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丁酉(鸡)年十月廿九

请擦拭你的心灵,然后睁开,那双洁静的眼睛。
  ——题记
                 
  一
                 
  高玥打开店门,一股清爽怡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夜的风雨过后,对面的房屋、铁栏,还有门前的石梯、路牌……全都显得新意盎然,在晨曦的微微笼罩中,毫无保留地曝露着湿漉漉的光泽。门前的两盆雏菊虽然受到了屋檐的庇护,但仍然落下了不少花瓣,贴着地面的水渍,显示着昨夜风雨的狂暴。
  高玥回转身,穿过空荡荡的大厅,撩起墙角处低垂的门帘,经一条幽暗的过道,来到过道尽头的盥洗间。这时候,老板娘和姐妹们都还沉浸在惘然的梦里。她把水开得很小,以免弄出太大的声响。涓涓的水流漫过她的掌心,从指缝间轻轻地滑落。她定了定神,开始认真审视起镜中那个染着一头黄发,浓妆艳抹间还隐隐透着一脸稚气的姑娘。那一刻,她猛然感到了一阵隐隐的心痛,不由自主的颤栗遍布全身。时间啊,她想,时间真是个可怕的恶魔!你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它就已在不知不觉间将你的整个人生彻底改变。
  细细算来,高玥离开当阳农村的老家,来到巫城已经快三年了。三年来,她一直呆在这家叫做“巅峰时刻”的发廊里,给人洗头,给人按摩,而更多的时候,却是忍受着屈辱,强装着笑颜,陪着各式各样的男人走进罪恶的包间……她已记不清自己在包间的木床上,躺在了多少个男人的身下。很多个夜晚,她都会神经质一般从木床“吱吱呀呀”的呻吟中猛然惊醒。她常常会感到自己的胸口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紧紧攥着,又像是压上了一块沉重的石头。一旦醒来,就很难再安静地入眠。这时候,她总会轻轻地拧开床头灯,在淡黄色的灯光中,起身,穿上拖鞋,走到房间另一头的小橱柜前,从里面取出一只墨绿色的帆布包。帆布包是她离开老家前,安可用他身边所有的钱跑到镇上的小商店去买的。走的前一天,他避开村里人的眼目,把她带到村外山梁上那片绿荫密布的野果林里,然后慎重其事地将帆布包挎到她的肩上。
  安可说,玥子,包里东西不要放太多,沉了你受不了。
  嗯。
  我放了本书在里面,没事就翻翻。
  嗯。
  高玥深埋着头,紧咬着唇,使劲憋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玥子,你流血了?
  安可慌慌张张地低下身,斜歪着头,心疼地看着高玥的唇边正渗出几道殷殷的血丝。
  没事。咬的。
  安可伸出手去,想帮高玥擦掉血丝。高玥轻轻一扭,躲过了。安可愣了一下,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把拽过高玥瘦弱的身子,紧紧地搂在怀里。他的劲用得可真大,一刻也不肯放松,仿佛只要一松手,怀里这个像水一样柔弱,可怜可亲的小女孩就会永远地消失。高玥有些喘不过气来。她在安可怀里挣扎了几下。
  可,你弄疼我了。高玥说着,竟嘤嘤地抽泣起来。
  疼?不疼不疼。不,我就是要你疼,我就是要你疼……安可嘴里不停地嘟噜,反把高玥抱得更紧了。
  可,我渴了。你帮我摘个果子下来吧。高玥一边躲过安可凑过来的嘴,一边无力地呻吟着。
  嗯。我这就给你摘,我这就去摘。可是,可是还没熟呢……安可全身都在颤抖,连说话有些迷迷糊糊了。他变得越来越粗暴,紧搂着高玥腰部的手突然松开,又一下子捧起她的脸。高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到渗血的唇已被深深地含在了安可的嘴里。霎那间,她觉得全身都酥软了。她想反抗,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她只好任由他从唇吻到脸,从脸吻到眼,又从眼吻到额。他喘着粗气,吻遍了她脸上的每一个部位。泪水和着血水,透着咸咸的涩味,一直流进高玥的心里。
  野果林里静悄悄的,偶尔有几只山雀在枝缝间啼叫几声,却看不到它们的影。或许,鸟儿们也怕惊扰了这对忘情的情侣,只远远地躲着,时不时借着缝隙往这边偷看几眼。黄昏来临,山梁上起风了。整个果林都在呜咽。夕阳泊在天边,殷红得像高玥破绽的唇。
  高玥取出帆布包,是为了找到安可临走前放在里面的一本小说。那是路遥的《人生》。她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在失眠的夜晚翻看过这本书了。对于书本,她总是感到很亲切。仿佛只有在字里行间里逡巡,她才会彻底忘却体内的龌龊与肮脏。她对书本极其爱惜,从不外借。有一次,因为晚上看过以后,随手将书放在枕边。第二天,有个小姐妹钻进她的房里把书拿去消消磨时光。等高玥要回的时候,书本几个角已经打卷了。封面上还有几道明显的污痕。高玥伤心了好些天,一直都闷着不说话。姐妹们不知道为什么,只道是病了。借书的小妹还正儿八经地跑到附近的小药店里去买了几样西药回来。
  洗漱完毕,高玥的心情开始慢慢好了起来。无论这几年里她曾遭受过怎样的屈辱,忍受了多少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但这一切都将从此随着涓涓的水流,永远消失于脚底下那些看不见的下水道里了。一切,就要结束了。今天是她呆在“巅峰时刻”的最后一天。明天一大早,她就会起程回当阳,回到亲爱的安可身边,回到那温暖而熟悉的怀抱中去。她倔强地抬起头来,抹掉了正要滚出眼眶的泪滴,然后强迫自己对着镜中的那个姑娘,咧嘴笑了笑。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梦飞之旅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096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3-19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