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丁酉(鸡)年十月廿九

(图)《望乡》
《望乡》
日本经典名片《望乡》日二完整版,研究女性史的圭子在九州天草调查海外卖春事件时,偶遇了年逾六十的老婆婆北川,碰巧北川便是几十年前被卖至南洋卖春的女子之一。圭子与北川相处半月,北川终于向她透露了自己那段不堪岁月,位于山打根八号娼馆的日本女人血泪史由此揭开……夏日里的田园风光,以及女主角考究又充满复古风格的衣裙,上世纪70年代日本电影典型的清冷色调都在开篇令我们重温怀旧岁月。作为日本经典名片之一(曾在国内删节后上映,并引起巨大轰动。

《望乡》 - 国内影响 [回目录]

(图)《望乡》
《望乡》主人公
本片将三个不同时空段通过两个女人的回忆链接在一起,层次分明错落,“望乡”不仅仅是空间上的阻隔,对于北川这样回到故乡的女子,更会惊觉时间上的不可逆转,“望乡”便成了一个永恒的动词,并且,不能抵达终点。这个日本二区新发的DVD版不仅画质超越了之前的三区版,而且是未删节版并带有经典国配。

《望乡》对国人的冲击是30年后的《色,戒》无法比拟的,北京电视台甚至转播市民代表座谈会,有人说,还可以有色情场面更浓厚的镜头。当时包括《望乡》、《追捕》《狐狸的故事》在内的三部电影,是邓小平1978年访日后,为了加强中日间的文化交流,从日本引进的。尽管经过了严格的删减,仍给当时的国人带来了无比的震撼。

1978年,对于与政治风云息息相关的中国电影来说,也是一个转折——“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重新被作为文艺方针提出。电影的政治宣传功能引起了很大的争论,但一个事实是,文革时期《新闻简报》类型的电影突然没了踪迹,偶尔作为暖场在电影之前播放。而大量“文革后”新片涌现之后,连样板戏也很少上映了。

《望乡》 - 浅谈本片 [回目录]

(图)《望乡》
《望乡》
曹禺来上海,闲谈起来,他接待过几位日本影剧界的朋友,他们谈了一些关于《望乡》的事情。据说《望乡》给送来中国之前曾由影片导演剪去一部分,为了使这影片较容易为中国观众接受。最初就是根据这个拷贝放映的。过了日本电影周之后,主管部门又接受一部分观众的意见剪掉了一些镜头。曹禺还听说,这部影片有些镜头是在南洋拍摄的,在拍摄的时候,导演演员工作人员都吃了苦头,这说明影片的全体工作人员都非常严肃认真;还有扮演阿琦婆的演员,为了使她的手显得又粗又老,她用麻绳捆自己的手腕,至于怎样捆法就忘记了,现在也说不清楚,不过因此她扮演得更逼真,但后来也因此得病促成自己的死亡。这是为了什么?不能明确地回答,因为不知道她的情况,这可能是忠于她的工作,忠于她的艺术吧。

影片中那位三谷圭子也就是这样。田中绢代女士已经逝世了,可是阿琦婆的形象非常鲜明地印在脑子里。栗原小卷女士扮演的三谷也一直出现在眼前。像三谷这样“深入生活”和描写的对象实行“三同”的做法也是值得学习的。她不讲一句漂亮的话,她用朴实的言行打动对方的心。本来她和阿琦婆之间有不小的距离,可是她很快地就克服了困难,使得距离逐渐地缩短,她真正做到和阿琦婆同呼吸,真正爱上了她的主人公。她做得那样自然,那样平凡,她交出了自己的心,因此也得到了别人的心。她最初只是为了写文章反映南洋姐的生活,可是在“深入生活”这一段时间里她的思想感情也发生了变化,她的心也给阿琦婆吸引住了,她们分手的时候那种依依不舍的留恋,那样出自肺腑的哀哭,多么令人感动!最后她甚至远渡重洋探寻受难者的遗迹,为那般不幸的女同胞惨痛的遭遇提出控诉,这可能又是她当初料想不到的了。这也是一条写作的道路啊。

《望乡》 - 播后反映 [回目录]

(图)《望乡》
《望乡》
看完《望乡》以后,一直不能忘记它,总是说:多好的影片,多好的人!最近在中国首都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上演日本影片《望乡》,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有人公开反对,有人说“映了这样的影片,社会上流氓不是更多了?”有人甚至说这是一部“黄色电影”,非禁不可。总之,压力不小。不过支持这部影片放映的人也不少,报刊的评论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因此《望乡》在今天还能继续放映,当然不会是无条件的放映,是进行了手术以后的放映。放映总比禁止放映好,因为这究竟给青年保全了一点面子,而且阐明了一个真理:青年并不是看见妇女就起坏心思的人,他们有崇高的革命理想,新中国的希望寄托在他们的身上。

据说老年人对《望乡》持反对态度的多,阿琦也好,三谷也好,都是多么好的人啊。写过一本小书:《倾吐不尽的感情》,对日本人民和朋友是有深厚感情的。看了这部影片以后,对日本人民的感情只有增加。感谢他们把这部影片送到中国来。

当时并没有人禁止我们做这种事情,但是生活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在军阀、官僚、国民党反动政府封建法西斯统治下的旧社会,年轻人关心的是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他们哪里有心思去管什么“五块钱”不“五块钱”?那个时候倒的确有黄色影片上演,却从未见过青年们普遍的腐化、堕落!

难道今天的青年就落后了?反而不及五十几年前的年轻人了?需要把他们放在温室里来培养,来保护?难道今天伟大的现实,社会主义祖国繁花似锦的前程,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就不能吸引我们的年轻人,让他们无事可做,只好把大好时光耗费在胡思乱想、胡作非为上面?在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正面的东西是不是占主导地位?那么为什么今天还有不少人担心年轻人离开温室就会落进罪恶的深渊,恨不得把年轻人改造成为“没有性程序”的“五百型”机器人①呢?

今天的青年,拿天安门诗抄》的作者和读者为例吧,他们高明得多!他们觉悟高,勇气大,办法多,决心大。没有这样的新的一代的革命青年,谁来实现“四个现代化”?要说他们只能看删剪后的《望乡》,否则听到“卖淫”、“五块钱”这类字眼,就会——,这真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这是极其可悲的民族虚无主义!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望乡》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917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6-04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