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8年1月22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十二月初六

阿霞 - 阿霞 [回目录]

文登景星者少有重名,与陈生比邻而居,斋隔一短垣。一日陈暮过荒落之墟,闻女子啼
松柏间,近临则树横枝有悬带,若将自经。陈诘之,挥涕而对曰:“母远出,托妾于外兄。
不图狼子野心,畜我不卒。伶仃如此不如死!”言已复泣。陈解带,劝令适人,女虑无可托
者。陈请暂寄其家,女从之。既归,挑灯审视,丰韵殊绝,大悦,欲乱之,女厉声抗拒,纷
纭之声达于间壁。景生逾垣来窥,陈乃释女。女见景生,凝目停睇,久乃奔去。二人共逐
之,不知去向。
景归,阖户欲寝,则女子盈盈自房中出。惊问之,答曰:“彼德薄福浅,不可终托。”
景大喜,诘其姓氏。曰:“妾祖居于齐,以齐为姓,小字阿霞。”入以游词,笑不甚拒,遂
与寝处,斋中多友人来往,女恒隐闭深房。过数日,曰:“妾姑去,此处烦杂困人甚。继
今,请以夜卜。”问:“家何所?”曰:“正不远耳。”遂早去,夜果复来,欢爱綦笃。又
数日谓景曰:“我两人情好虽佳,终属苟合。家君宦游西疆,明日将从母去,容即乘间禀
命,而相从以终焉。”问:“几日别?”约以旬终。既去,景思斋居不可常,移诸内又虑妻
妒,计不如出妻。志既决,至辄诟厉,妻不堪其辱,涕欲死。景曰:“死恐见累,请早
归。”遂促妻行。妻啼曰:“从子十年未尝失德,何决绝如此!”景不听,逐愈急,妻乃出
门去。自是垩壁清尘,引领翘待,不意信杳青,如石沉海。妻大归后,数浼知交请复于
景,景不纳,遂适夏侯氏。夏侯里居,与景接壤,以田畔之故世有隙。景闻之,益大恚恨。
然犹冀阿霞复来,差足自慰。

阿霞 - 相关条目 [回目录]

越年余并无踪绪。会海神寿,祠内外士女云集,景亦在。遥见一女甚似阿霞,景近之,
入于人中;从之,出于门外;又从之,飘然竟去,景追之不及,恨悒而返。后半载适行于
途,见一女郎着朱衣,从苍头,鞚黑卫来,望之,也。因问从人:“娘子为谁?”答言:
“南村郑公子继室。”又问:“几时矣?”曰:“半月耳。”景思得毋误耶?女郎闻语,
回眸一睇,景视,真阿霞也。见其已适他姓,愤填胸臆,大呼:“霞娘!何忘旧约?”从人
闻呼主妇,欲奋老拳。女急止之,启幛纱谓景曰:“负心人何颜相见?”景曰:“卿自负
仆,仆何尝负卿?”女曰:“负夫人甚于负我!结发者如是而况其他?向以祖德厚,名列桂
籍,故委身相从。今以弃妻故,冥中削尔禄秩,今科亚魁王昌即替汝名者也。我已归郑姓,
无劳复念。”景俯首帖耳,口不能道一词。视女子策蹇去如飞,怅恨而已。
是科景落第,亚魁果王氏昌名,景以是得薄幸名。四十无偶,家益替,恒趁食于亲友
家。偶诣郑,郑款之,留宿焉。女窥客,见而怜之,问郑曰:“堂上客非景庆云耶?”问所
自识,曰:“未适君时,曾避难其家,亦深得其豢养。彼行虽贱而祖德未斩,且与君为故
人,亦宜有绨袍之义。”郑然之,易其败絮,留以数日。夜分欲寝,有婢持金二十余两赠
景。女在窗外言曰:“此私贮,聊酬夙好,可将去,觅一良匹。幸祖德厚,尚足及子孙;无
复丧检,以促余龄。”景感谢之。既归,以十余金买缙绅家婢,甚丑悍。举一子,后登两
榜。郑官至吏部郎。既没,女送葬归,启舆则虚无人矣,始知其非人也。噫!人之无良,舍
其旧而新是谋,卒之卵覆而鸟亦飞,天之所报亦惨矣!

阿霞 - 电视作品 [回目录]

(图)阿霞阿霞

导   演:文世斌
主要演员:阿 霞 —— 宋小宁 二 串 —— 张 立
官 婶 —— 范燕华 三 小 —— 梁 斌
泉 叔 —— 贾二娃 泉 婶 —— 李坤绵
四 狗 —— 吴根邦 胖 牛 —— 白燕忠
胖 婶 —— 高 倩 桂 兰 —— 王 谭

阿霞 - 剧情简介 [回目录]

高考落榜的四川女孩阿霞在感情受到挫折后决心外出一闯天下,被欠债的表哥骗到封闭落后的吕梁大山里,与比她大十来岁的老实山民王二串成婚,用来抵债。明白过来的阿霞,拼命外逃,被愚昧的二串追了回来。村民鼓动二串,说只要让女人怀上娃娃就死心塌地了,阿霞死活不和二串睡到一盘炕上。她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村主任身上,盼他能主持公道,让她离开王家凹,离开王二串。村主任却因为同情二婶和二串,要阿霞家送来钱再领人走。阿霞无奈只得去乡邮局发电报,却不慎从鹰嘴崖滚落沟底。二串和村民们连夜将昏迷不省的阿霞送到乡医院。王家凹全村人出钱出物,救活了阿霞。

在二婶的细心照料下,阿霞渐渐好了起来。一天,她在给二串洗衣服时,无意间发现了一沓卖血的单据。原来,在医院天天喝的鱼汤竟是二串拿自己的血换来的!她被二串的真情感动了。没几天,阿霞老家的男友阿南经过多方打听得知了阿霞的下落,带着派出所的同志前来叫阿霞回家。警车还没开进村,王家凹就已是鸡飞狗跳。村里的男女老少齐刷刷站在二串一边,和派出所的同志对峙起来。阿霞不顾家乡男友的劝阻,跳下车来扶二婶。二串扔掉火枪奔过来,一把抱住阿霞就要回家。

二串以妨碍公务被派出所的同志带走了。阿霞来到拘留所看望二串。阿霞的男友阿南回到四川,把所见所闻全告了阿霞家人。二串的事把老村主任喝醒了。王家凹不起色,问题就在一个穷字上。为此他找到土产公司的苟经理做起编箩筐的买卖。二串从拘留所出来后像变了个人。他主动提出要让阿霞走。正好家乡也打来了电报,让她速归。走的那天,村民们都拿上东西来送阿霞,她又一次被朴实的村民打动了。

阿霞终于回到天天梦见四川老家,但她面临的却是另一番遭遇,妈妈想她想死了。父亲为避流言,要为她许一门亲事。阿霞重又回到王家凹,她和二串正式结了婚。为给阿霞攒坐月子的钱,二串到后山打五灵指,不幸坠下深渊,落成残疾。这时,二婶急火攻心,双眼失明。阿霞带着二婶去省城看病。回来后,正赶上闹箩筐的事情,土产公司的苟经理想赖帐,阿霞决心从苟经理那里为乡亲们也为自己算回这笔帐。经过一番努力箩筐款终于有了结果。这下,她成了王家凹最有本事的人。秋末,村里选举,村民选举阿霞当村主任,但是阿霞委婉的拒绝了,她要将村子的小学办起来,三小最后被选举为村主任。不久,人们就传出三小和阿霞的绯闻。为此,二串心里很不痛快,三番五次的闹腾,阿霞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能耐心的安抚二串。为了能让村里致富,阿霞回到四川,通过原来的男友阿南引进资金,在王家凹开办了藤编加工厂。并把老艺人许九爷也聘请到厂里做顾问。为了能使产品尽快卖出,她又亲自跑市场,村民们逐渐的富裕了起来。但此时阿霞与二串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二串经过思考,他不想用婚姻的绳子把阿霞捆到自己身上,二婶也不忍让阿霞就这样活。最后在二串的逼迫下,阿霞终于同意了与二串离婚。但她提出了离婚不离家的条件。在二婶的注视下和小望川的哭喊声中,阿霞推着二串去乡政府办理离婚手续……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阿霞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4914 次

编辑次数 : 2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10-16

编辑者 : qingshuiyuren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