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丁酉(鸡)年十月廿七

第一章 风的回忆

霜落倍凄凉,愁肠百千转……

金陵城外,西风萧索。霜叶随着思念缓缓飘落。铺满黄叶的林间小道上,一道孤单的身影漫无目的的彷徨着。落叶在脚下瑟瑟作响,回荡在这寂静的树林里,听去更有一种凄凉之感。

太阳渐渐西坠,那身影被缓缓拉长,年轻英俊的脸庞被夕阳的余晖映得通红,却还是掩盖不了神情中的疲惫。胸前挂着的那块铁牌上,刻着一个“”字。这少年走近一块铺满落叶的大青石,手一挥,带起一阵清风,拂去了石上的落叶。他坐在青石上,回想起自己的从前,不禁一声长叹……

大约在十五年前,具体是什么时候,四岁的他已经记不清楚了。那时大概是冬天吧,因为那天的狂风与暴雪依旧如梦魇般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阿灵,阿灵,帮娘把菜端去,小心烫哦。”

娘亲的声音是如此的甜美。

娘一手抱着她的小女儿,一手拍了拍那只小板凳,轻巧的坐了下来。

“阿灵,你长大了,要自己抓芋头吃啊。”

“娘,为什么爹还不回来?”灵瞪着那双大眼睛。“爹爹到底去哪儿了?”

无知的少年,无忌的童言,勾起了母亲的思绪。她凝望向窗外,手里抱着正熟睡的小女儿发起了呆。

突然间,一阵敲门声响起。她惊了一下,手不禁抖动了一下,结果弄醒了怀中小女儿。“阿灵,快去开门。”话音未落,灵已经轻巧的跃下板凳,飞奔至门前,踮起脚尖打开了门闩。一阵寒风呼啸进来,灵小小的身躯不禁有些发凉。门外正站着一个青衣道士,约莫五十多岁。他对着灵笑了笑,拂去了身上的白雪,走了进来。与其说走进来,不如说他像是随着这寒风飘进来似的。手一挥,门神奇的关上了。

她站了起来,对这位不速之客的打扮瞧了又瞧,突然道:“道长可是蓬莱仙岛赫连掌门门下?”那道士抚胡笑道:“夫人果然好眼力,看来这几年夫人虽隐居山林,却丝毫不失当年江湖人称“冰玉霜心”水星玉的女侠风范,不知水夫人可曾放下那寒泉杖?”

水星玉对这道士之言颇为吃惊,“敢问道长尊号?”“蓬莱子清。”“道长如何寻来此处,又如何知晓那么多?”“贫道与宇文大侠乃是故交,所以……”“你知道他的所在?”水星玉一听到自己夫君的姓,忙问道。“此事说来话长,此地不宜久留,不如先避避风头,再叙旧事。”“子清道长,能否告知是因何事而避?”那道长脸色一正,叹道:“唉,都是我那个忤逆的师弟,竟将夫人的隐居之处透露于司徒峰,恐怕不久便……”“司徒峰!他竟然还活着!当年我亲眼见到他被巨石击中的,怎么可能……”

“事实如此。当年宇文兄与夫人二人,率众豪杰齐力攻打‘夜雨楼’,司徒峰以一手‘寂灭’杀了大批豪杰。毕竟司徒峰身为‘夜雨楼’楼主,必有他过人之处。后来宇文兄在夫人法术的协助下,才竭尽全力将他打倒。不幸的是,那块巨石只压断了他的左腿……”

“那么说,司徒峰只是受了重伤而并没死,而且我夫君的失踪应该也与他有关吧……”没有丝毫惊讶,水星玉平淡的话语中,含着无尽的忧伤与悲哀,连炉火也在这时黯淡了下来。

子清还正欲说什么,忽听屋外一阵笑声,诡异的响了起来。“哈哈哈哈……宇文天穹、水星玉,老夫找得你们好苦啊!来来来,咱们再拼九百招,看看胜负如何!哈哈哈哈……”随着笑声,这小木屋剧烈的晃了起来。水星玉忽的一笑,道:“看来这老魔头的功力又强了不少呢。阿灵,快去屋后小树林的地窖,我没叫你出来,你千万别出来,记住了吗?”灵迷茫的点了点头,转身从后门跑了出去。同时,大木门被一阵巨力震开,轰然倒下。寒风呼啸着进来,吹来了两个灾星。

子清皱起了眉头,说道:“夫人赶快走吧,这里有我撑着。是我蓬莱带来的麻烦,我蓬莱自会解决……”然后目视来者之一,那个黄衣道士。那道士显然没料到子清在此,讶道:“师兄,你……你怎么会在这儿,我……”“住口,你这个叛徒。子虚,我蓬莱仙派养你育你,你竟然背叛师门。今天,我就替掌门清理门户!”话音未落,长剑已如闪电般刺向子虚。“师兄,我……”子虚此时无言以对,只得架剑格挡。

司徒峰对这一切似乎漠不关心,只是直直的盯着水星玉看。“水夫人倒是越来越漂亮了呢,我真羡慕宇文天穹有这么美丽的夫人呢,哈哈哈……”“多谢司徒楼主的夸奖。”水星玉冷冷的笑了笑,接着道:“司徒楼主大驾光临,不知有何事拜访呢?”司徒峰依然是那幅表情,不紧不慢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为我的左腿讨个公道罢了。何不叫宇文天穹出来,老夫可‘想念’他了!”水星玉只道司徒峰在讽刺她,怒道:“不必劳他出马,我‘冰玉霜心’自然会还你一公道。”说罢,如魔术般,一根通体碧蓝,内部隐有水光流动之色的法杖出现在她手里。水星玉一手抱着她心爱的女儿,一手举起杖对着司徒峰,说道:“与其见你在人世受断肢之苦,不如让我送你去阴间享福吧!”司徒峰哈哈一笑道:“如有夫人陪老夫共赴黄泉,那又有何不可?只是夫人为何如此坚信,老夫会败?”水星玉脸上还是挂着冷冷的笑容:“五年前,我夫妇二人打败你时,正值仲夏,而今是寒冬腊月,你不会忘记我寒泉杖的威力吧!”说罢,只觉得天地四方的水元素疯狂的向水星玉的涌来。“飞雨!”水元素迅速凝聚成一支支冰箭,密密麻麻的向司徒峰飞去。司徒峰脸色一变,双手置于胸前,发出暗红色的光芒,然后低唱一声:“来得好!破字诀!”立刻,他的身形被这暗红色的光芒所笼罩。冰箭源源不断的击在这暗红色的光球上。“果真厉害啊,水夫人,想不到这冰雪的威力竟有如此强大,看来老夫不得不出压箱底的功夫了,哈哈哈……”暗红色的光球中,传出了司徒峰的狂笑声。水星玉脸上像笼了一层寒霜,轻轻举起寒泉杖,在空中划出几道神秘的符号,轻唱道:“飞雪无声·凝!”高手间的决战,往往在一招间。一开始就全力以赴,可见两人之间的仇恨,已非比寻常了。与此同时,司徒峰狂吼道:“寂灭!”顿时,暗红色的光芒强盛起来,光球像充了气般的向外膨胀,将周围的一切吞噬。子虚见势不对,转身就逃,子清飞快的追了上去。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大雪中。水玉星的法阵也完成了,冰雪如潮水般的涌向光球,遏止它的膨胀。同时,冰箭化为冰锥,狠狠的扎在光球上,想冲破它的防御。霎时间,黑暗吞噬了大地,而冰雪也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暗光与冰雪笼罩了两人的身影。

一阵轰鸣!

耀眼的强光瞬间照亮了夜空,大地也为之颤动!之后,一切都回到了平静。方圆十米的地方全部夷为平地,而水星玉与司徒峰,却失去了踪影,只在雪地上留下了一滩血渍……

(第一回完)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风灵雪舞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848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1-17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