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丁酉(鸡)年十月初八

《回声》 - 简介 [回目录]

《回声》 声波在传播过程中,碰到大的反射面(如建筑物的墙壁等)在界面将发生反射,人们把能够与原声区分开的反射声波叫做回声。

人耳能辨别出回声的条件是反射声具有足够大的声强,并且与原声的时差须大于0.1秒。当反射面的尺寸远大于入射声波长时,听到的回声最清楚。

《回声》 - 应用 [回目录]

关于回声的应用,声响装置可谓典型。用回声测海深、测冰山的距离和敌方潜艇的方位,都是由不同功能的声呐装置完成的。

1912年,英国大商船泰坦尼克号在赴美途中发生了与冰山相撞沉没的悲剧。这次大的海难事件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为了寻找沉船,美国科学家设计并制造出第一台测量水下目标的回声探测仪,用它在船上发出声被,然后用仪器接收障碍物反射回来的声波信号。测量发出信号和接收信号之间的时间,根据水中的声速就可以计算出障碍物的距离和海的深浅。第一台回声探测仪于1914年成功地发现了3千米以外的冰山。实际上这就是现在被广泛应用于国防、海洋开发事业的声响装置的雏形。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国潜水艇击沉了协约国大量战舰、船只,几乎中断了横跨大西洋的海上运输线。当时潜水艇潜在水下,看不见,摸不着,一时横行无敌。于是利用水声设备搜寻潜艇和水雷就成了关键的问题。法国著名物理学家郎之万等人研究并造出了第一部主动式声呐,1918年在地中海首次接收到2~3千米以外的潜艇回波。这种声呐可以向水中发射各种形式的声信号,碰到需要定位的目标时产生反射回波,接收回来后进行信号分析、处理,除掉干扰,从而显示出目标所在的方位和距离。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战争需要声呐装置更趋完善。战后,人们开始实验使用军舰上的声响探测鱼群。不但测到了鱼群,而且还能分辨出鱼的种类和大小。人们在此基础上研制出各种鱼探机,极大地促进了渔业的发展。

《回声》 - 其他 [回目录]

回声在地质勘探中也有广泛的应用。例如在石油勘探时,常采用人工地震的方法,即在地面上埋好炸药包,放上一列探头,把炸药引爆,探头就可以接收到地下不同层间界面反射回来的声波,从而探测出地下油矿。

在建筑方面,设计、建造大的厅堂时,必须把回声现象作为重要因素加以考虑。在封闭的空间里产生声音后,声波就在四壁上不断反射,即使在声源停止辐射后,声音还要持续一段时间,这种现象叫做混响。混响时间太长,会干扰有用的声音。但是混响太短也不好,给人以单调、不丰满的感觉。所以设计师们须采取必要的措施,例如,厅堂的内部形状、结构、吸声、隔声等,以获得适量的混响,提高室内的音质。

《回声》 - 小说:《回声》 [回目录]

(图)《回声》《回声》

作  者: 蒲宫音 著

出 版 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9-4-1

印刷时间: 2009-4-1

字  数: 145000

页  数: 223

开  本: 大32开

包  装: 平装

所属分类: 青春文学 / 玄幻/新武侠/魔幻/科幻

编辑推荐
20Hz~20000Hz,人类对声音的感应范围。此外,是超声波。是次声波。 0.38~0.72μm,人类对光的感知范围。之外,还有红外线、还有紫外线。 那些我都听不见也看不见。 兴许,有一部分你,正存在于我无法到达的那部分世界里。

内容简介
世界的百分之九十不为人知,与人类认知并生存其中的明界对应,被称为暗界。
十一位灵桥凭借自身能力制衡明暗。
理弦者。御狼者。消忆者。雨舞者。圣渗者。物译者……
闻似遥远的名号之后,却是一个个生活在你我周围,和我们一起占座位上自习、在超市抢购打折商品、为亲情争风吃醋、为生活劳碌奔波、被孤寂侵蚀被温情挽救的普通人。
倾听他们的声音。
即是我们的回声。

目录
Merry Christmas,Mr.Lawrence
河淙
交叉口
凡者
千年

书摘

Merry Christmas,Mr.Lawrence
“呕——”季飔第十四次向着手中空空如也的袋子拼命想吐出些什么来,但事实证明,又是一次干呕。虚脱般地靠向身后的软面椅背,就听见身边那个颇有些慵懒的声音响起:
“你还真是面如死灰。”
“睡你的猪头觉去。”
反驳的话有气无力,听到它的男生倾身看了旁边的女生一眼,似乎有担心从眸中掠过,随即却将身体舒展开来,摆出与周公约会的姿势,闭目后,道:“那你就别吵醒我啊,我工作的时候可是很耗费精力的。”
“闭嘴。”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陈界早被季飔用满清十大酷刑轮流解决过不止一次了。
  ——也不看看是谁害得她这样惨。
  那是两星期前美丽的周二午后,善良可爱的女大学生季飔正一百零一次用颤抖的双手捧着自己用一年的艰苦奋斗才终于买来的sumsungMP3——冬日难得的灿烂阳光下,它的流线型是那样优美,它的每一个功能键是那样闪亮,它那美丽的宝蓝色……
下一刻,季飔却看见它从自己的手中轻盈滑落,以完美的身姿坠向遥远的地面,依旧闪亮,不过是从好几个方向闪亮。
“刚才谁撞我的?!”含泪疾速转身的季飔不用开口就让面前站着的人明白她想说什么。
“呃?”他似乎还未睡醒,想了想后才说,“我吧。”
随即发生的事让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在上演“德州电锯杀人狂之校园版”,一片血雨腥风、惊声尖叫、昏厥急救之中,被“杀人狂”压在身下,以不知何时拆卸下来的固定椅威胁着的被害人(镜头定格,忽略旁边拉住杀人狂的十几人,完全痴傻状的十几人,已晕倒在地的十几人和狂奔逃往门外的十几人),轻声而依旧慵懒地说:
“喂,我赔你。”
  风暴瞬间消隐于无形。
 季飔手中的椅子终于被一个同学冒死拿下。她颓然瘫坐在地上,泪哗哗地流下,却没有与之相应的号啕之势,只有被害人陈界听见她掩盖于刘海之下的,压抑般的哽咽。
如果那天没有拿到MP3,如果那天自己没有捧着它在窗边瞻仰,如果那天的城市地理学不是在六楼上,如果只有他们GIS专业在上,而不是和某人所在的自然地理学专业合上,只要任何一环不是那样,自己现在也不用这样痛不欲生了。
  季飔觉得天意弄人。
  高考考到这个位于两北的重点大学,自己考进来后,本科生校区由市区迁到了一个被大家自我安慰为“世外桃源”、距市区七十多公里的小县城。当时,许多从南方考来的同学家长在时还笑得灿烂,晚上便在宿舍用被子蒙住脸偷偷地哭。季飔因为家在市区,觉得如果自己哭会对不起那些从远方考来的同学,所以一直乐呵呵的,乐得最后一脸僵硬,坐在校车上吐的时候都拧不过来。
季飔一直觉得,追求理想就要敢于付出代价。这七十多公里的车程给她带来的唯一痛苦是:她晕车,而且那种见到车就已经想吐的晕车。除了每个月回家看妈妈,她一般都不愿意坐校车去市区的。然而,为了监督他陈某人确实有努力打工以赔偿她的MP3,她还是毅然决然地来第二次监工了。
“呕——”第十五次。
季飔眼冒金星地抬头,看到旁边睡得极为舒展的陈界——修长的腿和手臂,窗口流泻进来的冬日晨光在他脸庞上交错出颇为动人的光影。要不是一天到晚没睡醒的样子,说不定可以混个院草甚至校草当当。
其实好歹是一个系的,常常有课在一起上。不过只坐前两排的季飔当然不大可能认识一般都伏在最后两排的陈界。季飔是拿奖学金的人,陈界则是游离于挂科与不挂科边缘的人,所谓平行线,大概就是这样了。要不是他毁了她几经思想斗争才买来的奢侈品,孽缘根本就不会开始。他们说不定会在毕业后隔天就无法忆起彼此的姓名。
然而,现在的事实是,季飔看见陈界微微伸展了一下身体,起身将自己和季飔的包拿下,看了看她后,伸手扶她起来,说:“到市区了。”
下车后,陈界在旁边等待着,其间还递了瓶矿泉水给坐在路边休息的季飔,直到季飔起身吸气道:“我们走吧,你是早上9:30的班吧。”
陈界看看她,终于挠了挠头,似乎有些苦恼地说:“其实你不必来的,挺危险的。”
季飔觉得还有些头晕,没多想就模糊应道:“放心,晕车不会晕死人的。”
“我不是指那个。”陈界望着正努力向前挪动的季飔,无奈地叹息。
“什么?”
“……没什么。你真的不直接回家吗?”
“不了。”
街道上的店铺多与往日不同:橱窗上多了白色的雪、绿色的杉柏,还有身着红色短袄的慈祥老爷爷。季飔努力让自己清醒,忽然想起:
“今天是圣诞了啊。”
陈界无奈地摇了摇头,往回走了几步,和因为刚才的发现而停下脚步的她并行,伸手轻轻扶住她,在她要反抗的时候,说:“半路牺牲的话,MP3的钱也不用还了。”
季飔闻言抬头注视他。高俊颀长的身材,自己只到他的肩膀。好看的下颌。
真是有些担心的样子。
其实,说陈界“默默无闻”也未免有失公允。至少,像季飔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都曾有幸耳闻过他的轶事,不过是有些无稽的轶事罢了——
大概每个高校都有自己的鬼怪传说,季飔他们学校也有这么一个鬼宿舍,鬼怪故事之更新版是这样的:那日,一通宵玩“大话”的男生酣战正欢,忽觉一人拍其肩道:让我玩会儿。那兄弟于是不耐烦应日:等会儿。之后却忽然想起,他宿舍的其他舍友正在校外实习途中,宿舍里,根本只有,他一个人。
当时听的时候,有冷汗倏地爬上季飔的脑袋,因为那个闹鬼的宿舍楼,确实有学生因心脏病猝死过。
恰巧陈界从教室门口进来,讲述的同学立刻压下声音,毕恭毕敬地看着他懒懒散散地走向最后一排趴下,才又两眼发亮地说:“据那个宿舍的我老乡说,帮他们驱鬼的人,是陈界呢。”
满意地看着周围同学下巴脱框落地的样子,他继续说道:
“是我老乡告诉我的。他们宿舍都有过遇鬼经历,晚上还常常会梦见一个面容模糊的人站在他们床头一直看着他们。都差点去白云观求签了。结果陈界有天忽然到了他们宿舍,闭目养神后叹了口气,说,我给你们拉首曲子吧。我老乡他们完全不知所谓,还没顾上反应,陈界就拿了把小提琴出来,拉了几分钟,我老乡他们听见‘啵’的一声,陈界的曲子也结束了。陈界随即向我老乡他们说打扰了,就打着呵欠出去了。自那天之后,他们宿舍就再没出过怪事。”
  “拉的什么曲子?莫扎特的《安魂曲》?”是有着明显期待的女声。
  “哎?……好像是《东方红》。”
  季飔确定自己听见了什么东西咔嚓碎裂的声音,大概是花季纯洁的少女心。
正因为耳闻过陈界的英雄事迹,季飔在第一次监工的时候,最怕的就是陈界将她引至一道观,换一身竹冠素袍,然后从宽大的袖中摸出一把小提琴,拉起一曲《东方红》,那她就可以直接被送到精神病院去了。然而最后,出现在季飔面前的是镶嵌在街角的大型透明落地窗,里面的摆设都是极浅极淡的蓝和白,最引人注目的是窗边一架优雅安静的平台式白色钢琴。
陈界在那家店前停住脚步,说:“就是这里了。”
季飔才想起抬头看店名,是极为美丽的圆体英语“Echo”。
他推开门,先将她让了进去。
淡雅安然的蓝和白。自然点缀的柔雅的绿色植物。安静的空气中不知名的清新气息。
  一切都是清明的。
 心中有愉悦自然而然地漫溢出来,季飔让自己闭眼感受这难得的静谧,许久,才不舍地睁开眼——
贼眉鼠目,极窄的额头,极宽的下巴。
 赫然出现眼前的是一张比目鱼脸。季飔脑中轰地一声响雷,被眼前的反差惊得话都说不出来,却看见陈界微微向那个比目鱼脸俯身道:“店长好。”
当时季飔只剩了一个念头:掌控这个世界的神,果然是偏好残缺美的。
“来了啊。”
回忆中的脸伴随着这声招呼变成了现实。看见他,季飔忽然就想,人类说不定真的是鱼类进化来的,而且是比目鱼。见站在她身前的陈界已俯身说店长好,季飔也连忙俯身:
“比……不,店长好。”
他们而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本应是他面孔上最值得称赞的部分,却让季飔觉得冷汗直流,不自觉便拉住了身前男生的袖子,往他身边靠了靠。
陈界看了看身旁对自己的举动毫无知觉的季飔,轻轻叹了口气——说女性直觉敏锐还真不是虚话。她上次就本能地反感店主,或者说她的直觉告诉她此人“危险勿近”?但是,她还是又一次地跟来了。这又说明了什么?女性喜欢明知故犯,还是,只有自己身边的这个女生喜欢?
似乎涉及了一时搞不清的问题,陈界在五秒后选择放弃,转而对店长说:“请问我的工作还是和上次一样吗?”
“嗯。”店长对他颔首,示意他看窗边的钢琴,“10:00~10:30指定曲目,11:00~11:30随你,保证‘天空之音’演奏出最好的音乐就可以了。”
“那么我去换衣服了。”
“嗯。”
“我也要去。”季飔反应过来,更紧地拉住陈界。
  陈界瞥她一眼,道:“色女。”
“谁要看你!!”——我只是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C大凋自然音阶的白键。变化音的黑键。
指尖流转出的壮阔而温柔的旋律。
季飔坐在离演奏席不远的靠窗位置,外面是冬日微寒的空气,还有静静弥漫着的节日味道。
肖邦的《即兴幻想曲》……吗?很适合今天的氛围啊。她看着两星期前还没有任何接触的男生。
阳光勾勒出他俊逸的侧脸。和钢琴一样颜色的洁白礼服。修长的手指。近乎透明的气质。
——喂,陈界……你不打瞌睡的时候是这么好看的吗?
自己不是单纯地为监工而来,季飔忽然老实承认,原来自己也花痴。
  ……

读者的话

听见了我胸口的声音么

说实话,在看到这本书以前,我对蒲宫音并不了解
但是没有想到《回声》这么好看
似乎是一个个小故事串联起来的
但是那十一个超能力者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吧
外传快点出来吧
续本快点出来吧
还有很多很多我想要了解的啊
很希望那两个人幸福的啊
貌似结局来看
已经幸福了
但是这满足不了我这个8卦癖的胃口啊~

季飔和陈界,关静持和斯汀。。。。。。
在巨大的
宇宙的平行世界里,不同的时空
也有你和我
你我都在扮演不同的角色
相同的是
我们遇见了彼此
幸运的是
我们遇见了彼此

所以了,我们说好不离不弃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baike 《回声》 小说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834 次

编辑次数 : 2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10-18

编辑者 : ☆嘟嘟熊☆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