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丁酉(鸡)年十月初八

亚宁
亚 宁
亚宁,(1978年10月3日)出生于中国云南省草坝。曾读于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系,后 被北京电视台挑选并聘为《人人健康》专栏的兼职编辑和节目主持人。进入中央电视台后,曾经主持过中央电视台1997、1998年春节联欢晚会,同一首歌。后来转为幕后,做过《青春同路人》、《同一首歌》、《中国音乐电视第七日》等节目导演

亚宁 - 基本资料 [回目录]

亚宁亚 宁
亚 宁
名字:亚宁
出生日期:1978年10月3日
出生地点:中国大陆
国家或地区:中国大陆
血型:A
身高:178厘米
体重:68公斤
星座:天秤座
学历:大学,现在是博士
常到的地方:郊外
最喜欢的运动:赛车
最喜爱的季节:春
最喜欢的颜色:黑,白
最喜欢的零食:可了
最喜欢的动物:狗
最喜欢的节日:情人节
最喜爱的国家:法国
嗜好:开车
优点:爱笑
个人座右铭:不怕困难,勇往直前
最喜欢的歌曲:IALWAYSLOVEYOU

亚宁 - 概述 [回目录]

亚宁北京医科大学
北京医科大学

亚宁,(1978年10月3日)出生于中国云南省草坝。1972年随父母迁居北京至今。1988年9月-1993年6月就读于 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系;担任团组织委员和校学生会外联部长。大学四年级(1992年)被北京电视台挑选并聘为《人人健康》专栏的兼职编辑和节目主持人。1994年9月-1995年9月在北京电视台由社教部调往青少部负责创办青年专栏《我们》,并担任该栏目的导演。主持人,共制作新闻专题性节目1040分钟,同年获得北京市“十佳”主持人提名奖。1995年9月,被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挑选由北京电视台调往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戏曲音乐部担任《中国音乐电视》(MTV)专栏的导演、主持人。进入中央电视台后,曾经主持过中央电视台1997、1998年春节联欢晚会,同一首歌。后来转为幕后,做过《青春同路人》《同一首歌》、《中国音乐电视第七日》等节目导演。

亚宁 - 个人自述 [回目录]

我一直是个喜欢做幕后工作的人。我本身就不是学习播音、主持人专业的,在央视做主持人更多的是圆了我一个电视梦,那时候很年轻,也就在主持的岗位上做了些工作,但我的性格更适合幕后,在央视的时候,我就做过《青春同路人》、《同一首歌》、《中国音乐电视第七日》等节目导演,我发现幕后工作的魅力远远超过台前的风光。这次调入电影频道,本身就不是以主持人的身份,所以,电影频道的这次大型活动,我做策划、导演,比做主持人更有意义。

亚宁 - 工作历程 [回目录]

亚宁
亚宁
常有人用“纯”、“漂亮”、“俊美”来形容亚宁,这些字眼如果用在女人身上是绝对值得自豪的,可用在男人身上就不见得是好事了。男人太漂亮就容易被怀疑实力单薄缺少后劲。亚宁走进电视台除了因为青春亮丽,更主要的原因是机敏过人。后面的因素只是在多年以后才被认识到。现如今亚宁落下一个病根儿:谁要是见面先夸他漂亮,他就像听到骂声一样不自在,神情和声音的反应都极不愉快。他常爱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别说我漂亮”。第一次走进《东西南北中》栏目时,女主持许戈辉很会说话:亚宁最大的缺点就是太漂亮了。

亚宁俊美的脸庞,优雅的举止,谦和有度的修养,常被猜测是出身于生活优裕的家庭。亚宁父亲是医生,母亲是棉纺厂的工人,1988年他秉承父业从云南考入北京医科大学临床医疗专业。读书时光,他对主持人、播音员的爱好远胜过研究解剖学。

1992年,亚宁读大学4年级,北京电视台《卫生与健康》栏目需要一个嘉宾主持,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世界上没有比有机会发展自己爱好更叫人兴奋的事了。四年级正好学业不太紧张,学医的亚宁从专业知识到自身修养都有竞争力,可以一试。让他没料到的是,他居然一路过关斩将,在2000多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于是亚宁走进了荧屏,从电视制作到电视编辑无所不能。到大学毕业时,亚宁发现自己对电视事业的热爱远胜于对手术刀的感情。父亲对儿子说:“也许你天生是做电视工作的料,即使学了医也当不了医生。”亚宁进了北京电视台,主持了一段时间的《卫生与健康》栏目后,许多观众来信直言不讳地建议电视台应该换掉亚宁。健康栏目应由一位资历深厚、老成持重的长者来主持更有说服力,一个年轻漂亮的小伙子讲如何养生、长寿总不是那么回事儿。亚宁主动申请调到文教部,编辑主持了大学生节目《我们》。亚宁的积累和特长在主持这个节目中发挥的淋漓尽致,找到自己的人生坐标,他即使累点也累得心情畅快。

作为学院派主持人,亚宁以青春而不失稳重,激情中见严禁的主持风格在圈内确立了自己的位置。中央电视台著名女导演制片人孟欣慧眼识珠,选调亚宁在其编导的《东西南北中》、《音乐电视60分》、《中国音乐电视城》栏目中担任主持。人生的无数次寻觅都是为找到自己最佳的位置。在人才济济的中央电视台,亚宁仔细琢磨赵忠祥倪萍朱军等大牌主持人正统的主持风格,有借鉴港台、西方娱乐节目主持人的轻松活泼的主持特点,结合自己的优势与中国国情,找好了自己的定位,在荧屏上一亮相便牢牢地抓住了观众的视线,很快被中央台评为首席主持,如愿以偿地调进了中央电视台。

亚宁主持《音乐电视》节目,跟音乐圈混熟了,有人劝他借近水楼台,往歌坛发展发展。本来他的自身条件也不错。目前歌坛有一批人没有并没有太高的音乐造诣,自身也并非真地喜欢追求音乐艺术,但为抢到一首歌常豁出

亚宁鲁豫
鲁 豫
老本,为的就是“玩票”,待“火”了就到处“走穴”。亚宁毕竟受过严格的高等教育,他不喜欢样样通样样松的人。在中央电视台做一名好主持人压力已经很大,再分心去“玩票”涉足歌坛,恐怕哪一行都没干好,何况唱片业现在并不景气。刚过而立之年的亚宁面对中央台新人辈出的局面,已经颇有几分“老人儿”的危机感了。与肥肥、汪明荃等香港艺人合作,他不仅看到人家的“派头”,更看到他们忘我工作的敬业精神。香港一些电视台挖走了杨澜许戈辉鲁豫,也来挖过亚宁。亚宁十分珍惜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这个身份。拥有十几亿观众优势就是他留下来工作的最大吸引力。

亚宁认为自己始终是以普通观众的角度去看音乐,而作为主持人,他所介绍的音乐不应该有过多的个人色彩。他觉得凭自己的好恶给观众推荐作品和音乐,这样对观众来说是不公平的。因为观众的欣赏水平和兴趣点是各种各样的。作为一个音乐作品和观念的中介,应该是最大包容性地、公正地把所有作品介绍给大家。

与很多人对流行音乐的现状担忧的心态相比,亚宁有着不同看法。他认为中国的流行音乐一直在向前发展,年轻面孔越来越多,歌曲产量也越来越多,娱乐方式也越来越多,所以不会再出现某个歌曲一炮走红的事情了。流行音乐不可能永远是高潮,也不可能永远是低谷。这也是个积累和蓄积阶段,等到一定时候就会有一个大的飞越。

亚宁 - 简历 [回目录]

亚宁有色冶金设计研究总院幼儿园
有色冶金设计研究总院幼儿园
出生于中国云南省草坝。

1972年随父母迁居北京至今。

1972年——1977年8月就读于北京有色冶金设计研究总院幼儿园

1977年9月--1982年6月就读于北京海淀区羊坊店第四小学。

1982年9月--1985年6月就读于北京海淀区玉渊潭中学(初中);

于1983年、1984年被评为三好学生;以全校季军的成绩考入北京第四中学(北京市重点高中)。

1985年9月--1988年6月就读于北京第四中学(高中);在班中担任文娱委员和组织委员;曾获得北京市青少年科技竞赛(生物类)二等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

1988年9月--1993年6月就读于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系;担任团组织委员和校学生会外联部长。

亚宁《人人健康》期刊
《人人健康》期刊
大学四年级(1992年)被北京电视台挑选并聘为《人人健康》专栏的兼职编辑和节目主持人。大学毕业时以优秀的成绩被录用为北京医科大学第一临床医院眼科医师同时也被北京电视台录用为《人人健康》专栏节目的专职导演,主持人。(考虑本人兴趣,我选择了后者。)

1993年8月--1994年9月在北京电视台社教部任职,担任《人人健康》专栏的导演及主持人;共编导并主持教育性大众健康类节目1040分钟。其中内容包罗万象,从饮食卫生到化妆品的选用;从科学刷牙法到腹腔镜手术;从艾滋病的预防到安乐死的讲座可以说应有尽有!

1994年9月--1995年9月在北京电视台由社教部调往青少部负责创办青年专栏《我们》,并担任该栏目的导演。主持人,共制作新闻专题性节目1040分钟,同年获得北京市十佳主持人提名奖。

1995年9月,被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挑选由北京电视台调往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戏曲音乐部担任《中国音乐电视》(MTV)专栏的导演、主持人;

1995年9月至今的六年中,每年编导并主持音乐娱乐性节目4320分钟。

亚宁 - 主持的晚会 [回目录]

亚宁国庆晚会
国庆晚会
1997年和1998年除夕的《春节联欢晚会》;

1996年中央电视台的《国庆晚会》;

1995年和1996年的《中国音乐电视大赛颁奖晚会》;

1996年由日本NHK、香港无线电视、CCTV联合主办的《亚洲歌坛》;

1997年6月为迎接香港回归在清华大学举办大型演唱会《97恋曲》;

1998年6月在香港举办的由两岸三地著名歌手共同参加的庆回归一周年大型歌会《相约1998》;

1998年八一晚会《八一军旗红》等;

1998年《长春电影节开幕式文艺晚会》;

1999年1月第5届中国音乐电视大赛颁奖晚会《走进新时代》;

1999年《中国电影华表奖颁奖晚会》;

1999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CCTV-MTV《音乐盛典》;

亚宁新北京新奥运
新北京新奥运图片
1999年9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文艺晚会《祖国颂》;

1999年9月CCTV国庆晚会《江山如此多骄》;

1999年11月CCTV与韩国KBS,联合举办的《中韩歌会》;

2000年2月《同一首歌》相聚2000大型歌会,

2000年11月第二届《中韩歌会》,

2001年5月《新北京新奥运》大型演唱会,

2001年6月第二届CCTV-MTV《音乐盛典》,

2001年10月欢迎中国足球队获胜归来--《共圆足球梦,同唱一首歌》,

2001年11月第三届《中韩歌会》,

2001年11月第三届《南宁国际民歌节开幕式》。

亚宁 - 参加编导和主持的获奖节目 [回目录]

亚宁东西南北中节目
东西南北中节目
《东西南北中》获星光奖优秀栏目奖;

《音乐电视城》第1期获星光奖二等奖;

《1996中国音乐电视大赛颁奖晚会》获星光奖二等奖;

《春到油田》获星光奖三等奖;

《中国音乐电视60分》第1期、第122期获星光奖三等奖;

《同一首歌》相聚2000大型歌会;

亚宁 - 观众评论 [回目录]

他以前是学医的,但是能跻身中央电视台,真的很厉害,也许是因为他出众的外型和声音吧!

亚宁的阳光带给人无限的温暖。在那个青春年代,亚宁给了我们青春时期最美好的时光。他能出现在央视的荧屏前,是我们的一种享受,那温润如玉的声音,实是令人魂牵梦萦。与亚宁最初于荧屏相见虽已过十余年时间,却对此不曾忘却丝毫。相反的忘记更为深刻。

亚宁 - 相关报道 [回目录]

亚宁
亚宁
在刚刚过去的第12届华表奖颁奖典礼上,一个久违的身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从台前到幕后的巨大变化简直让人不敢辨认,这个身影就是曾经的央视主持人亚宁。当天,手持对讲机的亚宁看上去“奶气”退去,干练有加,作为本次大型活动的总导演,现场跑前跑后忙碌的身影和认真投入的工作状态让人刮目相看。

2004年开始,亚宁进入央视电影频道担任幕后工作。完全远离了熟悉的舞台和主持人职业的他,短短的三年时间已跃身为电影频道总编室主任,不俗的能力和实力显露无遗。现在,除了每天要面对和处理频道上的庞杂事务,亚宁还担任不少大型活动的策划和导演。尽管十分幸运地做着自己热爱的工作,可是心中有个大舞台的他有对自己更高的要求,已经被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学专业录取的他,即将开始自己博士研究生的学习生涯,随时准备向电影导演进军!

亚宁 - 第二职业——医生 [回目录]

亚宁个
亚 宁
以前做主持人,现在做导演,亚宁的职业转换很迅速。不过,他还有一份不为人知的第二职业——医生。而且, 他对他的第二职业无比酷爱。

这么爱做医生,有什么原因呢?赚钱?不,亚宁经常是主动上门服务还倒贴药费;图个好名声?也不是,蔡明这样评价亚宁:“我的一只眼睛得了急性角膜炎,你一天给我打十好几个电话,还带着那么些药穿了大半个北京城跑我家里来了。哪有医生这么上赶着找患者请求治病的?你就是有瘾,跟吸毒似的。你犯了给人家看病的瘾了,实际上你就是上我这儿过看病的瘾来了……”身边的朋友都说亚宁有瘾——不是他自己生病有瘾,而是他有点居心叵测,老盼着身边的朋友生病、然后他去给别人看病有瘾。

问起亚宁的行医故事,他笑眯眯地承认:“我对给人看病这事儿的确特别向往……”

有医师执照的免费兽医 

亚宁是有行医执照的正牌医师,他在北京医科大学读了5年临床医学,毕业时本可以去北京医科大学临床医院做医师。虽然他最后选择了去北京电视台做一档健康节目的导演兼主持人,但对于没能从事自己的专业,学无致用,他始终觉得是一桩憾事。

后来进了央视,他还是割舍不下那份情结。在台里,跟亚宁关系最热络的不是同事,而是医务室的医生。只要有空,亚宁就泡在医务室,跟医生们聊聊医学上的事儿。从饮食卫生到化妆品的选用、从科学刷牙法到腹腔镜手术、从艾滋病的预防到安乐死……只要是与医学沾边的话题,都行。

一次央视集体打预防针,疾控中心派来了一组护士,亚宁打完了却舍不得走。跟别人商量:“你们忙得过来吗?我来帮你们吧?”人家以为他耍贫,谢绝。亚宁亮出自己的医师身份,证明自己是真的想帮忙。护士答应了,但同事们看亚宁举个注射器都夺路而逃,没人愿意上去当小白鼠。

亚宁硬拽着朱军商量:“让我打一针吧,晚上请你吃饭,地方随你点。”朱军愁眉苦脸地挽起了袖子,旁边一堆

亚宁朱军
朱 军
人龇牙咧嘴地看热闹。一针扎下去,朱军没啥反应,一管药推完,干净利落地一拔一按,齐活了。朱军咂咂嘴:“没啥感觉,我白鼓了半天勇气了。那晚上就吃寿司吧!”

亚宁觉得还不过瘾,换个注射器瞅着别人:“还有谁一块儿去的吗?”那天,亚宁总算过足了医生瘾,不过代价很贵,二十几个人一顿猛吃,他埋单的时候心疼不已。

身边的人暂时信不过自己,找动物做病号总可以吧?亚宁医师于是转职成了“兽医”。他还专门去书店买了好几部宠物医学方面的药典和医书,觉得自己的水平过关了,方才开始接活儿。

亚宁的第一个“病人”是蔡明家一条叫丽丽的拉布拉多犬,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只是洗澡以后没注意保暖,着凉了。

虽然知道是什么病,但给人用的药不一定能给狗用,为了避免第一次出诊就砸了招牌,亚宁专门开车去农大动物医院买犬类专用消炎针剂,一天打几针,每针多少剂量问得一清二楚。动物医院的兽医觉得很纳闷:直接把病狗送来不就得了,至于这么麻烦吗?

把针剂带到蔡明家,先用酒精棉球仔仔细细在丽丽背上清洁出一块挨针的皮肤,拎起表皮,斜着把针头插到皮下,开始慢慢给药。一支手推针,另一支手轻轻挠着丽丽的下巴——据说这样可以稳定宠物的情绪,缓解打针带来的疼痛和恐慌。

那几天,亚宁去蔡明家比去上班还准时,早晚各一针,每天的打针时间误差不超过10分钟。三天过后,丽丽活蹦乱跳了,亚宁觉得意犹未尽:“怎么好得这么快?我准备了一个星期的药呢。要不再巩固一下疗效,多打几天?”

蔡明急了:“你拿我们家丽丽练手来了吧?你放心,你准备的药一准儿浪费不了,我这就给你好好宣传宣传,以

亚宁蔡明
蔡 明
后谁家的狗病了,保管第一个通知你。”

在蔡明的大力宣扬下,亚宁这个“兽医”就慢慢出了名,而且大家也都喜欢找他去自己家给宠物瞧病,谁都想这是一件便宜事:第一,他好歹也是有医师证的正牌医生;第二,他自己主动上门,不用带着宠物去动物医院那么麻烦;第三,此兽医还自带药品免费治疗。省钱省力省心,这样的好事儿上哪儿找去。

从江湖游医到坐堂大夫

在做兽医的过程中,亚宁也让那些宠物的主人们知道了一件事情——虽然他很擅长给宠物治病,但他更擅长给人瞧病。若是赶巧碰上宠物病主人也欠恙的情况,亚宁就身兼二职,连人带狗一块给治了。虽然听起来有点别扭,但疗效却是实实在在的。

亚宁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医学毕业生,在用药上跟现在的医生不大相同,他很少开抗生素,比较青睐中成药,而且根据病症的细微差别,开不同的处方。一个感冒,就得分成三种情况:风寒类感冒要用荆防冲剂、感冒清热颗粒;风热类感冒得吃羚翘解毒丸、桑菊感冒片、银翘片;冬季感冒则要换成急支糖浆。感冒清冲剂、牛黄上清丸……

都是些几块钱的药,但效果却是立竿见影。遇上比较严重需要打针的,他也包揽下来,对症下药地买好针剂、注射液以及一次性的输液针管,上门服务。

因为多年不给人打静脉,手生了,一开始,亚宁不大容易一针见血。每次出现这样的状况,他就极其不好意思,连声道歉,觉得自己给朋友增加了痛苦。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再次出现,他特意回母校借了一个专练静脉注射的硅胶模型,练了一个多星期就完全找回了手感。从那以后,他就再没失手过,不管给谁打,不管是打手背还是打手腕或者打手肘,全部是一针到位,不偏不漏。

就这么着,医生亚宁的名声就传出去了,他也慢慢有了一批固定的铁杆专属病人。其中包括蔡明、蔡国庆、朱

亚宁孙浩
孙浩(右)
军、孙浩……有什么头痛脑热的,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亚宁接到电话,立即乐颠颠地带着听诊器就去了,先听听心肺有没有杂音,再看看扁桃体有没有异常,听患者说说感受,自己观察观察症状,大致心里就有谱了。然后奔药店搭配好药物,再给人送到家里去,瞅着病人吃下了,方才放心地离开。

每天到了该吃药的点,一定会打个电话过去提醒对方别忘记吃药,再咨询一下有没有好转。若是没有好转,当天必定还会再去瞧瞧,避免误诊或病情加重。于是,大家都对亚宁有了这么个评价:拿着注射器比拿着话筒的时候投入;听到有朋友得病的消息比得知涨工资的时候兴奋……

32岁那年,亚宁离开了主持人岗位,他打算从从台前转到幕后。虽然辞掉了主职,但第二职业却没放下,而且,还有点变本加厉的意思——做了这么久的游医,现在想做坐堂医师了。不过,在开堂之前,他先开始补充医学方面的专业知识。

那一年,亚宁通过自学,先后拿到手的与医学有关的资格证有:瑜珈教练中级资格证、中级营养师资格证、心理辅导师资格证、以及中医医学美容从业资格证。

亚宁名下有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一直空置着没空打理,这下派上了用场——简单地铺装了地板、刷了墙、置办了几件必不可少的电器后,他的私房小诊所悄然开张了。

小诊所的布局比较简单,客厅摆着一张写字台和一张沙发床,就当是诊断治疗室了;一个房间铺着地毯,还搁着一套小音响,这是瑜伽减压康复室;另一个房间只有一组沙发,墙角摆了一溜常绿植物,墙面和窗帘也都是赏心悦目的嫩绿色,这是心理咨询治疗室。

一些平日里累得颠三倒四的同行,都爱来瑜伽减压康复室里减压放松。放着轻柔的印度音乐,在亚宁的教导下坐着、半躺、躺下、抬脚、举手……不知不觉就会在一套轻体瑜伽后进入梦想。十几分钟的睡眠后再醒来,顿时就觉得精神抖擞。

虽然医疗器械不充足,但听听心跳、测测血压这样简单的诊治还是没有问题的。做完瑜伽以后顺带检查一下最重要的心脏与血压,便成了顺理成章的流程。

遇上有关系很铁的朋友明显心情沉重闷闷不乐的时候,亚宁就把他带进心理咨询治疗室,听他们倾诉一下心中的

亚宁
亚 宁
不快,偶尔画龙点睛地开解几句。圈内人的苦恼只有圈内人知道,但有时同行又是冤家,有亚宁这样一位熟知圈内事儿,但目前却已经不属圈内人的心理咨询师做辅导,那效果远比找一个对演艺圈外行的咨询师好得多。

请叫我“蔡大夫”

从游医发展成坐堂大夫,从兽医进步成保健医生,亚宁踌躇满志。既结了好人缘又过了自己的瘾,一举两得。

只不过,虽然一些朋友在亚宁这里免费瞧病治疗,但背后还是对亚宁颇有微辞——因为亚宁这个大夫太“热情”了,总让人觉得他给人瞧病不是为了别人尽快康复,而是上赶着拿人家当作过瘾的工具。

虽然已经升级成了坐堂大夫,但他依然没有一点“大夫”的架子。只要得知哪个朋友病了,还是乐颠颠地跑不迭。给人瞧完了把药送到手边了,还小心翼翼地问:“你家人没被你传染吧?要不我给他们也都瞧瞧?”

蔡明对亚宁的过分热情至今心有余悸。因为亚宁的父亲也姓蔡,所以两人算是本家,亚宁一直管蔡明叫姐。一次蔡明一只眼睛得了角膜炎,亚宁瞧了以后,给她买了玻璃酸纳、爱丽、氧氟沙星诺氟沙星四种眼药水,叮嘱她按照顺序,每隔半小时点一次。

从蔡明家告辞以后,亚宁还是不放心,隔半小时就给蔡明打个电话,叮嘱她该换药滴眼了,把蔡明弄得不胜其烦。蔡明在电话里问亚宁:“我好说话啊?你这哪里是给我治病呀,你就是上我这儿来过看病的瘾来了。”亚宁说:“姐你平常轻易不病,这次好不容易得了角膜炎,可让我有表现的机会了。你别客气,我乐意这么帮你,下回你另一只眼睛得了角膜炎,我还这么关心你……”

亚宁蔡 明
蔡 明
因为在大学主攻眼科,亚宁在用眼护眼上尤其擅长,他索性买了个裂隙灯,来一个人就抓一个,滴进散瞳药水做检查。这一检查还真让大家都吓了一跳,因为平时都要上妆,用眼也比较厉害,而且很多人都戴着隐形眼镜,所以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多多少少有点问题,主要集中在三种疾病:沙眼、角膜炎、结膜炎

既然是普遍问题,那就用普遍方法来解决吧。一个个地说太累人,开讲座人又不容易聚齐,亚宁于是索性办了一期健康简报,主题就是爱眼护眼和用眼。他把这几种眼科疾病做了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介绍,附上对不同眼病的不同药方。人手一份地发下去,让大家对症下药。

这份简报办完之后,好评如潮,大家都建议亚宁把健康简报办下去,做医生是治病、办简报是防病,殊途同归。就这么着,亚宁大夫又兼任了一份出版人的差事。简报的内容是花样翻新的:春天到了,就做过敏专题;夏天到了,就做皮肤防晒专题;秋天来了,就围绕秋燥做文章……根据时令、气候这些具体情况,分析普遍存在的问题,再从医学和营养学的角度出发,经过精细搭配后推荐蔬果、汤水和温补的中药……

若是原材料不贵,亚宁就自己在小诊所熬上一大锅,然后打电话通知朋友们来领药。川贝雪梨汤、鱼腥草汁、斑痧凉茶……一人一瓶拿回家,看大家络绎不绝地来,出钱又出力的亚宁就觉得很有成就感。

当小诊所越来越被圈内朋友称道的时候,亚宁也进入央视电影频道成为了一名导演。虽然又开始了忙碌,但他爱当医生的瘾头却是丝毫不减退。每次去外地做节目,亚宁都随身带一个医药箱,里面装着听诊器体温表血压计酒精棉球、纱布绷带、晕车药、脱敏药以及硝酸甘油之类的急救药品。节目组里有谁不舒服,只要让他知道了,导演马上摇身一变成了队医,带了的药直接喂到嘴边,没有的药马上买到手边。遇上谁不小心磕了碰了,亚宁又成了最体贴的男护士,从清创到敷药到包扎,动作轻柔得几乎感觉不到疼痛。所有人都感慨,科班出身的,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一来二去,亚宁就有了两个称呼,谈工作的时候,叫他“亚导”,找他瞧病的时候,叫他“蔡大夫”,他一人分

亚宁《十面埋伏》
《十面埋伏》
饰两角,乐在其中。

如今,亚宁已经升职成为了电影频道节目部主任,先后担任了《十面埋伏》《千里走单骑》首映仪式、《香港回归十周年庆典晚会》和《第12届华表奖颁奖典礼》的总导演,还考取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

虽然越来越忙,但只要一听说有朋友变成了病号,只要手头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儿,他会马上放下,背起他的医药箱穿越大半个北京城主动上门服务——没办法,好这口儿,戒不掉了……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亚宁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44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8-27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