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丁酉(鸡)年十月廿六

《血色残阳》在剧情上的一个突破就是引入了悬疑的因素,这在以往的大陆家庭伦理类电视剧里是不多见的。在

《血色残阳》
《血色残阳》
陶老爷莫名其妙失踪后,突然闯入陶家的“五姨太”仪萍成为了贯穿全剧始终的关键人物,一个“复仇+寻宝”的双线索便形成了本剧的双重悬疑结构——在以悬疑见长的美剧尚未能大规模登陆内地荧屏的情况下,《血色残阳》中的推理、悬疑成分已经不亚于通常意义上的涉案剧了。

《血色残阳》 - 电视剧简介 [回目录]

片名:血色残阳

《血色残阳》
《血色残阳》

导演:董志强

编剧:林和平

主演:赵琳
  贾一平
  宋春丽
  李立群
  何赛飞
  修庆

集数:30集

类型:剧情片

地区:中国

年份:2004年1月1日

语言:普通话

《血色残阳》 - 影片剧情 [回目录]

民国初期。江南古镇陶家大院出了一件怪事,后院古井突然冒出绿水,伴着浓浓的腥气。大院里的人个个胆战心

《血色残阳》
《血色残阳》
惊,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谁都知道,过去犯了家法家规的陶家主仆,有好几个被扔进这口井里。大太太在井边敲山震虎,旁敲侧击。这时,在上海做生意六年多没回过家的陶老爷家书到了,信上说他的六十寿辰要在家中过。这消息让所有人惊恐大太太掐指一算,二天后就是老爷生日,于是,陶家上下忙成一团。除了忙着迎接老爷和准备宴,更忙着掩盖这六年多的是是非非。

生日这天,日上三竿,仍然不见老爷回来,家人正在着急,突然家丁禀报,老爷回来了。众人慌忙出来迎接。

大门打开却令众人大惊。一位身着孝衣的纤细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自称是陶老爷的王姨太。众人忙问,既是陶老爷的五姨太,老爷现在何处?五姨太还未开口,已是珠泪成行。五姨太说,她和老爷在回来的船上遭了土匪,土匪砍死了老爷,劫走了财物,并糟踏了她,如果不是老爷生前对她有恩,她就自逃生路了,可老爷在世的时候对她恩宠有加,她才念着这份情义把老爷的尸首运回了家中。这时众人才注意,五姨太身后的大车上躺着血肉模糊的老爷,人早已经是僵尸一段了。

陶家大院顿时一片混乱,表面好像悲哀,内心却迥然不同。所有人匆匆的脚步,好像欢呼庆幸的鼓点。没人张罗

《血色残阳》
《血色残阳》
准备丧事,大家却对五姨太提出了疑问。倒是听说老爷在外面娶了一个五姨太,可这个陌生的女子是五姨太吗?还有,这个血肉模糊的尸首,是老爷吗?大太太说,老爷身上有个标记,众人急忙把尸体翻过来,尸体的后背有块红痣,众人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个尸首上有着这块红痣,那就能证明??情确实蹊跷,开始怀疑这个自称是五姨太的女子有诈。

自称五姨太的女子叫仪萍,她一副坦然的样子,说,她本来想等老爷的丧事办完了再走,如今众人这样看她,她只好马上离开了。可大太太却说,本来也不想留你,可这时候你想走,你走不了了,事情不弄明白,你别想离开陶家大院了。几个姨太太怀疑老爷在上海囤积巨额家产,怕五姨太独吞,于是异口同声扣下了仪萍。丧事停办,请来了警察局的老阎,老阎也觉得此事疑点甚多。他去摸当家主事的大太太的底,大太太优雅的告诉老阎,不管她是不是五姨太,我都把她祭井。老阎要把五姨太抓进警察局,大太太制止,陶家的脸面不能丢,她有能力主持管理这个家。

老阎、大太太、众姨太太审问五姨太仪萍,仪萍拒绝回答。说自己累了一天,几天没吃东西了,她让下人准备洗澡水和可口的饭菜,大家面面相觑。五姨太告诉大家,我不会飞檐走壁,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有话明天说。大太太只得让下人去服侍五姨太。

回到自己房间的大太太越想越不对劲儿,她命令下人把五姨太扔进柴房,在没确定身份,没搞清楚事情缘由的今天晚上,你不能享受陶家姨太太的礼遇。五姨太不恼不怒,喝完碗中最后一口汤,漱了口、净了手,自己走进柴房,众姨太太一直冷眼旁观。大太太威严地扫视众姨太,众姨太痒痒地走回自己屋,心里咬牙切齿,老爷是豺狼,大太太是虎豹。大太太是陶家的天,更没她们的好了。

第二天早晨,大太太房里的使女小福子大呼小叫,大太太挂在梁上,身体还在摇晃着。众人急忙把大太太放下来。大太太已经死了。姨太太哭天抹泪,下人惊恐万状。七手八脚抬大太太的尸体去昨天晚上刚刚搭起的灵棚,这时二姨太太发现大太太的一只手指头在动,她刚刚要张口说话,四太太用胳臂肘狠狠地撞了她一下,二太太捂住嘴巴。

陶家大院一下陷入恐怖之中。大太太一死,大院里群龙无首,一片混乱。人们忘记了审问五姨太太,当务之急是推举一位主事的姨太出来支撑局面,按顺序排列,大太太不在了,二姨太就应该掌政,可二姨太是一个性情软弱的女人,别说旁人不信任她,连她自己也没有信心接管大院的权力,而最有能力挑起一家之主担子的人,大家心里都明白,应该是三姨太,可三姨太过于工于心计,做事心狠手辣,所有的人都怕大院里的权力落入她的手中,且世事混浊,这些年大家在一起生活,难免不勾心斗角,磕磕碰碰,这些不痛快的事儿三姨太记着呢,真要让她掌了权,谁也别想好过了。于是大家都保着二姨太,让她出面主事,可二姨太实在是扶不上台面,面对大院里混乱的局面束手无策,毫无办法,无奈,众人重新商议,只好同意让三姨太主政。

三姨太当政后,第一件事就是解放五姨太。一切安排妥当,下人们散去,当家的三姨太走进五姨太的房中。五姨太不卑不亢,谢当家的赦免。三姨太太听了非常受用。她对五姨太说,你是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不是五姨太,可我希望你是五姨太,你不是五姨太,麻烦就会越来越多,你是五姨太,一切就风平浪静了,说完就走了。

院子里的下人忽然大叫起来,他们说大太太诈尸了。众人急忙跑出,看见大太太坐了起来。几个姨太太慌张忙乱,三太太喝住大家,叫下人拿石碾子压住大太太,管家迟疑,但四太太帮三姨太催促管家,五太太怀疑大太太没有死,她想去制止,觉得应该找医生看看。二太太把她拉到一边,说诈尸的事这里经常发生,是不详之兆,必须这样。下人们在三太太的指挥下,已经把大太太放平,身上压上了重重的石碾子。

院子里停着两具死尸,陶家没人去办理丧事。三姨太主持在议事厅审问五姨太仪萍,陶家大院的人都参加了,警察老阎也在场,几个姨太轮流着对五姨太发问,问老爷的生活习惯,问老爷的身体特征,问老爷有什么爱好,开始五姨太不答,理由是这么些女人来谈一个死去的男人的隐秘,尽管这男人是老爷,也是件羞耻之事,可是众人穷追不舍,要她回答,五姨太抵挡不住,只好一一回答,却对答如流,众人一时面面相觑,警察老阎也没了办法。三姨太当场断定,仪萍就是五姨太,大家不要再疑神疑鬼,当务之急是办了老爷丧事,让大院先安定下来,再做计议。可就在这时,土匪马一刀让人送来了一封信,信上说陶老爷并没死,在他手上,只要送来五千俩黄金,他就可以放了陶老爷让他回家.

《血色残阳》 - 相关评论 [回目录]

《血色残阳》中仪萍的秘密其实并没有隐藏很久,观众和剧中人很早就已知道她并不是真正的五姨太,但是仪萍本人身世的真相却无人得知,就连仪萍自己也被这个巨大的问号一直牵引,直到最后一集才水落石出——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叙述方式也最大限度的调动了观众们的积极性。而仪萍来到陶家的目的,除了众人口耳相传的陶家宝藏的秘密之外,显然还包含着更为险恶的用心:在她的精心谋划下,陶家的成员都反目成仇,整个家族内部逐渐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而仪萍则在一旁煽风点火,不断的催化着人间惨剧的发生。不过随着剧情的发展,仪萍自己也逐渐犹疑了起来——其余那四位只知争权夺利的姨太太自然不会引来仪萍的同情心,蛮横粗鲁的大少爷书利也很难让仪萍手软,懵懂无知的大小姐书玉又刁蛮得让人心恨,唯有一心追求进步、单纯善良的二少爷书远才是促使仪萍内心反省的真正缘由。

书远和仪萍之间的感情纠葛是个很俗套的乱伦路数,这些桥段在当年第五代导演们的作品中早已屡见不鲜,但随着时代的演进,《血色残阳》已将之推向了一个极致——我甚至觉得很可能已经触及目前电视剧审查政策的底线——在《血色残阳》里,所有的人伦、亲情关系都是混乱不堪的,用《红楼梦》里柳湘莲的话来说,偌大一个陶府,恐怕只有“门前那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

陶老爷暴虐无常,陶府上下皆慑于其淫威,甚至连亲生骨肉见之也噤若寒蝉;大太太死得早,但在有生之年也一手制造了不少无辜冤魂;二太太倍受老爷冷落,利用掌管伙食之便贪污受贿不说,还跟身边猥琐佝偻的男仆有了私情,每次还非得打扮成新郎、新娘的样子玩一阵Cosplay,才爬到轿厢里行那苟且之事;三太太更是惊世骇俗,她身边的贴身丫鬟大梅子系其男扮女装的老相好,两人行夫妻之实已数十年,就连书玉的亲生父亲都是大梅子;四太太稍好一点,就是总爱在外面拈花惹草,被小白脸甩了N次后,才最终死心塌地的跟上了书利;至于仪萍,虽然本性不坏,但在行复仇之事时从未心慈手软,而且编剧还在一直误导观众认为她就是陶老爷的女儿,以此来撞击乱伦的情感底线;唯一的例外就是书远(书玉年少无知,还不算成年人),他学历高、卖相好,而且作风新派,在男性着长袍马褂、女性着旗袍长裙的陶府里,唯有书远总是以一身西装革履示人,言谈间闪烁着民主、科学的思想,在死气沉沉的陶府里,是一抹唯一的亮色。

不过《血色残阳》并未简单的停留在家族内部争斗的小圈圈里,事实上,陶老爷的失踪和仪萍的突然出现,都系陶府所在之陶镇上的另一实权人物六爷所一手安排,而陶镇上掌握警察权力的阎探长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脑袋扎进这陶家的这堆家务事里,其目的也是直奔宝藏而去。而且编导也在有心的把陶镇设计成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每次有人离开陶镇,必定是乘船远去,而且离开的路途上要经过漫无人烟的荒地,给观众的感觉就是陶镇是一个孤立、封闭的地理之所在。这样做显然能够以小喻大,用陶镇来比喻整个扭曲、诡异的畸形社会。

在畸形社会里,人们的感情自然也是畸形的。前文所述之种种人伦怪相已可兹证明,不过所谓“畸情”毕竟还是有“情”的,《血色残阳》之所以能透出一股震撼人心的悲剧力量,正在于其编导巧妙的展现了一个“畸”字。在陶府里,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是畸情四溢的,你可以嘲笑二太太的龌龊变态,可以鄙夷三太太的欺世盗情,可以讥讽四太太的水性杨花,但她们这些人却绝没有“存天理、灭人欲”的投降之举,即使在那样一个女性身受政权、族权、神权、夫权四条绳索束缚的封建环境下(参见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几房姨太太还是争先恐后的付出了自己的一片真心——或对自己的儿女,或对自己的情郎。二太太的姘头眼瞎背驼,但他跟二太太之间,却上演了一场生离死别的真情大戏;三太太的事实夫君大梅子更是不惜自宫以求保全爱人,最后也是触壁而亡;四太太在发觉自己已深陷于对大少爷的迷恋之后,亦不惜用生命代价来换取爱人的平安……人都是有感情的,如果环境不允许他们有正常的排遣渠道,那就只能以畸形的方式来宣泄——须知弗洛伊德之所谓“爱本能”(Eros)对于世人都是适用的。在那样一种孤绝的环境下,敢爱,本身就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人总有学识、经历和思想上的差异,不可能要求人人都能像书远一样对那万恶的旧社会洞若观火(事实上,书远也只能用逃离陶镇的方式来求得自己的新生,如果我们把陶镇看作整个社会的比喻的话,这种方式其实是行不通的),用自己所能掌控的方式无所顾忌的爱一回,纵使沾染一个“畸”字又何妨?从这个意义上讲,姨太太们终究是有情有义之人,她们的身影比起那些人前满口仁义道德、人后一肚子男盗女娼之辈,不知要伟岸到哪里去了。

大少爷书利人不学无术、目不识丁、粗话连连,而且还私设小金库、贪欲十足,但是对于仪萍,书利却是一心一意深爱,始终未曾动摇的。仪萍当然是看不上书利,但书利却是一门心思的苦守,并在暗中多次襄助。书利名为大少爷,却是由不能生育之大太太收养,入陶府后并未体察过天伦之乐,加上没受过教育,行事有些粗鲁本不足为奇。而在那样一个家庭内部尚且尔虞我诈的环境里,削尖脑袋捞钱也可以理解。所以,我是不讨厌书利的,更重要的是,书利深明大义,在心知肚明的情况下,还配合仪萍义务上演了一幕假结婚的活剧,以此促使书远和书玉的逃离。在仪萍伫立于码头目送二人远去时,书利不请自来,一席话充分表明了他对这个肮脏世界的唾弃和对弟弟妹妹远走的希冀。

《血色残阳》 - 参考资料 [回目录]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血色残阳》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4226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4-17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