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十一月初一

片名:
  1. Inochi
主演:
  1. 丰川悦司 Etsushi Toyokawa
  2. 江角真纪子 Esumi Makiko
片长: 110 分钟
类型: 剧情
地区: 日本
导演: 筱原哲雄
年份: 2002年8月26日
语言: 日语
《命》

电影海报
影片简介:
  1999年的初夏,故事从一个新生命的萌芽开始。
  柳美里在医院里第一次看见了自己腹内的胎儿,但孩子的父亲是位有妇之夫,因此她一直迟疑不决,是否要把这孩子生产下来。
  带着迷茫的心情,她去探访一个以为能给予自己答案的人——释放出她所有的写作天分,培养她成为作家,经历过激烈的爱情和争吵后分手的昔日恋人东由多加。但这时的东由多加已经詈患重病,到了食道癌的末期……

《命》 - 剧情详解 [回目录]

《命》1999年的初夏,故事从一个新生命的萌芽开始。
柳美里在医院里第一次看见了自己腹内的胎儿,但孩子的父亲是位有妇之夫,因此她一直迟疑不决,是否要把这孩子生产下来。
带着迷茫的心情,她去探访一个以为能给予自己答案的人——释放出她所有的写作天分,培养她成为作家,经历过激烈的爱情和争吵后分手的昔日恋人东由多加。但这时的东由多加已经詈患重病,到了食道癌的末期。
得知此情的柳美里开始了对他病情的紧张看护,途中他们的朋友也多加援手。同时,柳由美怀孕的消息也在她的亲友圈里大起波澜,让每个似乎与此无关的人也感觉到了生命的美好所在。特别是曾因为柳美里自杀未遂而与她疏远的母亲,甚至激动的流下眼泪,“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哪怕就为了这个孩子,也不能简单的选择死亡……”
但怀孕的未来妈妈心情十分低沉,孩子的父亲居然彻底离弃了她,连孩子的生产费也不打算出。知道柳美里的苦情后,东由多加帮助了她,没有让她落到孤军作战的地步。现在,这个尚未出生的孩子,已经成了一个病重将去的男人,和一个跌跌撞撞的女人,他们对生命最后的誓约。
东由多加在东京的治疗效果不理想,他飞去了美国化疗。这时,柳美里的妹妹代她出头,讨来了应得的孩子抚养费。渐渐的,2000年的元月就要到来,当柳美里接到归国的东由多加,看见他因为治疗而受损的头发和容貌,二人不禁无言而泣。
1月17日,婴儿终于呱呱坠地,起名柳丈阳。
就象东由多加所说的,“我眼见自己一生的变故,而如今却手抱着如此柔软的婴孩。丈阳的到来,正是所谓奇迹,所谓神迹。”
生命之光在生活的点滴小事里渗透到来:柳美里从第一次帮孩子洗澡,第一次哺乳,开始学习做一个母亲,东由多加则在医生“最多能坚持两年”的死亡预言里努力求生。当有一日,东由多加看见许多孩子在公园展示青葱的生命,而柳丈阳也已经能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他仿佛看见自己年少时奔跑的背影和孩子们的欢乐渐渐重叠……

《命》 - 幕后故事 [回目录]

获得芥川赏的日本女作家柳美里自传体小说在日本畅销,紧跟着又被东映搬上了银幕,出演女主角的是身材高挑,喜欢作叉腰状大笑的江角真纪子。她走的是个性派发展路线,在崇尚女性阴柔美感的日本可称异数,而且还因为气质现代爽朗而被评为日本OL一族最受欢迎女性。江角出身模特,因为《庶务二课》而走红,后来又因为《幻之光》而获取大奖,被电影专业人士认可。她在今年推出的电影作品还有和铃木清顺导演合作的《手枪的歌剧》,出演作风独特的黑衣杀手,现在又再度演出一个刚柔相济,柔韧动人的女性角色,看来今年的确是她的多“产”之年。江角在日本本土的影响力颇大,近来也参加了不少海外活动,比如曾为迪斯尼的动画片《恐龙》配音,又在2001年出任台湾金马奖的特别嘉宾,渐渐为海外人士所注意。
男主角丰川悦司,他几乎是个不需介绍的演员。他演过的角色五花八门,包括车站员(《青鸟》);画家(《跟我说爱我》)、做玻璃的工艺师(《情书》);除了这些,他还演过诈骗犯、侦探、卖牛奶的、超能力者、陪审员等,基本上,他是个个性独特的人,反应在他选择戏剧的谨慎,还有他的不苟言笑和极少诽闻,可以说是一位专业的演员,而非明星。他总是给人略微压抑的感觉,和淡淡的悲剧感。好象笑容里多些无奈,幸福里总有坎坷。也许正因为他独特的气质,总有些角色,是专属丰川悦司的味道……

《命》 - 观后感 [回目录]

《命》 “我刚作了一首歌,”MASAYA对我说,然后他便弹起吉他唱给我听。听着听着,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特别是歌中的“It doesn’t have to be that way”一句深深打动了我,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句话都在我的脑海里缠绕着。
直到现在,我仍然被称作“star”,并且被认为是具有影响力的一员。我曾是对视觉系作出贡献的创始人之一。我曾经做作的披上傲慢与虚荣的外衣,伴随着迟来的成功,我成为了一个为人们所称赞的知名人士,并拥有了显赫的社会地位和威望。然而,现实中,无论我受到怎样的欢迎,获取了怎样的地位与威望,我从未感到过快乐。相反,我发现自己存在于各式各样的伪善、荒谬和虚浮的人际关系之中,交往中只存在着相互的隔阂与阴谋。我在极度痛苦中消磨着自己的生命,我开始想终结这一切。“I wish to die,Iwant to die……”我试着寻找结束生命的机会。我厌倦,我厌倦总是隐藏我的真实感受,厌倦虚伪的欢笑,厌倦整日对自己的那句欺骗:“一切都进行的很好。”我那虚伪与荒诞的谎言“名望与地位可以带来快乐”也许仅仅有助于那些希望出名并且得到爱的孩子或是年轻人。渴望被爱,努力的想证明自己的存在,他们竖起头发,表现得愤怒、冷漠,做出违法的举动甚至自杀或者谋杀,这一切仅仅因为他们被忽略或是没有爱。
正当处于这样的极度苦痛之中时,我遇见了MASAYA。通过他我意识到从根本意义上说我们都是属于自然的孩子,被无限宽广的自然所拥抱的孩子,所以,我们不应把自己归属于任何的类目,比如“家庭”、“国家”或者“自我”。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严肃的面对生活中的“输-赢”或是“对-错”,这只不过是人类自己所捏造的游戏而已。无论我们在这场游戏中输或是赢,我们都没有必要变得自虐、郁郁不乐或是因此感到痛苦。许多人在周围环境的影响下为自己的痛苦和伤痛而疯狂得无法自拔,问题的根源仍然是我们对于这场游戏的过于认真的态度。当我摒弃那些固执的看法后,我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真正的幸福之中。
认识到生命的真谛以后,现在的我已经摆脱了绝望的境地。在信念的追寻之路上,在越来越少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在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快乐。我成长于一个非常世故并充满了紧张空气的家庭,暴力与虐待在那里泛滥。我没有报怨那样的情形,我选择了一条充满悲伤与苦痛的道路,“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成名,我将成为一个有地位的人。”为了得到真正的快乐,我所做的就是应当放弃这样的观点。因为糟糕的外表而遭遇失败、污辱、歧视,或是被忽略,这一切跟一个人的快乐并没有任何的联系。其实无论在怎样的环境与情况下,没有任何事应当被影响,一切都取决于我们选择何种方式来应对这个社会。我现在感到在没有认识这条真理的日子里,我比任何人都可怜。尽管当明白这些道理时,我已不再年轻,然而,我希望尽我所能把我走过的那条充满谎言的道路以及如何正确的生活与你们交流,如果你们也正处于我曾经的悲伤与苦痛之中的话。无论如何,我想唱出这曲“INOCHI……”,希望能够到《命》达你们的心。
如果你手里拿的只是一把青菜,请你不要因为它而觉得自卑;如果你要为我讲述的只是一段简单感情,你也不须因此而觉得单薄。我们真正需要的,能感觉到温暖的,正是所有琐碎而零散的细节,所有生活里现实而又直接的故事。
电影的片名被取名为“命”,看起来有一种第一印象的惊心动魄,好象中国人常说的,“认命吧”,可他们要说的偏偏是一个永不认输,永不放弃的故事。这个病到阑珊的男人,和被爱情甩落的女子,加上一个玲珑的婴儿,就构成了这个“努力活下去”的故事。对于日本人来说,讲述生的意义,讲述不放弃的抗争,大概也是不多的作品,和一种新的对生命的理解方式。
忽然想起一个朋友说过的故事:有一个男人,被病痛折磨多年,他一直在自尽和自然死亡里犹豫。终于有一天,他选择了自杀。可是我们被告知,其实按照上帝的决定,他的正常生命就应该终止在自尽后的那一秒种。
当然,你完全可以把这当成一个寓言。
最后,我想起卢梭《爱弥儿》,和他的自然决定论。
新的太阳正在我写完这个字的时候,从我居住的城市上空浮现,在这一刻,除了“光是好的,于是就有了光”,我不能用别的言语来对待这部秋季上演的好戏。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命》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709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5-22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