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丁酉(鸡)年十月初六

片名:
  1. 花火
  2. Hana-bi
  3. Fireworks
主演:
  1. 北野武 Takeshi Kitano
  2. 大杉涟
  3. 岸本加世子
片长: 103 分钟
类型: 犯罪 剧情 惊悚
地区: 日本
导演: 北野武 Takeshi Kitano
年份: 1997年9月3日
语言: 日语
级别: Argentina:16 Chile:18 Finland:K-16 Germany:16 Hong Kong:IIB Japan:R-15 New Zealand:M Norway:18 Peru:18 South Korea:18 Sweden:15 UK:18
《花火》

电影海报
影片简介:
警探西在一次监视任务中,留下拍档崛部一人去医院看望生病的妻子。在医院里,他得知妻子身患绝症,此时,西的拍档崛部遭到了逮徒枪袭,身受重伤。
  
  几个星期后,崛部伤愈,但却只能永远留在轮椅上了。崛部的妻子不堪忍受丈夫的伤残,带着孩子离开了崛部。西无法承受自己失职的良心谴责,辞去了警署的工作,来到崛部栖身的海边。崛部坐在轮椅上了无生趣,唯一的渴望是能够完成作画的夙愿。但那毕竟是昂贵的嗜好。对崛部满怀愧疚的西,下定决心从黑社会高利贷那里借了一大笔钱,为崛部买了整套的画具,把剩下的钱给了另一个牺牲的同伴的遗孀。
  
  放开对同伴的愧疚,西面对的是命不久矣的妻子。为了陪伴妻子走过最后的生命,西把妻子接回了家。与此同时,绝望愤怒的西买来偷来的出租车,把它改装成警车,并穿着警服成功地打劫了一家小银行。回到家后,他带着深爱的妻子开始了一个长长的假日旅行。
  
  西满怀柔情地陪伴着妻子在美丽如画的风景里畅游,似乎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和伤痛,挥走了死亡的阴云。可是看似美好的旅程并不平静,随着黑社会和警察的到来,一切都将开始,又都将结束……
在日文里,HANA-BI由字母HANA (花)和BI(或者HI,火的意思)组成。加起来的字面意思是“烟火”。北野武用连字符把这两个字母连起来,是为了象征电影的主题——生命如花般璀璨绽放,死亡如火焰般愤怒辉煌……
  
  电影中崛部的所有画作均是北野武为电影亲自创作的。


《花火》 - 幕后信息 [回目录]

《花火》在第54届威尼期国际电影节上,北野武导演的电影《花火》获得了金狮奖,据说在公映式上观众们深受感动,鼓掌声长达十分钟之久。
片名原文为《HANA-BI》,HANA是日语的。 BI是。这部影片用美丽夺目的鲜花和熊熊燃烧的烈火来象征爱与暴力,来体现生与死的主题。在英语中,在一起时还有枪击的意思,有着死的含义。
在北野武的电影中,打人、踢人、杀人的血腥场面繁多,而且这些暴力往往是突然间满不在乎地发生的,令人不寒而栗。《花火》的主人公是与犯人、黑社会组织;暴力团;斗争的警察,影片中当然有暴力场面。但是,这种暴力是在所爱的人物、事物受到危害时爆发的暴力,使观众能够接受。这与那些单纯宣扬暴力的影片截然不同。可以说,这是从被那些对于他人的痛苦无动于衷的人激起的愤慨中孕育出的一部影片c
集导演、编剧主演一身的北野武在影片的几处插入了自己的绘画,成功地创造了一个充满慈爱的宁静的世界。这是具有杰出绘画才能的导演作出的新的尝试。这些画似乎是很随便地摆在那里,却产生了无穷的意味。余生将尽的妻子在最后一次旅行中的旅馆里照相留念时,背后墙壁上访着的樱花图充满了银幕。观众们情不自禁地为这一美景而赞叹。在这美景的前面是妻子柔弱无力,静静含笑的面容,这与樱花图那鲜花盛开、生机勃勃的世界形成鲜园的对照,强烈地震撼著观众的心。接着两人望着焰火在空中绽放、这焰火变成了一幅绘画,银幕上出现了堀部正在画这幅画的身影等,导演巧秒地将绘画运用于电影画面的转换中
电影的另一特色是展现大自然的美丽。坐在轮椅上的堀部仰望的樱花、阿西和妻子游览的北国的冰雪世界、最后的画面中展开的白色的沙滩、蔚蓝色的大海等等,日本的自然美景都被摄入影片中。
影片接近尾声时有这样的场面,--位小姑娘在海边放风筝,怎么放也放不起来,阿西为她拿稳风筝。小姑娘跑起来了,但阿西没有松手,风筝的两翼留在阿西的手里,风筝被扯坏了。阿西呆呆地望着打转的风筝。是不是在他的眼里小姑娘的身影和自己孩子的幻觉重叠庄一起了呢?还是他一心只想着告别人生呢?疯狂旋转的风筝就像阿西的人生,令人痛心不已。

《花火》 - 制作背景和意义 [回目录]

《花火》对于曾一度陷入低谷的日本电影来说,90年代无疑是具有转折意义的年代。那些在战后创造了日本电影第一个黄金时代的老导演们悄悄退出了历史舞台,一批起步于80年代中后期和90年代初的新一代导演渐渐进入了创作的旺盛期。随着《情书》《鳗鱼》《燃烧的朱雀》《花火》《东京日和》等影片相继在各大国际电影节上获奖,日本电影终于在世纪之交暨电影进入第二个百年纪元之际重现了它独特的魅力。
正如世纪末的各国银幕都不约而同地对人类生存的真实处境进行反思,90年代的日本电影也将更多的关注目光投向了大规模都市化的社会生活给当代日本人带来的生存重压,以及由此而导致的人际关系的扭曲、疏离和个体精神感受的变异。这一时期,现代公司小职员的生活遭遇取代了传统的小市民生活题材而日益成为银幕表现的中心。获得1994年《电影旬报》十佳作品奖的《每天都是暑假》,反映的就是成为工作奴隶的小职员失去了人情味儿的悲哀。使今村昌平导演第二次摘取戛纳金棕榈大奖的影片《鳗鱼》则讲述了一个因杀死不忠的妻子而坐牢的公司职员出狱后由自我封闭到重获爱情的经历。片中,摄影机多次以超现实手法深入到人物的精神领域,探求沉默寡言的主人公内心世界的隐秘。1996年,周防正行执导了在日本引起轰动的《我们跳舞好吗》,这部几乎囊括了日本当年所有电影奖项的影片,描述了一个已届中年的公司职员在学跳交谊舞的过程中渐渐走出羞怯封闭的自我误区,重新发现了生活的意义。据报道,该片的放映曾使日本学跳交谊舞的人数大幅度增长,它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契合了当前普通日本人普遍的精神渴望。具有同样特点的影片还有森田芳光执导的《失乐园》,这部改编自同名畅销小说的电影展现了一对各有家庭的中年男女充满激情的婚外恋。片中,局促的办公室、狭长的走廊、隔绝的地铁车厢等现实空间大量出现,似乎在隐喻现存社会体制的生活对人的压抑。《失乐园》在1997年赢得了比《我们跳舞好吗》还要高的票房,但影片的结局却不像后者那样充满希望:男女主人公为了他们不能被社会接受的爱情而共同走向死亡。
不难看出,向个体的生命际遇回归、重视个人的生存意义和人生价值、探索灵魂与精神深处的隐秘,已成为90年代日本电影创作的一个共同趋势。这一趋势恰与日本当代小说创作及其它文艺媒体中的所谓“追寻自我热”相得益彰。对于向来重视团队精神的日本民族来说,这种“追寻自我”的反省与改变无疑有深刻意义。
在以北野武、岩井俊二、竹中直人等为代表的新一代导演那里,个人的记忆常常既是叙述的手段,又是被叙述的主体。岩井俊二1995年轰动日本影坛并获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奖的《情书》,以绝妙的构思讲述了一段从记忆深处召唤出的情缘,以及两个少女在共同经历了这场回忆之后走向成熟的故事。竹中直人戛纳电影节获奖《东京日和》则展示了一个丈夫在爱妻病故后充满回忆与感伤的精神世界。这些主题富于现代色彩的影片在影像风格上仍葆有传统日本电影的余韵:《情书》以古典风景卷轴式的画面开场;《东京日和》以及竹中直人的另一部作品《火警119》因平稳的节奏、对称的构图和细微的情感传递获得评论家的交口称赞;北野武获得1997年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花火》则将暴力与宁静完美地融和在一起,影片在不断运用强震撼剪接的同时,大量使用悠长的、诗情画意般的段落来进行有关生死问题的平静思考。这部影片也使欧洲的影评人和观众为“北野冲击波”而狂热不已,同时他们也被一种来自东方的暴力美学深深震撼。
走向新世纪的日本电影确已具备了再创辉煌的实力:独立制片的广泛发展和日趋完善将彻底完成体制上的转换,高水准
的制作人和作品的不断涌现则为未来电影发展孕育了无限的机会。日本著名导演大岛渚预言:“正是这个向我们走来的百年,日本电影将从日本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完成日本电影充满光辉的百年。”曾是日本电影新浪潮旗手的大岛渚还表示,“从日本的束缚下解放出来”的日本电影不会失去它宝贵的民族性。

《花火》 - 精彩视点 [回目录]

《花火》飞蛾扑火的那刻,定是用尽了一生的力量,但它始终不能明白为什么要去扑火。北野武的现代武士大概就是这样的飞蛾,《花火》的最后枪声是北野武对荒谬世界的回答。一直想问飞蛾,假如让它明白扑火就意味着死亡,是否会毅然决然得朝向火光。一阵静默,才想起飞蛾不会说话。或许,北野武的电影会作出回答。
干1997年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获得金狮奖的北野武第七部作品《花火》朝我们走来。这是北野武编制、导演、剪接,并以彼得武艺名主演的影片。经历过多次探索之后;北野武的影片达到了一种精炼的成熟。多处运用即兴摄影的电影制作方法所产生的趣味性,虽然仍是自由奔放的,但它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作品世界。
彼得武和岸本加世子扮演的男女主人公总是沉默寡言,台词不多。对暴力的描写都是瞬间突发的,极其简洁。零星出现的噱头并没有浮于形式,而是酿成有深意的幽默。不定型的粗糙和感觉上的自由保持了绝妙的平衡,构成了轻松愉快的新影像世界。
北野武亲自画的那些画出现在画面中,取得了很好的影像效果。通过他画画的形式,北野武那一幅幅将花拟人化的色彩美丽鲜艳的图画随着戏的进展剪接进影片中。它支撑了整个作品的影像世界。
《花火》是一部有着全新影像感觉的日本电影,北野武依据自身纯真的感性来自由创作,这种影像具有国际力量,观众凭直感都能理解。《花火》也是一部有着独特魅力的影片。

《花火》 - 观后感 [回目录]

《花火》他真丑,面相几近僵化,眼睛像是做好的面团儿硬绑绑地被按到了额头下面的那个坑里。脸有被火侵蚀的痕迹,右脸扯着左脸扭曲。如果一笑,愈发得丑,像毕加索笔下五官总是错位的女人。
他真酷,总是吝于言辞,短于表达。他戴黑色圆框的太阳镜,你冒犯了他,他的亲人,他的朋友,然后你听到肉体相向的声音,乒乒乓乓,你鼻孔喷血,你落荒而逃,他始终一言不发,缺失表情的脸没完没了。
他叫山田。其实他叫北野武,山田只不过千百个版本里的一个故事,现实泡沫里的一种可能,并且,他拒绝超越。
色彩·图画·花
没有人跟我说过“生命是美的”,“爱是真的”,从来没有。那么当那鲜艳的红在起初便不留余地地袭来的时候,我听见自己说:“生命可以是没的”,“爱可以是真的”。
我看见那个爸爸,那个妈妈,那个孩子手牵手在一起,身后有血的颜色,身上是斑斓的天,夜,花和海——天堂的色块。
片子演了几十分钟后,又开过也一幅画,是三口之家的笑脸,被童稚的笔描绘成克隆般的形状和大小不一的尺寸,像三个太阳,就这样甜蜜地不着边际地笑,这些笑便填满了整个世界。
花是物化的主角,各种艳丽的颜色通过它呈现,而生命力是它的潜台词。北野武讲的这个故事,英文名就叫《FIREWORKS》,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焰火,却一直被公认地翻译为《花火》,这里面必然有它的道理:焰火虽美,转眼湮灭,二花火(花之火),乃生命之火,长青于世。
在镜头里,画笔下,我看到奇妙的变化,那些长着百合眼睛的猫,企鹅,三色堇作头的蝙蝠,蜻蜓以及向日葵头颅的狮子活生生地从一片光影里流窜了出来,逃脱了恐惧粗糙的感官,只有眼前现出的几个手牵着手,戴圆顶小帽,背柔和线条水壶的小顽童在眼前晃悠。变异组合的生物是孩子的手笔,也就成了孩子的隐喻,现于白净的纸上,便成了一段记忆,所以,我们只能想象(我们不是回忆的主体),想象那个后来残疾,妻离子散的何度先生曾经有怎样一个精灵般的女儿,那个孩子又有怎样小巧的手,怎样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作为导演的北野武有时候真的残酷,给我们预设一个天使,有扔给我们和片中的何度先生一个天使绝情的结局。
片子末尾是枪声,一长串我不太关注的影片参与者名表后,又突兀地来了一张画,我看清的是那个天堂里才有的圣环。他们都进了天国?他们一家三口可曾在那里夸张地笑?那里可会有不败的花,不枯的海,不眠的天?
暴力阅读·死亡体验
我听到第一声枪声是在惨白病房里的沉默掠过的那一页,啪啪啪三声短促的枪响,倒下的是那个何度,有鲜血冒出来,染红了衣服。有血的影子,没有暴力的痕迹。血留过后,剩下的便是残疾,何度先生以轮椅代步,死亡算是躲过了,可除了半截身体,什么也没留下。
时光在某个时候开始混乱,或者那个轮回显现的场景是命中命定的谶语,颇似《百年孤独》的那个著名开头,每个观者便被成全为手执魔杖的巫师,有了掌握未来的能力。那个那个场景是两个警察抓获枪击何度先生的凶手,凶手的枪在警察的身上开出了花,血奔涌了出来。所有的此景显现都是慢镜回放,试图让我品尝其间的美,但《花火》是注定了不以暴力美取悦于人的,这时候的北野武可以说未得暴力美学之精髓,亦可说此时他的心还过于柔软,还可以说暴力只是噱头,爱才是一切。我们看到那么多人倒下,已经倒下,将要倒下,而身边的花却常开不衰,那镜头里折损的到底是什么?
死亡,一直在追溯以及终途必达的死亡,它告诉我们的故事里一直透露出的信息是:我们的生命便是花的火,彼此都是绵延的美丽意义,终结以后也会有来年的四季,至于那短小的一节烟火的绽放,该只是他们的春天吧?
片子的末尾,那个笨蛋不住地责问山田的妻子为什么给死花浇水,结果挨了好一顿打。她哪里知道怎样的已死?怎样的花又还活?
《花火》两个男人.隐喻
我们总说北野武的暴力美学,所以很自然地把舶到好莱坞吴宇森北野武做对比。他们之间没有高下之分,因为他们在不同的空间讲氛围相悖的故事。
吴氏的故事就个人经验和大众体验来说更为合乎常情他镜头下的主角都是“我本英雄”,有血气方刚,义薄云天的气概,在被逼无奈,陷于穷途的时候,端起了枪,血脉贲张地来一次大扫荡,一切都是顺畅无阻地发展。
北野武的镜头下(亦可说作为主角的他及与之相关者中)没有英雄,只是男人。他们有足够的沉默,惊人的冷静来面对一切的爱恨纠葛,生死祸福。北野武自己的脸即在光影里陈述这些特质的一切,《花火》里他作为一个警察,不苟言笑,他年幼的女儿已经夭折,他中年的妻子将赴死亡,他欠下黑社会高利贷……可我们从他近于雕塑般的脸上看不到悲伤,看不到,什么也看不到。直到他老油子般经验纯熟地从银行劫得钞票,鸣着警笛扬长而去地与患了癌症的妻子一起旅行后,我才看到他别扭的笑,很浅,很难看,流光飞舞般地转瞬即逝。
另一个遥相呼应的男人叫何度,山田的同事,之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有众人看惯的常态的笑,后来,歹徒的枪让他下肢瘫痪,妻离子散。他因此成为一个笑容僵化的人,最后以绘画寻得解脱。
山田的结局是死亡,何度的结局留给我们每个观者去阐释。对于这样的沉默,对于这样沉默萧瑟的男人,北野武在表象彰然揭示前,给他们预设了心灵充盈饱满的空间——山田,因爱而违背其深爱的职业的准则;何度,以笔和色彩来填充,亦或说追怀渐远的爱。这样的沉默以及背后的真实都是北野武电影的好:他知道,并在告知我们——感官也许呈现不了真相,心才是澄澈一切的眼睛。
《花火》的镜头很琐碎,可以拆开成幻灯片,并且没一张都会很漂亮。每一张图景都不语音清晰地对你讲述,它给你一个猜测甚至推测的起点,让你在后来有“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慨叹:飞鱼越过平静的海面是何度借绘画重新畅游生活之海的隐喻;山田买车后突现的警车鸣音是山田将车改装成警车实施抢劫的隐喻;山田夫妇自决前一天晚上,屋外雪地里渐渐归于暗灭的火光是他们生命终结的隐喻……这样的隐喻让我想起了需要靠猜测去理解的杜拉斯,有了谜和揣测,才有了趣味。
其他
片子的配乐很棒,不知是谁做的,原以为这样干净灵动的音乐只有宫崎峻的片子才有。
北野武如此酷烈的品性,给我等未亲眼亲耳目见耳闻海者一个如此温柔平静的海,既意外,又觉得亟待揣摩。
片尾两声枪响,海静乐止,生命无言。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花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4355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2-03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