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丁酉(鸡)年十月初二

片名:
  1. 儿子的房间
  2. 生命中的最痛
  3. 人间有情天
  4. Stanza del figlio, La
  5. Son's Room, The
  6. Chambre du fils, La
主演:
  1. 劳拉·莫瑞蒂 Laura Morante
  2. 南尼·莫雷蒂 Nanni Moretti
片长: 99 分钟
类型: 剧情
地区: 意大利 法国
导演: 南尼·莫雷蒂 Nanni Moretti
年份: 2001年3月9日
语言: 意大利语 拉丁语
级别: Argentina:13 Australia:M Chile:TE Finland:K-11 France:U Germany:12 Hong Kong:IIB Japan:PG-12 Netherlands:AL Norway:11 Peru:PT Singapore:NC-16 South Korea:12 Spain:13 Sweden:7 Switzerland:12 中国台湾:普遍级(普级) UK:15
《儿子的房间》

电影海报
影片简介:
心理医生乔瓦尼的儿子安德鲁的学校给他打来电话,请他去学校一趟。乔瓦尼在学校校长的办公室里,知道了学校里的一块珍贵化石不见了,学校怀疑是安德鲁和他同学路西洛拿走的。乔瓦尼带着安德鲁配合学校的调查,学校却没有查出结果,化石依然不见踪影。 《儿子的房间》
一天,安德鲁和父亲散步回家,向正在做饭的母亲帕拉承认了化石是他和路西洛拿走的,并说他们当初只想跟老师开个玩笑,但后来却不小心弄坏了那块化石。帕拉听了儿子的话,微笑着搂着安德鲁拍了拍他的头。
乔瓦尼接触的心理病人各种各样,有些性别不同,年龄不同的各个层次的人。不管这些心理病人是处于什么精神状态下,乔瓦尼都耐心礼貌的倾听他们来自内心深处的话语。乔瓦尼这种对待病人的认真态度,让他拥有了几个长期的心理病人。
乔瓦尼一家四口围在餐桌边用餐,突然来的一个电话,打破了一家和谐的气氛。电话是乔瓦尼的一个长期病人打来的,对方请求乔瓦尼去他家里一趟。乔瓦尼告别家人,匆匆的驱车前往病人的住处。在病人家里,乔瓦尼看到了一脸沮丧的病人,病人告诉乔瓦尼他得了肺癌。另一边,安德鲁和他的几个同学正准备下海潜水
乔瓦尼回到家里,看到了安德鲁学校的老师,并知道了安德鲁潜水被淹死了的消息。乔瓦尼全家面临这突入其来的打击,都悲痛万分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埋葬了安德鲁后,全家陷入了沉默得几乎失控的悲伤情绪《儿子的房间》中。乔瓦尼和妻子女儿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想起过世了的安德鲁,女儿也因此和男友分了手。乔瓦尼和妻子外出用餐,想起安德鲁,两人抱头痛哭,他们去看女儿的篮球比赛时,女儿不服裁判的判决,和比赛的对方打了起来,面对全场的一遍混乱,乔瓦尼和妻子也加入了进去。而乔瓦尼也不能再正确地对待他的病人了,他觉得儿子的去世跟他那天去肺病患者的家里有关,因那天他在家里和儿子一起去跑步的话,儿子就不会去潜水,就不会被水淹死。乔瓦尼向病人说明他的情况后,放弃了他的工作。
帕拉意外地收到一封一个女孩亚瑞娜写给安德鲁的情书,这让悲伤的全家有了一点希望,他们给亚瑞娜打去电话,告诉了她安德鲁的死讯,并希望去看望她。一天晚上,亚瑞娜到乔瓦尼家里拜访,还带来了安德鲁生前的几张照片。亚瑞娜和帕拉他们一翻谈话后,帕拉和乔瓦尼热情地挽留亚瑞娜在家里留宿,亚瑞娜告诉乔瓦尼和帕拉说,她和一个男孩准备搭车去法国旅游。
乔瓦尼开车带着妻子和女儿把亚瑞娜和那男孩送到关口去,在亚瑞娜和男孩久等不到车的情况下,乔瓦尼又开车把他们送到了另一个关口,并给他们买了两张去法国的车票。
亚瑞娜和男孩乘坐的车徐徐开走,乔瓦尼一家慢慢地迎着初升的太阳走向海边。

《儿子的房间》 - 故事 [回目录]

心理医生乔瓦尼有个良好的习惯,每早到海边跑步,从海边跑到街区,之后在一家快餐厅喝杯咖啡。平时要去自己的诊所上班,可是今天要见儿子学校的校长。

儿子早在校长的办公室。校长说:“有件不愉快的事发生,化验室的化石不翼而飞了,是罕见的鹦鹉螺化石,我不希望安卓被牵连进去。”“是偷盗?”“我们怀疑是安卓和奴佐。”

《儿子的房间》

《儿子的房间》

《儿子的房间》

安卓不承认,但校长说有同学听到他俩吹嘘拿了化石,并坚持罚他们休学一星期。

一个看上去很正常的少妇躺在病上向乔瓦尼倾诉着:“你对我说的究竟理解多少,我花40小时,32万里拉,每次离开这里都买衣服,他们赚了你的患者好多钱,我打探过,我该叫我表妹来开店。”

“你无论做什么,都有罪恶感,但我们无法控制命运。我们只得尽力而为,你应该学会延缓处理,不必立即行动。无所事事不等于消极,用轻松的态度而对待生活,你说怎样?”开导完第二位患者,乔瓦尼依窗而立,刚刚离开的女患者已经从对面的服装店走出,依旧买了好几件衣服,乔瓦尼无可奈何的笑了。

第三位患者叫奥斯卡,他正舒适地仰望着天花板叙述他的梦:“我打开一条通向走廊的门,有很多人向我走过来。我想,派对已经结束,接着,我开了天井的门,那里有活板门、楼梯、角门,……”

夜,整理完工作,从书房走向起居室,妻子正在与朋友电话聊天,走过她的身边,乔瓦尼习惯性地与她轻吻,两人目光中同时流露出轻松的甜蜜。独自坐在酥软的沙发中,在房间的另一侧传来妻子与女儿的家常。她们在聊壁球,十分投机。他不由得被她们的话题吸引,也加入进去,并说到了自己最爱的运动——冰球

女儿的话题突然一转,说到了弟弟安卓在学校的事,并打赌那化石不是他拿的,即便是,也不过是块石头而已。

第二日晨,乔瓦尼决定去作证看到安卓拿贝壳的孩子家问个清楚,妻子委婉地提出不同意见,因为她也不相信是儿子偷了那贝壳,但他执意要去弄清楚,还儿子的清白。结果孩子们的说法不一,令他一头雾水而归。

工作间,一位病人在倾诉:“我害怕变成色情狂、恋童癖,最后锒铛入狱。我问过你是否对我有反感,你说没有,我很高兴。然后我去看你讲的电影,很不错……”

乔瓦尼接过话茬:“我很高兴你去看那套电影,这么做很积极。”

回到家里,在书房中盘桓了片刻,他若有所思地踱到儿子的房间,坐在儿子的床头,良久。

还是那个爱发梦的病人奥斯卡,还是在躺椅上打着手势唠叨着一个关于探险家的故事:“雪橇狗闻到桃树味都死了,只剩下一只爱斯基摩犬,但英雄也要把它杀死,后来,他上了布满尸体的船……”

乔瓦尼和气地打断他:“我喜欢你的故事,但我们想想你为何带出这题目,有那么多死人,我不明白。”

“我不知道,人人都说我状态不错。你说呢?我的生活、工作顺利、我很好!但我依然想自杀,或许下次我就能成功。为什么活的好好的,仍有了结生命的念头?”

乔瓦尼无言以对。

晚餐后,夫妇忙着整理资料。女儿的同学马里奥正在给她讲一个并不难懂的哲学问题。他们的关系甚是亲密。屋子一端的夫妇看着孩子们亲密的交流,相视而笑。

一位长相与言词一样刻薄的富有的商人被米兰的同事介绍给乔瓦尼,几句交谈后,米兰富商就改了原来轻视的态度。这种得乔瓦尼不由得产生一种满足和成就感。

《儿子的房间》

《儿子的房间》

《儿子的房间》

有了好心情,自然要与写人分享。在全家驾车出游的途中,他和儿子的歌声溢满了车厢,不时洒在路上,妻子和女儿自然地跟着旋律摇头。儿子在红土场上打网球、乔瓦尼一边观看一边评论,并不时地提醒看报纸的妻子和与马里奥窃窃私语的女儿要专注看球,因为关注对安卓很重要。之后,以他又与故意败下阵来的安卓探讨起比赛的意义:竞争很重要,心不在焉的比赛会使它失竞争的意义,即便结局并重要。

又是一个大雾迷蒙的早晨,乔瓦尼一如既往地在码头晨跑。他没心思欣赏迷幻的海雾与帆影编织的美景。近来儿子的举止越来越不对劲了,他决定找已经上班的妻子好好谈谈此事。妻子并没在意到他所说的,觉得一切正常。

工作间里,一位因终日忙于家务而患有强迫症的妇女正与乔瓦尼诉苦,“这两天没做过一件完美的事,我在头条见到一个慢字,我非要找到一个相反的词不可,直到我找到快字为止,我足足花了两个小时不能照原定四时到超市……”。心烦意乱的他打断了她的没完没了,领她到屋子里的鞋柜前,打开柜门说:“这里有沙地用的球鞋草地用球鞋自行车鞋篮球鞋网球鞋跑鞋,你苦闷时何不选一双作运动的鞋走?”第二天,妇女又来了,依旧在翻来覆去地说她不知道碗碟是否消毒干净,每次消完毒又脏,又要重头再来……

夕阳里,父子俩在街边信步来到体育场。乔瓦尼模模仿正在训练的运动员做着各种夸张的动作。儿子并不言语,只是微笑,他原本想把偷贝壳的事告诉父亲,但看到父亲有如此好的兴致,只好忍住了。

回到家里,安卓将为戏弄老师而偷贝壳的事全盘告诉了妈妈,并在母亲的怀抱里得到了原谅和解脱。

星期日的早餐桌上,一家人在商量当天的活动,儿子约了朋友,但乔瓦尼却说服儿子与自己去海边跑步,并说全家都去。此时,一个电话打来,是那个屡有轻生之念的奥斯卡。乔瓦尼不得不放弃了跑步的计划,驱车前往奥斯卡的住处。妻子只好独自逛街去了;儿子与朋友一起驾船出海潜水;女儿与马里奥一起踩着单车兜风去了。

奥斯卡得了肺癌,他的精神濒临崩溃,乔瓦尼的到来给他带来的生的希望与活下去的勇气,乔瓦尼救了奥斯卡,但他却失去了儿子。

当他驱车返家至门口时,与儿子一同潜水的奴佐正在墙角哭泣。安卓死了,因潜入洞穴缺氧而死。乔瓦尼发疯地赶到女儿的学校,女儿正在参加篮球比赛,她在场上很勇猛,看见父亲失神地呆立在场边,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成惊愕。

没有谁会体会一个母亲失去儿子的痛苦。当母女俩抱头失声时,乔瓦尼的心再次被揉烂,他再也无法坚强,走上去紧紧抱住妻女,泪如雨下。

医院里,安卓的同学拿来了安卓的衣服并替他穿好。乔瓦尼一边安慰气若游丝的妻子,一边为儿子挑选棺椁。亲吻着静静躺在鲜花中的安卓的脸,乔瓦尼的自责和惭愧象铁钩一样在心头剜动。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先用焊枪将铁制的棺盖焊死,然后在外层的木质棺盖上逐个拧紧螺丝。阴阳两世就这样被焊条和螺丝无情的隔断,生活或生命就是这样不堪一击而又充满意外和变数。

坐在家里,乔瓦尼的耳边不停地响彻着电动螺丝刀沙沙声和鲍娜的嚎啕。他独自来到了常领安卓游玩的娱乐场,坐在最刺激神经的滑车里,企图用外力来发泄悲伤,但除去徒劳他一无所获。

女儿显出超过成年人的冷静,清晨她独自准备好早餐,叫醒了根本无眠的母亲。乔瓦尼来到办公室,想用工作冲淡丧子的悲怆,然而结果不是太过专注于患者的故事转而联想到自己,就是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傍晚,乔瓦尼跑步回来,妻子正呆坐在儿子的房里,音响中传来儿子常听的音乐,女儿默不作声地做功课,望着音响明灭的指示灯,儿子与自己一同跑步的场景不断在眼前晃动。他决心搞清儿子的死因,因为它不相信儿子是因为离群独自潜入岩洞而死。第二天,他来体育器材商店,详细打听了潜水器具的使用,试图找到些许漏洞。那样,他的内心也许会好过些,至少会减少因他的突然外出而造成儿子的意外给他带来的阴影。然而,他根本无法说服自己,更无法让妻子相信儿子的死因是因为氧气瓶调压伐失灵的缘故。

《儿子的房间》

《儿子的房间》

《儿子的房间》

奥斯卡又来做治疗了。他告诉乔瓦尼他已经开始接受化疗,每星期两次,他说:“也许你想知道我的感受,很害怕,以前,我只想到死亡,而现在想到的却是能否生存。我没有勇气告诉我母亲,她不能接受失去儿子的事实。”

听着奥斯卡的叙述,乔瓦尼的思绪飞回了那个恶梦般的早晨。他无法拒绝病人的要求,就象同样无法接受儿子的死一样。他在想,如果他推迟一天去看奥斯卡,儿子也许就没事了,但眼前的奥斯卡还会存在吗?

与鲍娜坐在餐厅里晚餐时,两人再次谈起儿子的死因,相互安慰又相互刺伤,丝毫没有吃东西的胃口。女儿的情况似乎更糟,表面坚强的她脆弱的将悲痛发泄在球场上,攻击裁判、攻击观众,导致被停赛好几轮

一家人陷入了迷乱与危机,往日的天伦已被安卓带回到天堂,还给了上帝。

教学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大家选择在那里与安卓做最后的道别。神父郑重地传达着上帝的声音:“我们不是制定命运的人,但仍然生存的人,特别是家人会问:为什么?答案只有一个;命运由上帝决定,即使我们不明所以。我们只人用信念对待超越我们所能理解的事物。圣经说:若主人能预知小偷光顾,便不会被劫掠,同样我们不知上帝何时召唤我们。”

送别了儿子,乔瓦尼再也抑制不住心憋闷,他在厨房走来走去,念叨着水杯坏了,花瓶裂了,茶壶是碎了后粘上的……,然后狂暴地打碎了那些器皿。显然,他不能接受神父关于生死、小偷之类的解释;同时,他也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他已经从一个心理医生变成了一个心理疾病的患者。

在推掉了所有已经预约的患者之后,他决心不再从事这该死的行业。生活已经变得一团糟,索性就让它糟到底吧!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来到女儿学校的篮球馆,女儿在独自练球。她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父母对她的担心是大可不必的,尽管她已经与马里奥分手,尽管她还在禁赛期,她不在乎。

这个家庭每况愈下的时候,直到一个女孩的来信才宣告结束。女孩叫安妮,是安卓夏令营时认识的,她并不在本地住。鲍娜拆阅了她给安卓的信,信中洋溢着火一样的烂漫和真情:“亲爱的安卓!我的信写得不会比你漂亮,我去过图书馆,看了很多名女人写的情书,以为可以偷师,但那些作者不比我爱你,所以不如自己动笔……”读到此鲍娜已经哭成泪人。

她决定见一见这位可爱的姑娘,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还不满18岁的儿子已经恋爱了。乔瓦尼答应写信给安妮,可是屡次提笔均已失败告终。最后还是鲍娜给安妮打了电话,却不想遭到拒绝。

笼罩着凄凉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一家人的状况丝毫没有改变。百无聊赖的乔瓦尼漫步来到音像站,准备买一本CD送给儿子,老板向他推荐了安卓爱听的乐队。买了CD,乔瓦尼黯然返家,不想,安妮不期而至。

安妮的到来,使一家人感到了来自天堂的暖意,他们看着那可爱的女孩仿佛安卓又回来了。入夜,全家人驾车送安妮和她的新男友去加油站搭便车。看着两个孩子在寒风中决绝的身影,全家人都莫名感受到了生的希冀与意义。他们决定再送两个孩子一程。清晨,睡熟的女儿从车里去出,惺松的问乔瓦尼:“这是在哪?我今天还要比赛呢!”

海边公共汽车站,夫妇二人送走了安妮,向海边的沙滩踱去。

女儿追着问:“我们找到了什么?”

乔瓦尼与鲍娜相视而笑,答:“早晨”。

《儿子的房间》 - 幕后 [回目录]

南尼·莫莱蒂是当代意大利影坛的代表性人物,被誉为“意大利的伍迪·艾伦”,而在欧洲电影界他亦是作家电影型的导演代表。他的影片充满了意大利式的喜剧特点,幽默的台词和尖刻的讽刺手法作为他影片的一大特色,往往会因为文《儿子的房间》化语境的不同而难以被观众体味和接受。因此他的影片在本土很受欢迎,在其他地方一般得不到热烈的反响。他的电影富有一种温情的氛围和孩童式的好奇心,喜剧嬉闹下潜藏着对于生命、死亡等命题的思辨。和伍迪·艾伦一样,南尼·莫莱蒂也喜欢集编、导、演于一身,从而使影片带上了强烈而独特的个人风格

1994年南尼·莫莱蒂凭借三段式的日记体影片《亲爱的日记》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从而正式走入了国际视野

影片中的安德烈出生在1983年,正是在那一年,莫莱蒂拍摄了影片《Bianca》。在这部影片中安德烈的死在某种意义上标志着导演的成熟,《Bianca》中的主人公无法接受家庭的破裂,并由此导致了一系列的死亡悲剧。而这部电影中莫莱蒂刻画了一个完美的家庭在因儿子的死而带来的危机中是如何痛苦而艰难地面对悲伤与不和。在电影中,他实际上是与观众分享自己在家庭问题中的困惑和问题,他对人们面对死亡阴影的恐慌细腻地描写使这幅诗意的自画像充满了人性的温暖和真实的可信度。
  
本片荣获本届电影节最高奖——金棕榈奖。

《儿子的房间》 - 导演介绍 [回目录]


  
导演南尼•莫瑞逖Nanni Moretti1973年开始和朋友拍摄电影短片,1978年他拍摄的电影《注视大黄蜂》Ecce Bombo获得成功。影片《弥撒结束了》Messa e finite, La (1985)获得柏林电影节欧洲艺术奖C.I.C.A.E. Award和评审团特别奖银熊奖;《鳄鱼白皮书》Caimano, Il (2006)获得2006年意大利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影片和最佳制片人奖;《亲爱的日记》Caro diario(1993)获得1994年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儿子的房间》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140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4-10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