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丁酉(鸡)年十月初二

(图)《小城之春》《小城之春》海报

此片是导演田壮壮对半个世纪前费穆李天济作品《小城之春》的重拍片,田壮壮表示在自己没有电影拍的十年间,每年都要看这部诞生于1948的作品,而每次观看,都有所感触,觉得一定要重拍这部经典。该片虽然只是一部只有450万投资的小制作,但创作班子非常豪华,阿城、李屏宾、叶锦添等专业人士加盟此片。费穆之女费明仪对这部翻拍片给予认同,表示在影片中看到了很多父亲当年的构思,也看到了田壮壮独特的风格。

《小城之春》 - 影片概述 [回目录]

(图)《小城之春》《小城之春》海报

片名: 小城之春
英文名:Springtime in a Small Town
导演:田壮壮
制片:李少红
改编/艺术顾问:阿城
摄影:李屏宾
人物造型/服装设计:叶锦添
主演: 胡靖钒
吴军
辛柏青
片长: 116 分钟
类型: 爱情/剧情
地区: 中国 香港 法国 荷兰
上映日期: 2002年9月4日 意大利
语言: 普通话

《小城之春》 - 导演简介 [回目录]

(图)《小城之春》《小城之春》导演 田壮壮

中国著名导演。北京人,是著名电影演员于蓝和田方的儿子。1978年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与陈凯歌张艺谋等人是同学,被称为第五代。

1982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后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他的处女作《我们的角落》率先在文艺界引起轰动。《盗马贼》《猎场札撒》体现着他为人性格豪爽而把柔情隐于心底的风格。在第五代导演中,他的运气显得不佳,一些影片遭到禁映,代表作受到种种非议。尽管如此,《盗马贼》终以它独特的魅力和全新的电影形象赢得了“瑞士第三世界电影节大奖”,在《蓝风筝》中他又以独特的视点来看待“文革”那段历史。日本著名评论家佐滕忠男称他为“当代中国最有才华、最杰出的电影导演”。近年来他一直关心着青年导演的发展,并监督策划了《长大成人》等影片。

《小城之春》 - 剧情介绍 [回目录]

(图)《小城之春》《小城之春》中的玉纹

南方某小城里,年轻少妇周玉纹和丈夫戴礼言的夫妻生活淡而无味,两人已经几乎没有什么言语上的交流,周玉纹只是仍恪守着做妻子的责任。周玉纹喜欢时常到城墙上走走,有时能在那里呆上一整天,但没有人知道她在看什么,想什么。戴礼言长期抱病,终日郁郁寡欢,他对家道的日益没落感到无可奈何,而对妻子的疏远无法接受却又难有作为。除了这对沉默的夫妻,围墙内还有戴礼言年少的妹妹戴秀和年老的仆人老黄,四个人守着沉闷的家。戴礼言的同学章志忱突然回到小城,犹如在死水中投下一颗石子,一家人的心思均被他的到来而打乱。成为医生的他原本是周玉纹的恋人,二人的再次重逢唤起了旧情,而清纯年少的戴秀也爱上了举止优雅气质不俗的章志忱,四个人的关系纠缠在了一起。戴礼言因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而服药自尽,后经抢救脱险。一场风波令章志忱决心离开这里,周玉纹也决定继续与丈夫生活下去,戴、周二人一起站在城墙上目送章志忱远去……

《小城之春》 - 旧版回顾 [回目录]

(图)《小城之春》《小城之春》 1948年版

此片翻拍自1948年由费穆导演的同名黑白电影。1983年香港艺术中心和香港电影文化中心合办“20至40年代中国电影回顾展”,《小城之春》被中国两岸三地的电影人重新发现,1984年香港艺术中心与香港中国电影学会合办的“探索的时代:早期中国电影展”,以及1985年第9届香港国际电影节的“亚洲大师作品钩沉”专题影展上,费穆的《小城之春》都是最受关注、最受欢迎的节目。自此以后,《小城之春》成了中国电影界一致公认的经典性作品,海内外关于《小城之春》的评论文章不断问世,这部影片和它的导演成了海内外电影界中国电影评论、研究的一大热点。1995年,《小城之春》被推选为中国电影90年历史上10部经典作品之一,更被香港电影评论界推选为世界100年电影史上的10部经典之一。

1948年版的《小城之春》最大成就,在于打破了它以前所有中国电影的叙事形式(甚至直到今日仍无后继者)。全片只有五个人物:夫、妻、妹、客、仆(和一只鸡),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而只有一个处境。夫长期患病,消极失落,妻出于道义,不得不照顾他。一日,夫的昔日同学来访,原来是妻的初恋情人。就是在这样一个时间和空间都凝固了的处境里,费穆以罕见细腻的笔触,刻画出人物的反应,透过他们的眼神、举止、极度细微的表情变化,把影片带进了一个复杂的心理层次。影片又巧妙运用了中国京剧的做手技巧,丰富了演员的表现,三番四次的单镜头跳切,交待出时空的交融,处处表现出一种即使今日看来,仍属尖端的现代电影观念。

《小城之春》 - 影片赏析 [回目录]

(图)《小城之春》《小城之春》剧照 周玉纹与昔日恋人章志忱

《小城之春》通过夫妻、情人、朋友、兄妹之间的感情纠葛与矛盾冲突,从人的内心世界角度,通过情感世界与现实关系的矛盾,揭示人的道德意识。影片充分肯定了人的精神、情感、人性需求的正当性。

《小城之春》从人的内心世界角度,通过情感世界与现实关系的矛盾,揭示人的道德意识。影片充分肯定了人的精神、情感、人性需求的正当性。女主人公玉纹长年生活在那样一种令人窒息的环境里,她对爱情的渴望、幸福的追求是完全正当的。当昔日的恋人出现在面前时,情不自禁地发生了一场又一场感情波澜,这是合乎人性的真情火花。但她毕竟是已成婚的妻子,负有应有的道德感与责任感。况且,丈夫是被病魔所弦缠,他软弱却很善良,他也渴望爱情,却身不由己,他更懂得妻子为他所作的牺牲,他深感对不起妻子,他甚至真诚地设想,玉纹如果嫁给志忱该多好!为了妻子的幸福,他甚至试图自杀。这些均表现了礼言是一个善良、正直、令人同情的好人。他如果没有病,他会与妻子有良好的感情关系的。对于这样一个人,如果抛弃他是残忍的、不人道的。再说志忱,他一直爱着玉纹,但他与礼言有着深挚的友情。他处在恋情与友情的交叉路口上,他珍惜这两种情,不愿伤害其中任何一种情,但这又不可能,在情与理的冲突中,他是最为难、最痛苦的人物。

(图)《小城之春》周玉纹与丈夫戴礼言

无论是志忱、无论是玉纹,毕竟是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下成长的知识人士,他们在感情上经受多大痛苦,最终总是服从礼仪的约束和道德的规范,这是符合中国文化人的作人准则的,因而也是最真实的,令人信服的。尤其,几个人物经过一番情感纠葛,更理解了对方的真情与境遇,互相达到了沟通,原来的关系得到改善,从而夫妻感情趋于融洽。因此,这部影片所揭示的夫妻之情、恋人之爱、朋友之义,这样复杂的情理矛盾纠葛,既是真实的,又是符合中国文化情义原则的。影片在艺术表现上是细腻的、优美的,体现出了中国知识分子丰富完美的人性美。《小城之春》是一部风格化比较强的影片。

影片中只出现了妻子、丈夫、朋友、妹妹、仆人5个人物,在小城中再未出现其他人影,这样的环境表现,表面看似不真实,然而它正体现了一种独特的净化的造型风格。这是为了更突出、更集中、更清晰地体现感情世界的人物关系,并利用女主人公的独白形式揭示了人物隐秘的内心感情。影片中多次展现荒凉的小城城头,它既含蓄地隐喻当时的时代背景,也烘托女主人公的精神世界,使人物的情感与环境浑然一体,产生了一种含蓄幽深的意境,令人回味无穷。

《小城之春》 - 幕后花絮 [回目录]

一天只拍一两个镜头

摄影选择的地点是一所明末的官邸,《橘子红了》《人间四月天》等剧都在这里拍摄过。房屋原本已经破烂不堪,剧组斥资重新整修了一番,这里又成了一所不失富贵却又阴郁幽暗的没落世家的宅院。

(图)《小城之春》东山镇陆巷作为《小城之春》外景地


在光线暗淡的摄影棚中,田壮壮穿着普通的黑T恤、黑裤子和农人常穿的黑布方口鞋,正在忙着指挥工作人员。《盗马贼》、《摇滚青年》等影片都是出自田壮壮的手笔,离拍摄上一部电影已时隔10年,《小城之春》是他重出江湖的第一部作品。在过去的10年中,田导已经没有了拍片的激情和感觉。当他重新拾回拍片的欲望,便倾注了全部心血。在片场上,他手把手地给演员示范,好像自己就是剧中的“玉纹”、“志忱”。剧组平均一天只能拍一两个镜头,演员要把同样的动作重复十几到二十几遍。全剧只有100多个镜头,而一般的影视剧平均是800个镜头以上,有些电视剧更多达1200个镜头,整部影片也只有5个演员。

阿城做木匠

影片《小城之春》在风景如画的苏州东山镇开拍。当年张艺谋导演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李少红导演的《橘子红了》都把外景地选在了这里。田壮壮在选外景时一眼就看中了那里的老房子。如何让这所废弃的老房子“化腐朽为神奇”,田壮壮想到了阿城。鲜为人知的是,以《棋王》蜚声文坛的阿城其实还有一手木匠绝活。他搭建布景、摆弄道具常能让人耳目一新。他在美国定居时曾专门收购二手车,经过妙手改装后再出售。这些独一无二的“新车”颇为抢手,曾有人开价100万美元收购。这门手艺曾成为他在美国的重要经济来源。谈到这方面的才能,阿城得意地自诩为“童子功”,源于自幼的爱好。他说:“开拍前除了人物造型,其他的布景搭建、道具设计全部由我负责。”为了还原当年场景,阿城费尽周折在苏杭等地苦寻老家具。最后,他连买带租带借,花了一个多月终于找齐了几百件“老古董”布满了大宅院。

《小城之春》 - 精彩影评 [回目录]

(图)《小城之春》周玉纹和体弱多病的丈夫

小城哪有春天/作者:那喀索斯

整个电影看完,忽然就觉得田壮壮已然不是十年前拍《蓝风筝》的那个田壮壮,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再摸导筒的关系,整部戏的风格我看起来只能留个“生硬”作为评价。李屏宾的摄影是好的,叶锦添的美术指导是好的,放在这里,却完全和主题拖了开,仿似看一场绝妙的皮影儿,却完全不知道背后的人唱的啥。

全片最大的败笔应该是选角。老黄估计是原版中的某个人员,操着吴语的老仆,神态表演都还是地道的。戴礼言不知道怎么被导演指使成了如今这副样子,出场的时候仿佛以为在演话剧,腔调硬梆梆的,不知道是不是看着什么俄罗斯表演大师的参考书演下来,尤其好笑的是,作为现代人的观点来看,我以为费穆的剧本当时超前到了让礼言对志忱有了什么引而不发的感情。这就是表演的过了。玉纹整体的感觉是好的,声音的表现也够,紧紧地裹在不见光华的旗袍里,但不知道这是不是她场景里走位硬梆梆的直接原因。章志忱和小妹的出场忽然让我看到了北平的学生,两人都如五四青年一般,志忱游走的地方多也罢了,不知道小妹怎么生长于斯却不带当地的一点味道。

(图)《小城之春》三人关系若即若离

戏里的感情依旧是很克制的,按照田壮壮自己的话说,他想“退得再远一点”,“距离再远一点”。镜头语言首先最直观地变现出来,戏里基本没有演员的面部特写,一概都是中景加定点拍摄。另一点是他去掉了原版的画外音,全部的客观镜头下来,这也的确加强了距离感。不过若说这是田壮壮自己为去掉了原版最受理论家赞美的画外音而作的弥补,当然也说得通。

虽然从不曾看过任何和《小城之春》相关的文献,看完电影给我留下的感觉却是熟悉。当然这极有可能是李屏宾和叶锦添的关系,褪去了花样年华张扬的隐忍,小城之春想要呈现的是另一派含蓄。导演想要的细腻他达到了,这一点私以为堪与侯孝贤《海上花》相比,能做到如此而不浮躁的导演已经不多。翻拍旧片向来都不是件讨好的工作,甚至连照搬希区柯克《精神病患者》分镜头剧本的加斯·范·桑特都被诟病不断,田壮壮翻拍经典《小城之春》的勇气可嘉,无论这是否只是关乎他的个人情结。

最后纯粹从文字来看,田壮壮略有改动的结尾,的确比较和现代人的口味。费穆是个道德者,导戏的时候告诉玉纹“发乎情,止乎礼”,田壮壮则只说玉纹要“是个不确定的人物”。不知道这种喜好是不是又是现代人的观点作祟。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小城之春》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4677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4-22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