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丁酉(鸡)年十月廿五

把酒问青天 - 剧情梗概 [回目录]

展颢——大宋朝一员功勋彪炳的边关将军,爱国爱民,从未想到有一天,自己战场杀敌的刀,必须拿来杀戮自己的百姓,只为了花尽国库银的昏君意欲抢夺一座铁矿山,好就近开采冶炼以应军需之急。

三道密旨的催逼下,展颢不得不奉命屠了不肯让出铁矿山的赵家村,展颢即将临盆的妻子赶去阻止却被误杀,临死前产下一子,为县令方子庵所救,取名方旭,视若己出的抚养成人。而展颢却因方子庵拿着万民陈情书上京告御状,屠村惨案在朝野中闹得沸沸扬扬,不得不做了皇帝的替罪羊,以叛国罪入狱,展氏一族满门抄斩。侥幸逃出生天的展颢闯入太子宫中,带走即将弥耳的长皇孙,取名余火莲,从此立誓必以皇室血脉之手,推翻大宋朝廷。

二十年后,太子仁宗即位,余火链一举夺下开状元功名,入朝为官,并与如今已贵为御史中丞的方子庵之女方离相识相恋。而方旭亦在子庵教养下,长成为坦荡磊落,嫉恶如仇之人,在帮助父亲查案过程中,与京师第一青楼“御香斋”的红姑娘李柏化敌为友,进而相亲相爱。

火莲与方旭武艺相当,性情相投,又因方离之故成为惺惺相惜的好友。与此同时,朝官被害的案件不断发生,在新任开封府尹包拯调查下,箭头终于指向一个神秘的民间叛乱组织“无间道”及贼道“地藏王”。方旭奉皇命假作弑父,亡命天涯被“无间道”收容。逐步打入组织核心,但也因此而受尽委屈,与李柏的恋情更是一波三折,饱受考验。

火莲一心抱着颠覆宋朝的使命而来,却发现仁宗、子庵、包拯等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残暴,但父命难违,火莲时时扎于矛盾痛苦之中,幸赖方离的坚强与支持,方能度过重重心理难关。

方旭日渐为地藏王赏识重用,狂放的火莲亦受到仁宗的欣赏及包容,两对父子在互不知血缘之亲的情况下,走过一路相互较劲的恩怨风雨。

最终在包拯及方旭查证下,真相大白,地藏王即为当年的大将军展颢,亦是方旭之亲生父亲。方旭虽得认祖归宗,更名展昭,但展颢却为了让追随自己的千万手下能死心散去,解甲归田,无怨无悔的选择了自尽身亡。

火莲虽贵为太子,但仁宗为了朝廷国家,不能暴露当年先皇罪行,亦不能让火莲回到宫中,展氏一族横亘二十年的冤屈虽得昭雪,但许多遗憾却已无法弥补……

把酒问青天 - 人物介绍 [回目录]

方旭【于波饰】

男,二十多岁,正直开朗文武双全,原是边关守将展颢之子却阴错阳差地为七品县令方子庵收养,视若亲子地教养成人,既有展颢之强干坚韧,亦有子庵之无私忠贞,原也无心功名,却因缘际会而被仁宗派入反贼组织“无间道”中卧底。因之生活产生巨变,由原本单纯热忱,逐渐成长为有谋成断之人。自幼即知自己为赵家村唯一遗孤,誓将血洗赵家村之元凶展颢追捕到案,绳之以法,却在进入无间道之后发现贼首“地藏王”即为展颢,而展颢却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在情、理、法的挣扎中,最后仍不得不将地藏王绑回朝廷在见到地藏王以一腔鲜血尽偿其罪孽,恢复本名“展昭”自此决定追随包拯左右,以清除罪恶,维护公理正义为终生职志。

李柏【周海媚饰】

女,二十多岁,活泼而具才情,却是见钱眼开,原是展颢副将李将军之遗腹女,曾与方旭指腹为婚,但二十年前两家巨变各自流落,相遇却是互不相识,自幼成长的背景,令其认定世间唯有金钱可以依靠,直至与方旭相恋后想法及价值观渐有改变,一腔心思全系方旭身上,为其倾尽所有,全力付出,虽遭方旭不断排斥拒绝,仍是无怨无悔,甘之如饴,却不知方旭是因其卧底之身而无能接受。

余火莲【杨俊毅饰】

二十多岁,沉郁冷漠却又狂傲不羁,原是仁宗长子,却在襁褓中即为展颢劫走,并成为展颢复仇的棋子,在展颢非常人的教养下,逐渐长成为孤僻之人,但心中仍隐藏着遗传自仁宗之仁厚善良,因之在奉命夺得武状元进入朝廷,并接触仁宗、包拯及子庵后,渐渐怀疑地藏王之理想及行事,尤其与方离的一场爱恋,更令其心逐渐柔软,时时徘徊于善与恶的边缘。自小至大,他心底其实最期待的是爱与被爱,却都无法在地藏王的身上得到。虽然慢慢由恶变善,并发现仁宗才是他的生父,但许多大错已铸。终是回头无路。

方离【徐怀钰饰】

女,二十岁,知礼守节外柔内刚,却偏爱上狂野之火莲,自此生活波澜迭起,爱情路上跌宕起伏,心情亦是突喜突悲。原是受尽家人疼爱及保护的娇娇女,在历经波折中,逐渐成长为机敏坚强之人,在发现火莲一切皆受地藏王操纵后,将一腔深情埋入心底,为保护火莲、子庵及方旭,而不断与地藏王周旋对抗,并和兄长方旭联手揭穿地藏王的阴谋,抢救下火莲的性命。

地藏王【吕良伟饰】

男,五十岁,阴骘冷漠,喜怒不形于色,为叛国组织“无间道”之首脑。二十年前,原是雄才大略的大宋边关守将展颢,因奉旨屠村,残杀自己同胞百姓,还害死了即将临盆的爱妻,事后又遭皇帝诿过以致满门抄斩。行刑前逃狱,劫走长皇孙抚养成武状元余火莲,要利用他来颠覆宋朝。后遇自己的亲生子方旭,因仇恨而扭曲的心性逐渐软化,终将一腔怨忿消解,含笑伏法。

包拯【王卫国饰】

男,四十余岁。开封府尹,铁面无私,刚直精干而心怀慈悲。在本剧中,这位民间崇奉的“包青天”处理的却是一件牵涉伦理亲情、皇家隐私、叛国阴谋与血海沉冤的复杂大案。如何公正又合情理的断案端看他的大智慧。

冷清【张晋饰】

男,二十六岁。残忍寡言,心机深沉,对地藏王带着病态的崇拜,但在方旭进入“无间道”后,开始忧急方旭夺去了地藏王的注意,一再急欲立功表现,却因此而不断犯下错误受到地藏王的责罚冷落,令其更恨方旭。在爱上杜芙后,又发现杜芙为火而一再利用自己,忿而想杀死方旭及火莲,却反招杀身之货。

杜芙【阳光饰】

女,二十二岁。世故爱财而带心机,为御香斋之花魁,京师名妓,貌美而自负。爱上火莲却不得回应,渐由爱生恨,亟思报复而不得,绝望之时,得幼时玩伴冷清示爱,遂利用冷清欲伤害火莲的情人方离,但在火莲将遭冷清毒手时,爱仍战胜了恨,终于牺牲了自己。

宋仁宗【王全有饰】

男,四十岁。开明仁厚的皇帝,明事理,擅御下,爱护方旭之才,对桀骜不驯的余火莲尤其有一份亲切感。当得知先皇对展颢一族犯下的错误,衷心补过充满佛心,但面临是否让自己的亲生长子认祖归宗的大事上,却仍选择了维护朝纲牺牲亲情之路。

金蛰【刘洋饰】

男,二十岁。御香的搞笑小厮,身兼所有人性里的缺陷,见风使舵左右逢迎,却又永远是周边人的开心果。

李承颂【刘洋饰】

女,二十三岁,坦荡平和,聪慧大度,西夏公主,为本族存亡而孤身进入大宋京,历经险阻,爱上了火莲,无奈火莲心有所属,在火莲帮助下完成保护西夏的艰巨任务后,黯然离去。

方子庵【宋来运饰】

男,五十余岁。大公无私,嫉恶如仇,身为御史中丞,朝中诸臣人人敬而远之,唯一好友即为包拯,但对膝下一双儿女极为慈爱,生平最得意之事,既是二十年前拼死带着“万民陈情书”,以一个小小县令,直闯金銮殿,状告边关守将展颢;最遗憾之事却是展颢行刑前夕自天牢逃脱失踪,一心寄望养子方旭能在其有生之年协助捕获展颢,绳之以法。

把酒问青天 - 分集介绍 [回目录]

(图)把酒问青天把酒问青天

第1集
  皇城外广场,应试武举余火莲英的宋仁宗赏识,被钦点为武状元,回到郊外一神秘大宅面见父亲,谈得却是如何利用武状元身份为展家四百余口冤死者报仇的事。计相刘典被暗杀,一路跟踪的方旭被当作凶手拿下,红妓李柏也被带进官府。开封府尹孙正气发现方旭竟是参劾刘典官商勾结的正直御使忠丞方子庵的儿子,意识到问题棘手。李柏被余火莲从牢中劫走,方旭越狱追赶,被杀手阻挡。晋京面圣的包拯发现官船遭到了埋伏。
  第2集
  余火莲下令劫持包拯,不料劫来假扮包拯的方子庵之女方离。李柏依照余火莲指示将一张署了名的兴源钱庄巨额银票出示给孙正气。二十年前,宋真宗为填补国库亏空密命河北经略史展灏血洗富藏铁矿的赵家村。县令方子庵带着万民陈情书进京状告展灏,被副将李奭追杀,展灏赶去救下方子庵,欲借他之口点醒皇上,岂料真宗在宰相王佑的唆使下,把展家满门抄斩。孙正气来求助恩师王佑。已化身为反叛组织首领的展灏,化名幽冥王,命余火莲将误抓的女子杀掉。
  第3集
  余火莲抱着被自己打成重伤的方离冲进医馆,吓得小伙计连忙去报案。包拯奉旨前往开封府协同审理刘典被杀案,恰好听见医馆伙计对受伤女子的描述,亲自把方离救下送回方家。余火莲回老宅取灵芝给方离治伤,幽冥王手下幽冥右使钱富欲致方离于死地,余火莲威胁他瞒住父亲。钱富对幽冥王和盘托出,幽冥王命其缉拿方离陪葬。包拯开堂审案,方旭终于无罪释放。
  第4集
  方旭来到御香斋搜查线索,李柏无意中看到他的雕凤玉佩,曾经见过与之配对的另一半。包拯把自己协助方子庵查得的证据呈给仁宗,推测刘典的官商勾结即被杀可能跟一个自命“无间道”的犯罪组织有关。幽冥王假扮酒鬼撞见方旭。方旭和余火莲一同将其安置在余宅,碰上身手诡异的冷清对孙正气下杀手。方旭未能追到冷清,又来到余宅,看见余火莲刻的木偶装束极像方离,怀疑余火莲就是绑走妹妹的蒙面人,方离却说是余火莲救下自己的性命。
  第5集
  孙正气身受重伤,仁宗委任包拯执掌开封府继续查案,李柏在街上碰见冷清,告诉方旭他就是杀孙正气的人。方旭跟踪冷清,发现凶器,带了包拯手下来抓冷清,不料冷清早有防备。余火莲知道冷清是父亲单线指挥的同伙,为阻止方旭抓到冷清,自己假装被冷清打成重伤,方旭只好将他背回家中。方离又险些被钱富放的毒蛇咬中,余火莲再次救下方离。方子庵误会余火莲对女儿不轨,一番解释后他才认出眼前的小伙子竟是新科武状元。
  第6集
  冷清从御香斋掳走重伤的孙正气,方旭与李柏同冷清打斗,冷清制造与孙正气一同坠崖的假象,方旭被他骗过。钱富仍不死心要杀方离,余火莲与钱富一路缠斗来到崖底,余火莲发现坠崖的孙正气尚有余息将他带走,方旭和李柏赶到时只见冷清尸体。包拯与方子庵追问余火莲屡次向方离下手的究竟是何人,余火莲无奈之下编出谎话,将幕后主使转嫁给盐铁司使杜青云,方旭突然意识到即将接位计相的杜青云可能会有危险。
  第7集
  方旭、余火莲赶到,杜青云一家已遭鬼面人毒手,余火莲目睹惨状深感内疚,追问率领杀手的喜鹊,得知是父亲下令所为。方子庵欣赏余火莲有意将女儿许配,方离又羞又喜。余火莲听到父亲与钱富对话,发现自己对方离的感情竟是幽冥王复仇计划中的棋子,大感沮丧。方旭来找余火莲报喜,余火莲强忍悲伤竟说对方离没有感情。王朝查到鬼面人出没的荒宅原属展灏副将李奭所有,李奭当年被杀死于天牢,却似乎早有准备的将屋契转给尚未出世的孩子,包拯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第8集
  包拯怀疑李柏正是李奭遗孤,来到御香斋向喜鹊打听。李柏看着方旭随身玉佩脑中浮现小时候的片断,觉得那玉佩似乎和自己有关。包拯到杜府探望侥幸活下来的杜青云,又碰上鬼面人上门挑衅。仁宗担心包拯安全,派余火莲跟踪保护。余火莲到方宅取回灵芝,方旭以为他又来招惹妹妹,气急败坏的将他轰走,方离连忙追出,余火莲为让方离死心故意冷眼相讥,方离执意追着余火莲要他说出对自己的态度大变的真正原因,余火莲拥着红妓杜芙进了御香斋。
  第9集
  李柏为方离报答不平,却被酩酊大醉的余火莲当成方离倾诉真心。李柏告诉方旭,说余火莲对方离用情至深。余火莲被封为带刀侍卫跟随包拯,父亲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自己策划促成,余火莲不满父亲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喜鹊得知李柏对方旭动了真情,故意拿着银票上方府授钱以破坏二人感情。余火莲面对方离情难自禁,终于坦白心迹。
  第10集
  钱富故意让方旭将兴源钱庄账册偷走以帮助余火莲立功,包拯识破对方用心,拿解读账册来考验余火莲,余火莲巧妙应对,朝廷接到边关急报,赵家村铁矿山被强徒夺占,士兵铁匠无一生还,仁宗召集群臣商议仍无头绪,包拯向仁宗进言,仁宗急召方子庵。李柏在钱富身上洒下香料粉,方旭循香追到幽冥王总堂,只见钱富衣物尚在,人却无影。方旭向众人推断细节,密室里一直听着的幽冥王对方旭颇为欣赏。
  第11集
  方家人听见惨叫声冲入房中,只见浑身是血的方子庵大呼逆子,方旭夺窗而出,包拯下令通缉弑父的方旭。原来包拯怀疑铁矿被夺与“无间道”有关,苦于搜证艰难,向仁宗密荐方旭打入对方内部,与方家父子导演了这场逆子弑父惨剧。让方旭远走边关。张龙在李家密室找到展灏与李奭的结义书,包拯觉得眼前一系列案件均于20年前赵家村屠村惨案有关。余火莲追上方旭正要假意出手,却误伤了方离。一旁窥视的幽冥王放出迷魂香将方旭带走。
  第12集
  余火莲砸伤自己手臂回开封府复命,称方旭在追捕途中坠崖身亡,包拯看穿余火莲谎话。痴心的李柏误信方旭坠崖已死,回到御香斋把自己灌得烂醉,一直关心她的王丞相之子王宝德悉心照顾。方旭打入“无间道”组织,惊讶发现冷清没死,冷清劝他跟随宗主一同造反。为表投靠诚意,方旭答应拿到边关行军布阵图,一面却请酒鬼大叔帮他找来绘假图的高手。方旭到边关帅帐偷盗行军布阵图,被将军撞见。方旭将图交给冷清叫她先走,自己孤身应付,鲁风受冷清之命前来增援,却见追兵全数被杀。
  第13集
  陈方发现送回来的士兵都没有死,真的布阵图也完好无损,大感奇怪。酒鬼大叔听方旭谈起盗图还图的方法和过程,讥讽他拘小节而坏大事,被方旭义正词严的反驳。方旭来找冷清,瞥见宗主身影,方旭要其现身,幽冥王告诉他,只有立过大功者才能见到宗主真身。杜芙发现方离被余火莲藏在余宅,竟放了一把火,余火莲不顾一切要冲进火场,被喜鹊拦住。李柏从包拯口中得知方旭没死而激动万分,把毕生积蓄送往方家后只身出门寻找方旭,路过李家旧宅进屋一看究竟,却撞见躲过火灾的方离和随后赶来的余火莲。
  第14集
  方旭在铁矿山附近发现一个神秘山洞,见洞中有地裂症状,急忙通知矿工迅速撤出,冷清不信上前阻挠,方旭坚持要大家撤出,果然山崩地裂,大部分矿工逃过一劫。方旭在废墟里发现很多被斩首的尸骨,暗自震惊。方旭立下大功得以见到宗主,被封为右护法。冷清受到血罚,被扔掷野外等死。钱富发现李柏手中有余火莲的银票,又一直不见余火莲踪影,把李柏抓了起来。王宝德与金蜇将李柏救出,自己反被带走,只有李柏逃脱。方旭与鲁风巧遇番帮女子李承颂,断定此人身份不凡。
  第15集
  朝廷接到边关将军陈方的加急文件,包拯推断方旭已成功打入敌人内部,并巧借陈方之手告诉他们冷清未死,之前的系列案件与铁矿山被夺联系起来。包拯在调查与兴源钱庄往来的主顾名单中发现杜青云的次子杜涵在内,才知杜涵也落入“无间道”所织的钱权大网。李承颂原是西夏公主,找陈方求助未果遇上李柏,发现有辽国刺客跟踪,骗李柏将刺客引出。幽冥藏王采纳方旭利用铁矿铸钱以取代造兵器的建议,方旭外出发现重伤未死的冷清,连忙带他进城救治。
  第16集
  方旭与李柏意外相见,两人又惊又喜,李承颂有些失落。冷清偷偷出城,看见辽国刺客倒毙林中,击昏李承颂手下黑煞将尸体运走,李承颂想起自己的箭还在刺客身上,大感不妙。官府根据密报把方旭抓走,李柏去求李承颂搭救,李承颂没有答应反而劝李柏不要贸然劫狱。陈方来见昔日上司展灏,已化身为幽冥王的展灏见旧部依然对自己忠心耿耿,要陈方随他一起造反。方子庵恼怒余火莲一再接近方离却又不肯娶她,要请皇上赐婚。
  第17集
  余火莲谎称奉包拯之命进宫面圣,却是请皇上收回赐婚成命,不料方子庵还未向皇上提及此事,余火莲改口说是敌方利用杜涵拿到杜青云保管的矿脉图和守军布阵图,才一举夺得赵家村铁矿,并带包大人向皇上求情放过杜青云,仁宗说包拯决不会代友求情,当殿下旨命余火莲十日之内请他父亲来见,否则赐婚。余火莲在方离帮助下找到帮杜青云洗冤的例法,不料耿直的杜青云已因次子的贪赃枉法而自杀谢罪。方旭被押解回京,李柏一路跟随,鬼面人突然来袭,李柏认出来人受伤的伤疤。方旭不愿李柏卷入危险,故意对她冷漠,想逼李柏离去。
  第18集
  幽冥王为救方旭将押解的衙役全数杀死,方旭暗自难受,自己偷偷去见包拯,包拯告之一系列案件都与当年的边关大将军展灏有关,方旭决定冒险试探幽冥王。余火莲对杜家一门惨死难以释怀,深藏的良知萌芽。余火莲到处寻找方离不见人影,得知父亲在开封府旁购得一处新宅院,立刻赶往相见。幽冥王果然劫持了方离,余火莲终于答应迎娶方离作为父亲的棋子,毫不知情的方离得知这消息却幸喜万分。余火莲告诉父亲,皇上要见他并准备赐婚,幽冥王突然大怒,不料对话全被方离听见,方离难以置信二人的爱情竟被当成工具,黯然而去。
  第19集
  方旭夜闯皇宫被打入天牢,余火莲拒婚惹怒仁宗下狱,两人在牢里成了邻居。余火莲发现自己所在的牢房正是当年父亲展灏蒙冤被囚之处,内心深受撞击。冷清自作主张将李承颂劫走,以促使“无间道”与大辽结盟对付宋朝,幽冥王得知后大怒,命人将冷清追回。王宝德偷出父亲王佑的令牌,带李柏进入天牢。方旭拒绝不明不白地出狱,李柏无奈之下用药将其蒙昏,带出天牢。钱富派去的人晚到一步,误将余火莲当成方旭救走。
  第20集
  方离求幽冥王出手救方旭,并答应嫁给余火莲。幽冥王以余火莲之父余影的身份进宫面圣应允婚事,方子庵发现余火莲之父竟是自己当年的救命恩人。余火莲从冷清手上救下李承颂,与安置在李柏处,李柏误会余火莲来抓方旭闭门不见。方旭醒来发现自己已被李柏救出天牢,责怪她坏了自己的大事。余火莲捉摸不透父亲对他和方离婚事一再反复的原因,幽冥王命他去将李柏杀掉。李柏为了不连累王宝德,上丞相府投案自首被方旭阻拦,方旭求李柏好好活下去,不要再为自己的事涉险。
  第21集
  王佑私自调开封府衙役,进御香斋搜捕李柏,却误抓李承颂。包拯赶到竟见潜伏在房内的余火莲将李柏杀死,王佑见李柏已死,心中石头终于落地,却发现独子王宝德被他打成瘫痪后已离开相府。幽冥王从钱富口中得知方旭亲眼目睹余火莲杀死李柏,认为方旭将会死心塌地地效忠自己。包拯看到喜鹊对李柏之死的悲痛反应非比寻常,命人调查她的身份。喜鹊翻箱倒柜地找出玉佩随李柏下葬,恰被方旭看见,方旭拿出自己随身的另一块,喜鹊震惊,对方旭的身世也起了怀疑。
  第22集
  仁宗召余火莲进宫,询问他杀死李柏一事。余火莲说李柏劫囚在先,拘捕于后,死有余辜。方旭为李柏的死深深自责。余火莲说方旭可以对自己动手,而他决不会还手,方旭却黯然要他好生对待方离。冷清无意中发现余火莲与方离间的关系,到中丞府将方离劫走。余火莲领了皇命保护李承颂,却在王佑府遭到刺客袭击,李承颂失踪。余火莲寻找李承颂,被杜芙纠缠。被绑到御香斋的方离醒来,不知身在何处,听见外间余火莲与杜芙的声音,误会余火莲移情别恋。冷清发现自己突然失明,幽冥王告之是他偷吃通天丸的结果。
  第23集
  火莲借酒浇愁的来到李柏的墓前,向李柏敬酒,被喜鹊看见用毒针将其打晕。驼子将中毒的火莲背回去并告诉宗主这是喜鹊所为,喜鹊坦承李柏是她和李奭的女儿,如今只是为女报仇,幽冥王惊呆。冷清将钱富击昏后,再次偷走通天丸,将一半药丸逼方离吃下。火莲被救醒后发现父亲在身边,透露自己领旨保护西夏公主李承颂。方旭遇到一个女子长的和李柏一样,但是她却自称为白林,出来为夫婿买药。
  第24集
  冷清在御香斋的阁楼发现李承颂藏匿,火莲闯入拦下并追问方离的下落,冷清脱逃。方子庵找火莲询问方离的下落,火莲意识到方离又被冷清劫走了。火莲终于找到了方离,方离因为吃了一半通天丸而失明,她担心自己时日不多,希望火莲尽快娶她。方旭发现神秘山洞里的牌位与包拯给他的展氏名册完全一致,确定幽冥王就是展灏。幽冥王下令铸造铁钱以扰乱大宋的钱币流通。
  第25集
  火莲下毒誓,今生只愿与方离在一起。方离要小芳做她的眼睛,万万不可透露自己失明的事情。方旭又见到了白林,发现她和李柏说话的口气完全一样,跟踪她到住处发现她的丈夫是已经瘫痪的王宝德。方旭看着死而复生的李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但是李柏却淡淡的说她已经和王宝德开始了新的生活。冷清要火莲三日之内治好自己的眼睛,,否则他休想再见到李承颂。
  第26集
  方旭再次来到边关,看到幽冥王正在树下饮酒怀念自己的妻子秋娘。方旭遗落的玉佩被幽冥王拾获,幽冥王竟然看着玉佩失声痛哭,方旭这才知道自己竟是展灏的亲生儿子。火莲果然在李柏的假墓里发现了被冷清藏在里面的李承颂,但是承颂已经身中奇毒,火莲推测有人在暗中帮助失明的冷清行动,方离告诉火莲暗中帮助冷清行动的人是一个女子。
  第27集
  方旭应宝德之邀来做客,李柏却说请他来补喝喜酒,刚发现贼首就是自己亲生父亲的方旭受到了双重打击,喝的大醉。幽冥王打听到了李柏的住处,装做上门讨水,李柏觉得两人再次相遇十分有缘。幽冥王看到了瘫痪的宝德,而李柏称他为自己的夫婿,幽冥王明白了方旭醉酒的原因,要他把李柏抢回来,竟然遭到方旭的拒绝。被认定死亡的孙正气突然出现让王宰相十分的吃惊。
  第28集
  火莲见屡试之下都无法为承颂解毒,无奈之下只得再度闯入皇宫。仁宗问到原因,不但赐他金牌随时出入,还让火莲去库房找药。火莲拿的是先皇赐给长皇孙的名贵药材,火莲答应仁宗为他找到长皇孙,仁宗这才把药材赐给了他。火莲将承颂转到中丞府养伤。
  第29集
  方离告诉火莲帮助冷清的女子手上被她泼了香油,火莲查到杜芙手上的味道不对,才知道帮助冷清的女子另有其人。幽冥王从李柏的口中得知方旭到边关是为了查案。马汉将先帝封禅前后的大事记载给包拯看,包拯发现找到铁矿的日期竟然在赵家村被屠杀之后。
  第30集
  火莲继续用计逼帮助冷清的女子暴露,结果竟然是承颂的近卫黑煞,这才发现她是无间道的卧底。黑煞对火莲交代了一切,说她并不知道冷清已经背叛了组织。火莲将计就计利用杜芙放走了黑煞,而冷清仍然相信黑煞,并命她去宗主书房偷东西。火莲调来禁军将冷清从王宰相手中换下的辽国刺客,李柏送糕点向幽冥王道歉,幽冥王毫不防备的把点心吃了。李柏发现宝德已经被幽冥王治好并能站起来,心中顿觉不安。
  第31集
  方旭用铸坏的铁钱换走了好币,让鲁风再度失手而回。幽冥王忍无可忍对方旭出手,玉佩落在侧身的方旭身上,幽冥王这才知道方旭竟是自己的儿子。火莲对承颂内疚的很,承颂恳求方离能成全自己在死前好好的爱火莲一次。黑煞偷偷的将从幽冥王处偷来的包袱拿给喜鹊看,竟是皇室襁褓。
  第32集
  王宰相找来当年太子府的奶妈,奶妈认出了襁褓,并说出长皇孙的左脚掌心有五颗排成梅花的红痣,王宰相听罢把奶妈给杀了。冷清正要对王宰相下手,被前来的火莲拦下,王宰相嫁祸冷清,火莲故意对王宰相推心置腹,套王宰相说出长皇孙的特征。幽冥王将方旭逐出了无间道,接到长皇孙的襁褓被盗的消息后赶返京师,遇到宝德,得知他竟是王宰相的儿子。
  第33集
  火莲不见了方离,发疯的去找。经驼子的指引来到了后院,听到方离正告诉方子庵她要离开火莲。火莲故意在众人面前向承颂示好,想不到方离反应冷淡。钱富将方离抓走,子庵从小芳的口中得知女儿早已失明,火莲告诉包拯长皇孙的特征。包拯却说贼人如果是有意抓人的话早就将特征毁去了,冷清想冒充长皇孙让黑煞为他点上了痣。
  第34集
  火莲失恋醉酒,包拯发现他的床边有方离的珠钗,子庵怒斥火莲的行为,但是方离却不见了人影。幽冥王回京,火莲求他救承颂不果,得衙役想到了公孙策,承颂果然转危为安。方旭和宝德反复推敲认为当年的屠杀很可能是先皇所为,展灏只是代罪羔羊。
  第35集
  方旭将自己的身世和幽冥王的身份向包拯和盘托出。幽冥王把贴身锦囊交给钱富,并告诉他里面是证明长皇孙身份的东西。方旭发现当年救养父脱险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也发现火莲现在是他的儿子。火莲请父亲治好方离的眼睛,幽冥王要他用承颂的命来换。火莲向承颂奉茶请她原谅,被赶来的方旭误会,并加以阻止。火莲难过,大家都不信任他,把茶给喝了,方离以为他喝了毒茶,失声痛哭。
  第36集
  承颂向方离真诚的道歉,并开导她重新接受火莲。李柏回到御香斋看到了另一半玉佩,怒问喜鹊和自己是什么关系,喜鹊说是她的母亲。马汉查到余影资料,发现他富可敌国,包拯觉得现在迷团重重,请公孙策一起帮忙破解。复明的方离走出房间,火莲这才知道父亲是来为方离解毒的。
  第37集
  陈方为仁宗送来了边境的消息,仁宗这才警觉到李承颂这次前来的目的。火莲带承颂见仁宗,承颂希望仁宗在西夏和辽国的纠纷中保持中立,仁宗逼承颂做出不犯大宋边境的承诺。包拯拜见余影,并悄悄带了画师画了他的像拿去给王宰相看后,王立刻认出他是展灏。方旭从火莲手中救下承颂,希望他不要帮助展灏再错下去了。
  第38集
  幽冥王再次发现承颂没死的真相,下令追杀。方旭以死相逼,幽冥王惊讶。火莲带冷清进宫冒充长皇孙,仁宗派人去道观拿当年长皇孙的摸骨画像,不料画像已经失踪了。方离带李柏来到余宅,凭记忆算出密室的位置,拿到了锦囊。包拯进宫对仁宗挑明余影是幽冥王也是展灏。
  第39集
  仁宗发现摸骨图在子庵拿来的锦囊里,知道冷清是假的,冷清想行刺时被方旭和火莲击毙。众人发现孙平尸体,杜芙也发疯了。幽冥王进宫火莲为救仁宗被他打伤,火莲保护仁宗去密室的时候,仁宗认出他才是真正的儿子。幽冥王冲出宫来回到余宅,方旭赶来和他相认。
  第40集
  王宰相说出了当年利用展灏和子庵的真相,为火莲所杀,并去皇宫自首。幽冥王在方旭的劝说下走进牢中紧紧的抱住了火莲。火莲十分感动。火莲希望包拯放过无间道的所有兄弟,方旭希望仁宗为展家平反,两人的要求得到了同意。方旭改名展昭,幽冥王自尽。火莲因为杀害朝堂重臣之罪被判,只求速死,仁宗赐他服毒自尽。却不想火莲未死,之后与方离归隐山林。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把酒问青天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012 次

编辑次数 : 2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10-17

编辑者 : qingshuiyuren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