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丁酉(鸡)年十月初五

疱丁解牛 - 词语简介 [回目录]

“疱丁解牛”是《庄子》中一个家喻户晓的寓言。庄子借牛喻意养生,写来形声俱活。

疱丁解牛 - 词语由来 [回目录]

有一个厨夫替梁惠王宰牛。他举手投足之间,劈劈啪啪地直响,进刀剖解,牛的骨肉就哗啦一声分离了,牛的分裂声和刀的割切声莫不合乎音乐的节拍,厨夫的一举一动也莫不合乎于乐章的舞步和经首乐章的韵律。梁惠王看了不禁赞叹着:“啊!好极了!技术怎能精巧到这般的地步?”厨夫放下屠刀回答说:“我所受好的是道,已经超乎技术了。我开始宰牛的时候,满眼只见浑沧一牛。三年以后,就未尝看见整条牛了,所见乃是牛骸筋骨的分解处。到了现在,我只用心神来体会而不用眼睛去观看,耳目器官的作用都停止了,只是运用心神,顺着牛身上自然的纹理,劈开筋骨的间隙,导向骨节的空窍,按着牛的自然纹理组织去用刀,连筋骨盘结的地方都没有一点儿妨碍,何况那显的大骨头呢?好的厨子一年换一把刀,他们是用刀去砍骨头。现在我的这把刀已经用了十九年,所杀的牛有几千头了,可是刀口还像是新年靡的一样锋利。因为牛骨节是有间隙的,而刀刃是没有厚度的,以没有厚度的刀刃切入有间隙的骨节,当然是游刃恢恢,宽大有余了,所以这把刀用了十九年还是像新磨的一样。虽然这样,可是每遇到筋骨交错盘结的地方,我知道不容易下手,就小心谨慎,眼神专注,手脚缓慢,刀子微微一动,牛就哗啦一下子解体了,如同泥土溃散落地一般,牛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呢!这时我提刀站立,张望四方,心满意足,把刀子揩干净收藏起来。”梁惠王说:“好啊!我听了厨夫这一番话,得着养生的道理了。”(《养生主》)文惠君听了庖丁的一番话,想到“养生”的道理上面去了。事实上疱丁的话,不仅意示着自处之道,也说出了处世之道。这生动的故事隐含着两个重点

疱丁解牛 - 疱丁解牛介绍 [回目录]


一、疱丁能顺着自然的纹理去解剖筋骨盘结的牛,指出世事、世物的复杂,只要能顺乎事物的自然组织去做,乃可迎刃而解。这说明了处世之道:勿强行,妄为。

二、疱丁解牛,虽然“游刃有余”,但是每次解牛的时候,他总是小心谨慎。解完牛,虽然“踌躇满志”,但不露锋芒,随即把刀揩干净收藏起来。这心里上的警觉和行为上的收敛便是自处之道。“疱丁解牛”的故事见于《养生主》,而它的旨意却在《人间世》上更具体、更细微地发挥出来。后者的前一半文章,先叙述人世间的混浊难处,而后说出涉世的态度。后半部则多抒发自处之道,和“疱丁解牛”旨意相通。《人间世》首先说尽了世的艰难。其所以艰难,乃因世间的混浊,而混浊当然是由统治阶层所造成的。由是,庄子假借孔子和颜回师生两人的对话,揭露了当时统治者的黑暗面,如:统治者的一意孤行(“轻用其国,而不见其过”);视民如草芥(“轻用民死,死者以国量乎泽若焦”)和只要贤能的臣子有爱民的表现,就会招忌而卒遭陷害(“修其身以下伛人之民故人君,因其修以挤之”)。若要和这样顽强暴虍的统治者相处,或进一步想去谏说他,便很困难了。“他一定会乘人君之势,抓着你说话的漏洞,辩倒你。这时,你会自失其守,眼目眩惑,面色和缓,口里只顾得营营自救,于是容貌迁就,内心无主,也就顺他的主张了。这是用火去救火,用水去救水,这就叫做帮凶了。”(《人间世》)那么,面对这样的情形,有什么法子呢?

庄子假托颜回前后提出了三种对应的态度:

一、“端虚勉一”——外貌端肃而内心谦虚,勉力行事而意志专一;

二、“内直外曲”——心里耿直而外表恭敬;

三、“成而上比”——谏诤时引用古人的成语。可是,庄子又借孔子的嘴,肯定统治者是积重难返,不可感化的!孔子又提出要“心斋”。“心斋”之道,乃要人做到“虚”——不要对外界的东西耿耿于怀,要能泰然处之。达到这种心境以后,才可进一步谈处世之道的要诀:若能入游其樊,而无感其名,入则鸣,不入则止……绝迹易,无行地难。庄子认为,在世网之中,要赴之以“游”的心怀,不被名位所动。而且,和这样乖谬的统治者相处,态度应该是:“能够接纳你的意见就说,不能接纳你的意见就不说。”不必逞一时之气,强使其接纳。他又认为,应世之难,莫过于君。而人间上是无往而无君的,不管是直接或间接,总要和统治者接触,发生关系,这是“无所逃于天地之间”的事。因而庄子反复地说明涉世相处的艰难,并指出对应之策。在凶残的权势结构下,他提出“无用之用”,对统治阶级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并提醒人们:自处之道,首在谨慎行事。庖丁解牛虽然近于神乎其技,可是他每次碰上筋骨交错的地方,就特别小心谨慎。在《人间世》内,庄子也一再提醒人不要像“志大才疏”的螳螂一样,自恃本事大,“怒其臂以当车辙”,结果遭殃的还是自己。才智之士,处于乱世务须小心地,不要夸耀自己的才能,才能外露时会招忌于人,这是启争之端。因而,庄子看来,在这“福轻乎羽,祸重乎地”的年头,才智人士应知藏锋,藏锋的妙策,莫过于以“无用”而藏身。

【原文】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①,手之所触,肩之所倚②,足之所履③,膝之所踦④,砉然响然⑤,奏刀騞然⑥,奠不中音⑦,合于《桑林》之舞⑧,乃中《经首》之会⑨。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⑩?”庖丁释刀曰(11):“臣之所好者(12),道也进乎技矣(14)。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15);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16)。方今之时(17),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18),官知止而神欲行(19)。依乎天理(20),批大郄(21),导大窾(22),因其固然(23),技经肯綮之未尝(24),而况大軱乎(25)?良庖岁更刀(26),割也;族庖月更刀(27),折也(28)。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被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29)。彼节者有间(30),而刀刃者无厚(31);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32)。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33),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34),视为止(35),行为迟(36),动刀甚微。謋然已解(37),如土委地(38)。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39)。善刀而藏之(40)。”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41)。”——《庄子》

【注释】

①庖(páo)——厨师。丁——厨师的名字。解牛——分解牛的肢体。

②倚——靠。

③履——踩,踏,

④踦(yǐ)——顶住。

⑤砉(huò)然响然——指解牛时关节皮肉离解的声音。

⑥奏刀——进刀。騞(huò)然——形容进刀解牛的声音。

⑦莫不中(zhòng)音——没有不合音乐节拍的。中音,合于音乐节拍。

⑧合于《桑林》之舞——(那姿态)好象商汤时代的《桑林》舞。《桑林》,相传是商汤时的乐曲名。《桑林》之舞,就是用《桑林》乐曲伴奏的舞蹈。

⑨乃中(zhòng)《经首》之会——(那声音)正象尧时的乐曲《经首》的节奏。《经首》,相传是帝尧的乐曲名。会,节奏。

⑩技盖至此平——技术怎么会达到这种地步呢!盖,同“盍”(hé),“何”的意思。

(11)释——放下。

(12)好(hào)——喜爱。

(13)道——这里指事物的规律。

(14)进乎技矣——比一般的技术进了一步。乎,于。

(15)所见无非牛者——所看到的没有一只不是完整的牛。

(16)未尝见全牛也——不曾见到整个儿的牛了。意思是注意力高度集中在牛的筋骨结构上,不再去留意整个儿牛的模样了。

(17)方——当,到了。

(18)以神遇——用心神去接触。

(19)官知止而神欲行——视觉器官的作用停止了,而精神自然地指挥动作。官知,视觉器官。神欲,心神意念。

(20)依平天理——按照牛身上本来的组织结构。天理,天然的肌理。

(21)批——击。郄(xì)——同“隙”,指牛筋骨间的空隙。

(22)导——引向。窾(kuǎn)——空的地方。

(23)因其固然——顺着牛体本来的组织结构。因,顺着。固然,牛体结构本来的样子。

(24)技经肯綮(qìng)之来尝——那些经脉相连的地方、筋肉与骨头连结的地方,我的刀从来不去触及。技经,应该是“枝经”,指脉胳相连的地方。肯,附着在骨头上的肉。綮,筋肉连结处。

(25)軱(gū)——大腿骨。(26)岁——年,更——换。

(27)族——一般的。

(28)折——指用刀砍断骨头。

(29)着新发于硎(xíng)——象刚在磨刀石上磨过的一样。硎,磨刀石。

(30)节——骨节。间——空隙。

(31)无厚——没有厚度,非常薄。

(32)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刀刃在里面游动必定是很有余地的了。恢恢,很宽绰的样子。游刃,灵活地活动刀锋。

(33)族——这里指筋骨交诸聚结的地方。

(34)怵(chù)然——小心谨慎的样子。戒——警惕。

(35)视为止——眼光都停在这一处,全神贯注。

(36)行为迟——慢慢动手,不急于进刀。

(37)謋(huò)然——骨肉分离的声音。

(38)如土委地——好象一摊泥土铺在地上。委,堆积。

(39)踌踏(chóuchú)满志——心满意足,从容自得的样子。

(40)善刀——揩干净刀。

(41)得养生焉——学到了养生之道了。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疱丁解牛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64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8-28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