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丁酉(鸡)年十月初一

影片《麻将》

《麻将》去
《麻将》海报

是第一部将台北作为国际城市舞台来发展故事情节的台湾电影。由四个叛逆青年组成“犯罪四人帮”骗财骗色的情节,呈现了以金钱为一切的台北社会的荒谬可笑,极具批判性。故事迂回起伏,本片对台北这个冒险家乐园的贪婪人性有相当深入的刻画。片中大量采用外国演员和英语对白,在台湾电影中算是创举,也凸显出故事的国际化氛围。

《麻将》 - 影片概况 [回目录]

导演:杨德昌(EdwardYang)

编剧:杨德昌(EdwardYang)

主演:柯宇纶张震唐从圣王启赞、维吉妮亚•雷多尔恩(VirginieLedoyen)、金燕玲吴家丽

类型:剧情/喜剧片长:121分钟

制片国家/地区:台湾(拍摄地)

上映年度:1996

上映日期:1996年9月6日(加拿大)

语言:普通话、闽南语、英语、法语、粤语

又名:《Mahjong》

《麻将》 - 剧情梗概 [回目录]

红鱼、纶纶、牙膏香港四人组成一个小集团,到处敛财骗色。有一次,他们在硬摇滚咖啡店里遇见千里迢迢从法国来台北寻找男友马可而走投无路的女孩马特拉,“红鱼”因想拉皮条获利,而对马特拉伸出援助之手。红鱼等人坚持的是号称台湾第一号大骗子的父亲处得来的秘诀:动脑筋,不要动感情。

帅哥香港让他刚认识一天的“马子”爱丽斯陪他的每个哥们上床,女孩开始不从,红鱼、香港与牙膏以娴熟的戏红鱼又用他那一套“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每个人都在等着有人教他该怎么做,然后他就跟着怎么做。”的理论说服了她,后来爱丽斯竟也依了。牙膏的名言:“跟女人亲嘴会倒霉”

《麻将》海报1
《麻将》海报

红鱼和酒吧妈咪谈判成功,意图欺骗马特拉,让伦伦带她来见他们,伦伦良心发现,把一切都告诉了马特拉,并带她躲到了自己家。

红鱼要报复曾经与父亲奸情的Angel,指派香港去勾引这个老女人,Angel约他过夜却领来了两个女朋友,她们拼命的喂他食物,期待他像种马一样在床上伺候她们,那一瞬间香港才发现自己成了他们的猎物,感到恶心。爱丽斯歇斯底里地缠着香港,香港伤她的心,却没有快意,而仅仅因为对女人一向无所谓……

红鱼找到被人追债而藏起来的父亲,父亲一生骗人无数,最后深觉其中的虚空,在走投无路下而与情人拥抱着自杀了,红鱼恍然大悟,原来父亲并不是照他教自己的那样去做:他动了感情,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时间红鱼所有从父亲那儿学来的哲理都失去作用。父亲好友邱叔被Angel害的很惨,求红鱼帮忙,他告诉红鱼Angel其实不是十年前骗了爸爸的那个Angel。红鱼愤怒了,把所有的子弹射向邱叔,一边哭一边问:“你们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就为使我们像你们一样卑鄙、无耻吗?”继而举枪欲自尽却已无子弹。

红鱼已经失踪,香港还在哭泣,牙膏被女人吻了会很衰,马特拉离开伦伦去找法国佬男朋友,伦伦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马特拉,马特拉从人群中走来,两人不顾一切的狂吻……

《麻将》 - 人物介绍 [回目录]

牙膏(王启赞饰)
牙膏是四个人中最为无心的一个,直接,嚣张,可是仅仅因为艾丽丝的一吻就气得暴跳如雷,再也不碰这个差点让他变“衰”的女生。感情在他身上是永远阙如的,甚至伤心,甚至恐惧,吝啬到不能够为自己付出。就是这样的孩子,游刃有余地骗人,却只是动物性地生存,连人最基本的心智都不具备,最简单的交流都不会。当电影给我们一个光明的尾巴,在明亮的街灯背后,刀枪不入的他又在向着装扮更为怪异、更年轻的同伴传授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香港(张震饰)

《麻将》张震:饰演高大英俊的“香港”
张震:饰演高大英俊的“香港”

高大英俊的香港,正像他那个物化的名字,他本人已经物化为性工具,为了钱,为了报复,为解决同伴的性欲,四处下饵,以色相诱人,甚至不分男女。面对那三个成年女子,香港伏地大哭,无助而年轻的声音穿透整个世界的黑暗,镜头在台北水泥森林的夜空盘旋,好像突然一脚踩虚,雁足空悬,17岁的香港要重新经历一片空白的童年

红鱼(唐从圣饰)
如果没有父亲的跑路和死,红鱼应该会成为一个比他父亲更卑鄙也更有钱的骗子。他有脑子有胆识,17岁就养得起一班朋友,天生具备领袖气质,一切尽在掌握,甚至可以鄙夷和教训父母。可是他所有教条的传授者就突然背弃了他奉为圭臬的一切,用死向他打开了一扇他从未曾涉足的门,门里透过的那道光眩目强烈到让他的世界瞬时崩溃,全部信条突然落空,世界成为一个恐怖的黑洞。“老爸,你怎么这样告诉我!”要用死亡来证明另外的规则,这个已经习惯了欺骗和不动感情的孩子怎么能够面对?鲜血染红了白墙,他对自己举起了枪。杨德昌的镜头一改急促和紧迫,在狭小的房子里慢慢上升,俯瞰着这个一下子变得这么软弱的孩子。如果还有人说杨德昌只会狠狠地解剖和批判,这时,你会触摸到他内心的道道伤痕,看见他的满脸悲容。

伦伦(柯宇纶饰)
红鱼说这是我小学同学伦伦。他是个安静不多话心地善良的人,请容许我很媚俗的说一下,虽然不具有可比性,但他给人感觉就像花泽类,是四人中最善良的一个。他第一次看到柔弱倔强的马特拉,大概就爱上她了吧。对于红鱼他是隐忍的——他充当翻译,但也在默默反抗——偷偷救走马特拉,藏在家里。他眼见着心爱的人被骗被伤害,心里痛苦的要命。在警察局里他被马特拉吼了一嗓子,他以为这就是结束了。但是当他被小活佛吼,他无奈地说你吼我是需要我,奇怪了,今天总是被人吼,早上被那谁中午被那谁吼下午被……被……马特拉,马特拉,马特拉。他一切都明白了,对他吼是因为需要他。有时候口是心非是不得以,希望,明白。有人说伦伦和马特拉是片子里唯一的一束光亮,我喜欢他们,当他们在人潮拥挤的街头找到彼此,一切都不重要,来之不易的拥抱,亲吻。然后戛然而止,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还是好的。

《麻将》 - 导演简介 [回目录]

杨德昌(1947—2007.6.29),台湾电影导演,其电影作品深刻、理性,有强烈的社会意识,被称作“九十年代最具影响力的台湾大师之一”、“台湾社会的手术灯”,在世界影坛享有盛誉。

杨德昌出生于上海,成长于台北,祖籍广东梅县。1949年2月,一岁多的杨德昌随父母迁台,自此成长在台北。

《麻将》导演:杨德昌
《麻将》导演:杨德昌

杨德昌1969年毕业于新竹国立交通大学控制工程学系。在大学里,受西方思想影响,杨德昌一毕业就出国留学,1970年进入佛罗里达大学研读计算机硕士,1974年转赴美国南加州大学念电影并成为导演,但没修完课程就离开。后来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附属海军国防反潜研究所担任计算机设计。2007年因大肠癌于美国当地时间6月29日于洛杉矶比佛利山庄的住处病逝,享年59岁。他的去世被认为是“台湾独立电影时代的终结”。

1982年参加拍摄《光阴的故事》,该片被称作台湾新电影的开山之作。1983年编导《海滩的一天》。1985年编导《青梅竹马》,1986年编导《恐怖分子》。1991年编导《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1994年编导《独立时代》,被评为1994年台湾十大华语片之一。1996年导演《麻将》,2000年导演《一一》。杨德昌的电影主要描写台北城市生活,与侯孝贤的乡土电影形成鲜明对比。杨德昌与台湾知名歌手蔡琴曾有过婚姻,但已离婚。

《麻将》 - 幕后故事 [回目录]

拍摄《麻将》后,杨德昌经济状况非常拮据,片子入围了柏林电影节。但杨德昌却邀请了全部工作人员参加影展。为了这件事,陈博文不解,说:“你经济状况这么差,为什么还要邀请所有工作人员到柏林去?”杨德昌回答:“在台湾,电影如此没落、不景气,大家做电影这么没尊严,那晚辈怎么去想象做电影是一件很光荣、很有尊严的事?大家到国外走一下红地毯就知道那种感觉。”所以负债一百多万的杨德昌要请所有工作人员到柏林一趟。表面严厉的他,事实上对幕后人员蛮关爱,此举让陈博文等人很是感动。

在《麻将》(1996年)中,杨德昌用更加分裂的手法批判台湾社会现实,角色是闹剧,故事是闹剧,而整个社会莫过逾最大的闹剧。“现在这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自己要什么,每个人都在等别人告诉他怎么做。”这是杨德昌的电影《麻将》的主旨。当代社会,人们总是过分忙于物质财富的积累而疏于精神上的思索,在现代西方文明影响下的台湾更是如此。多数台湾人的财富获得迅速积累,然而,他们缺少了精神上的寄托,一时间,大家似乎真的不知自己要什么了,赚钱的目的是什么,是过得好一点吗?当物质生活舒适之后,赚钱的目的是什么呢?于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没有人知道自己要什么了;再然后,台湾真的有可能走向毁灭。台湾作家宋泽莱的小说《废墟台湾》就曾预言了台湾的毁灭状态,杨德昌虽然没有明确台湾毁灭的景象,但他借片中人物的嘴已经隐喻了台湾都市化进程中非常严重的精神危机与生存危机,并且向台湾民众发出了警示。影片曾获1996年柏林电影节特别推广奖及1996年新加坡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麻将》 - 经典台词 [回目录]

“这年头要出人头地,要动的是脑筋不是感情,要想害别人,就害他动感情。”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骗子,一种傻子。”

“现在这个世界已没有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他们拼命看电视杂志广告畅销书,为什么?为的就是想听别人告诉他们怎么过,怎么活。只要你去告诉人们他们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们一定会相信你,这样我们不就发了!”

《麻将》 - 原声音乐 [回目录]

近年在网络走红的歌曲《不要再来伤害我》是翻唱自郑智化为电影《麻将》所做的主题歌《Ain't I flyingl ike a bird》,这首主题歌被作为酒吧背景音乐在影片中不断播放。

《麻将》郑智化
郑智化

郑智化《麻将》专辑介绍:
1996年1月配合电影《麻将》的上映,郑智化推出第十张、也是第二张台语专辑《麻将》。
专辑名:麻将
出版年月:1996年1月
出版公司:丰华唱片公司
制作人:郑智化、陈复明

歌曲列表:
1、麻将(台语)
2、Ain’tIflyinglikeabird(台语)
3、拉客(台语)
4、一个人卡快活(台语)
5、麻将(演奏曲)
6、Ain’tIflyinglikeabird(演奏曲)

《麻将》 - 精彩评论 [回目录]

《拿青春赌明天》

有人形容杨德昌的《麻将》是“什么都打,就是不打麻将”,观其全片的却找不到麻将的影子却又无不暗合麻将之道,台北本身就成了一座方城,一张麻将的舞台,人人都可能成为雀,人人也都可胡牌,只要你运用麻将规则。从《独立时代》起扬德昌开始求变,走出以往作品的严肃外观和压抑情韵,到了《麻将》换而代知是以一种鲜明恨世的狂放与放肆的张扬,并用黑色幽默的笔处渲染眼中的社会,呈现出几近乎某些荒诞喜剧味道。

红鱼和他父亲成为黑道扑杀的目标;玛特拉成为红鱼、小活佛的扑猎的目标;爱丽森成为香港牙膏、红鱼的囊中之物;香港猎艳安琪儿不幸自己倒在石榴下反成一只雀,香港的哭泣被扩大成为台北的哭泣;今天你成为捕鸟雀的“”,明天又成为被扑的“雀”,有人摸红中胡了,有人被打成白版跳了伞。好一个任凭东西南北风,东风无力百花残。

《麻将》海报2
《麻将》海报2

在现实的混乱、庞杂之中,每个人在他人的眼中莫不变成钱的代号,女人则还有一项附加价值就是美色,人与人之间的疏离只剩下相互利用、相互竞争、相互倾扎,冷漠、无情写在每个人的脸上,特别是当看到象红鱼、牙膏、邱董这样的骗子流氓象正经人一样彼此抱怨时,他们应该被看作傻瓜来嘲笑,在钱与性的诱惑中世界只剩下两种人:骗子与傻子。

只有一种悲痛能够持久,那就是因为失去财产而产生的悲痛;时间能减轻一切痛苦,唯独对于这一种却会加深;陈富豪在乱战倒下了,红鱼正踏着他父亲的不归路,邱董求也追寻着陈富豪足迹踏上不归路,小活佛重复着红鱼的昨天,一切都在循环轮回之中旋转,而人类的情感在这些人中到达零度,在虚无之中人看不见吞没他的无穷,这直接地表达了扬德昌对于台湾对这个时代的迫切感受。

只有伦伦成为扬德昌留下希望的火种,他目睹了作为混混们的所作所为,在光怪路离的天空里,良心的发现欺诈获取后的虚空与失落,才发现自己原来完全活在错误之中,伦伦注定不是普罗米修斯,挽救不了被侵蚀的社会毒果。上帝为我们关上一扇门,但毕竟留下一扇希望的窗。

《大汗淋漓——大豆看》

因为一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下简称《牯岭街》),于是对杨德昌有一种敬畏之情。不像王家卫,他是代我们立言的人,我们的内心有了隐秘,爱而不能,爱而不敢,王家卫就替我们一咏三叹地说出来。杨德昌不同,我感觉得到他造成的压力,一种对你的耐性的考验。看完《牯岭街》让我大汗淋漓,气都喘不过来。之前,我还由衷地喜爱着《阳光灿烂的日子》,之后,我只好回到黑暗之中,把自恋与自怜全都收起来,才敢稍稍捡回一点自信。

而《麻将》让我见到另一个杨德昌,他不像在《牯岭街》那样沉着,而是急切起来,情节环环相扣,很抓人,似乎怕我们没有耐性看完他的片子走了。尽管仍然多为夜景,但不会暗暗得几乎看不清人物。所有的人物我们也都看得清他们的模样,在《牯岭街》里,杨德昌让我们离其中的人似乎还有点儿距离;而这部片子里,他干脆带我们走到跟前,听他们说,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要动脑子不要动感情。

《麻将》剧照1
《麻将》剧照1

杨德昌,就像那个终于醒悟了的父亲,忧虑地望着红鱼,望着香港,望着小活佛。这还不算,他还安排了一个未被污染的纶纶走进红鱼的生活,让他来示范正确的人生选择。

红鱼,那个“不要脸的台湾里最不要脸的人”培养出来的不要脸的儿子,我们从一开始就在等待他的崩溃。而杨德昌的忧虑越来越盛,红鱼父的情人出场了,忍受着红鱼的辱骂,说的却是土极了的台词:“不管发生什么,你要相信你爸爸是爱你的。”直到,红鱼终于见到了用死亡告诉他另外一种选择的父亲,轻轻接触了父亲的脸,崩溃开始了。我注意到角落处的那个垃圾桶,黑色的垃圾袋在风中摆动着。红鱼依然十分冷静,把枪藏在里面。那其实是一个习惯性动作,可能红鱼自己也都还没有明白,崩溃已经在他的内心里发生。

《麻将》
《麻将》剧照2

崩溃全面爆发的时候,我几乎要站起来了。邱董又在喋喋不休地重复“没有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之类的骗学要义,红鱼则拔枪射击。一枪,追问,再一枪,再追问,再一枪,一句比一句紧迫的追问。杨德昌好像不甘于只做一个导演,挺身而出,他的忧虑变成完完全全的愤怒。竟是这样的追问,一枪追着一枪;竟是这样血腥暴力的“终极关怀”,闻一多希望他眼中的祖国死掉烂掉的时候,已经够令人吃惊了,但其实他还在讲究着诗的韵律格调;而现在杨德昌已经毫无顾忌,肯定会有人说“怎么这样说教”,但管他呢,追问不以这样极端的方式出现,有谁在意?把死亡确确实实地压到你眼前,在死亡带着尖锐的痛苦一寸寸地沿着你的神经抵达时,还有什么可以虚饰?

而历史仍在继续,新的一轮腐败继续发生,在愤怒发作之后有什么能够缓解?沉痛的杨德昌返回导演该站的位置。然而我感到他的不甘与不忍,马特拉返回来寻找纶纶,最终两人接吻的情节一眼看得出是导演硬加上去的,它与整个电影迫切的调子多么得不合,然而,又是多么的应该。杨德昌也许在沉痛而绝望地流泪,但他不忍把这种沉痛与绝望传达给我们,所以他最终选择了撒谎。也许这对整个电影在艺术上是一种伤害,可是谁说这又不会成为对艺术的一种挽救。倘若艺术非得如此,像卡夫卡,像《索多玛120天》那样绝望,还是烧掉它罢,把它逐出理想国罢。

依然是大汗淋漓,依然是气喘不均,杨德昌并没有改变,依然是那个怀着沉痛和绝望悲天悯人的人。

《麻将》 - 获得奖项 [回目录]

第23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男配角(王启赞)

柏林电影节阿尔弗雷德•鲍尔纪念奖、特别推广奖,入围主竞赛单元

1996年新加坡电影节最佳导演

《麻将》 - 精彩剧照 [回目录]

《麻将》 《麻将》 《麻将》 《麻将》
《麻将》 《麻将》 《麻将》 《麻将》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麻将》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957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13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