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十月初三

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 - 生平简介 [回目录]


宫本武藏,1584年出生于日本冈山县英田郡大原町宫本,死于1645年。宫本武藏玄信(在兵法二天一流正称为新免

《宫本武藏》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
武藏玄信),小时候跟从父亲新免无二之 助一提真学习当理流兵法,十三岁开始到二十九岁送为此这一段期间跟其他流派比武六十多次,从来没有败过一次。剑术以外还是手里剑和体术(徒手武术)等多种 多样武术的高手,二十来岁已经开创一派号称"圆明一流(圆明流)";庆长十年(1605)写下剑术书《兵道镜》。宽永年间(1624 1644)完成二刀的兵法,号称"二刀一流"。武藏第五十七岁时宽永十七年(1640),得到熊本藩主细川越中守忠利邀请在当地正式教授兵法,同时开始 写下兵法理论的著作,称为"兵法二天一流"。也是在武藏进入熊本以后的事情。宽永二十年(1643)十月,武藏隐居灵岩洞开始执笔写作《五轮书》。正保二 年,将《五轮书》传给寺尾孙之丞胜信,《五方之太刀道序》、《兵法三十五固条》传给寺尾求马助信行以后就离开这个世界,死时六十二岁(另一个说法是六十四 岁)。

《宫本武藏》 - 武士与剑 [回目录]


宫本武藏是日本战国末期与德川幕府前 期的一位剑术家,他在日本的影响相当大,以致有“真田(幸村)的枪、宫本的刀”的说法。他自称:“余自幼钻研剑法,遍游各地,遇各派剑客,比试六十余次, 不曾失利。”日本是一个崇尚武力、崇尚刀剑的民族,明朝尽管与日本朝野都发生了摩擦,还是大量地从日本进口刀剑,从商业的角度上说,日本的刀剑相当于中国 鸦片战争前丝绸、茶叶,在对外贸易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至今仍保存在日本的草剃剑,被日本人尊为国宝,此类的国宝在日本还有许多,在日本不但有文物价值,而且被当成神物或圣物来供奉,《日本书纪》里还记载了草剃剑显灵的故事。日本历代天皇即位时作为信物(相当于玉玺)的三件宝物中,也有天业云剑——当然,正如《菊与刀》作者鲁恩•本尼迪克特所说,此剑原物已经在一次动乱中沉到了海底,现在王室所用的只是仿制品。直到明治时期,刀剑还被认为是武士身体的一部分,新渡户稻造《武士道》一书中说,哪怕是无意间跨过对方的刀,也被视作是对主人的极大不敬与侮辱。电视剧《利家与松》中,织田信长无意中将佐佐成政献的宝刀转赠给了他人,佐佐成政就相当地失意与惊慌。
战国末期无疑是一个剑客辈出的时代,当时有名的剑客有佐佐木小次郎柳生宗严丸目长惠伊藤一刀斋东乡重位等。甚至连室町幕府的将军足利义辉,也是有名的“剑豪将军”。宫本武藏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
关于宫本武藏的文学作品较好的有《日本剑侠宫本武藏》、《宫本武藏》等。

《宫本武藏》 - 成名之战“船岛决斗” [回目录]


1.决斗经过
宫本武藏因与佐佐木小次郎决战而一举成名。当时小次郎声名正如日中天,号称不败,而武藏只是一 个无名小子

《宫本武藏》佐佐木小次郎
佐佐木小次郎
而已。决斗在严流岛举行,时间是正午。小次郎早早地赶到,武藏却迟迟还不露面,眼见太阳已经偏西,武藏才悠哉悠哉地坐着一艘小船出现在众人的视 线里。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小次郎顾不得指责武藏的失信,拔出刀,扔掉刀鞘,徒步冲到岸边。宫本武藏不慌不忙地站起身,说道:“小次郎必败!”也跳上了岸, 结果可想而知,武藏以逸待劳,稳操胜券。据说,决斗前武藏说:“刀与鞘本是一个整体,你却扔掉了鞘,说明你远远没有达到最高境界!”小次郎一时语塞。这似 乎有点强人所难,因为实际上大多数的日本剑客在比武时都不带刀鞘的,带刀鞘反而碍手碍脚,而武藏正是二刀流的创造者。决斗后,小次郎受了重伤,他挣扎着 说:“我未完成的事业,就交由你去完成了。”说完就挂了。未完成的事业,当然是宣扬剑道了,后来武藏游历日本,比武论道,并创作了《五轮书》,也算是“不 负所托”。
2.关于“船岛决斗”的疑点
1)到底“迟到”了没有?
武藏过世四年后,其养子宫本伊织所建立的「小仓碑文」中,没有武藏迟到这个事实。四十五年后, 「严流岛决斗」见证人沼田家所纪录的《沼田家记》中之〈船岛决斗见闻录〉,也没有武藏迟到这种说法。六十九年后,取材自武藏的第三代弟子口述所纪录下的 《武艺小传》,更没有武藏迟到之类的记述。那么,武藏到底是何时才开始迟到的?原来是在一百一十年后的《二天记》中,武藏才「开始」迟到的。过世后一百一 十年才「开始」迟到,这,合理吗?
2)木剑是否是渡海时在船内用小刀削成的?
武藏的船只是从下关港出发,而下关港离船岛仅有两公里左右,就算是当天风大浪高,也不可能会超过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内,有办法用小刀将船桨削成一把木剑吗?何况,武藏当天所持的木剑,长达一百二十六公分。
3.关于“船岛决斗”的评论
1)有人说宫本太过狡诈,当时小次郎的体力已经过了人生的高峰期,宫本又迭出诡计,若真论剑 法,小次郎未必输于宫本。为了支持这一说法,有人还说:你们看看,宫本武藏有没有打败过特别优秀的剑客!这一说法比较荒诞,上泉信纲若是被宫本打败了,他 的名头还能这么响亮?小次郎若没与宫本比武,他未必不是另一个剑圣!而“诡计”,正是“剑道”的一部分,战国时,中国的注本《孙子》传到了日本,一时间日 本人纷纷学习利用,当时的越后之龙上杉谦信与甲斐之虎武田信玄都自称深谙此道,然而无疑地,织田信长是用《孙子兵法》用 得最好的,当前面的一龙一虎还在川中岛为了蝇头小利而纠缠时,织田信长已经从半个尾张国扩大到几乎整个京畿地区,基本上确立了霸主地位。同样,兵法也被利 用到剑道之中,与其说宫本武藏是用剑法打败了小次郎,还不如说是用兵法。除了兵法,剑道中还有禅法。一位柳生但马守宗距在将剑法传授给弟子后,说:“我所 能教你们的只有这些了,你们要取得更大的进步,就要从禅法中去悟。”武藏后来潜心著述的《五轮书》中,也十分强调禅,以此,我们可以说小次郎的剑法确实未 达到最高境界,否则他也不会烦躁不安的,只是宫本不惜以“迟到”的手段使对方方寸大乱,似乎也落入了兵法的下乘,难免会给人留下口舌之讥。

《宫本武藏》 - 宫本武藏的技击思想 [回目录]


1.时代背景
宫本武藏的一生处于丰臣秀吉统一天下到德川封建制度的圆熟时期。这段期间是日本从战乱进入和平 的时期,也是由剑客纷起逐渐进入寻主求仕的时期。战乱时期,武藏所表现的是武士们自我体现的成长过程,而德川和平时期则是武藏后半生出仕为官,又不愿放弃 自我的矛盾时期。所以武藏的一生不只是他个我的生,也是时代的象征性过程。
日本自丰臣秀吉到德川初期(1626年岛原之乱以前),是时代气氛最活跃的时期,也是个扬名立 万的时代,这段时期大约在武藏与佐佐木小次郎于严流岛决斗以前。武藏的自我肯定与自我成长正可说是时代的象征。当时日本剑客纷起,其纷杂多姿构成了日本明 朗的色彩,但自岛原之役以后,由战乱起于和平,也由风姿绰约进入沉静稳重,时代的色样大为褪色,给人的印象当然不如以前波涛万丈般艳丽。而武藏的一生也与 时代的变迁若合符节。
2.技击思想
武士的剑,是他们的灵魂,而剑中称圣的宫本武藏之灵魂又是如何光景呢!宫本武藏不但以 剑名传后世,其著作「五轮卷」及「三十九条」,亦反映其思虑之深,境界之富,学识之广。然而,宫本武藏却未尝从师学习,剑道是无师自通,透过实际磨练,加 上观察慎思所作出之演绎归纳。宫本武藏确不愧大师之名,以剑道通天人之道,左右逢源,占手拈来皆妙著,其文章及行谊,包含不少人生及治事智慧。宫本武藏曾 经用以下一句诗来形容其剑道之心,碧潭沉宝镜,澄碧清澈的潭水,有如一面清明冷冽的宝镜在默默反照。这个意境与柳宗元的独钓寒江雪似是异曲同工,其精神皆 在一个「空」的境界。宫本武藏「五轮卷」的最后一卷便是「空之卷」,武藏认为空之剑便是最终的一剑,便是剑道之本。
宫本武藏的空之道,并非龚空之道,而是空明之道。这个空明,是经过一一定下心来,日夕勤练,不 断打磨心性与头脑,不断扛打磨感应与目光。当你的精神一尘不染,当困惑的云雾一扫而空之际,便是真正的空明了。 剑道的空,是一种自由无碍,清澈明澄的心境;临敌之际,不为环境所蔽,不为对方行动所蔽,不为自己感情所蔽,不为自己思考所蔽,而能面对一切的本来面目反 应便是空的意思。人生在世,每多白刃交加的处境,最怕是自以为知。
将影子作实物地回应,必碰壁无疑。空的意思,亦可视为心境空明之意。空明的心境,自态如实地反映事物,直截了当地反应。泰戈尔的 一首小诗这样写道 「人把灯放在头上,看到在面前的,只是自己的影子。」只看到自己影子的人,真是身处险境而不知险,,倘若误以自 己的影子为对手,只会如狗追自己的尾巴般的打转。动作不等於有效,有意义的行动,增加动作不等於环境改变。原来举目所看见者,皆是自己的影子在四周舞动, 徒令自己头昏目眩。
宫本武藏的空,便是看清事物,看清人我,看清一切。然而,这种看透万物之末而直达其本的心境, 却非一蹴即就。根据小山胜清的描述,宫本武藏於三十岁左右,亲身体会丸目藏人佐的众生之剑的境界后,便一直锲而舍地以剑道探索生命之道,希望接通生命之 源。小山胜清这样写宫本武藏五十岁时的自述 「这以后,我便以彻斋的这一境地作为自己的修行目标。终於,我得到剑技绝妙的称誉,且自信为天下无敌,心自然而然提高了,只是怎么也可不开最后的铁门。」 我这几年来的苦闷,便是为此。深夜里,我曾想到自杀,我的学画,研读汉文和各种书籍,也为的是想借旁的力量,打开这扇铁门。」
武藏的剑是探索生命之剑,而万法之本在「岩盘之身」,亦即不动心之体现。如何才能不动如山呢?还是一个平常心,与合气道宗师植芝盛平教 导王贞治一样,宫本武藏仍著重「等待」的学习。久等而不燥,殊非易事。两人握刀对峙,胜负生死决於一线,双方皆在等候最佳时机,亦即对方稍有松懈的一刻, 便是全力出手之时,若无平常心之保持,自难掌握这稍纵即逝的电光火石一刻。平常心不但视等待为平常,更让我们一刹那中发出全力一击。这不思生死,直率反 应,便是无心,便是平常心。岩盘之身,便是如此修来。似平常心面对万物者,自无等与不等之分,自亦没有等待或失望之苦。等待者本处於被动地位,处境不佳; 但善守者,又或平常应对者,便能转被动为主动,更准确来说,没有了主被动分,只是自然反应而已。
3.兵法二天一流
二天一流中所谓“二天”就是指“二天晒日”(《五方之太刀道序》)之意,指的是太阳和月亮:即 阴与阳,也就是象征对立的事物。世界一切都是由相对事物组成,由这些相对事物相互浸透而使所有事物发展统一,生成新的事物。二刀的技法简单的讲就是统一左 右两手的大小二刀的动作,由此达到战胜对手这一目的。由这对立的二极升华统一而发展这个事实,不但是剑术,甚至是“世界之理”(武藏书状),因此命名为 “兵法二天一流”。

《宫本武藏》 - 评论 [回目录]


1.
柳生宗矩的弟子渡边幸庵说:“余曾为柳生但马守宗矩之弟子,且取得秘传许可。然有竹村武藏者 (即宫本武藏),自我磨练剑法之名人也,与但马相比,譬如围棋,让九个黑子亦武藏较强。”宫本曾经先后两次打败剑术名家冈吉家的当主,后来,冈吉一门十几 位高手伏击宫本,这次,宫本武藏几乎将吉冈一门屠杀殆尽,据说被杀者中,最小的只有十来岁。剑术本来用来杀人,而剑道的宗旨并不在杀人,但宫本却不得不杀 人,被杀的小次郎有人说还是宫本武藏的知交,这也许就是宫本的悲哀了,但这更是日本剑道的悲哀。后来,古龙先生将之诠释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枯涩的味道,不言而喻。
在那个时代,似乎武士不得不谈政治,剑术家也不例外。上泉信纲被室町幕府封为“剑圣”,而他则授予足利义辉“剑豪”的称号,颇有“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味道,中间不能不令人怀疑。这位“剑豪将军”的剑术也未能挽救室町幕府与自己的生命,他后来被“三好三人众”与松永久秀谋 杀了(当时四人手持雉刀。撞倒屏风,将足利义辉压在屏风下,将其杀害。不管怎么说,用太刀对抗长刀攻击距离还是处劣势的)。柳生一族十分幸运,德川幕府建 立后,其家族世代为但马守,做将军的侍卫长和剑术指导。但后来也出了纰漏,第四代将军家纲向但马守学了几招后,自以为天下无敌,一天夜里,他夜行打扮出 游,被但马守一剑就磕飞了武器,自此,柳生一族便遭疏远。据说宫本武藏参加了关原之战,属于石田三成的西军,西军惨败,他没有被敌军与猎头的农民杀死,侥 幸逃出了。当德川家康终于正面向丰臣家族动手时,他作为浪人进入大坂城,又战败了,他只身逃出(而真田幸村则殒命在大坂城下)。后来经朋友介绍,宫本武藏侍奉了大名细川家。而佐佐木小次郎生前正是细川家的家臣与武术指导,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后来只能猜度了。
一说,宫本武藏曾经去挑战丸目长惠,此时长惠已经九十多岁了,带着几个弟子隐居在乡下种田。两 人并没有直接动手,长惠以一个抽剑的动作,即吓退了武藏——这个细节,后来被古龙先生用在了他的小说中。但长惠后来对自己的弟子说:“宫本武藏前途不可限 量,他的二刀流是两手刀法的正宗。”不知道为什么,我十分佩服这个老头子,也许只有他才真正地寻找到了剑道的真谛!
2.

宫本武藏 :他,不是德川家康,也不是丰臣秀吉; 不是叱吒风云的政客,也不是名闻遐迩的武士。他,17岁前,恶贯乡里,不知生之意义。 17岁后,远赴关原之战,死里逃生;他,被泽庵和尚捆绑于千年杉上,囚於天守阁中,而后寻获生命,茅塞顿开;他,21岁立志做一名修行武者,因而割舍「阿 通」的挚爱深情,但内心却十年如一日牵系於她;他,以艰难当饼,以困苦当水,足迹遍历各地;他,曾与六十六位高手比武皆获全胜,但以打败名剑佐佐木小次郎 之「船岛决斗」,震烁古今!他,一个如你,如我的生命实践者,一介苦其心志的修行武者,一位十七世纪的剑道家,一名400年前的传奇人物宫本武藏,他深深 影响20世纪你我耳熟能详的作家、艺术家、武道家;撼动时代的精英,感动无数位生命奋斗的追随者。









简介

多外文片名:

《宫本武藏》

Zen and Sword .....(International: English title)
Samurai 1: Musashi Miyamoto
Miyamoto Musashi
Samurai
Musashi Miyamoto
Master Swordsman
Legend of Musashi, The
演员:
万屋锦之介Kinnosuke Nakamura .....Miyamoto Musashi (Takezo)
Wakaba Irie.....Otsu
木村功 Isao Kimura .....Hon'iden Matahachi
Chieko Naniwa .....Osugi
木暮实千代 Michiyo Kogure .....Oko
Kusuo Abe .....Goroku
赤木春惠 Harue Akagi .....Old woman
Minosuke Bandô .....Terumasa Ikeda
Tokubei Hanazawa .....Tanzaemon Aoki
风见章子Akiko Kazami .....Ogin
三国连太郎Rentaro Mikuni .....Takuan
宫口精二 Seiji Miyaguchi .....Kisuke
Satomi Oka .....Akemi
导演:
内田吐梦Tomu Uchida
编剧:
Masashige Narusawa .....adaptation
Naoyuki Suzuki .....adaptation
吉川英治Eiji Yoshikawa .....novel
影片类型:剧情
国家/地区:日本
对白语言:日语
色彩:彩色
混音:单声道
摄制格式:35 mm
洗印格式:35 mm

《宫本武藏》 - 剧情 [回目录]

影片以日本战国时代到德川初期的这段历史为背景,描述了宫本武藏在这段由动到静的历史舞台上,凭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强健,手提孤剑,漂泊天涯,寻求“剑禅合一”之真谛的曲折历程。从他一介武夫开始,然后悟道、出关,四处找人决斗,在这过程中进一步领悟剑道,修炼身心,成为一代剑侠。

《宫本武藏》 - 剧照 [回目录]

《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 - 花絮 [回目录]

吉川英治在日本被称作“国民作家”,小说《宫本武藏》是他的代表作。论地位,胡乱的匹配一下,大概相当于中国的金庸。但说起内容,似乎与中国另一位武侠大师古龙颇为相像。宫本武藏是一个剑客,所谓的仗剑求道者,一生好像都是在一次次与人决斗中达到自我的提升。但宫本武藏毕竟不同于西门吹雪:后者要的是血溅当场一剑封喉,之后只求一壶清水两个鸡蛋,维护荣誉,维持现状,虽攻却觉守;而前者挥刀断念血染青锋并非是单纯的你死我活,而是追寻一种禅剑合一的境界,以求达到对自我的修炼和锻造,并且这里边渗透着一种意味强烈的东方处世哲学。小说如此,电影却异样些。稻垣浩拍《宫本武藏》 ,有点像王家卫拍《东邪西毒》 ,取了人物和一些枝节编排在一起,表达的是自己的意念,武侠二字,被故意隐在影像之中而后慢慢销掉了魂魄。
电影并没有涉及宫本武藏与人的对决,或者换种说法,电影并没有展现宫本武藏行走江湖的风风雨雨。全片将故事终止在武藏决心游历四方以求自修,把武藏如何从一个暴力游民转向有修养的剑客的过程放大展现了出来。如此看来,它有别于同时期的衣笠贞之助的《地狱门》以及黑泽明的一些武士电影。稻垣浩通过这部电影,并没有去刻画武士的济世扶人恩怨仇杀,而是把武士从这两个字的光环之下抽离出来,从人的角度讲述了一个关于修行的故事。全片着力表现的是一种人生哲学,一种隐忍的,执拗的,只求明心见性的处世态度。此片因此也获得了第28届奥斯卡(1955)最佳外语片,那是奥斯卡偏重艺术性和独创的纯粹年代。
故事的时代是日本战国时期,正值烽烟四起。武藏与又八是一对死党,武藏决定从军借以博取功名,又八也抛了未婚妻通子与武藏同行。然而,兵败如山倒,又八也受了伤。二人躲进一户山村人家,结识了朱实和她的母亲。养伤期间,又八表现了对朱实的好感,但朱实更迷恋武藏的狂放不羁。朱实对武藏表达爱意也被武藏粗暴拒绝。山贼到来,武藏誓死反抗打走山贼,朱实的母亲用感情收买武藏,武藏愤而出走。又八接替了武藏,与朱实母亲成婚,和母女二人逃向别处。武藏历险回到家乡,因为没带回又八被众人指为不义并被追杀,武藏采取了暴力反抗。又八未婚妻通子得知又八的背叛,痛不欲生。武藏后来被抓,通子设法解救,二人两情相契。最后武藏受道于泽庵和尚,抛却儿女情长,云游四方开始了人生的苦修。
故事情节本身并不是十分激烈。在武侠片或武士片里,它显得更温情一些。它没有直接写风花雪月儿女缠绵,却有含蓄的情愫和静穆的表达。影片中故意设置了走着截然不同人生道路的两个人物:武藏和又八。武藏虽然只是一个好勇斗狠的乡村流民,但他心中有自己设定的义和原生态的善:正被村人和官兵追杀,当见到又八的母亲和通子,他还要送达又八没有死的消息,至于对见色起意的又八没回来的原因他只说不能说,这是对朋友的维护。而又八明显的善变和懦弱,当他托着伤腿把朱实压在草堆,他忘记了家乡的未婚妻通子;当朱实的母亲用暗藏的利刃捅进劫匪的胸膛引起骚乱,他才捡拾起一丁点男子汉的尊严拔刀乱舞,匪徒散去,他扑倒在地的哀号把这一点尊严也抹煞了。从这里看,改造武藏的确比改造又八更容易些,也更实际些。当然,从感情上,又八也败给了武藏。又八再不可能得到通子和朱实的心之所属,甚至朱实母亲心中丈夫的尊严和地位。又八注定失去,而武藏虽然最后搁置了感情,但他永远被寄取着两个女人真心的牵念。
武藏在乡里背着恶名,但他依然我行我素。对这样的一个人的转化自然也非易事,数人之众的官兵和乡民依靠勇力也拿不到他。即便拿了,他也不会悔改,狂放如初只等自己人头落地。于是,情节发展中介入了宗教。泽庵和尚是一个传道之人,他力图使武藏改善自我成为一个修行之人。和尚痛说武藏不管他人死活只求自己快意,直至说到武藏伏地痛哭,这样才有武藏的甘心被绑。风吹,日晒,雨淋,吊在高处的武藏仍然是一腔愤怒破口大骂。泽庵和尚却显得十分耐心。通子的救助,使武藏和通子走到一起。但马上追兵到了,通子被掳,武藏要去拼死相救。和尚又出现了,他假托带武藏去见通子,然后把武藏关了起来。室内有一大堆书,武藏被强迫读书。三年,武藏只与书籍为伴,这也开始了武藏的修行。宗教的以暴制暴也初现了成效。
这时的京都,朱实还沉浸在过去关于武藏的美好回忆里。成了她的养父的又八,一幅十足的受气包相,挨着女人的数落和挖苦。倚着栏杆的又八眼望春水,只能无助的呼唤通子的名字。而此时的通子,在小店工作之余,也来到垂柳桥边,遥视远方,只是他心里呼唤的是另外的一个人。三年就这样过去了,武藏衣着华丽晋见城主,当初的功名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他只用修行不够就拒绝了城主赏赐的官位。但他依然惦念着那个豁开生命把他救下的通子。泽庵和尚说,如果只是见救命恩人你可以去,如果还有别的那就不要去了。武藏终不能如此抉决,他来到通子常去的小桥边。通子见到武藏,再三要求与武藏同去天涯,武藏答应了。通子收拾东西回来,武藏早已远去。桥栏上刻着:请原谅我。一段感情就这样埋在了武藏的内心深处。修行,也便成了一种自我的放逐,具有着很迷人的令人心碎的东方色彩。得到,在境界的层次上是形而下的,人的最终追求指向了精神上的安慰
影片的拍摄有些中规中矩,很传统。诸如表现大场面,经常机位不动,人在摄影机前调度。音乐上交响乐与日本民族音乐的交叉运用,虽然有些庞杂,却也时时涤荡着一股英雄气。饰演宫本武藏的三船敏郎的表演也十分精彩,那应该是他表演生涯的黄金时期。在情节上,因为是从一部大作品中截取了一段,有些人物刻画乏力,也没有安排表现的充足空间,因而在人物构架上显得有些失衡。但从立意上来说,的确从故事的讲述者升华到了道的传播者。甚至它的道的表达,超越了故事的外壳,而并不是依仗故事来烘托道的境界。在这一点上,影片绝对是一部笑傲前尘后世的经典之作。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宫本武藏》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446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1-31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