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丁酉(鸡)年十月三十

  听说写WIKI能成为全球瞩目的大“猩猩”,而且还有丰厚的人民币加花花绿绿的美钞,甩掉麻将色子,搬个板凳一本正经的开始写来WIKI的第一篇正式文章。不过,很不喜欢这个标题,非要给文字上个枷锁,在四四方方的格子里添内容,这叫什么,叫折磨。考虑到折磨的结果,估计看的人没几个,看热闹的人更没几个。

 想了半天,还是没有下笔的感觉,不是写不来文章,而是从小学到大学基本都是命题式的考试模式,思想有些僵硬,脑袋的知识水平也不够分量。其实,很想用GOOGLE去勾一下,或者用摆渡去摆一下,素材多不说,而且可以把一些现成的文章拷贝过来,省事又来的快,呵呵,不过,感觉对不住互动维客那个东北的小猪娃子,人家一口一个叔叔的喊到咱,虽然隔的远不能给红包,但总要表示一下,于是,这个有点小机灵的小猪,一看俺的脸色,马上123列出几道菜谱,这才叫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既然两难还不如索性来个顺水人情,万一咱哪天也落难北京,说不准小猪娃子就是俺的“衣食父母”。

  扯了半天,该回到主题WIKI身上,对于WIKI,我还是一知半解,虽然在研究了一下,也只言片语的写了点东西。感觉一下WIKI的浩荡库存,咱这点感受还是八牛一毛。当然,任何一个新的产品出来,都有它的生命和市场,WIKI的受众应该是属于小众,属于那些不同于圈子而又类似于某个领域的协同办公协同写作的一个氛围或空间。早就听说这个东西,不过一直没能仔细的研究一下,既然有这么个合适的机会,不妨咱再折腾一会,希望能把这个还不为众人所知道的WIKI折腾的人声鼎沸,折腾的咱中国人都晓得,这WIKI的第一名人第一大个的“猩猩”就是咱,咱就是老乔,就是和老许名字只差一个字只肯露一个脚丫子的黑小子。

 来,想和咱一起发达的兄弟们,先整一口地道的北京红星二锅头,酒壮草民胆,擂台搭起,锣鼓擂起........咱,咱兄弟姐妹,咱们一大家人一起来,以咱为开路先锋,咱先和那个在新浪博客里闹腾的很有名气的老许比试一哈,不过,咱虽然和老许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但是,咱从小是在农村啃地皮长大的,最结实的就是身子骨头。老许骑车,咱甩两根火腿追;老许开车,咱赶车追;老许一天写一篇,咱一天写十篇;老许一篇1000个字,咱一篇一个字写1000篇,如此类推,如此计算,咱的WIKI用不了1年时间无论是质量还是分量绝对要超过老许,到时候什么八股电视台,什么“最浪网络,什么搜鬼社区,包括什么摆渡气死够够”等等大牌网站,全部向咱WIKI看齐,标准统一,齐刷刷一排,统一加上标签 WIKI最浪WIKI搜鬼WIKI摆渡WIKI气死够够 这才叫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们WIKI家。

 第一部分序完。请大家按本要求进行统一的报道编写,请各个单位进行统一学习,如有索要明细者,请与小猪娃子联系。联系方式请跟贴,谢。

6月8日心情悲痛之心难以抑制

65日,离06年的66日只差一天,都说数字全是6的日子很吉利。

  然而,在这很多人期待66顺的日子来临前,两个不同身份的朋友离开了我,一个熟悉、一个不熟悉的,从此由视线里消失,一切的伤痛夹杂着回忆深深印在脑海里。一个是年长一旬的杨大哥,一个是小我几岁的论坛版友。杨大哥是61日上午做的肝脏移植手术,于65日上午因身体排异反应无法控制而去,年方42岁;城市论坛的忠实版友65线,因一个意外事故而于65日凌晨早逝,年方25岁。

  

  两个不幸的消息,让原本就抑郁的心情更加低沉。我不知道,这样的事实落在同一个人身上,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又该如何来表达自己的感受?昨天,刚刚参加完杨大哥的葬礼,今天上线竟然看到一个论坛网友早逝的帖子,鼻子有些酸眼睛里再次噙满泪水。我与65线从来没有过接触,印象中好象是删除过他的帖子,再没做过任何的交流。对于一个素为谋面的论坛网友,我的悲痛更加强烈,因为正是这些陌生的网友无声中的默默支持,我们的论坛才能有今天的辉煌和成绩。与论坛的50多万注册网友一样,或许65线只是其中很渺小的一个。但是,他对论坛的支持对家乡的热爱,不到一年里的500左右的帖子数量足足让每个朋友感动。

  

  从65线网友的意外早逝事件看网友们的反应,对我深有打动。毕竟我们都是网络上的一个分子,可能很多是从为谋面的,多数是靠网络上对论坛的热爱对家乡的情节而走到一起形成了一种无声的默契。所以,以这样的方式来悼念65线,体现了网络的真诚,网络连接的无声友谊是如此的让人欣慰。也希望65线能地下有知,用心去体会我们论坛所有网民对他的悼思和怀念。看了城市论坛网友们的留言,让我感触很深,同时也深深的再次打动了我,城市论坛这个一直以来不平静的是非之地,在今天,在我们的版友体现出了人类最真善的仁爱之心。如果说,论坛是个大社会,那城市论坛就是一个大家庭,是容纳千千万万热爱四川热爱家乡的热血青年,真是因为有如65线一样热情的感召下,才有了我们可以引以自豪的城市论坛。虽然,我们在管理上有很多不足,有很多失误;虽然我们删除了很多忠诚板油的帖子,虽然我们封杀无数个人的IDIP,都没能影响我们对家乡的热爱对网络的真诚。因为,论坛也是家,也是需要和谐更需要理解。

  

当我们高举爱家爱国的大旗的时候,往往忽略了自己的存在,淡漠了生命命安危。一些社会现象的存在是必然的,而人的生命也是必然无法永远延续下去的,不过和一盏麻油灯一样,总有油干的那天。所以,希望喜欢爬格和熬夜不怜惜身体的朋友们,多爱惜自己的生命,多珍惜自己的身体,否则留下的只能是遗憾和无尽的伤痛。

籍以此文,哀思两位远我千里又近在咫尺的朋友:杨大哥,65线

  

  6月10日:世界杯,让男人的下半身“挺起”

  06年的世界杯终于开火了,虽然整个开幕式没看到,但这并没影响对世界杯的追宠。
  德国人的高大威猛让人汗颜,哥队流水作业单一模式也不能小视,本场比赛精彩谈不少,但双方的对垒过程,确值得中国某些搞足球的专家们学习研究。最后德国与哥队4:2的结局,让大家都很满意。其实,对于足球这个圆不溜秋的花东西,感性谈不上,没有棱角的圆滑外表却能赢得世界几亿人的热情期待,这是一个伟大的奇迹,比那些用艺术眼光来看女性下半体的行为要好的多。
  
  一直对异性下半体产生过很多窥视的妄想,某些文字对性爱的描写,让人产生过很多冲动的年头,我相信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千古流传,所以对性爱欲望强烈的时候,会看书,看与性有关的书来满足自己的思想意想。但是,当大家把眼光到对哪个神秘的地带产生幻想的时候,有些人开始产生了其他的想法,用下半身说话或表现艺术总能引起很多眼球的斜视,算创新,还是认识的突破呢?其实,我觉得用下本身来做论述不够贴切,应该叫下半截更准确,因为我们的行为艺术或人体摄影对下半身的驻足,经常是一个黑白分明的点,一个点怎么能代表半个身子呢?
  
  看到世界杯上男人们强悍的身躯,想到被人们忽视的另一面,那就是男人的下本身或下半截,怎么没人关注呢?都是下半身,往往很多人喜欢研究女性的下半身,为什么不把视角转一下,把视线转移一下,看看我们强悍的男人下半身?阴阳结合,正反相对才匹配,建议某些同志该把镜头或话题转移,借世界杯的机会,让男人的下本身“挺起”,配合女性下半身一起走出去,那才叫珠联璧合。所以,号召我们的某些话题开始重新定调,站在女性的对面男性的角度上来谈谈,让更多的女性同胞们来谈谈对男性下半体的研究和想法,当然,更需要某些喜欢站在“艺术”立场看下半身的专家学者来品头论足。
  
  单一的事物研究,产生的误导会影响一些不具备鉴别能力的群体,容易形成一股很浑浊的气流。所以,在敞开窗户研究下半身的环境下,男人的下本身问题,不能忽视,更值得社会主流的注意。在近一个月内要时刻的提醒自己:男足世界杯,是推广和宣传男人下半身的一个最佳机会,一袋花生、一瓶啤酒、一台烂电视、一台886电脑,时刻为下半身“挺起”准备着。  


  6月11日:见到丫丫,却不敢接近

  昨晚8点见丫丫,为回报她送我金手链,我死活的把她从宾馆拉出来,带她去买东西。说实在,丫丫对我挺好的,还有一些感觉,说不清是恋爱还是什么关系。不过,丫丫和我最大差别在于,我的体重竟然是她的两倍,走在大街上,很多异样的眼光让人不舒服。其实,也没什么,70年代拉拉80年代,也没什么特别的。总比50年代拉起80年代要受看的多。
  
  丫丫很聪明,她来省里做培训,瘦小的她第一眼感觉就是聪明机灵的好孩子,前天陪她走了很多路,估计有20公里左右,从晚上8点过到凌晨2点左右,把成都的西门转了遍,奇怪的是,我们说了很多话,竟然一口水都没喝,后来发现口渴的时候,所有店铺基本是打烊关门。最后只有边说话,边吞口水边自我调节。临了,送丫丫上楼的时候,丫丫忽然拉着我手,把一串价格不菲的手链很小心的套在我的手上,丫丫说,这个手链是成双的,等那天一天看到另外一副,那就是我该成家的时候了。我没懂丫丫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手上已经有了3条链子,都不知道是代表的什么,或许是人笨,对这些还很陌生。不过,我的确有点喜欢丫丫,毕竟她的漂亮和聪明,还有小女人的韵味打动了我。
  
  一路上,转了很多时装店,她都没有满意的。最后,在一家什么牌子的店子里买了一件黄色的外套,店主以为我是丫丫的老公,很自然的把发票塞到我手里,一句标准的普通话:先生,请买单。出了门,丫丫时不时的偷看我,弄的我很不自在,本来就黑的脸更加阴暗。其实,准备买很多东西给她,可是丫丫似乎有意在躲避或是为我节省的,总是看一下东西就拉起我跑。就这样东转西转的,又回到宾馆楼下,丫丫一直用眼睛盯到我,我有些无所适从......其实,我明白丫丫在暗示什么,我把丫丫拥到怀了,附耳轻声的说:丫丫,回去好好工作......!
  
  丫丫上楼了,在回望的那一刻,我感觉到内心的复杂,我希望丫丫幸福,能有个美好的未来。因为,我不是好男人。
  回到家里,上线QQ,晚报的一个记者问我
  记者:老乔,在杂子?
  我:老子刚才送MM回家
  记者:日,送MM回家都不留宿唆?
  我:靠,老子对MM没兴趣
  记者:??对啥有兴趣?
  我:钱,钱,老子对钱才有性趣

6月12日:一个字:困

今天上午很疲倦,眼皮一直不停的打架,唉,都是这个该死的世界杯,整的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趁还能坚持,马上开了一个例会,把一周的工作布置完毕??感觉。
  
  疲倦的根本原因是昨晚快凌晨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去大世界广场消夜并看世界杯。
  大世界广场的生意近日暴好,各个卖家门口摆满了桌椅板凳,最醒目的还是大的背透电视,CCTV5的哪个穿一身什么西服戴副眼睛有点胖忽忽的主持人的声音,几乎成了广场的主旋律,和嘈杂的人声胶合在一起,成就了一个热闹的气氛。转悠了半天,最后选在老字号的卢记华兴煎蛋面餐馆前,两根鸭脖子,一份土豆丝,一份田螺,两瓶啤酒,借着朋友的好烟,是边熏边蒸。


  大世界广场是一个商业的圈子,前几年没做起来,二楼的所有店铺基本都关门大吉。惟独一楼的店铺在反复的转让和资金周转中有了生计,现在基本上成了南门上一个特色的广场。06年的世界杯商机让这些肥肠满肚的外地人尝到甜头,这不,世界杯才开始,大小的冷淡杯、稀饭王、烧烤等等都施展自己的战术,在这个酷热的夏天里,吃点冷品,来几瓶冰啤,在看看喜爱的世界杯足球偶像们奉献给我们的精彩比赛,一个字,那就是:爽。
  
  凌晨的比赛是伊朗墨西哥,虽然亚洲人不是踢足球的料子,但是总算有块遮羞的布在晃悠着,总比光凸凸的什么都没有好的多。看到伊朗的顽强,自然想到中国队的窝囊,难免要甩几句牢骚骂骂国家队。尽管伊朗的表演不很差劲,面对比自己身高矮一截墨西哥人,身高优势不能转化为胜利的果实,是多么的尴尬和无奈。

于是,边看边谈,边谈边喝,一场球赛还没完,酒已经下了四瓶。啤酒这个东西,不是啥好玩意,口渴了解渴,口不渴的时候,就是尿水,一瓶啤酒两躺厕所,蹬蹬蹬蹬......来回折腾了几次,才基本上控制住了自己的尿神经。开第五瓶的时候,此刻,神志也开始出现幻觉和眩晕,趿拉着拖鞋上了朋友的海马,一路音乐中,开始进入另外一个梦乡。

6月13日:对你说:我不是好男人

和你偶遇,想到了千年的姻缘。专注了你,所以调整了人生的方向。
  我知道,感情的偏颇与某些距离的因素,产生的是无奈后的牵强。从不敢说自己很坚强,也不敢说自己是个好男人。经历了许多的风雨后,沧桑的岁月里,也学会了伪装。所以,我时常的欺骗自己,欺骗那些不懂时事的孩子包括你。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的卑鄙和无耻。
  
  都说,单身可以快乐,都说,快乐就要单身。然而,当自己尝试过许多的时候,才知道红的辣椒不一定最辣,黑心的人不一定最毒。站在一个可以昂视天下的峰顶,看到的是远出可望而不能及的风景,烟雨缭绕遍地荆棘。我渴望爱情,渴望家庭的温暖,渴望所有和我一样无知而又不懂得珍惜的人能得到上天的恩赐。所以,看到衣杉褴褛的老人,遇到悲壮的感情故事,我会泪流满面。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是真诚的,才是发自内心的感叹。混迹在城市间,五颜六色的麻将色子,灯红酒绿的啤酒馆,色彩暧昧的红灯区,到处有数不清的脚印。满身污垢的日子久了,思想行为言语都变的骚动,一股很浓的“恶臭”。连自己都很讨厌的味道,更不说是别人。
  
  在社会的染缸里,学会了很多,也醒悟了很多。原来不说假话,现在是假话连篇;本是穷人,骗人家说自己有几百万的资产;本来就单身,偏偏要说孩子都三个了,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浑浑噩噩的日子磨灭了意志,也荒废了美好的时光。短短的几个月,最亲密的朋友离开了我,忠实的知己也选择了沉默。从此,电话不在响,邮件里没有消息,小企鹅也背叛我选择了别人。或许,这就是惩罚,就是对一个不敢面对现实的男人的惩罚。
  
  疯狂过后,我开始思考过去,开始读书,疯狂的读书,因为书中有我的“颜如玉”,书中有我的“黄金屋”。读书,让我知道了过错,分清了你我的浮躁;读书,让我知道了做人的根本,不再盲目不再对你幻想;读书,让我知道了是非,放弃了虚幻的你勇敢的面对事实;读书,让我的身体没有“恶臭”有了一身墨香。我感谢这些书,这些可以唤醒我的灵丹妙药
  
  此刻,我感谢书给的理智;感谢你让我快乐。
  此刻,我情绪万千,忍不住泪流满面。一段路,一座桥,一个爱人,一个结局。纵有千般恩爱,到头来依然是一场空。回眸时,我会真诚的对你说:我不是好男人。


动真格的,俺和老许拼了

上老许的博客上一看,哇塞,人家老许写文章那真叫厉害,刷拉拉,随便键盘一敲都是一两千字,在看看咱自己的WIKI日记,NND,东拼西凑的折腾,才不过几千字。老许的粉丝够多,以俺的心理分析,估计有一半是老许的影迷,有一半是对老许有觊觎心理,还剩下几个,估计和俺粉丝一样,没事情就知道跟帖子发个“顶”字的家伙。
  
  首先发个声明,俺是想借老许的光照耀一下,让自己搞快点灿烂起来,成了名人,就不用这么辛苦的堆码写字,所以,请老许包括粉丝们不要骂俺死不要脸,即便是想骂,OK,咱绝对大度的很,开个骂人的包间,啤酒点心摆上一桌,借用卡拉OK的麦作为宣泄的话筒,请大家随便发泄。换个角度来讲,老许和俺是一个年代的人,应该是理解大于气愤。所以,俺写东西虽然不成调,但也能反映一个时代的生活思想。不谈思想了,谈这玩意就要高度,俺的身高不过五尺,换上再高跟的皮鞋也要矮人家姚明兄弟大半截。因此,对于思想的高度问题,咱认了。
  
  提到BLOG和现在的WIKI,多少有些感慨。毕竟各自的功能不一样,社会价值就更不一样。俺的WIKI本来是想整个什么知识型的仓库,结果一写就偏离主题跑到这里来写日志,把WIKI的互动协作的功能给丢个一干二静。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WIKI的小猪娃子急噪,还没等俺研究明白WIKI是什么东西,就喊我写啊写,跑题了不说,现在想改正路线看来有点难了,毕竟发展第一批粉丝有点困难,看到有那么几头粉丝狠命的顶贴支持,咱没理由不写,没理由不坚持;再想到要和老许赛跑,俺那个亢奋劲头更加激动万分,这一激动就要出问题,昨天把山地赛车捐献给伟大的母校四川大学,把一串手链丢进府南河去清理淤泥......就连单位都要迟到扣分,早退罚款,出勤不满20天要扣奖金,兴奋之下,俺干脆把打卡卡片丢到厕所,免得办公室考核麻烦,俺自认为自己理论上0出勤,把全部收入奉献给党。
  
  当然,为了及早来北京吃小猪同学的北京烤鸭,不得不授人以柄,不得不和老许拼了。各位粉丝同学,千万别误会,俺和老许不是个层面上的,俺是个连虾米都算不上的主儿,没法和老许比,也只有在这里,敢贸然提提老许,如果在现实中这样折腾,不晓得要挨上多少个方砖头,说不准明天的八卦娱乐头条就是:乔峰,被老许粉丝连根拔掉......,稀里哗啦倒下一片,嘿嘿,是俺不小心自己碰到垃圾桶。 

 
  该下班了,不过,还是说句实在话:俺和男人一样,也挺喜欢老许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编辑推荐:

为小众的WIKI摇几下红旗

如何让你的社区或论坛管理更稳固

警惕小圈子的“危害”

30年后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我与WIKI不得不说的故事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999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23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