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丁酉(鸡)年十月三十

《不散》
不散
《不散》英文名《Good Bye, Dragon Inn》是蔡明亮的作品,有着浓郁的实践色彩,更有着些许隐寓包含在沉闷的剧情中,蔡明亮将其个人风格发挥到最极致的一部作品,总体印象就是一个字“”,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不散》全片只有十几句台词,几十个镜头,节奏缓慢,足足可以考验观众的耐心。

《不散》 - 影片概述 [回目录]

片名:
  1. 不散
  2. Good Bye, Dragon Inn
主演:
  1. 李康生
  2. 陈湘琪 Shiang-chyi Chen
  3. 陈昭荣 Chao-jung Chen
  4. 杨贵媚
片长: 82 分钟
类型: 剧情 喜剧
地区: 中国台湾
导演: 蔡明亮
年份: 2003年8月29日
语言: 普通话 福建话
级别: Argentina:13
《不散》

电影海报
影片简介:
  老电影院关闭前的一天,一位年轻的日本男子冒着大雨冲入其中。剧院很空,没有一丝生气,但里面还是有些人,另外有些,或许不是人。一个身体残疾的售票员和一个年轻的放映员,两人虽然在同一家戏院工作,但却从来没有见过对方。直到戏院关闭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售票员拿着寿桃,走进放映员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售票员始终不甘心。她不断在迷宫般的电影院里寻找,依然未果。戏院里的电影演完了,观众逐渐散去,年轻的放映员发现售票员没有像通常那样带饭。戏院关门前播放的最后一部影片是36年前的一部大热电影《龙门客栈》,在观众席中坐着当年演剑客的演员,他看着自己当年的电影,开始哭泣……他真的是不愿离去的鬼魂吗?

《不散》 - 导演简介 [回目录]

《不散》导演蔡明亮
导演蔡明亮

蔡明亮出生于马来西亚的古晋市,后在台湾读大学、编剧本、拍电影。他拍摄的第一部影片《爱情万岁》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并以此出名。随后他又拍摄了《洞》《河流》《你那边几点?》等影片,曾多次参加国际电影影展并获奖。《不散》原本和李康生导演的《不见》是一部影片的上下两部分,现在却独立成两部电影。《不散》全片只有十几句台词,几十个镜头,节奏缓慢,足足可以考验观众的耐心。

《不散》 - 与蔡明亮长期合作的演员 [回目录]

《不散》导演李康生
导演李康生

李康生曾在多部电影里和蔡明亮合作,包括蔡明亮导演的第一部影片《爱情万岁》。在他20多岁时,为了考大学在玩具店打工,邂逅了蔡明亮。从此两个人开始了长期合作,李康生几乎出演了蔡明亮所有重要的影片,如《爱情万岁》、《洞》、《河流》、《你那边几点?》等。两个人最近合作开设了汯古霖电影公司,《不见》就这家电影公司的出品。2003年,李康生自编自导了第一部导演的电影《不见》,并获得釜山电影节亚洲新人导演奖。

《不散》 - 影片评论 [回目录]

『不见』
The Missing

《不见》中,以往作为小康父亲的苗天成了小杰的爷爷。爷爷有撕报纸的癖好。爷爷每天早上给小杰买回油条烧饼外加豆浆,而小杰每天将装着油条的塑料袋挂在街心花园的某棵树上。

在同一个街心花园,陆弈静上了趟厕所回来,找不到孙子。小奕不见了。这时候,我们在猜测陆弈静在公园找孙子的那个长镜头是在远处偷拍的,她一直在跟人嘀咕着,是男生,3岁,穿橘子色的衣服。陆弈静坐在马桶上拿着电话对着话筒说,找李康生,我是他妈。听到这句话,我由衷觉得亲切,而这种的感觉可以追溯到片头出现的金鱼缸。

小奕,你知道阿嬷在找你么?如果有人知道小奕在哪,请告诉她。所以我更应该先看《不散》。

结尾,寻人的人在里头,被找的人在外头。

演职员表上来之前,小康写道:“献给天上的父亲”。

『不散』
Good Bye Dragon Inn

打个比方,想象一下,如果和小康那样的人住一块儿会是什么样子。他那么寡言,你一定不觉得他罗嗦。只是有时候可能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者说真的很过瘾,都不说话,真的很暗涌。就好像蔡明亮的《不散》,越是不说话,越看得兴奋。全片81分钟,一共只有12句对白。分别在44分钟和67分钟各出现一次,分别6句,共计12句。每个人都不说话的时候,有《龙门客栈》替他们说话。似乎每个人都寂寞,就连福和大戏院都寂寞。下雨的时候,放映室的过道里漏水,小康又一次负责接水任务。

陈湘琪用电饭煲加热一只寿桃,留了大半个给放映员,一瘸一拐送到放映室。

苗天出场的背景是《龙门客栈》配乐,噌地一下把影院出口的帘子拉开,人就站在那儿了。

陈韶荣头发油亮地站在楼道口,越来越瘦,像是腾空在那里,把人吓得。他每一次抿烟,每一次吐出烟圈,都是节奏。如今他眼神所带的瓦数隔着电视机都能感觉到吧。

杨贵媚跷着两条腿搁在前排座位上,瓜子嗑得性感十足。我甚至开始想象她的舌头是如何灵巧地将瓜子仁从两片壳中间取出来的。

还有,67分钟时,小康穿着白色背心背对着我们,终于出现。他到底显出了中年富态,一个侧影,隐约瞧出了双下巴。

我们的时间不多,只有一部电影的片长,那就是胡金铨的《龙门客栈》。龙门客栈结业时,也就是咱们的电影结束。对我来说,《不散》与其说是一部电影,倒不如说是一场聚会,属于蔡明亮电影的原班人马几乎全部登场。他们被深深刻上蔡明亮电影的烙印,在这个春夏之交的夜晚隐隐闪现。所以我耐心地计算着他们每个人的出场,在银幕亮光的帮助下猜测着每一张可能是他们的,更甚至怀疑片头的那个光头就是蔡明亮本人。一场《不散》,仿佛一场认人竞猜,在最短的时间里预见某个熟悉的面孔的出现。

《不散》 - 影片剧照 [回目录]

《不散》《不散》

《不散》《不散》

《不散》《不散》

《不散》《不散》

《不散》 - 幕后花絮 [回目录]

《不散》是蔡明亮的作品,有着浓郁的实践色彩,更有着些许隐寓包含在沉闷的剧情中。苗天和石隽相遇时说:“现在没有人看电影了……”这话可谓是一语双关,回溯台湾电影当前的破落环境、影院的萧条场面,当真是叫人不禁唏嘘。“你知道这个戏院闹鬼吗?”结尾这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让人费解,更令沉闷的全片产生了一点点躁动。想来,最后关头这个小波折有着一定的戏剧暗示,表现出了人们以及影片环境的一种心理恐惧,既恐惧辛苦了半天没人来注意,也恐惧戏院拆掉后无法将这种排遣孤独的方式继续下去。同样,导演也传达了自身对台湾电影的恐惧心理:要么辛苦拍出来的东西没人看,要么曾经缔造辉煌也无人来理,要么有一天,台湾戏院里再不放电影,只留下一些鬼的故事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不散》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606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26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