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十月廿四

ni

片名:
  1. 聊斋之花姑子
主演:
  1. 张庭
  2. 邱心志
  3. 王艳 Rebecca
  4. 沈小海
集数: 30 集(电视连续剧
类型: 剧情片
地区: 中国
年份: 2004年9月1日
语言: 普通话
《聊斋之花姑子》

电影海报
影片简介:

  善良书生安幼舆酷爱花草生灵,某日山间,从猎人手中救下了一只小香獐。从此引发一段人妖奇缘…… 

  清纯活泼的香獐精花姑子对安幼舆痴心不改,却麻木于身边人竹精陶醉的真情真意。安幼舆本迷恋东家钟云山之女素秋,却也难以对美貌善良的花姑子释怀。而钟素秋竟误打误撞地走向了陶醉…… 

  感情纠葛缠绵,而剧中人却面临着更大的危险。随着一支神笔面纱的揭开,觊觎者也纷纷露出狰狞的面孔,原来人中有妖,妖中藏人……

《聊斋之花姑子》 - 内容介绍 [回目录]

《〈聊斋——花姑子〉》 安幼舆是个心地善良的穷书生。
一日他在山上采撷奇花异草时,突然遇到熊大成、马子才等人为取麝香,正在围捕三只香獐子。安幼舆力劝放生未果,竟不惜以身相护。其中的小獐子颇有灵性,离去前向安幼舆投去深意的一眼。
原来遇险的三只獐子是修炼成精的花姑子和她的父母章叟和章妪,而在危急关头救了大家的是与章家交好,道行高深的竹妖陶醉。四人谈论着人类的残忍,然花姑子却对那个穷书生留下深刻的印象。
夜里,花姑子和她的ㄚ环小葵[葵花精]聊着从陶醉那里听来的,偷取蛇丹可在白天幻化成人形的事,小葵担忧地阻止。两人转换心情偷偷来到安幼舆宅。见到安幼舆描绘的钟素秋画像,花姑子不禁有些吃味。
没想到在回家途中,花姑子和小葵不知不觉竟来到了蛇精修炼处,正想偷偷离去时,却被蛇精撞见了!
花姑子与小葵奋力抵抗蛇精,情况危急,幸而此时东方露出曙光,蛇精遁入洞里,两人化成原形落荒而逃。匆忙失神,小獐子竟又落入熊大成的手里。
正当熊大成拿着刀就要刺向小獐子之际,安幼舆及时出现护着。熊大成怒,打算废了安幼舆擅于画画的手。没想到却引来牛肝朱肺等强盗的来袭。牛肝朱肺见熊大成一副富家子弟的模样,正打算好好讹诈一笔。熊大成情急生智,欺骗牛朱两人安幼舆才是崂山第一首富。牛朱等人随即追安幼舆而去。

安幼舆被牛朱等人逼至山崖绝境,失足墬落,小獐子跟着跳下。昏迷的安幼舆自恶梦中醒来,见到小獐子守护在一旁,决心带着小獐子一起走出山谷。好不容易寻出了条路,没想到牛肝朱肺却竟已在外守候!安幼舆被押到了宝箱寨,牛肝朱肺要他写下勒赎信,安幼舆严辞拒绝。牛朱一怒之下决心饿死安幼舆。而小獐子也落入将被作成下酒菜的命运。
终于太阳下山了,小獐子化成人形。 花姑子施法让自己在安幼舆的梦中出现,希望安幼舆对自己留下印象。接着更为安幼舆安排逃跑的机会,没想到安幼舆在逃跑前还不忘救出小獐子。花姑子深受感动。
安幼舆好不容易逃出宝箱寨,没想到竟又遇上蛇精水三娘。花姑子趁水三娘不注意,偷取蛇丹。水三娘发现,抓起小獐子就要加菜给安幼舆。安幼舆大惊,连忙抓着水三娘不放。两人拉扯的情景正好被钟素秋看见,钟素秋误会安幼舆。安幼舆追钟素秋而去。
水三娘挡住小獐子的去路,幸亏陶醉及时赶到,救了花姑子。陶醉不禁责怪了两句,花姑子却心不在焉。
水三娘偷袭花姑子,花姑子及时被父母所救。当章妪知道是因为花姑子偷取蛇丹后,甩了花姑子一巴掌。陶醉劝说,水三娘性恶毒,总有一天双方会对立的。
花姑子趁着夜晚来到安宅,她诱骗安幼舆在梦中作画画绝对不会成真,而让安幼舆安心地画下她的画像。在作画的过程中,两人眼波流转,花姑子对安幼舆怀着浓厚的情意。经过一夜浪漫,花姑子回到花宅,竟然异想天开地要求父母让安幼舆来家里作客。章妪大为反对;章叟却心疼女儿报恩的心情,而表示支持。一天安幼舆到山采药无意间却别花姑子碰见了。
花姑子见机不可失,连忙要小葵回家通报父母,自己就要带着安公子回家作客。章叟、章妪和小葵三人合力用法术将花宅变成琼楼玉宇,等待着安幼舆的光临。
在花姑子的设计下,安幼舆迷失在山上的迷雾中。走着走着,安幼舆来到了花宅。章家一家用人的方式热忱招待安幼舆。安幼舆惊讶发现,章家小姐花姑子,竟然就是几次出现在他梦中的姑娘!安幼舆觉得自己与花姑子特别投缘,他欣然接下花姑子送给他的一只用玉米皮作成的小鸟。翌日,安幼舆向章家辞行。离去前,刻意回头记住花宅的位置。
没想到才出花宅,安幼舆便被癫道人盯上,癫道人赞美安幼舆是个奇才,可是安幼舆却告诉癫道人他只希望自己画的画不要成真就好。癫道人闻言,说他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安幼舆高兴地要癫道人教他,癫道人则要安幼舆拜他为师。癫道人基于自己是安幼舆师父的身分,随安幼舆回到安宅,并自在地就要住下来。安婆婆却对这个疯癫的家伙感到厌恶,处心积虑地想要把他赶出去。安幼舆冲出家门,为图清静,往山上跑去,花姑子正高兴接近安幼舆的机会终于来了,没想到癫道人却紧跟在安幼舆身后。花姑子又陷入失望的心情。安幼舆在玄真派总坛的遗址处跌落到掌门天机子的墓穴中,偶得《玄真宝录》。安幼舆出墓穴后才发现穷道士皆被杀光,癫道人也没了踪影。
安幼舆带着《玄真宝录》投宿夜店,却被黑白道人追杀。幸亏花姑子和小葵及时赶到救下了安幼舆。然而安幼舆已经身中剑毒,花姑子为安幼舆吸毒疗伤,发现安幼舆随身带的玉米皮小鸟,暗喜。黑白道人不甘心,折回,发现花姑子是獐子精,放狗袭击花姑子反被花姑子暗算。花姑子带安幼舆回花宅养伤。章妪很不开心,偷偷察看安幼舆的随身物品,看到《玄真宝录》,却被神笔震到,更加深了她对安花关系的反对。花姑子得知后询问安幼舆与玄真派的关系,安幼舆据实以告。
安婆婆来到花宅,却与章妪不合,两人频繁地斗嘴。安婆婆负气回房,不想走出了竹篱,花宅立时不见,安婆婆错愕。花姑子发现大惊,只得编出许多借口才打消安婆婆疑心。花姑子与安幼舆在花宅中厮守着,两人感情迅速发展。安婆婆却与章妪成天吵架,要安幼舆早点回家,安幼舆自然不舍。
正在安婆婆和章妪又吵得不可开交之时,小葵慌忙来报,花姑子在山神庙被癫道人追剿。大家立即赶往救助。癫道人见一家妖精全都来到,扬言要将他们全部降伏了,任由安幼舆劝阻也无济于事,幸亏陶醉及时赶到,花姑子才得以逃脱。安幼舆和花姑子逃到了一座山洞里,癫道人跟踪而至。花姑子灵机一动,想到了癫道人怕猫的弱点,让安幼舆画出一只能成真的山猫来。却不想癫道人发功封住了洞口,只留下一个小口,山猫也被压回了原形。安幼舆和花姑子被封在洞中,却很享受这段相互依偎的时光。癫道人企图用心战击垮安幼舆的防线,不曾想安幼舆对花姑子情深意重,坚决不肯出来,并且做出一对草戒,与花姑子私定终生。洞外的癫道人实在等得不耐烦,正要出手时,水三娘竟然带着熊大成一群人出现。熊大成便令手下将癫道人抓了回去,意图进洞捉拿花姑子领工。而水三娘则乘机化作蛇形钻进了山洞里。水三娘向安幼舆索要神来之笔,并企图揭露花姑子的身份。安幼舆不从,水三娘便施法,而花姑子为了掩饰身份始终没有和水三娘对决。在危急时刻,洞口忽然露出光亮,原来是熊大成领着手下在搬开洞口的石头,要进来捉拿花姑子。水三娘怕自己被发现,变化作原形逃了出去。
陶醉、小葵及时赶到。小葵做法,救出了花姑子和安幼舆。四人逃跑出来,安幼舆吃力地落在后面,大叫花姑子为娘子。陶醉得知安幼舆与花姑子已拜过天地,震惊,一掌将安幼舆击晕。
回到家中,章叟夫妇得知安花的婚事也极力反对,让陶醉给安幼舆服下忘忧草。花姑子阻止不了,只求能让她和安幼舆再多相聚一天。面对伤心欲绝的花姑子,大家只能答应。
花姑子和安幼舆享受着短暂的一天。不知情的安幼舆还憧憬着他们美好的明天,这倒让花姑子异常感动,暂时忘却了这是仅有的一天幸福时光。新房布置好了,安幼舆和花姑子沐浴更衣,准备正式行礼、拜过高堂。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章叟夫妇归来。大家焦急地等待着,花姑子以为父母是不肯原谅她了。
时的陶醉正在黑暗的山林中落寞的吹着竹笛。花姑子循着笛声找到了他。同样凄婉的笛声,在两人的心里却有着不同的伤感。陶醉为花姑子对安幼舆的痴情所震撼。章叟夫妇终于赶回。安花两人行了大礼,却凄凄惨惨。陶醉也终于看不下去,情绪崩溃。花姑子心情复杂的与安幼舆度过了他们的洞房之夜。就在最甜蜜的一吻中,花姑子将忘忧草吻进了安幼舆的口中……夫妇用木板车将失忆昏迷的安幼舆推回城里。
安幼舆被放在那木板车上丢在了路边,最终被钟云山的马车撞见。钟云山把安幼舆带到了大夫那里,却意外的发现了从安幼舆身上掉下来的《玄真宝录》和“神来之笔”,兴奋异常。钟云山把安幼舆安排在自己府中的客房。一群丫环聚在门外偷看这个画画成真的“神仙”的睡姿。素秋不明情况闯了进去,却碰上安幼舆一身水衣,尴尬。钟云山将安幼舆请到书房,安幼舆谢过钟云山的救命之恩,却向钟云山询问自己是怎么会在路边的木板车上的。看来,安幼舆已经丧失了一部分的记忆,他与花姑子的一段情完全被抹去了。
钟云山向安幼舆询问神笔之事,并要求安幼舆当场作画。安幼舆推托不过,便画出蝴蝶,蝴蝶从画中飞出,围绕素秋翩翩起舞。钟云山甚是着急,询问安幼舆是有什么神奇功力,安幼舆却回答他是“用心作画”。而此间,安幼舆钢是因为忘却了花姑子而与钟素秋眉目传情。此时熊大成却来逼亲,安幼舆看不下去,闯了出来保护钟素秋,把以为安幼舆已经被妖怪害死的熊大成吓得不行。 每一寸目光交错成无言片段
在心底里还有今生无解的忧伤
只因相遇匆忙将那时光随青春流放
看城外水色山光都已被你笑忘
那一次相遇的目光将我彻底变凉
所谓地老天荒是一副少年模样
魑魅魍魉的世间将你我飞短流长
到最后才看到彼此眼中的泪光

两两相望
不知道身边的高山变成了海洋
只看见前生来世中你我不变的模样
两两相望爱要怎么来收放
我不再飞翔折断了翅膀
你眼中的泪光是我坠落下去的地方
两两相望今生我们会怎样!
花姑子仍旧不甘心,在安幼舆去县衙的路上设置巧遇,希望安幼舆能够记起她来,但事与愿违,安幼舆除了感觉到一股熟悉的花香味外,已没有任何的记忆。安幼舆去到县衙找陶醉,却被拒之门外。花姑子在一旁着急想帮忙,被小葵按住。家丁向熊大成报告安幼舆已来到县衙,于是熊大成信心满满的率众来到门口。熊大成欺负安幼舆,将他推到在地,花姑子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上前去扶起安幼舆,安幼舆又闻到那股花香,感觉自己对花姑子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花姑子强忍住伤心,却不能讲实话。
花姑子感觉安幼舆对她还是有些记忆的,不禁有些喜悦,小葵担心花姑子再度陷入情海,在一旁泼她冷水。
花姑子看着自己和安幼舆在树上刻的“白头到脑”,无限怀念,暗自伤心落泪。
钟素秋已经离开钟家了。钟素秋逃到竹林深处,迷失了方向,碰上了守候在那里的水三娘。水三娘极力讨好钟素秋,钟素秋渐渐卸下了防备,竟毫无戒心的跟着水三娘走了。花姑子及时赶到,要接素秋走。水三娘眼看自己的好事又被坏掉,送上自己的一朵野花,花姑子难以阻止,钟素秋已经闻到花香,中了毒雾。水三娘表明自己打算吃掉钟素秋,也正好成全了安幼舆和花姑子、自己和陶醉两对。她故意刺激花姑子的痛处。花姑子虽然伤心,但立场坚定,决不允许水三娘下手,于是两人展开对战。陶醉又一次适时出现,打走了水三娘。
安幼舆走在往钟家的路上,忐忑不安,却看到钟宅门前围着一堆人。马子才也在围观的人群中,他告诉安幼舆熊大成真的包围了钟家,他们都是来看热闹的。安幼舆急忙要冲进去就钟素秋,这时,那阵熟悉的花香又扑鼻而来,原来是花姑子,她领着安幼舆去见钟素秋。安幼舆没想到花姑子竟然把他领到了自己的家门前。原来花姑子早把钟素秋藏在了安家。花姑子则忍痛离开了。安婆婆和幼舆都觉得对花姑子有些熟悉,但两人都记不起来了。
钟素秋醒来看到自己竟躺在安幼舆的房间里,当得知又是陶醉救了她时,一脸幸福。而安幼舆则沉浸在自己幸福的幻想中。两人各怀春梦,倒是明眼的安婆婆看出端倪,皱起了眉头。
安幼舆来到马家药铺来给钟素秋抓药,在马子才面前露了些马脚,马子才不免怀疑钟素秋的行踪。花姑子和小葵一直守在安家门外,见陶醉垂头丧气地过来,他们也知道没有什么好消息了。三人有些迷惘,不知下一步怎样。花姑子语出惊人:让安幼舆带着钟素秋出城。这时,只见马子才追着安幼舆来到安家。马子才发现了藏在安幼舆房中的钟素秋。安婆婆找了急,决定不再管闲事,坚决让钟素秋离开,并且点醒安幼舆说钟素秋的心上人是陶醉。安幼舆与婆婆一顿争执,可是安婆婆依然坚持。安幼舆和马子才在院子里急得团团转,想不出个办法。陶醉现身,让安幼舆带钟素秋连夜出逃。
眼看自己的爱人和别人私奔,花姑子暗自悲伤。小葵责怪花姑子不该帮着出主意。而花姑子只是希望安幼舆能够幸福,她前去劝钟素秋随安幼舆出城。钟素秋却更希望送她的人是陶醉,在花姑子的劝说下,无奈地答应了。
安幼舆在家中收拾行李,发现他的衣服上掉落了两样东西:玉米皮小鸟、草编戒指,感觉怪异。花姑子、陶醉和小葵已经备好车马来送他们,癫道人也来了。正要出发时,安婆婆追至,原来安幼舆并未告诉安婆婆。但最终,安婆婆还是被安幼舆的真情打动,放手让他们走了……
众人送别安幼舆和钟素秋。花姑子故作冷淡却难掩伤心。钟素秋对陶醉依依不舍。癫道人为自己的爱徒放声大哭。一路上,安幼舆虽奔波劳累,但照顾素秋心情愉悦。花姑子绕着弯子不肯回转,只为一路护送安幼舆。
途中遭遇大雨,马车又被绊倒摔坏,花姑子暗中施法搭救他们。见马车已无法再用,安幼舆带着钟素秋去破庙躲雨。钟素秋受了风寒,身体虚弱。安幼舆将自己的衣服脱给钟素秋取暖,钟素秋感应到安幼舆的真情,不禁心中升起一股暖流。安幼舆去林中采集给钟素秋治病的草药,地形危险,花姑子在一旁施法保护着他。安幼舆却只以为是钟素秋福大命大,在暗中保护着他。小葵为花姑子不服气,花姑子虽然伤心,却毫无怨言。
钟素秋在庙里折起玉米皮小鸟打发时间。安幼舆回来发现,联想到自己家里的玉米皮小鸟和草编戒指,会错了意,以为是钟素秋暗中所为,不免惊喜,去为钟素秋熬药。花姑子见安幼舆和钟素秋无路可去,就要带着两人回花家去,小葵阻止不成。三人回花家,果真惹来章妪一阵嫌弃,章叟见安幼舆和钟素秋两人走投无路,钟素秋又受了伤,于心不忍,便做主让两人留下。安幼舆感谢章叟的好心肠。
章妪见花姑子为了照料安幼舆和钟素秋两人忙得疲惫不堪,很是心疼,却更担心花姑子届时真情难收,软硬兼施,一直对花姑子劝说,甚至不惜为了花姑子搬家。花姑子闻言只求章妪不要这么做。花姑子要去喂钟素秋服药,见安幼舆为钟素秋担心得食不下咽,痛苦挣扎。又闻安幼舆代替钟素秋向花姑子道谢,更是心中百味杂陈。
花姑子陪安幼舆在山野间采集草药,安幼舆发现花姑子一直望着自己,觉得奇怪,又在花姑子身上闻到一股熟悉的野姜花味道,更对花姑子产生莫名好奇。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两人曾经刻字定情的大树下,花姑子担心树干上两人的名字会被安幼舆发现,好在大树精机灵,将名字隐去,却也同情今朝安幼舆忘了花姑子忘得真彻底。
花姑子无奈。
钟素秋却在花宅被章妪嫌得碍眼,钟素秋识趣,就打算和安幼舆尽早离开。幸而得花姑子再三求情,章妪不再坚持。钟素秋感激花姑子的好心,却也猜到花姑子心仪安幼舆,一味探问,只见花姑子羞红脸,一味否认。钟素秋鼓励花姑子勇敢表白自己的心意。癫道人认为钟素秋根本是祸水,怂恿安幼舆交出钟素秋。安幼舆于情于理就是无法答应。花姑子说服癫道人让安幼舆和钟素秋留在花家,大家也好照应。熊雄和熊大成恼羞成怒,逼问钟云山将钟素秋藏到哪里去了,钟云山宁死不说,熊雄只得将钟云山逮捕入狱。两人又想这妖里妖气的事铁定与安幼舆脱不了干系,竟也抓了安婆婆想诱出安幼舆。
钟云山和安婆婆被绑在大街上,熊雄像下马威又像好言相劝,要钟云山伏首认输,对安幼舆和钟素秋喊话,钟云山宁死不屈。安幼舆和钟素秋更是及时出现,对着巡抚大人的轿子直喊冤枉。众人惊。直到巡抚大人步出轿,混在人群中看热闹的水三娘惊讶地发现,怎么章叟变成巡抚大人了?原来这就是陶醉的计谋。众人藉巡抚大人官阶比熊雄大,又是钟素秋的母舅,趁乱将钟云山和安婆婆自熊雄手中救了下来。章叟更借着巡抚大人的威名,重责熊大成,为众人大出了一口气。无奈陶醉和癫道人发现水三娘瞧出了真相,忙要胁水三娘一个字都不可吐出。水三娘不置可否。钟云山心怀感慨地感谢众人相救,特别感谢安幼舆,他拟做主让钟素秋嫁给安幼舆。当众发表她其实心属陶醉,众人不禁一阵尴尬。钟素秋追陶醉而去,然玉体违和,步履蹒跚,安幼舆担心地跟着。钟素秋告诉她,自己伤了他的心她很遗憾,但是该跟安幼舆在一起的应该是花姑子。一语惊醒梦中人。章妪为断了花姑子的念头,决心搬家。花姑子哭求。没想到另一边,安幼舆兴致勃勃地提着礼物想来致歉。小葵预言,可能将有一场暴风雨要发生了。花姑子一家听说安幼舆正在往花家的路上,花姑子忍心提议,用「天幕」遮住花家,不想让安幼舆找到。然见到安幼舆着急的模样,花姑子仍情不自禁地上前想见安幼舆。无奈天幕两隔,花姑子伤心欲绝。
陶醉及时出现,告知安幼舆花家已举家迁离的消息。安幼舆不放弃,誓言沿着小河继续找怎么样也要找到花姑子。陶醉拽来癫道人,要他想办法管管自己的徒弟。癫道人知道陶醉的苦心,只得连哄带骗地带走幼舆。
安幼舆纳闷自己为什么会找不到花姑子一家,难道是花姑子她们受到山中妖精所害。在癫道人的怂恿下,安幼舆决定向癫道人习道练武,为救花姑子,与妖精对抗。练功辛苦之余,幼安舆无意间发现自己所练的招式,竟与玄真宝箓中记载的一模一样。安幼舆瞥见一直被自己珍藏的玉米皮小鸟和草戒,安幼舆开始怀疑,它们的存在也许跟花姑子有关。花姑子想外出散散心,章妪对小葵千交代万交代,要她跟好花姑子。走在山路上,花姑子回想起过去跟安幼舆的一切,对小葵发泄心情。她再也忍受不住,她决心去找陶醉想服忘忧草。陶醉奉劝花姑子,不要想藉助忘忧草,要靠自己努力渡过难关。而他,会一直在她身边陪着她。
花家厨房,花姑子心不在焉地作菜。一旁章叟见花姑子那郁郁寡欢的模样,心疼,因此无法抗拒花姑子想托父亲将草戒还给安幼舆的要求。章叟出,正好遇见上山采草菇的安幼舆。趁着安幼舆不注意,章叟偷偷将草戒放在安幼舆采草菇的篮子中。安幼舆发现草戒,总觉得似乎回忆起什么,却又什么事都想不起来。没想到章叟一不小心,行踪引起安幼舆的注意,安幼舆施轻功一路追着,幸亏遇上癫道人,安幼舆放弃了追踪,章叟逃过一劫。 正当化身老獐子的章叟庆幸自己跑得快时,没想到却遇上了正打算去找陶醉的熊雄父子。老獐子落入了熊大成的手中。陶醉听到熊雄父子正打算拿獐子宴请他时,大惊,连忙赶赴,幸而及时救了章叟一命。章妪和花姑子在家等章叟等得焦急,章妪不禁因此怀疑起章叟的去向,逼问花姑子,幸亏章叟及时回家,花姑子和父亲之间的秘密并未被章妪发现。章叟将陶醉救了自己一命的事告诉花姑子,趁机想说服花姑子接受陶醉。花姑子仍感到为难。
花姑子感激陶醉救了父亲一命,陶醉再说服花姑子,她一定得忘了安幼舆,否则前途堪虑。陶醉趁机邀约花姑子,月圆之夜,两人共赴白头山,忘却一切烦恼。钟素秋怪异钟云山最近食量突然增大,竟发现钟云山已和水三娘偷偷交往,钟素秋对此极为纳闷。没想到水三娘竟然还想加害钟素秋,趁着钟素秋不注意,吸取她的元精。距离月圆之夜只剩七天,花姑子犹豫自己究竟该不该与陶醉共赴白头山。
自从被水三娘吸取元精之后,钟素秋经常梦呓不断,身体愈发虚弱。巧燕忙找马子才来诊治,却诊治不出任何病因。马子才建议找安幼舆来想办法。癫道人跟踪安幼舆来到了钟府,惊觉妖气冲天,闯入钟府就想揪出妖来。他闹得钟府上下不可开交。最后癫道人认为妖气自钟素秋身上传出,众人闻言嗤之以鼻。癫道人见众人固执将危害钟素秋,只得找陶醉和花姑子帮忙。三人认为钟素秋的病一定是蛇精水三娘的杰作,绝不能饶过水三娘。钟云山要水三娘救活钟素秋,水三娘见到钟云山受制自己的模样,大乐。
受到癫道人的言论蛊惑,安幼舆和马子才整夜守在钟素秋的房门口,想阻止妖精进来。没想到却见水三娘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钟素秋床前,安幼舆大惊水三娘竟是妖精,但为了救钟素秋,安幼舆强迫自己壮起胆子。安幼舆质问水三娘为什么会出现在钟府,水三娘搬出钟云山,安幼舆不信,却见钟云山和水三娘站在同一阵线上。就当安幼舆将惨遭钟云山毒手之际,花姑子突然出现,代安幼舆受伤。花姑子为了安幼舆受了重伤,却还要安幼舆去保护钟素秋。及时救了两人的癫道人和陶醉见到花姑子如此模样,特别是陶醉,似乎也心碎了。无奈花姑子告诉陶醉和癫道人,水三娘和钟云山联手,非同小可,花姑子要他们去支持安幼舆。为顾全大局,陶醉和癫道人离花姑子而去。 幼舆回到钟素秋房,见钟素秋的病况似乎渐渐平稳了下来,总算放下一颗心,没想到却见到癫道人来到钟素秋的房间,他又担忧起重伤的花姑子,深怕她有所不测。花姑子重伤,终于不支倒地。癫道人告陶醉,花姑子已肺腑俱碎,元丹涣散,没救了。陶醉难过地想送花姑子回家。快马加鞭,陶醉和癫道人送花姑子赶赴花家。安幼舆担忧花姑子和癫道人、陶醉无消无息,他直觉以为花姑子必定出了什么事情。可是他又舍不下钟素秋。
花姑子被送回家,章叟、章妪和小葵惊见奄奄一息的花姑子。章妪更昏厥了过去。安婆婆见安幼舆又带钟素秋回来,不高兴。安幼舆恳求安婆婆代为照顾钟素秋,因为自己得上花家去找花姑子。
花家众人商讨一定有办法救回花姑子,未果,然癫道人似乎想起什么可以救花姑子的方法,却想不明白。众人急。小葵告,安幼舆正急匆匆地朝花家来。章叟和章妪又为了该不该让安幼舆见花姑子的事争吵。陶醉力排众议,大家不用麻烦了,就由他去赶走安幼舆。

陶醉阻止安幼舆入花家,安幼舆执意要进,
陶醉只好举剑威胁, 安幼舆无惧,直挺挺地向前,陶醉的剑尖竟刺入了安幼舆的胸膛。两人对峙。幸亏癫道人及时出现救了安幼舆。然而安幼舆却无意间从癫道人的话中,得知花姑子伤重不治的消息。安幼舆更急着要入花家探视花姑子,但陶醉仍不放松。就在两人争执不休的时候,癫道人说就快要想到救花姑子的方法了,要两人别吵,让他安静安静。终于,癫道人想起玄真宝箓可以救花姑子的方法。也终于,在安幼舆的恳求之下,安幼舆见到了昏迷的花姑子。安幼舆终于了解到花姑子是他心之所系的人。众人还未研究出到底如何用玄真宝箓救花姑子的办法,却惊见花姑子元气涣散,手掌变透明的了。众人努力护住花姑子的心脉,由安幼舆去研究玄真宝箓其中的奥秘。为了保护花姑子,安幼舆和花家一家人努力与熊大成他们对抗。安幼舆惊见自己的武功竟然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原来是章叟章妪的鼎力相助。安幼舆从玄真宝箓中猜测到一处名为“仙雾洞”的地方可以救活花姑子,众人半信半疑,却仍赌上命运,送花姑子到仙雾洞。好不容易安幼舆一行人来到了仙雾洞。众人胡猜乱撞后,将花姑子送入洞中的一间密室中。花姑子进入仙雾洞中,病况却不见好转,反而愈来愈严重。众人因此又开始怀疑开始猜测,安幼舆也不断翻找着玄真宝箓,然宝箓里到处缺字,看得安幼舆是更加心慌。安幼舆一气之下,甩开了宝箓,连带神笔也一并甩出去,没想到,神笔径自凌空不墬,并开始在宝箓上,自动地书写起来。神笔将宝箓的缺字都补起来了。安幼舆从完整无缺的宝箓中发现要救花姑子,必须将花姑子封在仙雾洞中,七天后还必须找到太极金环来开启洞门。众人决定,章叟、章妪和小葵留在洞外守着花姑子,由安幼舆、陶醉和癫道人去找太极金环。
癫道人凭直觉带着安幼舆、陶醉三人来到了玄真派总坛,心想在这里应该可以找到太极金环,然一无所获。癫道人三人到玄真派总坛寻太极金环未果,反而又刺激癫道人的疯病复发。为救花姑子,陶醉决定强迫癫道人他不敢面对的地方和事情,他硬生生地将癫道人一个人扔在癫道人不敢进去的玄真派大殿里。
安幼舆认为陶醉不近人情,两人为了癫道人,为了花姑子争吵了起来。夜间山路旁,安幼舆正沉睡着,突然水三娘从旁出现,安幼舆惊醒,水三娘要安幼舆供出花姑子的下落,安幼舆死也不肯。陶醉及时出手相救。安幼舆想跟陶醉尽释前嫌,陶醉大方地表示,现在更应该在意的是赶紧找到太极金环好救花姑子。陶醉问安幼舆,有没有其它关于玄真派的线索。安幼舆想到一个。
小葵偷偷潜回花家,发现钟云山和钟素秋住进了花家,正纳闷,见到马子才也来,便要马子才代为打探实情。两人与钟素秋见面,小葵纳闷钟素秋不是知道钟云山已和水三娘勾结,为什么还跟钟云山在一起。钟素秋则将钟云山被水三娘迷昏的说法解释给小葵她们听。水三娘发现,告诉钟云山,钟云山则打着要让小葵她们带着他去找花姑子的如意算盘。小葵不疑有他,将花姑子在仙雾洞的事全盘托出。安幼舆领着陶醉来到了先前曾跌落的天机子之墓,果然发现癫道人正跪在墓前。癫道人责两人不应该跟踪他应该去找太极金环,安幼舆大胆预测,太极金环应该也像玄真宝箓一样,就被藏在这里。果然不出安幼舆所料,三人在这里找到了太极金环。三人忙赶路想将太极金环及时送到仙雾洞。马子才到安家探视安婆婆,无意间透露出钟素秋将带钟云山去找花姑子和安幼舆。大家等候安幼舆用太极金环把洞门打开。就当洞门开众人要入洞内时,安婆婆突然出现,要大家别让钟云山进洞里去。
身着道袍的安婆婆,竟然当众揭露了一个隐藏二十年的秘密。原来癫道人是二十年前的燕天翔,钟云山竟是二十年前的金天山,两个人是当年玄真派的孽徒。钟云山见情况不对,连忙摘下太极金环,遁逃。安婆婆告诉众人二十年前的故事,原来安婆婆是玄真派掌门人天机子的夫人,也是安幼舆的亲姑姑。安幼舆之父安天平是被燕天翔和金天山两人杀害的。幼舆闻言,立誓要杀了燕天翔和金天山为父母报仇。没想到癫道人却跑来了钟府,想要拜钟云山为师。水三娘和大成,却见癫道人疯得厉害,便相信癫道人的确丧失了原来的心性。安幼舆、陶醉率花家众人来到钟府,不惧府外重兵戒护,闯入。水三娘和熊大成率兵对抗,双方厮杀。钟云山突然现身安幼舆和陶醉面前,安幼舆和陶醉见状,咬牙切齿,竭尽所有气力攻击钟云山。钟云山寡不敌众,只好唤出他的徒弟出来应战。安幼舆和陶醉见癫道人出现,一时看傻了眼。只见癫道人六亲不认,直朝安幼舆、陶醉攻击而来。安幼舆、陶醉不敌,撤退。同一时间,章叟等人也不敌水三娘和熊大成败退。
花家众人对癫道人的阵前倒戈耿耿于怀,安幼舆誓言不管癫道人是真疯还是假疯,他都一定要拿回玄真三宝。陶醉要他慎谋而后动。
水三娘用熏香将钟素秋弄醒,钟素秋见自己竟然被送回家来,又见到父亲钟云山,内心又气恼又伤心,五位杂陈。钟素秋责怪父亲,既然要表明自己的心地并不坏,为什么不将玄真三宝还给安幼舆好让他们去救治花姑子。钟云山一气之下,命令钟素秋下嫁熊大成。
熊雄听闻熊大成高高兴兴地报知钟云山答应钟素秋嫁给熊大成,交换条件是绝不从钟府撤兵,大惊失色。便将陶醉出言威胁熊大成生命一事,坦然告知,熊大成不以为意。安幼舆见陶醉苦恼于熊雄父子亲情与救花姑子两件事中,怀疑,问陶醉为什么在意熊雄。陶醉不语。受父亲之命,眼看就得嫁给熊大成的钟素秋,心情凄然,无视巧燕的嘘寒问暖,又再度寻死,幸而得癫道人实时所救。癫道人抢下钟素秋手中的利剪,似疯非疯地告诉她可以不用嫁给熊大成的方法。钟素秋愕然。大喜之日当天,癫道人怂恿钟素秋去张罗父亲更换新衣。趁隙,癫道人暗示钟素秋偷偷换掉钟云山贴身所藏的玄真三宝,钟素秋忐忑不安地照作。癫道人见大事已成,便要悄悄带着钟素秋离开钟府。水三娘踉跄地闯入钟云山房,告知他癫道人带着钟素秋逃跑的消息。钟云山气急败坏地追出。钟云山追上癫道人和钟素秋,癫道人为了保护钟素秋,竟失神遭到钟云山的攻击。幸而陶醉和安幼舆等众人及时出现,击退了钟云山,从癫道人手里拿回玄真三宝,然安幼舆仍对癫道人存有误会,令癫道人心里感到难受。
安幼舆等人用金环打开了仙雾洞门,见到仍旧痛苦异常的花姑子,大惊,纷纷质问安幼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安幼舆气极,一把甩出了神笔和金环。没想到神迹出现,神笔金环相结合绘出一道金符,融入花姑子的身体中。花姑子缓缓苏醒,众人大乐。
花姑子历劫归来,大病初愈,章妪兴致勃勃地帮花姑子张罗吃喝,见花姑子身体好转,虽欣慰,却也更多的担心。花姑子拿父母一点办法也没有。花姑子在院中见到陶醉,对陶醉满腹的感激和愧对。然陶醉也表明自己身为花姑子大哥不愿勉强花姑子接受自己心意,令花姑子更为感激和认同。然陶醉见到花姑子看见安幼舆那副恋恋不舍的模样,还是真挚地劝告她,千万不要做傻事。安幼舆独自一个人坐在小桥边望着手中的玉米皮小鸟和草戒发楞,见花姑子来,忙将手中东西藏起。然安幼舆还是忍不住地将小鸟和草戒示出,问花姑子知不知道这些东西从何而来。花姑子只得承认这些是以前她送给安幼舆的,安幼舆追问为什么?花姑子支吾着。恰于此时小葵紧急来报,钟素秋在山里迷路了!花姑子寻到了钟素秋。面对花姑子钟素秋感到自惭形秽,然花姑子真情相待,令钟素秋感动。安幼舆忙问钟素秋癫道人的下落,钟素秋摇头不知。花姑子决定和安幼舆、陶醉寻找癫道人。安幼舆想到癫道人可能出现的地方,果不其然,在安天平的坟前发现了他。安幼舆见到癫道人,听到癫道人承认自己就是杀了安天平的凶手,气极,当场就想杀了他,然而还是下不了手。癫道人便表示,他想在他师娘,也就是安婆婆的面前,把二十年前的那件事交代清楚。
二十年前,玄真派掌门人天机子宣布在燕天翔、金天山和安天平三名大弟子中,传掌门人位给排行最小的安天平,引来金天山的嫉妒和杀机,进而怂恿大师兄燕天翔一起偷取神笔和宝箓,没想到事迹败露,加上金天山的嫁祸,于是演变成众所传言的燕天翔杀害同门师弟安天平。安幼舆闻言,知道自己错怪了癫道人,与癫道人尽释前嫌,并立誓要与癫道人一起找钟云山报仇。
花姑子众人出,惊见钟素秋涕泪纵横地跪在花家厅门前,原来花姑子他们要去挑战钟云山的事全被钟素秋听见了。钟素秋恳求众人能留给她一个机会由她去劝服父亲钟云山,众人好说歹说,还是拗不过钟素秋的决心。钟素秋在陶醉的陪伴下回到了钟府。钟素秋表示要见钟云山,水三娘回复说这钟云山不是她想见就能见得到的,必须由她带路,钟素秋纳闷,只好随水三娘去。两人来到钟府院中的那株大树下,钟素秋怪异父亲跟这株大树会有何关系,等到她见到钟云山自大树幻化而出,钟素秋又气又恨,见自己无法说服钟云山,只得向钟云山磕三个响头,拜别父亲,绝然而去。花姑子见素秋黯然神伤地回到花家,明白了一切。她安慰素秋得想开些。就在花姑子众人准备前往钟府的山路,众人受到钟云山、水三娘的埋伏袭击,熊雄因此受到重伤。然钟云山和水三娘仍寡不敌众,钟云山和水三娘逃逸。陶醉见熊雄伤重,一时情不自禁,竟说出了隐藏多年的秘密——他是熊雄的亲生儿子。众人惊讶,熊雄更是自惭形秽,竟在断气之前使计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妻子,以慰陶醉。
而水三娘因为贪婪修炼成人之道,对重伤的钟云山苦苦相逼,终于逼使钟云山动了杀机。水三娘惨遭钟云山毒手,自食恶果。众人见钟云山吸收了水三娘的功力,害怕钟云山更为难以应付,然邪不胜正,在花姑子众人的群策努力下,钟云山恶有恶报,粉身碎骨。陶醉跪在熊雄坟前追忆忏悔,钟素秋默默在他身后出现。陶醉告知自己隐瞒已久自己为何不能接受钟素秋感情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竹妖的缘故。钟素秋表示,自己喜欢陶醉,不会在乎陶醉是人是妖。陶醉以不能违背天理坚拒,离钟素秋而去。钟素秋凄然。
章叟、章妪见花姑子和安幼舆又是难舍难分,警觉,只得找癫道人想办法。花姑子理解父母的苦心,只得敷衍安幼舆。然花姑子不禁懊悔父母不愿成全自己和安幼舆,而安幼舆也在责怪癫道人,明知徒弟他喜欢花姑子,却不愿表态支持。两人争取反抗无效,花姑子和安幼舆只能依依不舍地分开。花姑子和安幼舆两人分开后,两人都魂不守舍,心神失了一半。安婆婆见安幼舆这副模样,极不忍心,想要代安幼舆到花家说情,想让花家两老接受安幼舆。癫道人大叫表示这万万不可,只得将花姑子一家皆为獐妖的实情和盘托出。安婆婆大惊。
而安幼舆,拗不过自己对花姑子的思念,径自跑到花家来找花姑子。他拿着玉米皮小鸟和草环戒指质问花姑子,当初为什么要送他这些东西?花姑子不禁告知实情,安幼舆心有戚戚焉,表示要娶花姑子为妻。安幼舆向章叟、章妪表明自己要娶花姑子的心意。章叟、章妪百般推却,无奈只得将他们一家都是獐妖的实情,告知安幼舆。并告诉安幼舆,如果他执意要和身为妖精的花姑子在一起,他自己将会只剩下半年的性命。安幼舆虽然对实情感到惊讶,却无改他对花姑子的真心。
花姑子想求章叟去帮忙说服章妪接受安幼舆,章叟不愿让花姑子愈陷愈深,不肯。只有陶醉愿意告诉花姑子她和安幼舆能在一起的方法,那就是玄真宝箓。花姑子存疑。同时间,安幼舆也苦苦哀求安婆婆成全二人,安婆婆则以孝道相逼,不愿让安幼舆与花姑子在一起,自寻死路。癫道人突然忆起玄真宝箓中,似乎记载有使妖精成人的方法。安幼舆兴奋。安幼舆急匆匆地翻阅玄真宝箓,没想到却发现,妖精透过此法修炼成人以后,会只剩下一年的寿命。安幼舆怅然。
花姑子一家在陶醉的说服下,兴致昂然地来到安家来找安幼舆。安幼舆为了不让花姑子为了成人牺牲自己,只得狠心浇花家众人冷水,谎言说玄真宝箓内并无章叟章妪他们所听说的,记载有妖精修炼成人的方法。章叟等人不信,安幼舆还想隐瞒,安婆婆和癫道人却将实情娓娓道来。花家众人大惊。花姑子和安幼舆两人为了该取舍半年和一年的共同生活起争执,两人皆对要对方牺牲一事不忍心,皆想要说服对方。双方不欢而散。两人分开了之后,安幼舆,郁郁寡欢;花姑子,痛定思痛,最后还是为了与幼舆过“人”的生活,决定接受玄真宝箓的方法,修炼成人,即使只有短短的一年。
花姑子去求陶醉,希望陶醉能化解先前安幼舆服下的忘忧草的药效。陶醉了解花姑子是为了想说服安幼舆,同意她修炼玄真宝箓妖精变成人的方法,严辞拒绝。花姑子不断地恳求,陶醉痛苦挣扎。好不容易,花姑子说服了陶醉,却又面临安幼舆不愿被解除忘忧草药效的困境。因为安幼舆担心,一旦自己被解除忘忧草的药效,完全忆起过去和花姑子的点点滴滴,势必会与花姑子难舍难分,而要求花姑子牺牲自己。

安婆婆和章叟、章妪受了花姑子对安幼舆的真情所感动,想成全两人,进而替花姑子恳求安幼舆解除忘忧草的药效。安幼舆无法推拒,只得将解药服下。终于,过去与花姑子的一切,安幼舆一件一件地回想了起来。经过安幼舆的设法,花姑子终于变成实实在在的人。
两人过了一段恩爱甜蜜的日子。一日,花姑子正在安家院中晒衣裳,突然一阵作呕,引来癫道人的担心。安幼舆切脉诊断,欣喜地发现,花姑子有了两人的孩子!可是幼舆却也想起,等到孩子出世时,也就是两人分别之日……花姑子要安幼舆别说出口。

陶醉不忍见到花姑子最后的悲剧,他想要飘然远去,却被钟素秋阻拦,钟素秋表白说,即使只能与陶醉作半年夫妻,她也甘愿!就在两人依依不舍,陶醉也不忍拒绝的同时,花姑子出现;她恳求钟素秋别跟陶醉离去,因为在她死后,需要有人来照顾安幼舆和她们孩子,而钟素秋,是她唯一信赖的人选。而面对陶醉,花姑子则有万分的歉疚。她诚挚地告诉小葵,希望她将来能代替她陪着陶醉,并给小葵忠告,爱一个人,就要让他知道。小葵应允。

花姑子趁人不注意,在一个夜里,轻轻巧巧地跟着章叟、章妪,离开了安家,没有人知道花姑子到了哪里。六个月后,钟素秋依和花姑子的约定和安幼舆生活在一起,照顾安幼舆。六个月来,安幼舆仍旧失魂落魄,所幸有钟素秋对他细心照料着。一个陌生的老太太抱着一名小婴孩来找安幼舆,说这是花姑子委托她送过来的。安幼舆惊喜。羿史氏说:人不同于禽兽的地方很少,这不是定论。蒙受他人的恩惠,结草衔环相报已至于终身,与禽兽相比,会让人感到惭愧的。至于花姑子开始寄聪慧于娇憨之中,最后托深情于淡漠之间,由此可知娇憨是聪慧的极端,冷漠视感情的顶点。这就是仙人吧!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聊斋之花姑子》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4326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4-09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