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十一月初一

  华为新闻发言人傅军表示,虽然过度劳累与胡新宇死亡不构成直接的因果关系,但确实也有相关性,公司高层已经高度重视对此事的处理,公司也重申了加班政策,晚上十点以后加班要经过批准,不准在公司打地铺过夜。

  2006年5月28日晚,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25岁的胡新宇因病毒性脑炎被诊断死亡。多天的抢救仍无法挽回胡新宇的年轻生命,他的全身多个器官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不断衰竭,直至最后一刻。

  毕业于四川大学1997级无线电系二班的胡新宇,2002年考上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继续攻读硕士,2005年毕业以后直接到深圳华为公司从事研发工作。在4月底住进医院以前,他从事一个封闭研发的工作,经常在公司加班加点,打地铺过夜。

  “公司十分痛心。”华为新闻发言人傅军表示,虽然过度劳累与胡新宇死亡不构成直接的因果关系,但确实也有相关性,公司高层已经高度重视对此事的处理,公司也重申了加班政策,晚上十点以后加班要经过批准,不准在公司打地铺过夜。

胡新宇之殇

  “如果不是长期过度劳累,小胡不会变成这样。”胡新宇的一个同学表示,长期超过身体负荷的工作削弱了他的免疫系统,让他的生命变得危险和脆弱。

  胡新宇在华为日常的作息习惯是:晚上坐上公司近22点的班车,从坂田基地颠簸到关内的家中,到家时间已超过23点钟,然后早上7点起床去赶公司的班车上班。

  今年4月初开始,胡新宇所在的接入网产品线(原为固网产品线)接入网硬件集成开发部进行一个封闭研发的项目,项目内容被严格保密。

  这个项目开始后,胡新宇开始经常在公司过夜,甚至长时间在实验室的地上依靠一个睡垫打地铺,加班时间最长到次日凌晨2点左右。早上依旧早起,8点钟吃早饭,9点钟打卡上班。

  4月28日,胡新宇身体极度不适,他请了假去医院就诊,29日,胡新宇坚持不住了,他几乎整个“五一”长假期间都在医院病床上,而不是公司实验室里度过,后来由于病情过重,转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住院。

  一个胡新宇的同学回忆说:“2001年我们准备研究生考试的时候,约定2006年如果还在一个城市,就一起去看世界杯。他非常喜欢踢球,球技很好,身体也很好,我们本科的时候,常常连续踢五六个小时的足球,晚上还要玩通宵。这样的身体,在华为工作了短短的一年时间就垮掉,真的让人很难过。”

  “想起他年轻的女朋友没有人疼爱,年迈的父母没有人去孝奉,再想起他曾经奔跑、微笑的样子,心里好像堵着一块石头。我现在只是想,小胡,你要走好,在天国的某个角落,你要好好地休息,不要再操劳,也没有加班,我们这些兄弟,会为你祝福。”胡新宇的同学们在悼念他的网页上写下这样的话。

  噩耗传出后,胡新宇的同学和同事,自发地在网上聚集,对其进行哀悼,并发起了捐款。《第一财经日报》尝试联系胡新宇的家人,出于种种原因,他们保持沉默。

“狼”身下的睡垫

  胡新宇的死亡,在华为员工中间引发了较大规模的争论。经过记者的采访和调查,对于胡新宇的死,华为内部员工存在不同的观点。

  有人认为,胡新宇没有处理好工作与休息的关系,没有量力而行,造成这个结果有他个人的原因。有人提出疑问:“公司是家吗?为了公司这样不要命地加班,图什么呀?”

  “我们要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像他这种以健康换来的所谓华为考评A有什么意义?”

  有人表示,无法理解,一个25岁的正常人,竟然经常性在办公室加班到半夜2点,而周围竟然没有人劝解。难道胡新宇周围的人,都熟视无睹,习以为常?

  也有部分员工认为华为对胡新宇的死负有责任,并质疑华为不合理的加班制度,甚至绩效考评和企业文化。一些华为的员工通过邮件等各种形式向记者反映了华为内部的相关情况,其中抱怨居多。

  一位华为研发部的员工表示,华为把员工的加班算作绩效考核的一部分,整个公司的文化就是鼓励加班。

  事实上,“床垫文化”伴随着华为从1988年成立一直到现在。华为员工每人的办公桌下都有一个床垫用于休息。

  而华为凭借超常的发展,成为中国企业创业、创新和国际化的标杆。华为2005年实现销售收入453亿元,上缴地税及各项海关关税、增值税40亿元,拥有上万人的庞大研发团队,其中有本科学历的员工占三分之二以上,业务遍及全球。

  深圳市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许明达有一篇著名的总结华为为何成功的文章,他指出,对企业的责任感,创新精神、敬业精神与团结合作精神是华为所提倡的企业文化。

  文章中提到,华为的总裁任正非有一个越出常规的思维,认为企业需要狼的精神,狼有三大特征:一是敏锐的嗅觉;二是不屈不挠、奋不顾身的进攻精神;三是群体奋斗。

  他写道,创业中的华为,留下了一个传统,叫做“床垫文化”。几乎每个开发人员都有一张床垫,卷放在铁柜的底层,办公桌的下面。午休时,席地而卧;晚上加班,盈月不回宿舍,就这一张床垫,累了睡,醒了爬起来再干。一张床垫半个家,华为人携着这张床垫走过了创业的艰辛。“床垫文化”意味着华为人努力把智力发挥到最大值,它是华为精神的一个象征。

  “但华为进来比较早的老员工使用床垫的频率不高了。”华为内部员工表示,老员工已经有资历和地位,有股票,收入也高,而后进员工则需要努力工作,才能获得比较好的绩效考评。

  这从华为内部的工号可以看出端倪,2万号以前的是老员工,4万号以后的则是新员工,胡新宇的工号就是4万多号。为了获得好的绩效考评,是他长期没日没夜加班的动力之一。

  华为的加班是大面积和普遍的,华为已经把“床垫文化”带到了全球业务所在的每个角落。

  一位华为的海外工程师表示,从市场人员签第一期单子起,如果你是该项目组的成员,注定要为其精疲力竭,“鞠躬尽瘁”。华为只有靠有价格优势的设备费和较短的工程周期,与爱立信等国际巨头抢市场。

  这就造成华为人需要忍受高强度的工作压力,进行周期短、工作量大的艰苦开拓。

  “‘床垫文化’还得继续,不然华为如何跟海内外竞争对手拼?”一位华为员工表示,这是国内企业需要正视的,只是希望公司能更多关注员工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尤其要注意公平。

任正非为员工过劳之死事件发言(来源:天涯社区)

  胡新宇同志是华为公司员工,二十五岁了,为了完成公司的工作,受公司领导的安排,不辞辛苦,每天加班到深夜,不幸以身殉职,一个普通员工,毫无利己的动机,把把华为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华为主义的精神,每一个华为员工都要学习这种精神。华为主义认为:中国的通讯事业发展赶超欧美,一定要从华为开始做起,要拥护华为基本法的宗旨,华为的发展才能胜利。胡新宇同志是实践了这一条华为主义路线的。我们所有华为员工也要实践这一条路线。我们要发动所有员工去发扬这种精神,要和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以及~•切欧美国家的通讯企业斗到底。这就是我们的华为主义。
  
  胡新宇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每个华为员工都要学习他。不少的人对工作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把重担于推给人家,自己挑轻的。-“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出了…点力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工作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这种人其实不是华为员工,至少不能算一个纯粹的华为员工。同一个实验室的人说到胡新宇,没有一个不佩服,没有一个不为他的精神所感动。固网产品线,凡亲身接触过胡新宇的工作和亲眼看过胡新宇熬夜加班的,无不为之感动。每一个华为员工,一定要学习胡新宇同志的这种真正共产主义者的精神。
  
  胡新宇同志是个普通工程师,他以研发为职业,对技术精益求精;在整个固网产品线中,他的技术水平是很不错的。这对于一个刚进公司一年的人,对于一班对技术工作以微不足道、以为无出路的人,也是一个极好的教训。
  
  我和胡新宇同志没有见过一面。只是后来听说了他的事迹。可是因为忙,没有关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对于他的死,我是很悲痛的。现在大家纪念他,可见他的精神感人之深。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华为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注 释
  
  〖1〗胡新宇(一九八一-二零零六),2005年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硕士。于二零零五年初五月进入华为,加入固网产品线,在那里工作了一年多。他的牺牲精神、工作热忱、责任心,均称模范。由于老累过度,脑炎引发,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八日在中山医院逝世。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华为员工过劳之死事件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558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4-02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