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丁酉(鸡)年十月初七

《我的兄弟姐妹》片名: 我的兄弟姐妹 Wo de xiong di jie mei
译名:Roots and Branches
主演:
梁咏琪 Gigi Leung
姜文 Wen Jiang
夏雨 Yu Xia
崔健 CUIJIAN
片长: 98 分钟
类型: 剧情 家庭
地区: 中国
导演: 俞钟
年份: 2003年11月8日
语言: 普通话

《我的兄弟姐妹》 - 影片简介 [回目录]

年轻女指挥家齐思甜(梁咏琪饰)首度回国举行演奏会,其实她想趁这机会找寻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
《我的兄弟姐妹》20年前,他们本是东北某小市镇里的一户幸福家庭,父亲(崔健饰)在小学里教音乐课,生活虽然清贫.在母亲(张健新饰)的操持下也过得挺有滋味。一个风雪的夜晚,由于长期的积劳成疾,母亲突然病重,在父亲执意之下,决定连夜到医院,没想到,在途中两人遇上车祸,一夜之间,孩子们失去了父母,成为了孤儿。
在表叔的坚持下,这4位可怜的孩于由他收养,但却遭到表婶强烈反对。略为懂事的大哥齐忆苦,只好带着弟妹们偷偷离开表叔家。前路茫茫,为了让弟妹们能过上好日子,忆苦决定忍痛把弟妹送给他人收养,为了日后的相认,他交给了每人一张全家福。他将小妹齐妙送给一对孤寡老人;弟弟齐天交托给一对中年夫妇;而二妹思甜则托付给准备出国的李东夫妇。从此4兄弟姐妹各散东西……
回到20年后,此时的忆苦(姜武饰)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在思甜到达的那天,本来两兄妹有机会重逢,但命运却让他们失之交臂。无意中,忆苦从报纸上看到有关思甜的消息,决定亲自到旅馆与思甜相认,谁知却意外地卷入了一宗交通事故,还成为了嫌疑犯,使忆苦不得不东躲西藏。
《我的兄弟姐妹》思甜在男友戴维(李尚文饰)的帮助下,先找到了在哈尔滨工大读书的齐天(夏雨饰),并一起到父母坟前拜祭。从齐天的口中,思甜才知道别后大家的情况。随后,思甜又在舞厅找到了高中毕业后无所事事的齐妙(陈实饰),然而对于意外出现的姐姐,齐妙不但不感到高兴,还冷言相向,令思甜十分沮丧,两人不欢而散。
无家可归的忆苦在小店独自喝,却因为那张有思甜消息的报纸与一伙年轻人起了冲突,还打起架,幸亏齐妙及时解围并将他带回家。酒醒的忆苦凭着全家福与齐妙相认了,两人不禁喜极而泣……当齐妙带着思甜回家时,却发现忆苦不见了。两人根据忆苦遗下的驾驶证,到出租车公司找忆苦,才知道忆苦出事了。
演奏会的日期临近,继续藏匿的忆苦偷偷地买了两张票。而心急的思甜和齐妙在不停地寻找忆苦,企盼能兄妹重逢。
演奏会当天,齐天和齐妙都到场,惟独缺忆苦。忆苦在到音乐厅的路上由于过于惊慌而被警察发现并逮捕,在恳求之下,忆苦终于出现在音乐厅……在父亲的音乐中,齐家4兄妹拥抱在了一起……

《我的兄弟姐妹》 - 幕后故事 [回目录]

《我的兄弟姐妹》:试看“催泪弹”的杀伤力
上海广州成都武汉大连等城市赚足眼泪之后,电影《我的兄弟姐妹》——枚重磅催泪弹终于降临北京,一部投资仅300万元的电影,票房收入已经超过了某些进口大片,在商业操作上这部电影取得了重大成功。影片内容可以用《我的兄弟姐妹》“催人泪下”来概括,这四个字似乎掩盖了影片本身的其他缺陷。
新西兰赞助商特地为这部电影制作了两万条手帕,随票附送,这意味着未进影院,观
众已经做好了流泪的准备。在上海首轮放映票房收入已过百万,这意味着《我的兄弟姐妹》已经赢得了观众。这很容易让人想起10年前的那部《妈妈再爱我一次》,这也正是《我的兄弟姐妹》所要达到的效果。制作人文隽毫不讳言地说,他正是受了那部台湾电影的启发。
香港片商
创意初衷就为赚钱
1999年底,文隽开始酝酿《我的兄弟姐妹》,他先支好了故事的框架,其来源有二:一是煽情的常用线路——主角们先开心幸福,后境遇悲惨;二是受一部美国影片启发:有段哥哥在冰天雪地中把弟妹们挨个送到别人家去的情节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加上音乐这种国际化语言传情达意(把齐思甜和齐父设置为音乐家),由俞钟和编剧陈桐设置一些诸如孩子病了要吃水果罐头等“符合内地情况”的细节,一个感人的剧本基本诞生。
文隽称赞导演俞钟只想以简单的手法、朴实的感情,拍出一部观众喜爱、可以赚钱的影片,而不像有的年轻导演拍片只为了拿奖。目前,该片在日本的放映权已售出,9月份将在香港上映。
导演否认模仿或抄袭
毕业于中戏87级的导演俞钟因为这部电影一夜成名,此前他的代表作是电视剧《寇老西儿》
《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兄弟姐妹》是一部可以与台湾影片《妈妈再爱我一次》相媲美的超级哭片,所有关于影片的这些信息皆缘自影片在全国公映前媒体对之连篇累牍的报道。俞钟却说:“我最初也没想让大家哭成这个样子,只想让大家感动一回。”
影片中把孩子送给别人的情节与《星星知我心》十分相似,对此俞钟说得很诚恳:“也许有人不相信,但实际上我真的没看过《星星知我心》。”
演员不到位导演做辩护
《我的兄弟姐妹》里最亮的星星当数梁咏琪,不过很多观众认为她在片中的情感戏没有爆发力,演技实在不敢恭维。俞钟却认为,梁咏琪能演成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她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环境都不同,不可能完全理解导演的用意。不过她一直很努力地去传达导演的意图,已经很符合角色了。”
影片一上映就有人指出大演员没有小演员出彩,俞钟特别为姜武夏雨梁咏琪崔健等做了辩护,他认为大、小演员都很不错,“小演员只是在执行导演的意图,大的则是在创作。”俞钟认为,梁咏琪气质无可代替,姜武、夏雨则演戏比较灵活,而崔健本身就是搞音乐的,又有一个女儿,因此演当音乐老师的父亲绰绰有余。
仅仅催人泪下是不够的
《我的兄弟姐妹》上海电影节上,《我的兄弟姐妹》是唯一满场的国产电影上海的朋友向我介绍说,如果符合三个条件,你看了必哭无疑,第一,生于1975年以前;第二,家里兄弟姐妹较多;第三,小时候家境比较困苦。我果然符合这三个条件,我果然为这部电影流下了眼泪,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姜武夏雨陈实都是有实力的演员,梁咏琪是香港的一线明星,崔健也没表现出大的破绽,何况还有导演认为的,比那些大演员演出更到位、更天然,无雕琢痕迹的小演员,但他们卖力表演的结果,是被刻意的剧情组装成的全面平庸。
剧情的硬伤随处可见,情节的进展因过于生硬而难以令人信服,很明显这是一个生拼硬凑出来的故事,导演的手法可以说是朴实,也可以说是平庸。四兄妹小时候的生活场景,只能说很一般,四个小演员的动作,也有太多概念化的痕迹。既然讲述的是一个音乐家庭的故事,又有音乐家崔健参演,音乐应该是这部片子的特色,可惜的是影片在这方面做得也很欠缺,梁咏琪扮演指挥家,影片中连她指挥的场景都没有。
不过,能够痛痛快快地流一场眼泪,在丰衣足食的今天,回忆一下黑白色调的童年,也是难得的机会,所以,我劝大家还是去看看《我的兄弟姐妹》吧。本报记者赵君瑞
中介卷走饭钱 《我的兄弟姐妹》群众演员不好当
在我们娱乐现场节目中曾经介绍过,涿州影视基地周围的农民业余争当群众演员的事,其实这群众演员可不是好当的,就在刚刚大家看到的电影《我的兄弟姐妹》的拍摄现场,就有近800名群众演员从凌晨四点一直到下午四点,没吃上一顿饭。听了让人真觉得有些疼。一起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突然冲进来的这些人可不是因为拍戏的需要才大吼大叫的,他们这样的表现缘自在剧组待了一天却没有人管饭。
让群众演员拍戏又不给人家饭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剧组的人员这样解释:来之前,因为我们800人的份量比较大,这是其一,再一个剧场3点钟必须要让我们出来。当时跟找群众演员的公司讲,给他们饭钱,每人36块钱,其中有饭钱。我就让他们给他们解释了一下让他们自带饭。但是他们可能有点儿误会的是,他们公司没有跟他们说。
看来这件事情的确有些误会,而问题则出在了组织群众演员来拍戏的中间人身上。据了解,他们给这些群众演员一天的报酬只有20元,而且并没有告诉这些群众演员说要自带午餐,结果大伙就按照惯例等着剧组来提供。当我们试图去寻找中间人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折腾了一天的老老少少们还在寒风中等着一个说法。无奈之下,剧组只好临时安排清点现场群众演员的人数,并答应将与中间人联络将包括餐费在内的所有劳务费尽快的发给他们。

《我的兄弟姐妹》 - 影片宣传 [回目录]

《我的兄弟姐妹》梁咏琪赴台湾宣传电影《我的兄弟姐妹》
GiGi梁咏琪(24日)下午来台湾宣传电影《我的兄弟姐妹》。由香港友情岁月集团拍摄影片《我的兄弟姐妹》在世界各地上映以来,佳评如潮,号称电视版的《星星知我心》。去年11月8日开始在日本播放以来,仍然热映当中。
《我的兄弟姐妹》是一部描述二十年前,一场大风雪让齐家四兄弟姐妹一夜间丧失了父母,懂事的大哥为了让弟妹过好日子,忍痛送给他人收养,为了日后相认,他交给弟妹
体验佳能,获佳能大奖! 一起邂逅阳光有情人
庆祝三星YEPP新品上市 首届网络通俗歌手大赛
一张全家福。二十年后,在美国长大的梁咏琪,凭着一张泛?的照片,希望找寻到她的兄弟姐妹的故事………

《我的兄弟姐妹》 - 新闻发布 [回目录]

演员阵容强大 《我的兄弟姐妹》北京召开发布会
3月3日北京,迎来今春第一场沙尘天气,但七级大风并未影响到影片《我的兄弟姐妹》新闻发布会,从四面八方赶来《我的兄弟姐妹》的百余位记者让该片女主角梁咏琪也感到惊喜,一进发布会现场就笑说:“哇!这么多人!”
中国青年观众最信任的阵容
《我的兄弟姐妹》一片讲述的是因家庭变故而成为孤儿的四个兄弟姐妹,自小被寄养在不同家庭。二十年后,已成为音乐指挥家的姐姐齐思甜在回国演出之际,展开了寻找亲情的过程。演员阵容是全新的搭配,“齐思甜”由大家熟悉的香港艺人梁咏琪饰演,近来演技颇受认可的姜武饰演大哥“齐忆苦”,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中有出色表演的夏雨饰演弟弟。最引人注意的是“中国摇滚之父”崔健在影片中饰演做音乐教师的齐父。
而该片发行方,广州电影公司副总经理赵军在介绍片中的演员时,则用了一句很自信也是比较全新“提法”的话:“这部影片的演员是目前中国青年观众最信任的阵容!”
爽爽的GIGI、淡淡的姜武
由于崔健老哥最近脚部受了点轻伤及夏雨2日飞赴法国拍片,所以二位不能出席当天的发布会。而来自香港的“高妹”梁咏琪自然成了当天的焦点人物。
屏幕下的GIGI似乎更标致了一些,而她不笑不说话的个性又讨了不少人缘。谈到这部电影时,GIGI表示,她从未遇到过这样一个有挑战性的剧本,而且在拍戏过程中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合作得相当圆满,从艺术风格上讲这部戏完全是感性的!当有记者问到GIGI:“前年你曾经经历了一段事业的低潮,但从去年开始你似乎又重新回到一线艺员的行列,这是不是你自己一直默默努力的结果?”时,GIGI也颇有感触地说:“多亏我是一个乐观的人,当然也少不了一直在我身边支持我的朋友。”不知这些人时是否包括男友郑伊健。
与GIGI小妹比起来,姜武大哥似乎就淡然了一些,没有记者问他问题时,他干脆就和片中饰演他们儿时的小演员们玩起游戏。
精彩的文隽
《我的兄弟姐妹》除了片中的男女主角外,当天发布会上另一位引人注目的嘉宾就是该片监制文隽。监制了《古惑仔》系列、《风云》《中华英雄》《阳光灿烂的日子》,捧红了舒淇杨恭如陈晓东等多位艺人的文隽面对媒体显得应对自如。
文隽说,他们的这部影片最成功之处就是请到“摇滚之父”崔健出演父亲这个角色。“感动人的电影必须要有音乐,而港台演员演这个角色肯定不行,因为他们不了解内地七十年代的生活。我从来都没想到崔健会答应演这部戏,可没想到我把剧本寄给他的经理人后,没过多久,他就打来电话答应演出!”
文隽监制的第一部内地电影就是姜文导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记者问他《阳》片与《我的兄弟姐妹》比较哪部更精彩些。文隽笑着说:“每一部电影都有本身的条件。说起来是个笑话,《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帐到现在还没有结清,我从来没遇到过像姜文那么执着的导演!他哪怕有一点点不满意都有重新开始,所以我们投资方就要不停地给他拿钱!而现在这部片子的俞钟,也是新人,我现在不敢说他的才华有没有姜文好,但他肯定比姜文听话!”说完他又笑着对姜武说:“你回去不要告诉你哥我在说他坏话!哈哈!”
而当记者说,《我的兄弟姐妹》这个片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不怕有人疑心有仿效之嫌?文隽说:“其实我就怕有人问我这个问题,当然如果我们的片子能像张导演的片子一样受欢迎我很开心。其实之前我也想了不少片名,可都不满意,一天睡觉时做梦想到这个名子。当我醒来时,意识到与张艺谋片名的很像,后来一想,不管了,只要简单贴切就好,不怕别人讲我抄袭!”

《我的兄弟姐妹》 - 影片花絮 [回目录]

崔健银幕再触电 《我的兄弟姐妹》日前停机
多年前,崔健演过一部片子没有公映。多年后,崔健再次触电银《我的兄弟姐妹》幕,在日前停机的影片《我的兄弟姐妹》中,饰演影片里育有四个孩子的小学音乐教员,在送病重的妻子去医院途中遇车祸而亡,遗下备受他音乐熏陶、思想教诲的四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父亲”崔健昨天没有在停机仪式现场,而且在没看过片子的情况下,我们不知道他的戏份有多少,但是他在影片中点题的一句台词—“只要有音乐在,灵魂就不会寂寞”,以及他饰演的做音乐教师一职的“父亲”角色,兴许会成为该片最具吸引力的地方。说起请崔健出演“父亲”一角,监制文隽谈道:“找到他出演,是我们的好运。感动人的电影,音乐在其中功不可没。”
《我的兄弟姐妹》由天山电影制片厂、北京四海纵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联合摄制。影片监制文隽曾经监制及策划《阳光灿烂的日子》、《风云》、《中华英雄》、《百分百感觉》《古惑仔》系列。导演俞钟则是在完成了《城市的B面》《寇老西儿》等电视剧作品外,第一次执导电影。演员的选择一看就是文隽的惯用手笔:精心组织人气旺而演技好,且搭配起来能分、合出彩的、让观众信任的组合。主要演员中,除崔健拥有毋庸置疑的号召力外,梁咏琪、姜武、夏雨均是目前备受观众喜爱的艺员。
该片讲述因家庭变故而成为孤儿的四兄弟姐妹,自小被寄养在不同家庭。二十年后,已成为音乐指挥的姐姐(梁咏琪饰)《我的兄弟姐妹》借回国演出的机会,寻找失散的兄弟姐妹(分别由姜武夏雨陈实饰演)。影片叙述他们不同的生命状态和时空无法阻绝的至深亲情。在昨日的仪式上,文隽谈道:“这是一部蛮踏实、自然的影片,导演拍出了令人拍案的水准,演员也很到位。我自己编的故事,在拍摄之后看影片片段,我都禁不住掉眼泪。”穿一件月白色竖领夹克,瘦得时尚、瘦得美丽的梁咏琪,面对各式镜头,始终专业地给出拍摄角度和表情,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回答着提问:“这是我第一次在内地拍片,在香港很少碰到这么有挑战力的剧本。和内地演员的合作,真的有兄弟姐妹的感觉。”姜武在一旁老成持重地说:“这部电影最重要的是感人。文隽非常有智慧,他让我们把一种怀旧的情绪,把过去兄弟姐妹间的情谊留给现在没有兄弟姐妹的独生子们。”
《我的兄弟姐妹》:电影节唯一满场的国产片
虽然落选第五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片,但《我的兄弟姐《我的兄弟姐妹》妹》却受到了观众的绝对追捧。昨日,该片在环艺和上海影城的两场展映全部爆满并出现加座,成为本届电影节唯一一部满场的国产电影
《我》片在上海的热映只是继其前两天在广州南京首映火爆的一个延续,这部仅有280万元投资的低成本影片,凭借其质朴感人的催泪效应,在前期试映时一鸣惊人,随即便成为近期最值得期待的一部国产片,上市后果然打动了无数普通观众。昨日记者悄悄潜入影院,纸巾抹泪的动作在此间随处可见,场面着实感人。
导演俞钟这次带着梁咏琪陈实和四个小演员专程来沪参加首映,梁咏琪承认,自己为影片配音时看了一半已哭得不行,她还大声提醒到场的影迷“记得一定要带着纸巾去看片”。而四个小演员曾被导演俞钟指为“没心没肺”,因为他们在看没配乐之前的片子时只是觉得好玩,但昨天他们在环艺第一次看了完整版本后,“老大”、“老二”、“老三”都掉下了眼泪,只有“老四”逞强说自己只是“迷了眼睛”,而陪他们来的妈妈和奶奶们则早已眼睛红肿。
《我》片在环艺上映4天,票房已过10万元,来势之凶猛盖过了早先一部也很火爆的国产片《刮痧》。《刮痧》在全国票房达1300多万元,俞钟则保守地希望《我》片的全国票房能达到1000万元,业内人士表示:《我》片已绝对具备了与《刮痧》抗衡的市场实力。

《我的兄弟姐妹》 - 相关消息 [回目录]

《手足情》昨首映 黄百鸣否认仿照《我的兄弟姐妹》
本报讯:被宣传为“2002年版《我的兄弟姐妹》”的《手足情》(粤语版)昨日下午运抵广州市一宫作首场放映,编剧兼制片人黄百鸣、主角张智霖以及片中配角香港影坛新人卢淑仪一行人到广州举行新闻发布会及观众见面会。新闻发布会《我的兄弟姐妹》上,记者难免把《我的兄弟姐妹》和《手足情》作一比较,对此,黄百鸣表示,《手足情》与《我的兄弟姐妹》桥段相近“纯属巧合”。
黄百鸣:“没看过《兄弟姐妹》”
被誉为“国产片月头号商业合拍片”的《手足情》讲述三兄妹失散多年后重逢并涉及戏剧化的黑帮仇杀,桥段上和去年赚眼泪又赚票房的《我的兄弟姐妹》极其相似。对此,制片人黄百鸣大方否认跟随《我》片的良好票房势头而制作《手足情》:“这剧本早在1999年已经写好,当我正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就听说有一部类似题材的电影在上映。当时我故意不去看,担心有了对比参照会影响自己的创作;而既然已经开始拍了,就按照自己的想法拍下去,观众拿这两部电影进行比较我也不介意。那部影片到现在我也没看过。”
说到工作计划,黄百鸣记者透露,近期正在计划把他的经典影片拍成电视剧,首先要改拍的是《搭错车》,随后是《夜半歌声》。近年香港市道不景气,作为在香港做电影出身的资深艺人,黄百鸣对盗版深恶痛绝,表示要发展香港电影市场首先要打击盗版,同时和内地加强合作,希望内地进一步放宽合拍的条例。

《我的兄弟姐妹》 - 宣传海报 [回目录]


《我的兄弟姐妹》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我的兄弟姐妹》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329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2-19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