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丁酉(鸡)年十月初一

《水牛城66》
《水牛城66》
影片《水牛城66》中的男主角是一个冷血的杀手,在他的生活里出现了一位年轻的舞者,有着可挥霍的青春及丰绎圆实的身体,她只需要男主人公的一杯热巧克力和紧紧的拥抱。如此不费力气又简单的对爱的需求,感动了男主人公放弃了蠢愚的谋杀计划,买了一杯热巧克力,然而……

《水牛城66》 - 影片概述 [回目录]

《水牛城66》
《水牛城66》
导演:文森特·加洛
主演:文森特·加洛
克里斯蒂娜·里奇
国家/地区:美国
类型:爱情/剧情/喜剧
片长:110min
上映日期:1998年1月21日
对白语言:英语

《水牛城66》 - 剧情介绍 [回目录]

五年的牢狱生涯一朝结束,Billy重新踏入社会后遇到的第一个问题竟然是找不到地方解决内急。Billy火烧火燎之际他闯入一个舞蹈排练室找厕所,顺便绑架了Layla——一个女学生——并强迫她充当自己的临时女朋友去见他的家长。原来Billy这五年来一直在家书中告诉父母自己生活的非常美满,为防穿帮,不得已出此下策。Layla慢慢开始对Billy产生了好感,在Billy父母面前不但处处替Billy圆各种离谱的谎话(比如说她和Billy是因为同在CIA总部工作而认识),也顺利赢得了他们的好感。但Layla的表演更上一层楼,她宣布自己怀上了Billy的孩子,吓得Billy连忙将她带走,出门却又碰到Billy的前女友Wendy,一时手忙脚乱。Billy出狱后有两个心愿,一个是为父母继续编织美好生活的谎言,另一个是找到五年前害得他蹲大牢的人报仇,他最终发现了后者的行踪,正准备下手……

《水牛城66》 - 演员介绍 [回目录]

《水牛城66》文森特·加洛,1962年4月11日出生于纽约水牛城,父母都是来自意大利西西里的移民,他在三个孩子中排行第二。不论从任何方面来讲,文森特都是一个多才多艺又特立独行的人。他十六岁时候被父亲扫地出门独自在纽约居住,就读于纽约甜美家园中心学校。之后又独自去欧洲流浪,二十岁前的一年足迹遍布大半个欧洲,他的第一次“触电”也是在意大利的罗马。文森特在上世纪80年代就是一个霹雳舞者,还曾是多个乐队的成员。他在1998年自编自导自演了半自传体电影《水牛66》。“我从来不想当个演员,我只想当个电影明星。演戏这件事太可怕,本身就很可怕,它(演戏)对我来说真的是太有野心了。”他的第二部影片《棕兔》同样是部半自传体的电影。但令公众吃惊的是,他放弃执导第三部影片《四月》 。取而代之的,他把这份工作给了年轻的电影制作人SageStallone,这是在他看完Sage的短片《Vic》之后做出的决定,这也是他个人最喜欢的影片之一。

《水牛城66》 - 幕后制作 [回目录]

本片是文森特·加洛自编自导自演自弹自唱的第一部作品,作为美国很受欢迎的演员、模特广告明星,文森特·加洛个人英雄主义的《水牛城66》还是一部迷人并且能通过其中看到美国社会家庭现状的电影。在1998年美国电影游走在暴力恐怖和无端浪漫主义温情中,以当年奥斯卡两大热门电影《拯救大兵瑞恩》《莎翁情史》为代表,逐步加深了1997年开始的病态艺术模式化电影的路线;另一方面欧洲新电影浪潮将艺术电影界定在沉闷和技术化之中。美国独立电影导演将重点聪明地放在精明的故事上,他们数使用技术而不是崇拜技术,美国独立电影在1999年《女巫布莱尔》的大肆炒作中被提到了主流地位,但《女巫布莱尔》在广告上的用心明显大于影片内涵上的心思。

比利和厕所《水牛城66》

撒尿是个听上去很不雅观的动词,但比利步出监狱的第一个要求的确就是找厕所。厕所是比利的第一个任务,有很多人在哪里并不重要,他们在监狱里或是监狱外,活着或是死了,都不重要,没有人会担心和在乎。于是比利给自己两个任务,带一个女友回去看父母,然后杀掉让他输掉一切坐牢的水牛队守门员,幸好,他有了第三个任务,撒尿。当后两个任务还是那么麻烦的时候,至少比利可以看到自己的存在的价值,自由地撒尿。

谁都没有料到这个黑色的幽默突如其来。被关了几年,究竟是适应了监狱里的生活还是不适应被放出来的事实?至少比利没有准备好,准备好迎接重新开始的生活。新的不一定是好的,新生活未必就是对人而言的褒义词。比利没有准备好,所以他要求回监狱去上那个熟悉的厕所。他没有如愿以偿,于是开始了漫长而急不可耐的寻找厕所之旅。找厕所竟然可以如此艰难,关门了、坏掉了、排长队、有人偷看。也许观众可以因此在找厕所的行为之下添加诸如希望的渺茫、体制的格式化、文明社会对自然的束缚、个人与群体之间的矛盾之类冠冕堂皇的隐喻,可实在不想让思想的沉重代替文森特·加洛给观众肉体上的快感。

比利和父母《水牛城66》

这就是父母对待几年没有回家的比利的全过程。中间母亲可能热忱一些,但这不妨碍他们所进行的机械式的全过程。比利像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不,应该是更像从来不属于他们一样,比利是敲门的客人,带着女友来,然后给他们看看,然后离开。比利的父母不知道他是去坐牢,比利告诉他们他发了财,于是他们就说他过得好。他们希望比利的口中他过得很好,反正他们没有力气和精力去管比利,还不如大家都说些好听的。

在这个美国典型家庭里,落寞的父亲连中产阶级都不是,连最后的一丝辉煌都还是被疲惫的生活和耀眼的别人给锁在发霉的抽屉里。当一个人开始回忆的时候抽屉总是因为每天的缅怀而一尘不染,但能量是守衡的,尘埃也是守衡的,代替抽屉发霉的总是每天翻看抽屉的那颗心。生机勃勃的母亲呢?她没有父亲的冷漠,她是爱她儿子的,虽然她不记得儿子曾在5岁时吃巧克力过敏得像头,喝汽水差点死,她还是把巧克力汽水作为对儿子的爱给了他。越是没有希望的人越是将自己套牢在模式化的陷阱中。没有比利的父母应该也是过着比今天还要机械的生活,父亲永远拿着报纸翻看——还好每天都有新的新闻,母亲永远拿着遥控板——等待水牛队比赛和比赛之后的新闻,两个人就在相安无事的适应中将整个家庭变成了一种模式,每天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太阳上山然后下山,大多数人都是在这样的被动等待中心安理得耗费自己一生的。

最终,忍耐是有限的,母亲还是爆发了,她甚至比一直冷漠的父亲更可怕,她在伪装她的烦躁,她在伪装她对儿子的热情,他回来带来了喋喋不休的女友让她不能安静地看水牛队的比赛,甚至他的出生都是一个错误,她只遗漏了水牛队的一场比赛,就是在生比利的那天。如果世界上还有什么可信的,那就是你的父母,可当你的父母都像客人一样看着你的时候,你还可以相信什么呢?美国社会中子女的独立让人羡慕,可谁都没想到独立背后带来的亲情的可有可无让家庭的约束和责任变得微不足道。或许我们可以说母亲才是最真诚的,她爱她的儿子比利,她高兴看到比利回来,可她更爱水牛队,为了比利她已经付出了一场水牛队的比赛。母亲是爱你的,只要你没有耽误她和她的电视。

比利和守门员《水牛城66》

比利当然要去枪杀守门员,水牛队的守门员。他在水牛队要获胜的那个关键时刻毫无道理地漏掉了自己的球门,而他可以全身离开,拥有一个富足的夜总会。守门员为什么不为自己的行为终身忏悔,所以他当然是收了黑钱的,所以他才有钱能开夜总会。而比利,他把自己开出的空头支票报给了地下赌场,比利从来没有想过水牛队会输,比利也从来没想过将赌注压在别的球队上。

水牛队,从1966年比利出生那年开始,比利就不可能看到别的队。他出生那年母亲因为生他而少看了今生唯一一场水牛队的比赛,母亲甚至后悔不该生他。比利的眼里只有水牛队,因为母亲的眼里只有水牛队,因为比利的眼里只有母亲。这是一个残忍而清楚的逻辑。比利因为热爱和相信水牛队把自己的命都压给了别人,比利就因为水牛队坐进了监牢丧失了自由和前途,比利爱水牛队归根结底是因为母亲,母亲归根结底把她的儿子送进了监狱——如果不是赌场老板让比利去冒名顶替一个人坐牢,母亲很可能间接杀掉了她的儿子,因为水牛队。

水牛队是母亲和儿子的中间阶段,母子因为一个球队维系着相同的情感,即使水牛队一输再输,比利仍然会用对水牛队的支持来抽取母亲的爱。老板嘲笑比利:“水牛队从来没有夺冠。”但母亲心里只有水牛队。没有蕾拉之前比利只有母亲,水牛队的那个守门员暗算了他,所以他要杀掉他。可是有了蕾拉,除了母亲之外比利有了蕾拉。世界上有人要比利,杀与不杀守门员有什么重要?也许,水牛队的那个守门员,真的是失手了。

影片之后的技术《水牛城66》

文森特·加洛在片中的确展示了他作为导演的极大前途。全片采用粗微粒拍摄,比利对于狱中生活的回忆就用了九个分镜,见到家长时比利童年生活的介绍采用了纪实的录象镜头,这种镜头在《刺杀肯尼迪》中大量出现,给人真假交错的质感,将这样严肃的拍摄手法运用到生活中的小细节上,调侃严肃之中带着玩世不恭的态度,让人印象深刻。

文森特·加洛通过镜头说话的能力让人不能忘怀。当父母、比利和蕾拉同在一个桌上吃饭的时候,镜头故意生硬地只给餐桌上的四分之一的人,镜头里独自的夸夸其谈然后换人,然后下一个人夸夸其谈,缺乏交流没有感情的家庭尴尬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人不得不佩服文森特的观察和表现能力。

从编剧能力上说,文森特也是一个天才。一个落魄的孩子回家,只有三个任务的人生存,一个关于亲情、爱情的故事,居然能被文森特用颠覆性的幽默讲得如此津津有味,以至于让人忘却了他的中心思想,只想等待他给你什么样的奇思怪想。影片之中淡淡的钢琴、感伤的另类民谣、晃晃悠悠的踢踏舞配乐加深了《水牛城66》想要表达的低调哀伤,文森特自唱的主题歌让人感觉到他的多才多艺。

不过文森特的表演显得有些牵强,虽然他力图将眼神尽量弄得幽怨婉转,与照片上的男孩子有一脉相承的延续感,而且说了全片中80%的台词,过足了戏瘾,但更多时候观众看到的他是在卖弄自己修长的大腿和美丽的臀部,无奈的表情只能说是基本完成了本身的任务。克里斯汀娜·里奇更加让观众失望,一个本来就虚幻而飘渺的蕾拉被克里斯汀娜刻画得更加离奇,除了她臃肿的身材让人感觉到一种真实,她的眼神难以给人信任。只有饰演母亲的安吉丽卡·休斯顿让人肃然起敬,整个片中她将自私、热爱电视的美国中年妇女勾画得血肉丰满,同时将“我爱儿子”,但是在水牛队之后的心态掌握得不差毫厘,虚假的笑容和狂躁的热爱,不用一句话的阐释都能让我们对美国家庭问题的原因一清二楚。

《水牛城66》 - 关于电影 [回目录]

《水牛城66》本片由曾出演《葬礼》(The Funeral)的Vincent Gallo编剧导演,并出演男主角Billy。这是Vincent Gallo的处女作,片中屡见灵光乍现之处,并能明显看出导演本人受新浪潮电影,特别是John Cassavetes的影响之深,这亦成为影片被部分评论家诟病的原因之一。本片曾在Independent Spirit Award上被提名为当年最佳处女作,饰演Layla的Christina Ricci获全美电影评论学会(National Board Of Review)颁发最佳女配角奖。值得一提的是,Vincent Gallo本人也是一名杰出的音乐人,曾在著名电子厂牌Warp!旗下发表多张专辑,也参与了本片的配乐创作。

《水牛城66》 - 精彩镜头 [回目录]

《水牛城66》刚出狱的比利四处寻找厕所未果,——无论您对这幕感觉捧腹或则同情,Vincent Gallo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他成功地表现出了被命运捉弄的比利的焦虑、无助。Vincent Gallo的想象力体现于对现实枯燥事件的巧妙采样。

比利、蕾拉、比利的父母围坐在一张方桌,镜头分别从一个人的视角看其他三人。干净利落,充满张力的表现手法。在蕾拉的请求下,比利的父亲为她唱歌。歌声充满柔情蜜意,这和比利父亲的狂躁性格形成对比。如果说这样的歌声还无法打动您,那么蕾拉聚精会神的凝听表情中散发出的性感也绝对可以打动您。比利独自走进脱衣舞酒吧,在逼真的臆想中开枪杀死了水牛队输球的队员,此幕堪称暴力美学的经典场景之一。若为真正的结局,未尝不合理,未尝没有它的意义,——事实上大多数陷入绝望的普通人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救赎,他们的死也如比利想象中的那样动摇不了世界。

不过Vincent Gallo还是重新给了比利一个美满结局:放弃了杀人后自杀的念头,带着热可可和心型曲奇饼回到了蕾拉身边。这是蕾拉、比利需要的,亦是我们需要的,更是所有渴望被救赎的人需要的:以爱达成救赎。此片和导演另一部毁誉参半的作品《棕兔》镜头感极为相似。 《棕兔》也是一部个人非常钟爱的气质另类的片子。欣赏这个叫Vincent Gallo的、自导自演的男人,他才华横溢,他英俊、自恋。他恰到好处的孩子气。他有暴露自己内心阴暗面的勇气。So fucking special!

《水牛城66》 - 剧情详解 [回目录]

《水牛城66》《水牛城66》(《Buffalo 66》)就是部情节有很多漏洞的电影,但选择彻底相信它。因为太喜欢了,完全控制了观众的情绪。

刚出狱的比利邂逅蕾拉,劫持她回家在父母面前冒充自己的妻子。而蕾拉在妻子的角色扮演里一发不可收拾,爱上了比利,试图潜入外表暴戾的比利内心。比利拒绝。拒绝的背后是脆弱、绝望、自卑、恐惧、无助、羞涩、骄傲、渴望搀杂在一起的复杂情绪。比利说话罗里八嗦,但时常陷入失语状态。蕾拉沉静、温柔,却语出惊人,亦一语中地。他们之间擦出的火花是爱,也是救赎。

比利认为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坏蛋,而蕾拉却绝不这样看,她形容这个男人是世界上最好、最英俊的。她开始只是说给比利的父母听,后来努力让比利相信。信任蕾拉对自己的赞誉与爱,这是比利达成救赎的手段。比利有一个粗暴的爸爸和粗心的妈妈,他们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爱被隔阂。阻碍他们沟通的还有每个人的自我。从爸爸美妙的歌声和妈妈对水牛队的热爱中,可对他们的内心窥得一斑。就单独的内心世界来说,这是灿烂、丰饶的,但与外界不协调,——就像比利爸爸唱歌时候的背景光线一样,美丽、深邃,但是隔绝。  比利成了直接的受害者,他的童年令人同情。他是有理由仇恨忽略自己的父母的,但他没有。他在父母面前表现出的更多是自尊、无奈,以及抑制的爱。

因为母亲喜欢水牛队,所以比利也喜欢水牛队。这甚至成了他入狱的引子。他对此却绝口不提。可以说他是因爱而入狱的,但这并不代表他内心没有恨。事实上长期被忽略、得不到爱的比利揣着无处释放的仇恨。善良、简单的好朋友理解不了他。寄放在暗恋女孩身上的心,被冷落。建立在保龄球上的骄傲,不堪一击。现实中根本没有爱他的人、妥善安置仇恨的方式。于是水牛队那个被怀疑故意输球的球员成了比利坐牢后有意无意选择报仇的对象,——置身比利的绝望境地,选择有效的复仇对象很难,这和比利放弃复仇的念头后在蛋糕店里心血来潮地送心型曲奇饼给陌生男人一样,出于偶然和本能。

《水牛城66》 - 影片色调 [回目录]

《水牛城66》整个画面基本上都是灰色调的,除了比利的红鞋和云蒂的蓝色眼影。单薄、灰暗的比利,竟然穿着一双明亮的红鞋。这不是安徒生的邪恶红鞋,而是另外一个光明、美好的隐喻。或则它说的是,只要穿着红鞋一直跳舞就可以抵达天堂

在保龄球场的那段美妙舞蹈透露了云蒂的内心,充满力量、生机勃勃。亦如她对比利的爱,那是一种难得的、孩子气、大胆的爱。此外她诱惑比利的那几幕场景:慧诘、笨拙、无辜,可爱至极。没有男人会对此无动于衷。至于比利的拒绝则不小心泄露了心底的羞涩和纯真。很难想象世界上竟然存在这样纯洁的男人。——如果您对之前暴躁、偏执的比利怀有偏见的话,此时会被融化。

这是部干净的片子,但是蕾拉撩人的胸脯、潋滟的眼睛,还有比利英俊的脸庞、紧身的低腰裤,无疑带有sex的暗示。他们对坐在浴缸里、他们并躺在床上,而他们只是安静地坐着、安静地躺着,连拥抱也是顾虑重重、小心翼翼的。令人忍俊不禁的羞涩,但是和谐。两人间相互的爱意表露无疑。其实比利真正想要的不是复仇,而是简单、热气腾腾的爱。只是他不习惯相信这点,就像不习惯与别人的身体接触一样。他得练习把复杂的事物简单化,练习拥抱和。直至学会与蕾拉相爱。

《水牛城66》 - 角色解析 [回目录]

《水牛城66》蕾拉是不是最后一个天使,她用喋喋不休的爱填充了比利父母家的整个房间,她用一步步温柔的爱感化着比利已经绝望的情感。 没有蕾拉的比利是绝望的,客气寒暄的父母,不知道儿子对巧克力和汽水过敏的妈妈,生怕错过一场球赛的主人,这就是比利的家。没有蕾拉,比利将仪式般地看着他们然后仪式般地消失。

人人都想遇见自己的蕾拉,比利遇上了蕾拉,这是爱的拯救。是吗?比利遇上蕾拉就是一个童话,一个博爱的蕾拉,一个拯救的蕾拉,为什么会在健身房等待他的绑架,为什么会在绑架之后还是那么地爱着温暖着他?我是悲观的,至少不是像每个庆幸比利遇见蕾拉一样喜气洋洋。当比利在选择蕾拉和选择杀掉那个开夜总会的失职守门员时,我真的不知道剧情将怎样发展。比利选择了蕾拉,也许他仍然堵巧克力过敏,但他绝对感受到了热巧克力的温暖,于是他买了给蕾拉的那杯热巧克力。我一直在想此时蕾拉是仍呆在那间房里,还是趁着比利出去走掉?

蕾拉是否存在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蕾拉给比利带来多少爱的感化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发现,原来蕾拉是那么重要,她重要是比利只有一个蕾拉,只有一个理由。观众可以说原来只要有一个蕾拉就可以改变冷漠的世界,让出膛的子弹回头,蕾拉是重要的,但我们可否发现,偌大的一个世界原来比利只有一个蕾拉。偌大的世界又有什么呢?连比利要上一个厕所都历经千心万苦,当一个厕所的缘分都不可预知,何况是那个如天使般的蕾拉。当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蕾拉的身上,当比利知道还有这个蕾拉的时候,世界改变着,但如果当比利回去的时候发现蕾拉只是一个梦,蕾拉最终还是走了,他将如何是好?世界最后的颜面和温暖只维系在一个人的身上,这样的颜面和温暖是多么的命若游丝啊。

《水牛城66》 - 影评 [回目录]

《水牛城66》年青的文森·加洛自编自导自演的这部《水牛城66》从很多方面看都是才华横溢的电影佳作。

首先,加洛的镜头是浓厚个人色彩地从自己饰演的一名落魄小子比利·布朗的身上和他的父母家里扫视开去的,许许多多雄心勃勃的青年艺术家的发轫之作也都这么严肃地从审视自己的身心处遇和声讨父母的失责开始,这实在需要勇气和在成长的岁月中郁积了足够的批判功力。说实在的,确认自己成长的经验是一个艺术家创造性地把握世界的开始和原动力,正由于此,正是在孩子与父母、个人与别人的抵啎磨砺中,火花迸射,奇光异彩,艺术家保证了给予观众一个全新的电影银幕中的世界。

其次,文森·加洛塑造了一个异常虚弱、深情、愤怒的年轻人的典型,教人过目难忘。虚弱是指在他那张“吓坏了”的脸孔上,观众读到五年牢狱,父母自打儿时以来给他的心灵的伤害,抑压着的不被对方激赏的爱恋,等等,生命中所有辜负了主人公的方面的贻害,比利·布朗因此是其实虚弱的;深情是说在毛糙粗野的这个比利·布朗的外表下,原来存着一颗竭尽全力讨好父母、不想令父母感到失望伤心的心思——他在牢里五年一直瞒着父母,他假装有了女友生活稳定,在报仇雪恨前,以防被再次送进大牢的不测,他特地照了几套二人幸福照以备再瞒着父母每年寄去,他除了暗恋别人未曾交遇女友,在与女孩处对中,她表面凶巴巴,其实内心纯洁,有着腼腆害窘的一面;愤怒则就分外明显了,象人们所说的那样,如果一个人不曾愤怒过,他甚至不算曾经年轻过。比利·布朗的形象于当今社会的广大青年人是涵盖意义的。比利·布朗自从出了监狱大门想回去尿尿不成起,一切就都不对劲,一切都在跟他较劲,他没完没了地说啊说啊。我想起了昆丁·塔伦蒂诺当年曾在一部叫做《猜心游戏》的影片里客串的一个也是逢人就说的总在絮絮叨叨的角色,我拿不定主意,一个人“患上”了多话症显得神经质,这也是祸起社会的吗?不然的话,为什么昆丁和加洛不谋而合地滔滔不绝的样子,竟会显得如此出彩迷人。

《水牛城66》最后一点,加洛在《水牛城66》跟昆丁在《低俗小说》一样,显示了在电影上驾驭叙事和展布情节方面的天才。瞧,比利出狱了,观众没料到他头一件事竟是几乎让一泡尿给憋死,接着,他冷不防劫持了一名女孩,接着,观众不曾想他劫持女孩原来是要让她扮成自己的女友,接着,观众才知道他原来把作牢的事瞒了父母五年,接着,观众不知道他与父母的关系原来还很恶劣,接着,观众才知道他为什么作牢,接着,观众才知道他早已想好了一个行凶报仇的计划,接着,观众知道他有一个老挨他骂的好朋友,知道他是个保龄球好手,接着,他要碰到一个他一直暗恋的幼儿园时起的同学女友,接着,那个没有扬长而去的女孩会令他杀人的心思回心转意……,在从早到晚这样一个特定的时间跨度,在当天的时限里,让事情朝着“永远”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将促使事情发生和如此这般进展的奥秘玄机逐步释放,别想一览无遗,观众在张力拧成与底细透露间保持着探个究竟和恍然悟到的好奇心和满足感,显然,这需要编导有异乎寻常的故事天分,而且,这种天分还须得是电影的——不仅仅是精心控制顺序的纵向的,还需调配掌握横向的观照人物的角度、故事层与寓意层交切的横切面的,等,比如:编导除了给出那个女孩的名字,透露她喜欢吃巧克力和曾去健身房外,观众对她一无所知,这名女孩身上的其它一切背景情况都被删略了,这是深谙电影门道的才子才有的大刀阔斧;把过去的片断直接括入当前场合,也只有艺高胆大的人才不怕招致唐突生硬的非议;末尾玩弄的那个“如果杀人”的幻觉,是所有“心术不正”想使坏捉弄观众的青年才俊都想一玩的恶作剧

总而言之,人物落拓不羁,情感饱满但表露含蓄,故事喜闻乐见地非匪即盗,技巧处心积虑而流程干净利落,同时,透着一种忧郁,迷茫和狂躁的情绪,所有这些,使影片显得极富当代感,非常好看。最后,应当提一提扮演那名被劫持的女孩的演员的名字,克里斯蒂娜·蕾丝,从《阿达一族》《鬼马小精灵》,《冰风暴》 ,《爱情万人迷》,《无头谷》,到这里。这个小女孩的眼神表情体态中有一种让人揪心的东西。

《水牛城66》 - 精彩海报 [回目录]

《水牛城66》 《水牛城66》 《水牛城66》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水牛城66》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4428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6-22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