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丁酉(鸡)年十月廿六

抗战时期的梅兰芳

梅兰芳蓄须照

  梅兰芳先生是我国杰出的京、昆旦角表演艺术家、享有国际盛誉的戏剧大师。他在50余年的艺术生涯中,正确继承,勇于创新,精心塑造了众多优美的妇女艺术形象,积累了大量优秀剧目,发展了京、昆旦角的表演艺术,形成了一个独具风采的艺术流派,世称梅派。他还是我国最早将京、昆艺术推向世界的先行者。梅兰芳先生的成就,不仅在中国戏曲艺术史上占有承前启后的显著位置,成为中国戏曲艺术体系的代表和标志,而且他品德高尚,心美艺真,一生谦虚平和,从善如流,爱憎分明,刚正不阿。他在中华民族遭受帝国主义压迫、侵略的年代,编演具有爱国意义的剧目,鼓舞人民的斗志。在最险恶的时刻,蓄须明志,不畏日寇、汉奸的利诱威胁,拒不为敌人演出,保持了崇高的民族气节。他对自己所演出、创造的剧目,从来是以真、善、美的标准,加以衡量筛选,对内容和艺术有助于提高观众思想境界和道德情操的剧目,则继续提高,坚持演出;对观众有害的剧目则坚决摈弃,决不姑息。他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热爱人民、热爱同行、热爱艺术的感情,升华到共产主义者的思想高度,成为艺术界的千秋楷模。

  梅兰芳于1937年在香港演出过一个时期,由于日本侵占上海,致使他在香港演出结束后,没有随团回沪,就在香港暂时隐居。他在香港住的是一幢坐落在干德道半山腰中四层的干德道公寓里,住在二层8号。他是在1938年在香港住下的,因为日军占领了上海,即使住在租界中也是很混乱的。汉奸、流氓头子要唱堂会,如果找到你,而你不去,就要受到威胁,甚至会有生命危险。梅兰芳先生一向最讨厌和憎恨这些卖国贼和流氓地痞,他不会也坚决不愿意出卖自己宝贵的艺术来伺候他们。因此在香港宁可辍演,也不返回上海。

  后来日本占领了香港。日军占领下的香港是非常混乱的,满街是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他们对中国人民烧杀掠夺无所不为。不但如此,持枪的日本兵随时可能闯进家门,他们有时借口以检查为名,翻箱倒柜,见到好的东西就拿走。梅兰芳知道日本兵进门后会找借口叫你打开上锁的箱柜,因为上锁以后他们就有了检查的理由,那时他们就会随手拿走东西,如果箱柜都开着,他们就很难再有借口了。梅兰芳因此就叫家人故意把箱柜都不上锁,并且箱子盖半敞开着,日本兵进门后东张西望,看见箱柜全未上锁,又见全屋十几个人的眼光都在怒视着他们,使他们感到十分窘迫,没敢随便拿东西就走了。只是有一次一个日本兵在桌上拿走一包香烟,鬼头鬼脑地说:“他巴古的好!”说完就溜走了。原来这是梅兰芳故意放在桌上的。就这样他和日本兵展开斗智,结果家里东西一无所失。

  每当夜深人静时,梅兰芳就把收音机放在地毯上,打开收听重庆延安的广播,聚精会神地听着从祖国大陆传来的消息,从中得到一些安慰。就这样白天与日本兵斗智,晚上收听广播,过着紧张不安,有时又是精神欢愉的日子。

  1942年,日寇将梅兰芳押上军用飞机送到上海。他回到阔别四年的家中,心情很激动,在见到妻子时,紧紧握住她的手,妻子失声痛哭。那时梅兰芳的心里早已想到的是今后如何对付敌人的威胁和利诱,决心不为敌人演戏。于是在回到上海后就不再刮胡须,表明他不再登台的决心。

  1942年秋天,汪伪政府要在南京、长春、日本东京举办庆祝“大东亚战争胜利”的演出,汪伪政府的头目之一褚民谊想为日寇立一功,认为以他的地位和名气来请梅先生唱几台戏是一定没有问题的。他来到梅兰芳的家中,说明来意,要梅兰芳在12月率剧团参加庆祝活动,到各地去巡回演出。不想受梅兰芳奚落一番,怏怏而去。过了几天,又派大汉奸朱复昌在北平找到姚玉芙家里(姚当时负责梅剧团的业务)让他到上海去向梅先生转告一切,姚玉芙知道梅兰芳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于是就设法拖延答复的日期。说来也巧,梅兰芳的弟弟秦叔忍刚好来姚家串门,谈及此事,由于他懂些医道,便想出了一条妙计,告诉姚先生立即去上海,让梅先生打伤寒预防针,这样由于针药反应,身体就会发高烧,卧床不起。

  姚先生到上海后,征得梅兰芳妻子的同意就采取了这种办法。梅兰芳的保健医生吴中士大夫给打的针。后来吴大夫回忆说:“我真不忍心给梅先生打这种预防针,可他却说:‘我已决心不为他们演戏,即使死了也无怨言,死得其所。’我听完此话,不禁泪水夺眶而出,我只有下狠心给他接连打了三针。他高烧到42度,神志昏迷。他真是一位名符其实的英雄,我真佩服至极!”

  沦陷后的上海市面很不景气,民不聊生,剧场观众更是寥寥无几,剧院老板大多赔钱和亏本。但他们知道上海的观众已有多年没有看过梅兰芳演的戏了,如果能把梅先生请出来,就有把握赚钱。有一天,中国大戏院的经理来到梅先生家中探听口气,他先表示关心梅先生的生活,而后提出要请梅先生演出一期的营业戏,并给较丰厚的包银。由于是营业戏,所以不会损伤梅先生的气节声誉。梅兰芳当时只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很感激,但我要考虑一下,再回复你们。”对此事,朋友中赞成的比较多,大家认为既是营业演出是不会损害声誉的。但梅兰芳先生始终保持沉默,他在思考、分析演出后的结果,同时也在作思想斗争。

  几天后,他和许源来先生从冯幼伟家中出来,两人坐在三轮车上,许先生问他考虑得怎么样了?他果断地说:“我不能为这点小利而演出,你要想到,如果我能演营业戏,难道敌伪的庆演晚会就不能演吗?”接着,他指着自己的胡须说:“我这个挡箭牌好不容易留起来的,如果剃了,去演营业戏,他们能放过我吗?为了眼前的利益,虽然能解决剧团全体成员和自己的生活,但断送的是我的气节,这是绝对办不到的。”许源来先生说,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梅兰芳先生会看得这样远,这样深,具有这样明智的眼光和崇高的民族气节,真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

  不久,梅兰芳的家庭生活开始发生困难,早年的积蓄已花得差不多了。他只有让妻子去北平,将坐落在东城无量大人胡同的旧居卖掉,连家具、古玩、字画、书籍等也一起折价卖掉。这样维持了一段时间,还是无法解决生活问题。那时,老友冯幼伟、吴震修、李拔可和画家汤定之等都建议他以绘画谋生。梅兰芳喜爱画人物、仕女、梅花、苍松和佛像等,有他自己独特的风格。他同意了,于是就在家中开始画画。但经常还是有些人来打扰他,有的请他参加“庆祝会”,有的请他营业演出,也有的请他到广播电台讲话,这些活动都被他一一婉转回绝了。在政治和经济和双重压迫下,梅兰芳先生没有屈服,没有失去信心。他自始至终都抱着抗战必胜的信念,咬紧牙关,顽强地坚持着。

  那时的上海被日军占领,虽然梅兰芳一家住在法租界,但因供电不足,随时都要停电,梅兰芳又习惯在晚上作画,有时要画到天亮才休息,于是他就买了一盏油灯,停电时挂在墙上照明。那时候,全家都靠他辛苦作画谋生,还要养活剧团的同仁。有一次,因为画画的时间太长,人太困倦了,在给汽油灯打气时手指碰在灯上烫伤了一大块皮肤。就这样,他也从不在外人面前流露,更不伸手求人。

  在抗战胜利前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梅兰芳从收音机里听到日军又打了一个大败杖的消息后,立即画了一幅梅花,上面题有“春消息”三个字,预示着胜利春天即将到来,表达了梅兰芳对抗战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梅兰芳先生就这样辛辛苦苦地用自己的双手维持了生活,用无言的画笔勾画出一个普通艺人爱国拒敌的高尚情操。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日寇投降。从此,“蓄须明志”这个新编的典故,就代表着梅兰芳先生的民族气节,而流传于世。

相关链接:

抗战时期的文化名人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抗战时期的梅兰芳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269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6-12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