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丁酉(鸡)年十月廿七

二炮暴雨夜射导弹

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待命出击

  7月1日,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将迎来40华诞。

  40年前,经毛泽东主席批准,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在北京正式成立,周恩来总理亲自命名:第二炮兵。

  消息传出,世界震惊,国人振奋!

  这是一声沉积已久的呐喊,这是一声不怒而威的宣告。从此,一些大国嘲笑我们“有弹无枪”的历史得以改写,历经屈辱和磨难的中华民族得以用自己的“盾牌”来捍卫和平和主权。

  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历史从这一刻开始计时。40年来,中国战略导弹部队一支支神秘的部队走进荒原,走进深山,开始了为共和国砺剑铸盾的辉煌岁月。他们曾接受中央军委赋予的导弹发射训练任务,在某训练场发射4枚导弹,展示中国维护国家统一的决心的意志;他们曾以昂扬的姿态走过天安门广场,向世界展现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性跨越……

  0点行动

  南国初夏之夜,某导弹旅营院像往常一样安静,唯独旅作战值班室灯火通明。旅长兰吉银在向各部门分配今晚行动的任务。这是一次没有任何预告的例行拉动。记者有幸赶上了这个好机会。

  “A组负责行动指挥,B组负责情况设置,C组负责考核验收……”

  “现在开始对表!23时45分26秒、27秒、28秒……”

  “0点准时行动!”

  指挥中心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大家一言不发地盯着墙上的时钟。

  “行动!”当指针指向0点时,参谋长何锋果断下达了命令。顿时,营院警报大作。两发信号弹腾空而起……

  一切都是那样井然有序,集合、受命、请领物资……偌大的营院除了官兵们急促的脚步声,听不见一声喧哗。10多分钟后,一条钢铁巨龙呼啸着冲出了营门。

  我们跟随兰旅长跨上一辆越野车。在车上,兰旅长告诉我们,像这样的例行拉动每月都要进行一次,目的就是为了提高部队的快速反应能力。

  兰旅长抬腕看了看时间,向身边的何参谋长说:“启动第一轮战术科目。”

  “前方桥梁遭敌破坏!”“前方两公里东南方向发生核爆!”“空中出现不明机群!”……

  刚刚驶出营区的车队就被逼上了“绝境”。营院外空旷的地域没有任何掩体。面对接踵而至的紧急情况,车队时而分道绕行,时而分散蛰伏,时而对空反击,在漆黑的夜色中,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了核爆区、沾染区,然后迅速集结,向预定地域飞驰而去。

  在未来信息化战争中,能否抢得作战先机,将直接影响战争成败。为此,该旅着眼一个“快”字,每次拉动过程中,大到拉动方案,小到油料物资,全部进行详细的规范和明确,并且有意设置各种特情处置课目,确保部队随时能够剑随令出,决战决胜!

  凌晨2时,部队在经过3轮考验后,准时抵达指定战区。

  跨区挺进

  我们走进了另一支导弹劲旅——数百辆装备车、数千人的庞大队伍、数以万计的物资要素在一天之内已准备就绪。全旅整装待发,只等一声号令,开始跨区挺进。

  我们深知,这将是一次特别的“旅行”。一支导弹劲旅全员额、全要素地从辽阔的林海迁徙到荒无人烟的密林。

  “全体注意,按1号方案行动。”晚上8时,旅参谋长王俊准时下达了行动指令。一枚信号弹划向夜空。各单位开始紧张地清点人员、整理物资、装载车辆。穿梭在忙碌的官兵中间,我们没有看到丝毫忙乱。大家默默地整理背囊,有序地登车落座。

  晚上8时20分,一列列载着倚天长剑的铁甲巨龙依次驶出营区,向谷口外的铁路转运站急速驶去。

  远距离跨区机动,是对一支部队机动能力的检验,也是对其作战能力的检验。对于拥有大型武器装备的中国战略导弹部队来说,跨区长途机动不是一件容易事。然而,随着战争样式的转变,第二炮兵部队强烈地意识到,原地不动的“阵地战”已经无法适应现代战争,要想赢得战争主动权,必须提高部队远距离跨区机动作战能力。为此,从上个世纪末开始,跨区机动训练在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全面展开。一支支导弹劲旅开始奔袭于千里疆土之间。

  晚上9时30分,车队抵达铁路转运站,直接向一排排静静等候的平板列车上驶去。车辆指挥,车辆定位,捆绑加固,黑夜的站台上,装载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着。

  晚上11时30分,所有装备物资装载完毕。庞政委拿着手电从列车尾部开始检查,别看加固钢缆那么粗,要经受数千公里的颠簸,加固不好,照样能磨断。这种大规模的跨区机动头绪众多,每一个细小的环节都不能疏忽。

  0点整,在最后一次清点核对完人员物资后,长长的列车开始缓缓驶出站台。向南,向南,一直向南,列车一路呼啸着向千里之外的密林奔去……在记者亲历的10多个日日夜夜里,部队成功排除了14处险情,高标准完成了12个课目的演练。

  数天后,专列安全抵达目的地。人员物资无一遗漏。中国战略导弹部队顺利完成千里大机动。它的重大意义无疑超过机动本身。

  雨夜发射

  离开南方的密林,我们匆匆奔赴驻在高原的某导弹旅。

  进入高原第4天了,我们还是对高原的天气捉摸不透,刚刚还是万里无云,突然间乌云密布,暴雨夹着雷声向峡谷滚来。

  与我们这些“外乡客”不同,已经在这里驻守多年的某旅旅长张光忠已经习以为常了。他抬头看了看远处的雷雨,平静地说:“高原的天一日四季,就好比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已经是晚上7时了,暴雨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晚上的行动还继续吗?”我们不无担忧地问。

  “风雨无阻!只要上级不撤销命令。”张旅长回答得很坚决。

  这次行动对张旅长所在部队来说意义重大。能否在暴雨夜成功发射导弹,将直接检验部队作战能力。上级的硬指标是:要一秒不差地把导弹送上天。

  “夜间发射是对战略导弹部队的特殊考验,要在漆黑的夜里精准地把导弹发射出去更不容易,赶上这种恶劣天气就难上加难了。”张旅长说完,穿着雨衣一头扎进雨幕。我们赶紧裹着雨衣跟了上去。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长长的车队雕塑一般矗立在雨中。身着雨衣的官兵全副武装地静候在车旁,没有一点动静。暴雨在黑夜中肆虐。

  晚上8时10分,两颗绿色的信号弹升上夜空。上级下达了向某阵地进发的命令。一时间,长长的车队如雨中蛟龙一般,在微弱的灯光牵引下直扑阵地。

  对于科技含量高和发射要求高的导弹来说,夜间和恶劣气候曾被视为发射禁区。很多精准的瞄准工作在夜间难以展开,恶劣的气象条件则直接影响到发射成败。然而,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官兵清晰地意识到,未来战争容不得你“靠天吃饭”,战争随时都有可能到来。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一批新型导弹部队开始了夜间发射的尝试。从此,不分地域、不分时间、不分条件的各种实弹发射训练在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全面展开。

  走出长长的峡谷,驶过一片洼地,车队在一片黑寂空旷的地域停了下来。

  “占领阵地!”

  “展开设备!”

  “起竖导弹!”

  一道道命令从旅指挥所下达到各发射阵地。顶着头灯的官兵冒雨展开各项操作。凌晨时分,老天似乎有意为难他们,突然一阵疾风过后,黄豆大的冰雹向官兵和装备迎头砸下。官兵像钉子一样“钉  0点25分,发射进入倒计时。偌大一个指挥车内,静得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突然,中央屏幕上显示某发射车信号出现异常。信号显示荧光屏上的脉冲信号向上弹了一下,便销声匿迹了。

  张旅长抓起麦克风大声命令:“迅速排查故障!”离发射时间不到一分钟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减少。通过电台,我们了解到,部队的技术小组正在现场紧张忙碌。15秒钟后,指挥车内的对讲机传来总工程师裴志涛的声音:“故障排除!是导线接头点因暴雨出现短路!”

  “10、9、8、7……”报时员清晰的倒数口令声回荡在高原的夜空。“点火!”伴随着张旅长一声令下,一条喷火巨龙拔地而起,撕开暴雨如注的夜空,咆哮而去……

  数分钟后,靶区回报:导弹命中靶心

  网上战火

  与高原戈壁不同,初夏的南方城市用温热的风欢迎着我们这些远方来客。

  这一站,我们来到了“战略导弹部队的摇篮”——第二炮兵指挥学院。进入该院作战实验室模拟大厅,一幅宏大的导弹战争场面立刻呈现在我们面前。上百名研究生学员分别担任不同战位角色,与充当“蓝军”的教授展开攻防。一场没有预案的导弹战打得如火如荼。

  置身指挥中心的大屏幕前,战争态势尽收眼底:“红军”全线向战区挺进,但由于装备数量多,物资携行基数大,战线拉长到数公里。“蓝军”盯住这一软肋,集中优势火力,猛烈进攻……

  遭受突袭的“红军”迅速采取“化整为零”的战法,迂回佯动,试图把“蓝军”引向有利于自己作战的地域。但精明的“蓝军”不肯上当。由于演习地域植被少,“红军”经过精心隐蔽的装备被“蓝军”用先进的侦察仪器识破……“红军”立即启用高技术设备,利用地形地貌与“蓝军”展开周旋,而作战分队则迅速向发射区域开进……

  在演练现场,我们看到,由专家教授扮演的“蓝军”偷袭打击决不手软。看着被“蓝军”不断刁难的“红军”,我们真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好戏还在后头!”现场指挥的院领导不慌不忙地说。

  果然,抵挡住“蓝军”疯狂进攻后,“红军”开始有条不紊地摆兵布阵。占领阵地,起竖导弹,输入瞄准数据,核对诸元参数,各种口令声和键盘声在大厅内回响。

  “实施集火齐射!”

  “点火!”随着“红军”指挥员一声令下,大屏幕上,数枚导弹同时一跃而起,向目标区飞去……

  走出模拟大楼,风清云淡,花香草美,一派祥和,但刚才激烈的战争场面仍久久地在我们脑际盘旋……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二炮暴雨夜射导弹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325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6-02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