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丁酉(鸡)年十月初七

片名:
  1. 没有天空的都市 《没有天空的都市》
  2. 地下
  3. 没有天空的城市
  4. Underground
  5.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Country
  6. Il était une fois un pays, Il
  7. Bila jednom jedna zemlja
主演:
  1. 拉沙.列斯托夫斯基 Lazar Ristovski
  2. 米基马诺伊洛维奇 Miki Manojlovic
片长: 194 分钟
类型: 剧情 喜剧
地区: 法国 德国 匈牙利
导演: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 Emir Kusturica
年份: 1995年5月1日
语言: 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 德语 库尔德语 门德语 瑞士德语 法语
级别: Argentina:16 Chile:18 Finland:K-14 Germany:16 Spain:13 Sweden:15 UK:15
《没有天空的都市》

电影海报

1995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

《没有天空的都市》 - 剧情简介 [回目录]

1941年南斯拉夫正处于德国法西斯占领时期。一夜,马高为庆祝好友黑仔加入共产党,请来了小乐队助兴。他和黑仔两人喝着白兰地,驾着马车驶过空旷的街道,甚至鸣枪欢呼。黑仔被唠叨的妻子劫回了家,马高则去找妓女鬼混。马高《没有天空的都市》的弟弟伊万是动物园的管理员,他因为口吃,总与动物为伍,可在德军的一次轰炸中,动物园毁于一旦,他只救出黑猩猩宋妮。黑仔的妻子即将生产,他却迷上了年轻漂亮的话剧演员娜塔莉,对她的纳粹军官情人法兰斯愤恨无比。黑仔冲上剧院舞台,把娜塔莉从演出中劫走,不久被德军抓住,施以酷刑。马高化装成大夫混入德军老窝,勒死法兰斯,救走黑仔。德国纳粹展开大规模搜捕,包括伊万在内的大批革命家属躲进马高家的地窖避难,深受重伤的黑仔也被送了进来,马高成了他们和地上唯一的联系。黑仔的妻子难产死去,留下儿子祖凡。而此时娜塔莉却在马高的甜言蜜语中投入了他的怀抱。

四年之后,侵略者被赶走了,南斯拉夫在铁托领导下建立了自己的共和国,马高作为其战友身居高位,同妻子娜塔莉一起被群众崇拜。他用各种方法让地窖里的黑仔等人相信战争还在继续,他们不得不躲在里面为“革命”制造武器,却做梦也想不到这些武器从后院成批地运往国外,为马高换取大把的钞票。时光转眼间飞逝,为参加黑仔独子祖凡的婚礼,马高和娜塔莉来到地下。盛大的庆典上,人们大吃大喝,三个多年老友却各怀心事。黑猩猩宋妮误开大炮,宴会立时一片混乱,黑仔趁机带着祖凡持枪潜上地面,准备与德军大干一场。他们把电影外景地当成敌军阵地,大开杀戒,但翌日清晨祖凡便失足落水身亡。为寻找受惊吓逃跑的宋妮,伊万也来到地面,却被途径的车辆带往了西德。马高和娜塔莉则炸毁了地窖,带着走私军火赚来的钱逃出国境。

时间到了1995年,在德国精神病院里关了数年的伊万无意看到报纸上通缉马高和娜塔莉的消息才知道哥哥欺骗了自己,于是沿着地下隧道走回了故乡,但此时南斯拉夫却已土崩瓦解,战火纷飞,黑仔成了战争的领袖。坐着轮椅的马高还在做军火生意,愤怒的伊万将他打死,自己随后在教堂中上吊,陪伴马高的娜塔莉也被士兵射杀。而孤独的黑仔仿佛听到儿子的呼唤,纵身跳入了水井,穿过那里同妻儿重聚,跟朋友冰释前嫌,大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地下》可能是迄今为止我所看过的最疯狂的一部电影了。这部堪称无双的政治史诗浓缩了库斯图里卡卓而不群的创作《没有天空的都市》理念和艺术表现力,并将其推向极至。为表现超现实色彩所运用的大量特技无论从构思或技术上都不可比拟。

影片通过三位主人公——知识分子和投机商马高、他的朋友黑仔、他们共同的爱人娜塔莉——传奇般的人生展现了导演对南斯拉夫这个民族的理解与复杂情感。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首先自然是离奇的故事情节和主人公复杂饱满的性格,可以说,这里除了伊万,没有一个绝对无辜的人物,尤其是马高、黑仔与娜塔莉,统统都是地道的说谎者,他们欺骗别人,也自欺欺人。片中反复出现的两句经典对白是马高对娜塔莉起誓,“我从不说谎。”然后娜塔莉陶醉而又伤心地回答,“你撒谎撒得多么漂亮!”黑仔和马高无疑都是真心爱着娜塔莉的,但对于前者来说,这爱只是他个人英雄主义的一种浪漫化体现;而对于后者,这爱同革命、参政、走私军火一样,是他投机人生的一笔成功的财产。那么娜塔莉呢?看起来她似乎人尽可夫,为了生活得安全舒适,她可以对黑仔卖弄风情,无视马高的谎言,甚至接受纳粹敌人的追求。导演有意将这位女主人公塑造得矫揉做作,但是影片前半部她身上还处处闪现着清纯与无知,后半部时则只剩下人前世故的搔首弄姿和人后痛苦的醉酒沉欢了。三个人其实都无道德可言,在那样一个疯狂的年代疯狂的地方,库斯图里卡告诉我们斯拉夫人不需要道德,所不同的是娜塔莉的不道德令人同情,黑仔因其粗鄙而更显荒谬,引人发笑,马高的性格则最为立体复杂。 《没有天空的都市》

这里不能不提到三位主人公的扮演者,拉扎·里斯托维奇、米拉佳娜·乔科维奇,和米克·麦诺乔洛维奇,没有他们近乎完美的表演,影片绝不可能如此成功。他们都是很早就开始了演艺生涯,现已成为顶尖级的优秀演员。片中人物的年龄跨越五十年,情绪起伏变幻得几乎难以把握,而他们则演来得心应手,放脱收敛均恰到好处。其中米克·麦诺乔洛维奇与库斯图里卡早在《爸爸出差时》就已合作过,对库氏作品有着很深地理解,他谈起所饰演的马高时说,“我所演的这个角色描绘了一个含概巴尔干半岛全部历史的混合物,一个集美丽、邪恶与毁灭于一体的混合物;描绘了近半个世纪,不,还不止这些,我是在描绘我们自己的灵魂。”

库斯图里卡的影片中极少出现彻底的正面或反面人物,伊万虽则无辜,但因为口吃,基本上没有真正参与到具体推动情节变化的活动中去,也很少表达思想,而是作为一个见证者默默旁观。最后所有主要人物实际已全部死去,但在超现实的幻想之中,大家又都复活,相亲相爱,在一片喧闹的鼓乐声里开着盛大的婚礼宴会。导演通过坐在一角的伊万进行了总结陈词,神奇的是,连他的口吃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狂欢的人们没有察觉,他们所依附的土地已从大陆上分裂开去,在漫无边际的水面上越漂越远。库斯图里卡无言地告诉观众,这就是他祖国的命运。到了这个时候,我们怎能还不明白,他无休无止的玩笑其实只是在缓和内心深切的创痛?
悲怆的超现实主义闹剧和史诗

《没有天空的都市》 - 影片解题 [回目录]

 

悲怆的超现实主义闹剧史诗,讽刺铁托政权,悼念一个叫作南斯拉夫的国家,人性的疯狂、历史的荒谬、政治的丑陋《没有天空的都市》尽在其中。一个知识分子兼投机商与他的死党朋友以及他们共爱的女人的传奇故事,一个从噩梦到噩梦的地下人生通道,时代横亘半个世纪:从1941年德国法西斯占领南斯拉夫到1992年波黑战争爆发、南斯拉夫解体

 

《没有天空的都市》 - 影片评赏 [回目录]

 

影片通过三位主人公——知识分子和投机商马高、他的朋友黑仔、他们共同的爱人娜塔莉——传奇般的人生展现了导演对南斯拉夫这个民族的理解与复杂情感。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首先自然是离奇的故事情节和主人公复杂饱满的性格,可以说,这里除了伊万,没有一个绝对无辜的人物,尤其是马高、黑仔与娜塔莉,统统都是地道的说谎者,他们欺骗别人,也自欺欺人。片中反复出现的两句经典对白是马高对娜塔莉起誓,“我从不说谎。”然后娜塔莉陶醉而又伤心地回答,“你撒谎撒得多么漂亮!”黑仔和马高无疑都是真心爱着娜塔莉的,但对于前者来说,这爱只是他个人英雄主义的一种浪漫化体现;而对于后者,这爱同革命、参政、走私军火一样,是他投机人生的一笔成功的财产。那么娜塔莉呢?看起来她似乎人尽可夫,为了生活得安全舒适,她可以对黑仔卖弄风情,无视马高的谎言,甚至接受纳粹敌人的追求。导演有意将这位女主人公塑造得矫揉做作,但是影片前半部她身上还处处闪现着清纯与无知,后半部时则只剩下人前世故的搔首弄姿和人后痛苦的醉酒沉欢了。三个人其实都无道德可言,在那样一个疯狂的年代疯狂的地方,库斯图里卡告诉我们斯拉夫人不需要道德,所不同的是娜塔莉的不道德令人同情,黑仔因其粗鄙而更显荒谬,引人发笑,马高的性格则最为立体复杂。

这里不能不提到三位主人公的扮演者,拉扎.里斯托维奇、米拉佳娜.乔科维奇,和米克.麦诺乔洛维奇,没有他们近乎完美的表演,影片绝不可能如此成功。他们都是很早就开始了演艺生涯,现已成为顶尖级的优秀演员。片中人物的年龄跨越五十年,情绪起伏变幻得几乎难以把握,而他们则演来得心应手,放脱收敛均恰到好处。其中米克.麦诺乔洛维奇与库斯图里卡早在《爸爸出差时》就已合作过,对库氏作品有着很深地理解,他谈起所饰演的马高时说,“我所演的这个角色描绘了一个含概巴尔干半岛全部历史的混合物,一个集美丽、邪恶与毁灭于一体的混合物;描绘了近半个世纪,不,还不止这些,我是在描绘我们自己的灵魂。”

库斯图里卡的影片中极少出现彻底的正面或反面人物,伊万虽则无辜,但因为口吃,基本上没有真正参与到具体推动情节变化的活动中去,也很少表达思想,而是作为一个见证者默默旁观。最后所有主要人物实际已全部死去,但在超现实的幻想之中,大家又都复活,相亲相爱,在一片喧闹的鼓乐声里开着盛大的婚礼宴会。导演通过坐在一角的伊万进行了总结陈词,神奇的是,连他的口吃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没有天空的都市》 - 影评 [回目录]

荒诞的人生《没有天空的都市》 影评 《地下》中的主人公马克和佩塔是贝尔格莱德的黑道双雄,他们在干着走私勾当地同时又和革命党有紧密的联系。1941年,德军轰炸贝尔格莱德,随着 “莉莉-玛莲”歌声而来的是国土的沦丧和自由自在为非作歹好时光的消逝。马克和佩塔不得不转入“地下”,做起了地下工作者。两个人英勇的抗德卫国的行为似乎与爱国主义无关,而是为了佩塔的情妇,一个蹩脚的女演员娜塔丽亚。

她正被德国军官弗朗茨热烈地追求,而卖身投靠德国主子是她的最佳选择。在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抢夺之后,马克和佩塔终于杀死了弗朗茨,抢走了娜塔丽亚。佩塔由于受伤和被通缉,不得不在一处地下暗堡里安家落户,抚养他的儿子尤拉长大,同时和众多的“地下工作者”一起为革命制造武器。马克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如鱼得水,不仅勾引了娜塔丽亚为妻,而且在革命事业中快速成长。从此阴阳两界上下永隔,虽然二战业已结束,马克仍然欺骗地下暗堡中的人“继续战斗”,他则高高在上“为人民服务”。马克为了制造阶级敌人随时可能进攻的假象,不得不偶尔制造一些空袭警报和“莉莉-玛莲”的靡靡之音,甚至还有早已遗臭万年的希特勒的“现场广播讲话”,以使“下层社会”保持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的好斗精神。而我们敬爱的马克同志却在“上层建筑”里装模作样,站在铁托领袖身边接受献花,为“永垂不朽的无产阶级战士佩塔同志”的雕像揭幕剪彩,甚至为他们的“英勇事迹”拍摄一部主旋律影片以兹纪念。几十年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佩塔为儿子尤拉在地下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而他也早已准备趁此机会重返地上,去与子虚乌有的法西斯敌人进行最后的决战。《没有天空的都市》

同样被马克安置在地下的弟弟伊万是动物园的饲养员,他的宠物猩猩开动了地下的大炮,打出了最荒诞也是最有力的一颗炮弹,将地下的铁壁牢笼彻底打穿。佩塔和儿子尤拉带着花岗岩的陈旧脑壳重返人间,游戏规则已经完全改变,但谁也惹不起不要命的父子二人,他们横冲直撞,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革命啦,造反啦”,只搅得周天寒彻、世界大乱,以达到他们头脑中的世界大治、天下太平的理想社会。时间在荒诞的故事中可长可短,具有超出现实经验的随意性。时光来到20世纪90年代,战火真的在巴尔干重新点燃。马克和娜塔丽亚摇身一变为国际武器贩子,大发血腥的战争财,佩塔带领一支部队当起了山大王滥杀无辜,而觉醒的伊万却一直在寻找马克报几十年被欺骗被利用的深仇大恨。最后,在漫天的战火中,伊万自杀,马克和娜塔丽亚被佩塔的军队误杀,佩塔带领逃难的百姓又回到了颓败的地下暗堡。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名言,无权无钱无势的百姓在这个世界上无非两种生活状态,一种是在幽暗的地下室中坐稳了的时代,一种是欲求坐进幽暗的地下室而不得的时代。荒诞的力量来自准确的隐喻,它会引发受难者会心的微笑,从而在喜剧和悲剧之间游刃有余。

《地下》中的情节和人物的设置都来自编导对祖国半个世纪历史走向的观察和思考。佩塔被塑造为一个不死的象征,他不怕酷刑中的高压电击,他可以顶住手雷的巨大爆炸,他历经劫难却永远年轻,成为了众多人物中唯一的幸存者。佩塔代表了人类生命的一种冲动,这种冲动不计较目的的正义和光荣,图然为了发泄而发泄,虽然有时候它会以正当的面目出现于世间,但它的破坏力与它的创造力一样令人吃惊。而马克是个彻头彻尾的势利之徒,他为自己而活,他为个人而战。在任何时代他都如鱼得水,八面玲珑。同样是苟活一生,马克的方式既受到最多的羡慕,也受到最大的鄙视。马克的弟弟伊万是个象征色彩更加浓烈的人物,这个先天愚型的饲养员最爱的是他的猩猩。当德军的飞机连动物园也要炸平的时候他哭泣;当猩猩在“地下世界”莫名失踪的时候他哭泣;当他作为逆潮流而动的流亡者返回故里,只见到血肉横飞、断壁残垣的时候他哭泣;当他将哥哥马克打得奄奄一息,重演圣经中该隐和亚伯的悲剧时他哭泣。只是眼泪已经流干,他只能以自己的身躯为代价撞响这不平世界的绝望丧钟。

就像20世纪的中国所发生的巨变一样,我们可以从这部《地下》中发现如此众多的熟悉事物。三流女明星摇身一变为高干家属,黑道强人成为白道红人,兄弟阋墙自相残杀,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成了真理,好像只剩下猩猩才目光如炬世事洞明众人皆醉唯它独醒。荒诞的愉悦作用常常使人啼笑皆非。库斯图里卡的幽默感即使在东方的表意系统中也可以顺利的接受。我觉得最具讽刺意味的是佩塔射杀正在拍摄他英勇事迹的电影摄制组,因为他误以为这些穿着德军制服的演员就是他苦苦寻觅的阶级敌人。我不由的钦佩起那些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摄制主旋律影片的编导和演员,因为他们在进行革命的文艺创作时还随时面临被地下冒出来的先烈阴魂误杀的危险。库斯图里卡不会放弃在影片中浪漫和抒情的机会,婚礼一场是影片的重头戏,从天而降随风飘舞的新娘徐徐而落,白色的婚纱使人仿佛不再置身于被幽闭的地下世界,但随着镜头的缓缓拉开,我们看到这一切景象不过是人工制造的假象,虽然如此,库斯图里卡在这一刻影射了电影的本质和价值,它就是在无趣之中制造有趣,在平凡之中播撒幻想,并且在我们意识到它是被制造的事物的属性时,仍然能心安理得的会心微笑。《没有天空的都市》

一部好电影不是在结尾处结束,而是在结尾时开始。很多著名编导都表达过同一个意思:他们总是从结尾来构思一部影片,如果没有想好怎样结尾,他们不会去拍摄一部影片,甚至,往往是一个关于结尾的奇思妙想激发了他们拍摄一部影片的激情。

中国古语曰“上善若水”,种种神仙境界都是宛若水中央、虚无飘渺间。西方人也常常把他们的理想国乌托邦设置在一个海洋中心的小岛上,由此可见,水的温柔与平静最符合人类安宁和平的理想。库斯图里卡就在他影片的结尾处制造了一个狂欢的“桃花源”,这是一片和污浊的大地永远分离的净土,所有死去的和未死的人们全部抛弃了恩怨情仇,从新像兄弟姐妹一样载歌载舞、互相祝福。有一首著名的歌词说“诗人们都潜在水底”,库斯图里卡那些潜在水底的圣洁灵魂此刻都浮出水面,在这个希望的小岛上越行越远,形影远去、歌声渐悄,虽然这个我们对之爱恨交加的世界充满着不义与不公,但令人欣慰的是,生活于这些不义与不公之间的人类还可以通过荒诞获得解放。   

怎么才能说这部电影呢?有人说是它是当世最荒诞不经的电影,有人说这是专门给教授们看的电影,有人却说这部电影根本不需要“阳春白雪”而是给献给所有的“下里巴人”,也有人说如果90年代中所拍电影中有算史诗的,那这部《没有天空的都市》则是唯一一部。可不管怎样,这部95年的金棕榈,早已在的戛纳证明了自己当之无愧的实力,不需要任何人的褒奖和批评。
     
1941年的贝尔格莱德,有两个最铁的好朋友,他们一个是干事不动脑,凭一股蛮力的野蛮人,一个是阴险毒辣看中什么东西就一定要得到的伪君子。伪君子有个口吃的当动物园管理员弟弟伊万。一个晚上,伪君子为了庆祝野蛮人加入了共产党而大开性爱聚会,并请来了小乐队助兴。然后两人醉熏熏地喝着白兰地,驾着马车驶过空旷的街道,鸣枪欢呼。结果野蛮人被唠叨的妻子劫回了家,伪君子则去找妓女鬼混。
     
第二天一早,德国空军开始轰炸贝尔格莱德。野蛮人抛开怀孕在身的妻子去找情人——话剧演员娜塔利亚鬼混。而此时伪君子正在和妓女做爱,巨大的爆炸和倒塌的房屋让妓女吓得夺路而逃,伪君子只好在可怕的炮轰中自己解决问题。
    
动物园在轰炸中伤亡惨重。受伤的老虎躺在地上,一只白鹅坐在它的头上啄它眼睛。受惊的大象圈着双皮鞋满街乱跑。在混乱中伊万只救出了一只黑猩猩“索尼”。
    
随着 “莉莉-玛莲”的歌声,德军进驻了贝尔格莱德!剩下的是国土的沦丧和共产党员们自由自在为非作歹好时光的消逝。
    
于是见风使舵的娜塔利亚立刻投入了一名德国军官的怀抱。野蛮人发怒了,对她的纳粹军官情人愤恨无比。接着在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抢夺之后,野蛮人和伪君子这两名“伟大”的地下革命者终于杀死了纳粹军官,以英勇的抗德卫国的行为与爱国主义精神抢走了娜塔丽亚。可是接下来的事却让野蛮人意向不到,伪君子趁他不在的时候居然开始调戏起了娜塔丽亚。于是野蛮人用最残酷的野蛮方法凌辱伪君子。而被污辱的伪君子,则利用德军的搜捕让野蛮人身受重伤,又用同志的身份把他救了出来,把他带进为了一个为了躲避德军而建立的地下堡垒。
    
这时,伊万和他的黑猩猩“索尼”也到了这个世界,野蛮人的妻子也在这里生下了野蛮人的儿子后死去。野蛮人在身体恢复后就和这个地下众多的“地下工作者”们一起为革命制造武器。而伪君子则成了他们和地上世界唯一的联系。
    
时间飞逝,德国早就已经变成了战败国,南斯拉夫在铁托领导下建立了自己的共和国。生活在地上世界的伪君子春风得意,不但身居高位成为铁托的亲密战友,而且拥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娜塔丽亚。并且在“野蛮人”同志的悼念会上,为野蛮人的雕像揭幕剪彩,以纪念这名“永垂不朽的无产阶级战士”,并要求为他的英勇事迹拍一部电影。
    
然而与此同时,野蛮人却正在地下的世界里领导人们日以继夜地制造武器,以用来供应地上的世界来保家卫国,打击德国纳粹。伪君子为了制造阶级敌人随时可能进攻的假象,不断制造一些空袭警报和“莉莉-玛莲”的靡靡之音,甚至还有早已死去的希特勒的“现场广播讲话”,以使“下层社会”保持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的好斗精神。而他却用这些地下制造的武器成批成批卖到外国,大发横财。
    
二十年过去了,野蛮人的儿子要在地下世界结婚了!盛大的庆典上,人们大吃大喝。伪君子,娜塔利亚,野蛮人这三名老友也坐在一起,一起庆祝,却各怀鬼胎。野蛮人找个机会告诉儿子要他在结束婚礼后和他一起冲上地上世界和法西斯们做最后的决战。但混乱中伊万的黑猩猩阴差阳错坐进了坦克,打出了最荒诞也是最有力的一颗炮弹,将地下的铁壁牢笼彻底打穿。野蛮人和儿子冲出了地下世界,正好遇见了在拍他英雄事迹的电影场景。面对一群群的“德军”,他们横冲直撞,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革命啦,造反啦”,只搅得周天寒彻、世界大乱,以达到他们头脑中的世界大治、天下太平的理想社会。

     第二天,儿子失足落水溺死,从此野蛮人开始寻找儿子的漫长旅途。
     第二天,伪君子和娜塔利亚炸掉了地下世界,带着走私军火赚来的钱开始逃亡。
     第二天,伊万为了寻找因受惊而逃跑的黑猩猩来到了地上世界。
    
又20年过去了,一直被关在精神病院里的伊万无意看到报纸上通缉伪君子和娜塔莉亚的消息才知道哥哥欺骗了自己,于是沿着地下隧道走回了故乡。但此时南斯拉夫却已土崩瓦解,这个世界又是战火纷飞,伊万惊恐地发现原来二战还没结束,一切都在继续。
    
野蛮人成为了割聚一方的大军阀,到处滥杀无辜,一直在追问:我的儿子在哪。
    
漫天的战火中,作为国际武器贩子的伪君子和娜塔莉亚在一次生意后,被混乱的军队袭击。混在其中的伊万发现了欺骗利用了他几十年的哥哥,愤怒的他用手中的拐杖打死了伪君子,随后自己去教堂上吊自杀。娜塔莉亚伏在伪君子的尸体上痛哭,被野蛮人的军队发现。野蛮人轻蔑的下令烧死这些武器贩子。但当他走到他们烧焦的躯体边上,才痛苦地发现原来是他们,他们竟然是他生命中最亲密的朋友。
    
悲伤的野蛮人来到一口井边,看见他的儿子在象他招手,他纵身跳下了水井。
    
在穿过了一片水域后,野蛮人来到了一个“桃花源”。电影中所有死去的和活着的人都在这里聚会。他们是那么的快活,一起唱歌一起喝酒,完全抛弃了恩怨情仇,:妻子和丈夫,父亲和儿子,哥哥和弟弟,朋友和仇人,全都像兄弟姐妹般载歌载舞、互相祝福。所有潜在水底的圣洁灵魂此刻都浮出水面。
    
他们脚下的土地开始裂开,变成了一片和污浊的大地永远分离的净土,然后越飘越远,形影淡去,歌声渐悄。
    
这个我们对之爱恨交加的世界充满着不义与不公,但令人欣慰的是,生活于这些不义与不公之间的人们,最后还是通过这种荒诞的乌托邦而获得了解放。
    
在水中央,虚无飘渺,上善若水。

《没有天空的都市》 - 剧中人物赏析 [回目录]

马高特:

           这个人,也许能他身上看到导演库斯图里卡的影子,这主要是因为在他身上结合了诗人的狂放不羁和投机商人因为冒险而必须具有的精明狡黠于一体的这么样一个人物。如果你看过《全蚀的爱》里迪卡普里奥演的大诗人兰波,和《乱世佳人》中克拉克·盖博演的白瑞德,你会发现这里面有他们两人的影子。

      库斯图里卡在马高身上把这两种性格很好的结合在一起,即让他在酒肆与人大打出手,又不忘让他出手前摘除腕上的手表。既让他大把大把的花钱,在女人堆里插科打诨,让女人为他意醉神迷,又不忘让他精明的从女人身上赚到便宜。既让他在政治上春风得意,在演讲台上呼风唤雨,又让他在背地里大发民众财。既让他为朋友表现的忠心耿耿,拯救他们于危难,但又不忘让他把他们玩弄于股掌,把他们陷入困境。既让他为了成全朋友而两肋插刀,在狼潭虎穴抢出了其女友,又让他最后将她占为已有。

     这是一个绝不为道德所束缚的人,一个不愿折弯自己的欲望而向命运低头的人。一个被上帝和魔鬼都上满了发条的的人,他的死既有英雄牺牲的悲壮,也有恶魔覆灭的报应这样双重的意味。

     他死于他的朋友库多手下一个不起眼的士兵用冲锋枪轻轻甩出的一梭子弹。

     这个民兵枪毙马高的方式非常的精妙,我不敢说这是库斯图里卡刻意而为之的,但是从它这里却能看得出很大的蔑视的意味,与其说是壮烈的枪杀一个英雄(至少是一个主角)还不如说是驱赶一个恶魔(更象是驱赶一群鹅)。这个看似随意的扫射,不经意的动作,在影片中也并非仅出现一次,另一次出现在马高、库多还有娜塔丽被德国人堵在一艘船上那个情节中,马高也是这样随意向德国人扫射了一梭子弹,但是却打死了一个自已人,就是库多的那帮小号手中的一个。当时这一个情节是把我笑出声了的,所以看到他也是被这样的的扫射枪杀以后,我也不仅有想笑的感觉。其实这里面有嘲弄搞笑的意思,这也是库斯图里卡的天才的一个印证。

 

     也许你可以从这里面知道天才和庸才之间的区别,庸才总是想从大场面上费心费力,造就出一般人看不到的画面,但是天才却能从那些司空见惯的小场面中发掘出一般人发现不了的东西。这种微妙的东西的确有四两拔千斤之妙。我也总是认为,一个真正的让人钦佩有大力的人,不是那些虎背熊腰、能举石锁、能手拖机车的人,而是那些能用一根手指就把自己救出因境的人,能在任何困难面前处于悲苦的人引入狂欢之境的人。

     马高是不是这样的人呢?

     本片中的马高,就是一个拯救者,影片中有好多故事情节都是他在救人,而且每一次他都成功而返。他先是在轰炸中救了库多的家属和自已的弟弟,以及弟弟的那些还活着的动物,他救了一帮人,然后他又救了被俘的库多,他还救了好多人,而且每一次他都成功而返(先不说这个人,仅仅是他的行为就是够英雄的了)。

     他救过他的弟弟三次,但最后他却被他的弟弟用拐杖击伤,又被他的朋友库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处死。当然他也背判了他们,他欺骗他们,愚弄他们,把他们藏在地下室里,在二战已经结束以后仍然让他们为他生产军火。他从一个二战中的地下抵抗者变成了一个新政权下的地下军火商。他把所有的人都蒙在鼓里,不管是地上的还是地下的,但是他却又冒着生命的危险救过他们。

     他是一个矛盾的人,一味追求自多的放纵的人。当然这里的背判从某一方面讲还是有理的,他只是因为缺乏节制——或者说从根本上是反对自我的节制——才做出这样的事的。这种反判,也许正是这种反判才能让人活得不至如草介。

     库多:

    他是马高特最好的朋友,从上面的照片上你能立即发现一些熟悉的东西。乱蓬蓬的卷发和不同于马高的那种投机商式的而是农民式的狡黠的目光,喻示着他的大胆和莽撞和无法无天。让你从第一眼看上却就感觉到不可征服和无法击溃。而且这又通过他的虎背熊腰的身材得以加强,他高大、粗壮如一尊不死的神。他可以以一人对抗多人,仍然把所有的人打得东倒西歪,让他们以各种方式表演自己的不堪一击。

    影片中有多个情节来表现他的这样不死的特性。一个是在他被俘之后遭遇电击逼供,而这个能轻易就电倒一个人的刑具对他来说就只不过让他的头发倒竖冒出轻烟并大喝一声之外再也看不出来精神和肉体上有什么损害!

    另一次是他被马高装在一个大箱子里营救的时候,他不慎拉响了手雷,轰然巨响之后的结果是箱盖被炸飞,他的一条腿被迫搭到箱子外,他仍能恢复如常,并能在声色犬马的空隙去指挥他的那群如小鬼一般的部队。

    

    但是这个人也不是个无情无义,他对朋友忠诚,对妻子宽容,并乐于成为他们的依赖,他似乎可以带给人无穷无尽的快乐,他无论走到哪里身后都跟着一般小号。而这般小号吹出的并非高雅的小调就是他这种人的赞曲。

    影片一开头,他就用他们来为马高特加入了地下党而庆祝,影片就是以这样狂欢的方式拉开序幕,就象一场大型群众运动的开幕式和入场式一样的华丽和热闹。

    他们坐在马车上,一手拿着啤酒,一手拿着装了空包弹的手枪,互相举瓶互相射击。后面一般小号手们快步跑动尾随于后,脚步凌乱,但节奏整齐······

     娜塔丽:

    这样一种女性角色,在文学史和影史上是非常著名的那种,风骚、泼辣、野蛮、任性和敢爱敢恨,同时也让一些男人又爱又恨。她们爱虚荣,却又可以为了爱情而奋不顾身地抛弃真正的荣华富贵,但对这样得来的爱情她们仍然不会忠诚。他们厌恶那些背判她们的人,但是却又是那些一再背判她们的人那里才能真正得到她们的爱情。

    这个女性的形象的最著名的人物是吉普塞人“卡门”。 

    她们要的是自由,要的是无拘无束,她们爱的不是哪一个人,而是这一人身上偶然能吸引她的东西,有时是财富,有时是冒险的精神,有时又是一时的风流快活。只有这个人能给她这些无穷无尽的刺激,她才会忠诚于他,或者说就象影片中那样只有把她们用绳索绑在身上捆紧她才能不失去她,但这也是一时的。

    她先是在一个德国军官和库多两人那里摇摆不定,后来又在库多和马高特之间寻找背判和偷欢的快乐,当然最后她在马高特那里找到了某种归宿,因为马高特比她还会背判,而且生活丰富多彩有趣之极。

    在这个影片中,她的背判是不受惩罚的,那个被她背判的德国人对她一如既往温柔有加,而对那个把他往死里打的小舅子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库多对她的背判,也毫不在意,只是对马高特略作惩罚,把他象一匹马一样骑着在小号手们中间转圈儿。

    也许在这影片中她也有什么样的喻意,但是我却看不懂。如果女人都象她这样活,不知道这世界上的男人还有几个会整天萎靡不振······ 

     娜塔丽的弟弟:

    一个只能坐在轮椅上,又带着一支镜片比轮船舷窗还要厚的眼镜的瘦弱的年青人。

    这个角色出场不多,本没有太多要说的,不过一个场面很有意思,就是在那个德国军官追他的姐姐时,他在他的轮椅上拚命的打他,直打得自己人仰马翻,车轮朝天。这里有滑稽的一面,也有能让人沉刻反省自已的一面。其中的一个弱者所能表现出来的无畏和勇敢相信可以让一些人在自已为了一点威胁时就退缩时汗颜······ 

    从这个人身上可以折射出一个受到催残的民族不屈的的反抗精神。

    马高特的弟弟伊万:

    这个人物没有多么大的英雄行为,只有一种悲天悯人精神,但是却并不愤世嫉俗,最多不过为了自已受到的背判而心生怨恨。在困难来临时会想到自杀,在遭兄弟背判时也会想到自杀,最后终于以自杀收场。

    他是一个动物圆的管理员,他有一腔的爱心,他的爱心是执着的,他是个好人,但是这样的人只能做个配角,他不庸俗,与社会似乎也格格不入。他没有对别人的影响力。但是人为什么要对他人进行影响呢?他的死法让人有点遗憾,他不该那样死,而是要象万尼亚舅舅那样活下去。但是谁好说呢?我看不透这个人,但他在某些方面又对我来说非常熟悉······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没有天空的都市》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614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26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