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丁酉(鸡)年十月初五

《桃色》 - 基本资料 [回目录]

电影海报

片名:桃色
美丽 Colour Blossoms
主演:章小蕙 吴嘉龙 松坂庆子 河莉秀
片长:103 分钟
类型:爱情
地区:香港
导演:杨凡
年份:2004年10月28日
语言:粤语

《桃色》 - 幕后 [回目录]

新片《桃色》将改名为《美丽》,临时加入的韩国变性明星河莉秀,带给章小蕙很大压力,据悉河莉秀是因“三个女主角平均戏份”才接拍,而她也首度上大银幕倾诉变性人心情,要以演技向章小蕙挑战。
可能是章小蕙带给杨凡太大“惊奇”,杨凡为新片壮声势才邀请河莉秀加入,以自身经历饰演一位变性人,和日籍男星泽壮太郎有激情演出。杨凡昨天忙着开工,这两天已抵达香港展开造型和试妆的河莉秀,据闻令导演有惊艳感觉,原本以为河莉秀过于冶艳,相见之下才发现她竟然又年轻又清纯,因此也把部份重头戏放在河莉秀身上。
章小蕙在电影里饰演女房东,和房客有SM情欲演出,和松土反庆子也有一段同性情欲,章小蕙全心培养和松土反庆子的友谊,两人约着去做脸,却故意忽视河莉秀要来抢地盘的事实,香港媒体报导她内心其实很怕被全身上下都相当完美的河莉秀抢走锋头。
据工作人员透露,河莉秀也不是省油的灯,对戏非常在意的她很注意角色安排,和导演说话非常有礼貌,嗲功也不比章小蕙差。
不过,河莉秀最吸引导演杨凡的卖点,还是她上大银幕演出真实自我,并用内心戏演出男人动手术变成女人的“美丽”,河莉秀的完美身材究竟会露多少?也令人好奇。除了《美丽》,曾志伟的新片《我的老婆是男人》对河莉秀也有兴趣,去香港拍片的她,曾说过很想和很MAN的古天乐合作,为了他,也许愿意多露点儿吧。   

《桃色》 - 评论 [回目录]

电影《桃色》集合内地、港、日、韩四地台前幕后的精英制作,要说的正是个非同一般的“情色故事”。正如导演杨凡所说,整部电影受《牡丹亭》启发,《牡丹亭》中的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正是本片要旨。情可以令人执迷,更不惜为此作出牺牲。电影中的女主角个个爱到竭斯底理,而一直有传章小蕙在电影会来个大解放,在戏中演绎性虐待场面,而河利秀也毫不逊色,戏内二人与SHO分别在房间及屠宰场拍摄一整夜,她们能作出如此大的突破,只因对导演杨凡的十分信任。
导演杨凡表示拍摄此场面前跟章小蕙作过很多心理辅导,章小蕙途中曾因心理压力而在片场大哭数小时,但最后在杨导演软硬兼施下,章小蕙终于乖乖完成拍摄。现在《桃色》公映在即,松坂庆子及河利秀将在本月27日早上到港出席当日下午的记者招待会及晚上的首映。
杨凡执导的电影引起连番哄动,五人之间的四角关系微妙,堪称中、日、韩划时代情欲爱情片。

《桃色》 - 剧情 [回目录]

在一间尘封了三十年的公寓里,美丽的香港地产经纪(章小蕙饰),高雅的日本贵妇(松板庆子饰),及一位韩国神秘女郎(河莉秀饰),围绕着忧郁的摄影师Sho,以及痴情的警察(吴嘉龙饰)发生了一个个生死缠绵的情爱故事……
华服素颜
《桃色》有一张浓妆艳抹的脸。画面炫墨弄彩得极尽奢华,大块出位的颜色肆意地涂抹上一切物事和影像,好像患上某种妖艳的痼疾。杨凡不仅是导演,也是个毫不吝惜颜料的画家,在某种意义上镜头被他当作了画布。从那个河莉秀独自在房间里等待情人的镜头便可窥一斑,猩红的胭脂浸染在女人凝脂般的脸颊,褐蓝色的床罩被胡乱拉扯过来掩住胸口,横条纹路深浅叠迂,与老虎形状坐椅上的黑黄斑皮相呼应。虎是兽中之王,它被设计成一把座椅,张着血盆大口的虎头变成了扶手。这当然是个与性有关的危险信号,女人的驾驭感和主动权赫然言表。大红色的床单隐隐饱含着邀请和骚动,预示着下一刻的风雨欲来。纤细茎叶的花饰灯具散发出迷离的光晕,在梳妆镜的折射下,让人感觉房间更为逼仄和拥挤,仿佛情人贴紧身体时胸腔的沉闷和窒息。桌台上零碎而整齐的摆设精致昂贵。女人乌黑的长发披泻在赤裸的背部,神情安然。这无疑成功地架设了一个情欲流转的空间,有着种种确定的澎湃激情,又有着种种无法确定的欲望姿态。在后来有女人辗转出现的房间里,家具、窗帘、墙壁等关键符号都被纳入深沉的暖色系,尤其是红色,简直铺天盖地。而《桃色》中任何一个女人,穿着各种颜色的衣裙,在房间里穿梭来去,巧笑倩兮,都是眩目的搭配,热烈的融合。
《桃色》中尤物们的脸孔个个不见素面、艳若桃李,冰银或冰蓝色眼影以及朱红唇彩之下,双腮润红。头发或用发胶高高塑成鬓,或俏丽地卷曲在耳畔,或自然曳肩。有的时候佩戴大枚的花样耳饰,踩上细细的高跟鞋。身躯被包裹在华美的寸缕中。松坂庆子其中就有一套装束是嫩绿色的低胸短裙,旗袍小立领,外罩一层紫色花朵的紧身薄纱,指甲晶亮,春光旖旎。
《桃色》中男人出现时的画面则是迥异。杨凡没有再妖娆如作油画,而是倏地静默下来,仿佛握了一支木头铅笔,手指上沾染铅屑,在如同微雨的沙沙声里画起素描。比如Sho下巴上的胡茬,舒适的白色背心,一切如此简洁恬淡。他们在光线明亮的空间相对,吴嘉龙站在满是落叶的地面上抬头仰望,Sho在房间里独自拍摄……杨凡在描摹男人时是轻快明亮的,没有拥挤的颜色,有的是最柔和本真的配搭,但不妨碍那些暧昧和诱惑的分子仍在空气里漫溢流淌,一切都在发酵和酝酿,像滂沱大雨过后的青草味道,一如他自己措手不及的沉浸。
画中春光
当那张赫然醒目的广告牌在过海隧道招摇过市时,《桃色》中膨胀的欲望已经对公众伸出了隔靴挠痒的手指。画中回避下面孔,只留下躯体。这无疑是设计者的高明之处。人在为情欲侵蚀的时候,五官会无法自控地出现扭曲和痉挛,那最私隐,最纯粹,也最为丑恶;如同原罪的一种。而剩下单纯的肢体表演,则更富有舞台剧式的魅力。女人高抬的长腿,裙底春光若隐若现,束紧的薄袍可以使任何男人血脉贲张。她是背靠着墙壁的,这隐喻着内心有所倚仗,当然我们暂且无法探测这份骄傲感从何而来,但她确实有股笃定自己掌控全局的气息。大红色的高跟鞋是个危险而热情的信号,鞋跟纤细欲折。她几乎是带着挑衅的意味面对男人。而男人的身体微微有些伏屈,没有最恰到好处的重心和支撑,气质也自然无法闲适,他的手指搭在女人的膝盖部位,力道不重,似有犹豫,又传达出一种欲拒还迎的讯息。这个镜头明显流露的是一种猎人与猎物的关系,双方都在伺机而动。
至于松坂庆子和章小惠的戏,没有预想中的半掩琵琶,相反两个女人在戏中简直魅惑到了骨子里。松引领章碰触自己时脸上流露的兴奋和沉溺,与章的疑惑和踯躅形成鲜明对比。已过天命之年的松仍旧老辣惹火,放浪形骸已被她演绎成为一种无法抵挡的风情。而章的俏丽短发、黑色吊带裙仿若情窦初开的少女,面对畸形而刺激的情欲涉水试探,小心翼翼,然而内心却似乎也在等待着华彩的奏晌,并准备让自己毫不犹豫地纵身扑入。
不管是《美少年之恋》中的尹子维,《少女日记》里的邓浩光,还是《游园惊梦》中的吴彦祖,和《妖街皇后》中的林伟亮以及美国水兵……—这些形象俊朗高大健硕的男演员,都无一不在杨凡的电影中层露过他们绝美的形体,而杨凡也把这种强烈的个人审美,渗透到了影片的整体情绪中,譬如激情澎湃得近乎原始的情爱场面,和一些冲淋时的嬉戏等,即便在《少女日记》这么纯情的影片中,也颇有用心地设置了诸如沙滩、游泳池和舞蹈房这样的场景,借机展示主人公的健美。不过较之后来的野性,那个时候还显得很阳光和朴实,但已经呈现出了一点自溺的痴迷。当然这些大都为模特出生的新面孔,也正是从这里开始走红银幕的。而在杨凡近来影片中几次担任画外配音的林青霞,更是看好这次参演《桃色》的日本超级模特Sho未来在影坛的大好前景。不过与之前的型男相比较而言,这个日本模特虽然留着一脸络腮胡须,形象颇似竹野内丰,但总体上还是感觉过于干净和瘦弱。而另外一个男演员吴嘉龙,却是实实在在标准的杨凡电影中的男性角色,强有力的手臂,结实的肩膀,阔厚的胸肌,无一不弥漫出一种雄性的阳刚之气。虽然曾有传闻,其父吴耀汉一度反对他饰演激情戏很多的男一号,才换成了现今的角色,但是看看吴嘉龙之前拍过的写真,就会知道赤身裸体对他也并非头遭,从这一点看来,很难保证他不会在这部极具争议的影片中,利用一下自己的身体本钱搏个出位了。
但是与男性相比较而言,杨凡对女性的审美却一直不那么明明显和独特,特别是在早期的时候,虽然也捧红了几个像张曼玉、钟楚红这样如今的大牌,但是那时对她们形象的塑造和性格的刻画,却是主要来自影片的故事本身。直到《妖街皇后》中,他才在造型上浓墨重彩起来。繁复华丽的室内装饰,色彩艳丽饱和的假发和浓妆;夸张多变招展打眼的服装等,都显现出另外一种歌剧脸谱式的美丽妖气。此外杨凡还不时流露出一种复古的偏好,譬如《少女日记》中出现过的那种带气囊的香水喷器,也在《妖街皇后》中被用到。虽然只是一个小的细节,而且在《少女日记》中恐怕还是无意为之,但在《妖街皇后》中,则不能不说是别有一番心思了,这个道具与影片的邪气有着恰如其分的吻合。至于这次倾力打造的《桃色》,也明显可以看出是在这一风格上的强化,先不说这个尘封三十年的老宅,有多么庞大的可供现代加复古的设计之处,单看章小蕙、松坂庆子、河莉秀,这三个不同味道的女人以如何百变的造型出场,就足以点燃整个银幕。但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在追求真爱的迷途中,她们那被异化的如妆的容颜,与背后隐藏的惧怕伤害的内心,却也有着让人伤神无尽的对照的理解。而浓妆的残褪和溃落,则又极富张力地隐喻了另一个世界的决堤。
杨凡三色
杨凡自小成长于中国香港台湾两地,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早年毕业于圣宝罗书院,年轻时游历欧美各地,修研电影及摄影专业。在其早期的摄影作品(如《一个摄影家镜下的巴黎》、《少年游》等)中,他的这种流浪的气质和中西混杂的人文气息,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而在这之后开始的电影导演生涯,更是沿袭并发扬了他这一时期的本色。《少女日记》是包括杨凡、陈万辉在内的众多主创人员的“第一次”,讲述一对男女简单的相遇、倾心、错位和别离;画面干净格调清新,无论在室内还是室外,都用上了强烈的灯光照明,使得童话般的意境呼之欲出。而在这之后,杨凡的电影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以唯美和浪漫的格调著称影坛。他和亦舒合作创作的《玫瑰的故事》、《流金岁月》等影片,更是当年香江红极一时的爱情经典;“家明”系列创造的那些英俊、不苟言笑、书生气的男性形象,堪称当时许多女子心中的白马王子模板。
但是在这之后,不知是电影的外部境遇发生了变化,还是杨凡的个人内心的悄然转变,他的电影风格发生了极大的逆反和颠覆,异色和畸恋(如《美少丰之恋》、《游园惊梦》等)竟然一下子成了他关注和焦虑的重点。可熟悉杨凡电影的人,还是能够发现无论在艺术手法,还是影片的质地上,这些电影都较前期的“童话”和“散文”更加的成熟和具有责任感,他和陈果合作的《妖街皇后》就是这一特殊时期最为不可多得的佳作,在技术层面,它的场面调度和人物设置更加的繁杂,而在思想和情感方面,也走出了以往的青涩和单薄,变得异常的厚重和深沉,虽然用的都是不知名或者非职业的演员,但形象却无一不是异常的丰满和真实。无论是那些被话剧风格化的人,还是那个心思无邪开朗自足的阿莲,都被赋予了不同侧面的生活质感和层次。黑街是一个边缘的群落,但是在混乱不堪的生活和光怪陆离的现象背后,小莲最终看出了不一样的人生意蕴。
杨凡不是一个多产的导演,一方面由于他在艺术风格上追求细节和个人想像的完美,另一方面则由于,在一段时期的创作之后,他常常会出现一个转型的平台期,那么如果将前面归纳为“本色”和“异色”期,那么《桃色》则代表了他对之前情爱的进一步彰显,不过也许现在说它将开创杨凡本人,或者香港电影新的“桃色期”还为时过早,但是起码有一点我们可以欣喜地看到,香港的情爱电影开始出现了这样优质的创作。而在这个基础之上,则更让人期待出现韩国情爱类型片那样的繁荣。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桃色》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4028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8-03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