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丁酉(鸡)年十月初六

片名:
  1. 斗牛士
  2. Matador
  3. Bullfighter, The
主演:
  1. 安东尼奥·班德拉斯 Antonio Banderas
  2. 阿苏皮塔·塞娜 Assumpta Serna
片长: 110 分钟
类型: 喜剧 剧情 惊悚
地区: 西班牙
导演: 佩德罗·阿尔莫多瓦 Pedro Almodóvar
年份: 1986年3月7日
语言: 西班牙语
级别: Argentina:18 Australia:R Chile:18 Finland:K-18 France:-12 Italy:VM18 Spain:18 UK:18
《斗牛士》

电影海报
影片简介:
就在日蚀发生的瞬间,天地昏暗,血色日光之中一声枪响,在死亡中寻找高潮的男女完成了他们“爱的斗牛”。早期的阿尔莫多瓦习惯于将死亡作为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的结尾。

一个美貌妖艳女子在广场上诱惑了一个强壮青年,在一场肉体狂欢之后,用头上的发簪插进了男人颈后的致命之处,像个熟练的斗牛士用剑刺杀公牛。
安格尔·吉米兹是前斗牛大师、如今受伤微跛的迪格的学生,但生性软弱的他实在难以成为一个好的斗牛士。安格尔向师父说起自己对死亡的思考,并说自己并不想征服女人,迪格很直接地斥责他没有进攻欲望,不是男人。
当晚,安格尔偷窥了邻居女模特——也是就迪格的女友——依娃之后,跟踪然后把她拖入小巷试图强奸。但软弱的安格尔被一声惊雷当场吓软,依娃趁机逃脱,跌倒时脸被擦破,谁知安格尔见到流血竟然当场昏了过去。
安格尔和严厉的母亲生活在一起,母亲总是骂他像他的父亲一样不争气。母亲要他到教堂忏悔,安格尔听从神父的旨意去警察局自首。警察局传讯了依娃,但依娃也不想再控告他了,被罪恶感和反抗意识驱使的安格尔索性把两??玛丽娅·卡蒂娜成了他的律师。
迪格要依娃在床上假装死人,以满足自己的性癖好。送依娃回家的时候,迪格见到了到安格尔家调查的玛丽娅。玛丽娅见到了安格尔的母亲,但她除了大谈信仰、上帝,并坚定地认为自己的儿子是罪犯之外,不愿意为儿子做任何事。玛丽娅出门,遇到了正在等待她的迪格,慌乱的玛丽娅躲进了电影院,里面正在放映《太阳喋血记》,男女主角互相对射在对方的怀抱中同归于尽。玛丽娅跟着迪格来到他的家里,两人激情热吻,玛丽娅又从头上吧出发簪,但被迪格抓住,玛丽娅说她只是保护自己不被伤害。
在依娃的时装表演会上,迪格又见到玛丽娅,两人一个逃一个追离开大厅。在一座天桥上,迪格对玛丽娅说:“你和我很想,我们都被死亡迷惑。”迪格回到家,反复观看自己当年受伤的录像,依娃上前安慰,反被迪格赶??丽娅,他急忙给玛丽娅打电话,又亲自找上门去,把自己斗牛的披风送给玛丽娅。警察来迪格处调查,从安格尔的换衣柜子里找到了杀人的发簪,在向迪格调查的时候,迪格故意隐瞒了安格尔案发时不在场的情况。
安格尔的精神几乎都要崩溃了,女医生朱丽娅十分担心,对她也十分同情。玛丽娅询问安格尔,安格尔说他在花园里把尸体给烧了,警官在外面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警察带着安格尔来迪格的花园找尸体,果然找到两具尸体,警察对迪格也有所怀疑。安格尔再一次见到流血后晕厥过去,警察更加相信他的清白。
玛丽娅把迪格带到自己隐秘的一处房子,那里简直是迪格的纪念堂,全是迪格的斗牛纪念品。迪格在电话里绝情地要和依娃分手,依娃来找迪格,却听到迪格与玛丽娅的对话,原来凶手就是他们两个。依娃先后威胁迪格和玛丽娅,要阻止他们的出走,但毫无用处。
朱丽娅发现安格尔昏过去的时候,能够有特异功能,他们借助安格尔的特异功能找到了玛丽娅隐秘住宅。此时正是日蚀发生的时候,天色乍然变暗,他们听到一声枪响,一对只有从死亡中才能得到高潮的“斗牛”男女死在房中的床上。

《斗牛士》 - 电影看点 [回目录]

斗牛,是一种死亡艺术,而在阿尔莫多瓦的早期作品中,爱情,也是一种死亡的艺术。影片中一对男女,都是在死亡中寻找高潮的“性爱斗牛士”,影片的结尾,安格尔和警长等人赶到,看到血泊中高潮过后尸体的表情,警长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满足和幸福。很显然,年轻气盛的阿尔莫多瓦还是把这样一对谋杀者抱以同情,对他们非常态性爱观念的描写,更像是对一种“性爱动物”繁殖习性的科学考察。
除了激情飞扬的性爱描写,影片中颇富兴味的是我们熟悉的演员。应该算是阿尔莫多瓦中早期影片的班底演员的邦德拉斯,那时候还是个见血晕厥的毛头小子;警长是《欲望规则》里饰演主人公同性恋导演的演员,而在影片中他帮观者的身份,更像是阿尔莫多瓦自己的化身;当然,与警长在一起的十分爱心的女医生当然是阿氏爱将卡门·毛拉了;依娃的演员更有意思了,早几年演过许冠杰狄龙王祖贤《卫斯理传奇》(泰迪罗宾导演,顺便说一句,狄龙沙漠驱车追赶卫斯理的段落真是威风八面),过几年又回香港演了成龙《飞鹰行动2》,也算是老熟人了;依娃的妈妈也是阿尔莫多瓦的御用班底,《修女夜疯狂》里面写艳情小说的“老鼠修女”,直到《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她可算是老当益壮。甚至于依娃准备时装表演会的一段,舞台导演长得很像阿尔莫多瓦不说,依娃遮掩面上伤疤的化妆和几年后《基卡》里面的疤面女如出一辙,旁边采访的记者好象就是《基卡》中的基卡,甚至导演的弟弟奥古斯汀也在影片中饰演一个警察。

《斗牛士》 - 导演:阿尔莫多瓦的世界 [回目录]

看阿尔莫多瓦的电影,就象吸食一种残破的鸦片,顷刻间头脑中的思想被倾倒和颠覆,一直都很迷恋这样的感受。但遗憾的是,暧昧的阿尔莫多瓦也开始走向回归,逐渐回归到一种断翅的平和。《关于我的母亲》通透着阿尔莫多瓦深深的恋母情节,他所表现的那种浅层的记忆似乎永远带着那种疯狂的感情色彩。无法解释,西班牙这样的民族,注定要绝望的美丽,绝望的奔逃,而无庸质疑的,阿尔莫多瓦把这一点做到了极致。
在进入到每一部影片之前,我们都习惯地做着某种预想,而对于阿尔莫多瓦的电影我们所要关注的是他如何对几个主题做出新的阐释和编排,性,女人和死亡。阿的电影故事就象路边摊的艳俗小说或法制文萃上的某某案例,混乱懒散缺乏戏剧性,每一个人都零落地存在,却非常规地行为和运动;其实这些非常规的东西往往是最人性的。在阿的电影中每一个人都很清楚自己最本能的需要是什么,好象这世界只是个物化的裸体。所有的人都在疯狂的做爱,肉体在这里是真切的语汇和清朗的述说,肉体甚至是高尚的,而做爱更是人性美妙的升华。在阿的早期影片《斗牛士》中,影片的最后,男女主人公在爱的高潮中扼杀的死去,猩红的地毯和淋漓的血,两个美好的身体缠绕着凝固,粗暴地充斥着视线,我们能够感到只能是圣洁和象仪式一样的空灵。然而这样的清醒往往伴随着绝望甚至是死亡。就象杜拉斯曾经说过的,所有的清醒其实都已经被绝望侵蚀得千疮百孔,每跨一步,仅仅是一小步,都是致命的。所有的人都被欲望征服和期待,王家卫电影中的人物都无法逃离宿命的孤独,而阿电影中的人都站在极致的边缘,更是无法选择,久而久之,只能被欲望蒸发。阿尔莫多瓦用最原始的状态感受生命的存在的意义,在他的眼中性是纯粹的交流,黯然地把被欲望交错的人连结。常常,看阿的电影让我想起了贾克梅弟的雕塑,枯干的人形,却散发着充沛的灵异。阿的电影是被情欲填充的怪物,永远在缅怀被透支的世界。
死亡是最为现实的,我想阿对死亡的概念是有些留恋的。他可以让死亡来得很巧合,很仓促,也可以让死亡象凡高的鸢尾一样开出迷离的花。设想我们把阿的电影语汇抽干,看到的只能是几个人热切的贴近,离开,交错,平行,然后有一个人倒下了,其余的人只会停滞片刻,依然故我。死亡并不是阿影片中最敏感的环节,就象一块毛玻璃,尽管破败,我们依然可以通过它看到模糊的景物。死亡在阿的影片中不断地重复的出现,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束,我依然觉得阿没有把它做到完美,似乎死亡在他的影片中只能是幻想,而人们对想象的东西永远会有所保留。其实阿的影片有很强的情节剧的痕迹,也许有很多时候他会把死亡做为一种手段来处理,而对于人物却并没有太多的
影响。当一个人物的生长很丰满的时候,死亡往往是最好的契合,更何况这种生长的催化剂是情欲。
有的时候不喜欢阿影片中的女人,因为她们表面的坚强过于脆弱,往往从性中得到满足和勇气。形形色色的女人在阿的影片中穿梭,唯一永恒的是母亲。母亲永远是暧昧的,就象个刚煮熟的鸡蛋,活得更艰难,但也相对地自由;因为这是一个蒙昧的角色,有着本身的定位,有着一定的轨迹,阿影片中的人往往是没有背景的,只是情感的分支。母亲作为阿影片中的一个定式,总能发出独特的光彩,也许她们已经不能用坚强来形容,她们已经化身为激情和复仇的赝品,尽管自身俪,却依然不成熟;她们象一层薄薄的纸,任何质感的手指都可以捅破,但这种角色的光彩也就渗透在她们即将被剥离的那一刻。母亲,似乎没有被生活磨砺得失去知觉,她们依然有着强烈的欲望。《为什么我命该如此》中,格洛莉亚可以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在浴室里做爱,那真的只是一种情欲的牵引。各种各样的女人在影片中不断的游离、跳动,怀孕的女人,变性的女人,不同的独立的故事,象飞蛾扑火渐渐地泯灭。阿是站在一个独特的角度来关注女性,但决不是中性,他似乎有了一种超脱,尽管有些生涩。他不动声色地让女人在困境中不断地勃发,我不仅看出阿对女性的尊重,还感觉到了某种敬畏的东西。这种感情色彩的不断流露,使他拍出了《关于我的母亲》,温婉的情
绪有了萌芽,被打碎的东西开始减少。
阿是个被情绪浸染的作者,所以他把色彩作为生命的一部分。
逐渐“改邪归正”的阿尔莫多瓦,依然带着故我的样子,只不过有点变形罢了。
看电影,本身就是一个思想强奸的过程,我期盼着阿继续邪恶下去,继续在阳光下舔蚀自己的伤口。

《斗牛士》 - 影评:热情的血,无妄的红 [回目录]

看着斗牛士,才想起阿尔莫多瓦似乎很久没有呈现过欲望的阴暗面了。
早期电影里面所感慨的“奇怪的世界”最后逐渐演化成多姿多彩的舞台,那些阴暗处热情的滋生并盛放的欲望正逐渐凋谢,空出一片温情的草地,逐渐的我们都已习惯于接收阿尔莫多瓦式的亮色。
诚然,有些东西人一旦老去就不会触及,年少轻狂的激情和老来时的感性宽容,没法说清哪个更好,对个人来说,只是人生的必经阶段而已。
既处于“现在”,就会顾念过去,所以时常在看到今日的阿尔莫多瓦时,不免的要假想一下过去。
而阿尔莫多瓦让人觉得安心的地方就在于从他的作品中,你可以分辨的出一条清晰的脉络,感受他内心世界温度的变化。
这种变化,即便是从他的作品中色彩的冷暖程度也可以感受的到。
从这部片子的主题和风格很容易辨认出它的创作时期,血一般浓艳的红说明了一切。
斗牛士会让人联想起什么?性、死亡或者模糊的同志情结,这便是这部影片的大致主题。不难想象出这样的主题对年轻的阿尔莫多瓦的诱惑程度,在接下来的欲望法则里,相同的主题再次出现,两部作品是如此的相象,辨别他们间的区别与联系变成件甚有趣味的事情。
而观看斗牛士的乐趣之一就来源于从中找出类似的蛛丝马迹,自行的假设和验证阿尔莫多瓦影片的演化进程。
斗牛士当然算不上是阿尔莫多瓦最出色的影片,很多地方都显得稚嫩,甚至与差不多同时出现的欲望法则比起来,差距也是相当大的。当然你可以把原因归咎于,我为什么命该如此的骤然成功分散了阿尔莫多瓦的精力,导致他无法全心投入。
然而,它应该算是阿尔莫多瓦最不现实的一部作品吧,日蚀,心灵感应的特异功能,尸体上长出色彩斑斓的毒蘑菇,及一对迷恋血腥气味的情人。
阿尔莫多瓦说,斗牛士西班牙的失败让他难以接受,他无法想象如此西班牙式的主题,如此西班牙式的浪漫,西班牙本土的观众居然不受用。
阿尔莫多瓦的影片有着波普文化的深刻烙印,那些艳丽的色块,琅琅上口的流行曲,使得影片有着广告片一般的风格,再加点荒诞、幽默,以及适可而止的超现实,调制出来的是人见人爱的缤纷鸡尾酒。
只是在招致大多数观众喜爱的同时,阿尔莫多瓦自己的创作方向也被限定了。人们对阿尔莫多瓦的预期是,浓郁的一片红里,温情脉脉的惊鸿一瞥,热烈的张力里最终现出舒解的出口。
精于市场规律的阿尔莫多瓦可能没有意识到,一旦走出这个范畴,脱离现实的土壤,少了感性的火花,他的作品便不再受到舆论和观众的宠爱。
多年以后他重整旗鼓,在精神濒于崩溃的女人、捆着我,绑着我和高跟鞋等片子大获成功以后,招集人马,重拾旧欢,拍摄基卡,面临的仍然是一片的倒戈声。平心而论,基卡是部很不错的片子,叙事技巧圆熟,多角度多方位的叙述却无凌乱之感,所涉及的话题也是多层面的。而且相对于那些总被冠以“comic”的头衔其他作品来说,基卡无疑是阿尔莫多瓦式幽默体现的最淋漓尽致的作品。在这里,阿尔莫多瓦镜头下最光怪陆离的内心世界得以呈现。
斗牛士里,Maria这一角色值得关注,她代表的是一个孜孜不倦的背后窥探者和追求者,无论是意志还是热望,她都比作为同类出现的Diego要强烈的多,她才是片中真正的斗牛士。
这似乎是这类角色第一次出现在阿尔莫多瓦的电影,此后的欲望法则、捆着我,绑着我和活色生香等片子中都有类似的角色出现,耐人寻味的是,这一角色变成了男性。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阿尔莫多瓦的电影给他们印象最深的无疑是其中的女性角色,阿尔莫多瓦常常运用他影片里的女性角色来构建出一个基于理解和宽容之上的美好世界。
斗牛士里面涉及到两位截然不同的母亲,正如阿尔莫多瓦所说的那样,她们代表了新旧两个西班牙,爱娃的母亲代表是自由现代的西班牙,没有先入为主的偏见;而安杰尔的母亲,则代表了西班牙的丑恶,她压制了孩子能力,给他施加了自卑感,是他心理问题的根源。一个冷酷无情的母亲,代表着西班牙宗教传统的弊端。
虽说如此,真正让人感觉到母性温暖的却是卡门毛拉饰演的精神病医生,对很多人来说,她和班德拉斯之间不多的几场对手戏却是整个片子里回味无尽的段落,一窥阿尔莫多瓦日后的关怀和体谅。
相对于有些不可理喻的主角来说,斗牛士的配角群体显然要出色的多,点到为止的方式更增添了角色的神秘感。生性懦弱的Angel实际上充当的是两位主角的媒介这一角色,在开场的时候,Diego讲授着他的斗牛理论,而Maria将之付与实践,而Angel坐在课堂上,通过他特异的预见,两者联系到了一起。
不过我想私下里,影迷们或许更有兴趣琢磨这个从小生活在宗教和母亲的双重阴影下的男孩有没有同志情结。警官在树后偷窥斗牛士训练时,其目光所指向的部位,也同样难免让人浮想联翩,而他与Julia间貌合神离的情侣关系只可能加重了这一猜疑。而卡门毛拉在注视班德拉斯的时候,所投入的爱慕,其内容也是含糊不清的。
三者间迷雾一般的关系在欲望法则里得以澄清,麻雀凤凰,在紧接着的欲望法则里,他们成了主角。正象目录里提到的那样,阿尔莫多瓦很可能在拍摄斗牛士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构思欲望法则了。
尽管都以一种无法抑制的强烈欲望为中心,归途依旧是死亡,但在后者里,欲望的形式无疑要现实具体的多,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涉及了后来被阿尔莫多瓦一再强调的人道主义。仅在这一点上,高下立判。
结尾处,阿尔莫多瓦精心的安排了一场华丽的祭典,以日月的交会象征两位主角宿命的交合,并在光明重现那一刻共赴黄泉。那些炫目的场景对我而言,并没有太多的震撼力,我受触颇多的却是,高潮到来的一刻,两人依约拿起发针结束对方生命,到头来Diego却没有下手,Maria一边泪眼模糊的喊着看着我死,一边饮弹自戮。它让我想起了活色生香中结尾的夫妻举枪相向的类似场景。
不禁感慨这世上,一些人总是要比另一些人要来的脆弱。
再怎么精心的布置也抵不过一时的人性发作。
尽管场景华丽,激情四溢,缺少了阿尔莫多瓦招牌似的人性光辉却也行不通,我琢磨这便是斗牛士不讨好的根由吧。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斗牛士》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889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5-08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