导引的标准SM-III防空导弹下攻击地平线以下的目标。台湾对此很感举,正在对可行性进行讨论,但要付诸实践,恐怕还是要等到2010年美国的CEC计划实现以后才能得到相关的技术转让。

  作为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天弓系统对台湾建立反弹道导弹系统具有重意义,台湾当局企图通过参与TMD、采购爱国者PAC-3和发展宙斯盾的台湾版——天弓II系统及相关预警系统,配合已从美国购买的爱国者PAC—2型导弹和台湾正在研制的天弓III型导弹构建反导防御体系。但实际上,TMD还面临着许多问题。它的技术尚不成熟,10次高空拦截只有2次成功,对导弹的初始段、飞行段、再入段的拦截还许多难题没有解决,有的甚至连基本的方法和公式都没有找到。再者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目前的拦截试验都是在特定条件下进行的,离实战还有较大距离,虽然爱国者PAC-3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拦截了多枚战术导弹,但那只是弹头末端弹头-体分离且伴随干扰和机动新型战术弹道导弹,TMD要形成战斗力尚需时日。此外,台湾海峡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象条件也会影响反导系统的发挥。而且前面提过,天弓II型系统的雷达和导弹制导方式都比美俄同型导弹更适合反导,其母型美国海军的宙斯盾雷达也多次展现了反导潜力。且S波段的探测距离远比C波段的爱国MPQ-53雷达来得远,以更早探测到弹道导弹,也就能延长导弹拦截的距离。但3型中唯独天弓导弹不具备反弹道导弹能力,这里面不免发人深思。其实反导的关键在软件上,可美国却偏偏不提供这些软件和算法。只要台湾能够得到有关的软件,知道如何增强预测交汇点的能力以确保斜前方交汇,天弓的反导能力就能得到相当提升。否则,必须从多次的试验中积累经验,自行推算出一整套的方法,这样费时费力还费钱。难怪美国要拉台湾加入TMD为它分担些研制、试验费用,但最后却只答应把成品(爱国者PAC-3)卖给台湾,传家之宝,何以示人?所以,台湾要想建立自己受制约的反导体系,困难重重。

  台湾本岛的几座天弓导弹阵地,掩护了几部分西部人口密集地区。台湾军方认为:天弓导弹可保持24小时战备,可同时迎战上百个目标,如解放军空军想在地面摧毁台湾机群,则势必被大量的天弓导弹消耗飞机和飞行员,台湾空军则凭借天弓导弹保存实力并获得时间遂行“战略持久”的疏散行动或“战术速决”的集结兵力,以待机反击。一言以概之,天弓导弹是“台独”分子们自保的重要法宝。但请不要忘记,防御一方始终处于被动地位,进攻方向不到的时间、方向上发起攻击。伊拉克的核反应堆防备可谓严密吧,照样也被以色列空军摧毁。或者在必要的时候,对这几个威胁我作战顺利展开的天龙阵地用上些比反辐射导弹、炸弹威力更大的武器,天弓导弹纵有再大的本事,也只能化为一堆废墟。

  军事实力的竞争是综合实力的竞赛,近年来,祖国大陆国民经济实力不断增加,人均生产力持续提高,国际政治实力和军事实力持续增强,台湾纵以重金取得一些先进武器,但和大陆飞速发展的实力相比,它的军事、工业实力只有愈来愈居下风。美国兰德公司的报告《恐怖的海峡》中也承认,到2005年,大陆和台湾双方军事实力将持平,而到2010年,大陆将全面超过台湾!连他们的美国主子都这么认为,那么台湾陈水扁当局梦想以武力抗统,和大陆进行硬碰硬的武力竞争,这岂非痴人说梦?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台军法宝天弓系列防空导弹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894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03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