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十月初三

(图)《女人》选自《清华八年》《女人》选自《清华八年》

梁实秋散文的笔调是随性、幽默的,《女人》在字里行间就总能体现出他作为一名男性对女性特点的细微观察及解剖,但更多的是掺杂了作为一个不同于女性的男性视角。这是一篇有趣的散文,先尽数女人的种种缺点,却在缺点中透出女人的可爱,最后只用一段直接赞美女人。

《女人》 - 简介 [回目录]

《女人》收录与梁实秋的散文《清华八年》,这本散文集开篇就是《女人》。
书名: 《清华八年》
页数: 273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8-8-1

《女人》 - 作者介绍 [回目录]

(图)梁实秋梁实秋
梁实秋(1903.1-1987.11.3 ),现代著名的散文家、学者、文学批评家、翻译家,原籍浙江杭县,生于北京

梁实秋,学名梁治华,字实秋,一度以秋郎、子佳为笔名。曾赴美留学,后任教于南京东南大学和暨南大学。曾与徐志摩闻一多创办新月书店,主编《新月》月刊。后迁至台,历任台北师范学院英语系主任、英语教研所主任、文学院院长、国立编译馆馆长。

代表作有《雅舍小品》 、《雅舍谈吃》、《看云集》、《偏见集》、《秋室杂文》、长篇散文集《槐园梦忆》等。译有《莎士比亚全集》等。主编有《远东英汉大辞典》。

《女人》 - 节选 [回目录]

女人的哭:
“哭也常是女人的内心的“安全瓣”。女人的忍耐的力量是伟大的,她为了男人,为了小孩,能忍受难堪的委曲。女人对于自己的享受方面,总是属于“斯多亚派”的居多。男人不在家时,她能立刻变成为素食主义者,火炉里能爬出老鼠,开电灯怕费电,再关上又怕费开关。平素既已极端刻苦,一旦精神上再受刺激,便忍无可忍,一腔悲怨天然的化做一把把的鼻涕眼泪,从“安全瓣”中汩汩而出,腾出空虚的心房,再来接受更多的委曲。女人很少破口骂人(骂街便成泼妇,其实甚少),很少揎袖挥拳,但泪腺就比较发达。善哭的也就常常善笑,迷迷的笑,吃吃的笑,格格的笑,哈哈的笑,笑是常驻在女人脸上的,这笑脸常常成为最有效的护照。女人最像小孩,她能为了一个滑稽的姿态而笑得前仰后合,肚皮痛,淌眼泪,以至于翻筋斗!哀与乐都像是常川有备,一触即发。”

《女人》 - 作者谈女人 [回目录]

梁实秋先生不止一次说到女人的脸。先生说:(女人)到了中年,全变了,曲线部还存在,但满不是那么回事,该凹入的部分变成了凸出,该凸出的部分变成了凹入,牛奶葡萄要变成金丝蜜枣,燕子要变成鹌鹑。最暴露在外面的是一张脸,从“鱼尾”起皱纹撒出一面网,纵横辐辏,疏而不漏,把脸逐渐织成一幅铁路线最发达的地图,脸上的皱纹已经不是熨斗所能烫得平的。

先生还说:好像有些女人对于脸上的情况较为敏感。眼窝底下挂着两个泡囊,其状实在不雅,必剔除其中的脂肪而后快。两颊松懈,一条条的沟痕直垂到脖子上,下巴底下更是一层层的皮肉堆累,那就只好开刀,把整张的脸皮揪扯上去,像国剧演员化妆那样,眉毛眼睛一齐上挑,两腮变得较为光滑平坦,皱纹似乎全不见了。此之谓美容、整容,俗称之为拉皮

先生对女人发福深有感触。他说:女人的肉好像最禁不住地心的吸力,一到中年便一齐松懈下来往下堆摊,成堆的肉挂在脸上,挂在腰边,挂在踝际。

这些个案的始作俑者便是具有魔术效应的年龄。先生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先生说:女人的年龄是一大忌,不许别人问的。他还举例说,有一位女士很旷达,人问其芳龄,她据实以告:“三十以上,八十以下。”先生在作了一番考察后诙谐地说:据我看,估量女士的年龄不妨从宽,七折八折优待。计算高僧的年腊也不妨从宽,多加三成五成。先生的豁达、机智,尽显于纸端。掩卷而思,却不由让人平添一种人生苦短的惆怅。

《女人》 - 赏析 [回目录]

在女人的性格缺点方面,梁实秋开篇就说“女人喜欢说谎,假如女人所捏撰的故事都能抽取版税,便很容易致富。”虽然他的意思并不是真的批评女人的“说谎”,因为这种“说谎”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为了欺骗人而谋得利益的说谎,只是女人“运用小小的机智,打破眼前小小的窘僵,获得精神上小小的胜利”①而做的一些小动作。他没有用尖刻的话来批评女人的谎话,也没有要批判的意思,因为他觉得这些都只是些无伤大雅的“艺术”。他并不是要攻击女人这个跟男人不一样的特点,但是却带着一种调侃。他眼里的女人虽然都是并没有恶意的撒谎,但都是因为一些没有价值的虚荣而撒谎,并且还要表现得自己很高明,而实际上早已被人看破。这就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在调侃,似乎觉得这是一种优越性,好像在看一出已经知道结果的戏,而演戏的人还陶醉于自己的表演,殊不知看客实际上是在看一个笑话。

梁实秋还是对女人有肯定的,但这肯定掺杂了男人的优越感和无形中以自我为中心的一种骄傲。最后他谈到女人的聪明时仅仅限于她们能穿针引线,做编竹篾等细活儿。这不就是等于说女人仅有的优点也不过如此吗?当遇到“有学问的女人,创辟‘沙龙’,对任何问题能继续谈论至半小时以上”①时,他的评价也不过是“不但不令人入睡,而且令人疑心她是内行”。①这也是个有反语效果的评价,既然“疑心她是内行”,就表达了一种惊异的语气,表示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女内行并不多。可见他还是对女人的学问并不是正面赞赏,还是用一贯的幽默语气撷趣。他谈到了女人的善变时说,“多少有些哈姆雷特式,拿不定主意;问题大者如结婚,问题小者如换衣换鞋,都往往在心中经过一读二读三读,决议之后再复议,复议之后再否决,女人决定一件事之后,还能随时做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做出那与决定完全相反的事,使人无法追随。”①其实善变是因为女人的心思比较细密,做事情会思前想后,考虑得太多。但男人会觉得这是女人太不可琢磨的地方。他们不理解女人的衣服和发饰样式为何可以那么多变,因为他们更多的是注意女人的外表,所以他们对女人这点小聪明应该是有点崇拜的。但是,男人却不承认这种他们缺乏的创造力,而把它作为一种女人异于男人的特质来加以评论。

读女人难,要读懂就更难了。近读梁实秋先生的经典散文《女人》,觉得这事儿的的确确是难,难得先生一片诚心,居然一字也不曾提及难与不难。先生文豪大家,小小女人入其笔端当然不难。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女人》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2918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07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