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十月初三

《任逍遥》 - 基本资料 [回目录]


《任逍遥》 《任逍遥》

片名:《任逍遥》

英文片名: Unknown Pleasures

导演:贾樟柯

制片:市山尚三

编剧: 贾樟柯

主演: 赵维威

类型: 剧情、喜剧

地域: 内地

国家: 中国、日本、法国、韩国

片长: 113分钟

出品年份: 2002

上映日期: 2002-05-23

《任逍遥》 - 剧情简介 [回目录]

2001年,山西大同。小济每天骑着摩托车载着好友斌斌在城市中闲逛,寻找他们的生活。斌斌失业了,没有让母亲知道。有一天,他们在街上碰到为蒙古王酒厂搞促销的野模特巧巧,小济决定要泡她。巧巧的男朋友是本地黑社会的老大乔三,她并不理会小济的纠缠。斌斌的女朋友准备高考,让他这段时间别再找她,斌斌觉得很郁闷,最后决定去参军。体检后他在医院遇到巧巧,她正和护士吵架。小济帮了她,巧巧请他和小济吃饭,晚上在迪厅跳舞。后来,小济被乔三的手下打伤,而斌斌也因为患有肝炎没法参军。

斌斌的女友要去北京上大学,学国际贸易。斌斌借了高利贷,买手机送给她。在一次演出结束后,巧巧上了前来找她的小济的摩托。在宾馆里,巧巧告诉小济:《逍遥游》是庄子写的,它的意思是:你想干嘛就干嘛。两人拥抱在一起,小济看到了巧巧胸前的蝴蝶刺青。巧巧说:是她自己落上来的。不久乔三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小济和斌斌渐渐变得沉默,终于他们决定自制炸弹去抢银行。那是暴雨将至的一天,小济骑着摩托奔驰在逃往野外的公路上。斌斌在派出所里,为孤独的值班警察唱起《任逍遥》。这一年他们19岁。

《任逍遥》 - 幕后花絮 [回目录]


《任逍遥》 《任逍遥》

《任逍遥》是在一种游荡式的拍摄中完成的。2001年3月,贾樟柯前往山西大同拍摄纪录片《公共场所》,一下沉迷在这座工业气味极强的塞上边城。他首先被大同的那些建筑感动,整个城市弥漫着的疏离气息与莫名兴奋着的人群形成极大的反差,这让他觉得这个城市极其性感。他被那些游动于灰色空间中的冷漠少年所牵动,他发觉他们承受着某种压力,并在形成一种暴力的性格。他马上决定拍摄一部故事片,讲一个下岗的厨师、一个无业闲散人员和一个矿区野模特的故事。

整个拍摄没有完整的剧本,制片人杰明(胡同制作),市山尚三(北野武事务所)两周内组织好了三国资金。贾樟柯和他的那些老搭档跟随演员进入到大同街道。这一次他仍然找来了《站台》的女主角赵涛,让摄影机畅快地捕捉人的状态。他认为DV技术给了他这种自由,并相信最终会找到属于DV的影像美学。

贾樟柯的《任逍遥》成为2002年入围戛纳竞赛单元的惟一华语电影后,很快有这样的说法:“标志着以第五代导演为支点搭构的中国内地电影格局业已改变。”对此导演自己的反应是:“就是一种说法吧,一部电影、一个事件,不能够说明什么和改变什么,只是对个人的欢愉而已。”

能够去戛纳参赛对导演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尤其对于一个只拍到第三部故事片的导演。在入选的名单里,有很多我们熟悉的大师,面对那么多自己热爱的导演比如阿巴斯、林权泽、波兰斯基……贾樟柯说自己很激动……

贾说:该片在试映后反应很好,观众对赵涛的表现给予了积极的肯定。现在的电影大都商业性很强,包装太多,那种反映人性本质的东西越来越少见。赵涛的表演很到位,你可以在她身上看到人物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是个立体的形象。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这么有生活质感的演员了。昨天我在同法国著名演员朱丽叶·皮诺什聊天时,她对赵涛的表现非常欣赏,还问她学过几年表演。其实赵涛以前是学舞蹈的,根本没有学过演电影。

贾说:舆论的这种说法是片面的。一次电影节根本不能说明问题。我不太同意这种“代”的划分方法。关于第五代导演,这是个创作群体,他们现在仍很活跃。其中不少人都在50岁左右,正是出成绩的时候,西方很多导演的职业生涯都是在这个时候最辉煌。我本人对第五代导演中的很多人非常尊敬,而且当初也是因为看了陈凯歌的《黄土地》一片后才对拍电影产生兴趣的。我想特别强调的是,我的电影《任逍遥》今天能够进入戛纳是同他们十几年来致力于开拓国际电影市场的努力密不可分的。

贾说:自上世纪80年代初期后,亚洲电影便成为世界电影中最活跃的部分。继日本的“新浪潮”后,1984年和1985年中国的年轻一代导演又让世界刮目相看。其后,伊朗电影、哈萨克斯坦电影又引起人们的注意。前年,韩国电影异军突起,在电影界刮起了一阵“韩潮”。亚洲电影这种一波接一波的声势让世界电影界都将目光集中到亚洲来。我们作为其中的一分子,感到非常骄傲。由于西方是电影的起源地,以前我们都觉得只有西方才能产生电影大师,当韩国导演林全则的《一曲悲歌》在上海电影节一炮打响时,我们才意识到,原来大师就在我们身边。我想,亚洲的这些电影大师将使世界电影艺术变化更加丰富多彩,更有魅力。

《任逍遥》 - 艺术风格 [回目录]


《任逍遥》-----剧情 《任逍遥》-----剧情

贾樟柯以其作品内容的现实性、拍摄手法的独特性引起了国内外电影界人士的广泛关注,跟其他第六代导演一样,“成长的青春”是他最为关注、最乐于表现的一个主题,无论是《小武》中无法实现身份认同而处于尴尬境地的小武,抑或是《站台》中为了追求理想而四处奔突的崔明亮等人,他们的遭遇都使其青春蒙上了一层灰暗的阴影。在《任逍遥》中贾樟柯延续了这一主题,给我们展现了山西大同两个无业、在社会上混的青年小济和斌斌漫无目的、百无聊赖的青春传奇。虽然说这是一部故事片,但贾樟柯通过电影这样一种可以直接再现本真生活的手段,展现给我们的不是情节,而是一种生活的状态、一种生命的过程,他让我们看到了处于青春期的年轻人无法逃脱的“存在之轻”。

“存在之轻”首先表现为对日常生活中社会通行的价值观念的否定与反叛。影片中的斌斌和小济是生活在社会边缘的青年,对主流意识形态具有一种抗拒心理。他们对未来没有长远的规划,也没有崇高的人生理想,失去了这些人生之“重”,他们陷入到一种无法承受的“轻”中。斌斌不安心于工作,他觉得自己是要成就大事业的人,按部就班的工厂生活不适合他,所以他得意洋洋地对女朋友说:“我把老板给炒了。”在主流意识形态眼中的不明智之举放到斌斌的口中,却变成了英雄式的壮举,这一行为本身就意味着他们对成年人的工作世界和责任王国的厌恶,社会体制与规范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压力与负担,斌斌通过这一幼稚的行为实现了他对社会体制的反抗。把老板炒了以后,当母亲责备他不去上班、一事无成时,斌斌则信誓旦旦地说:“等着瞧吧,别小看我!”话语中流露出一种毫无根据的极端自信,这种自信既是对父辈观念的一种蔑视与否定,也是青年人对自己无法确定的、迷茫未来的一个苍白无力的辩护。

小济也一样,没有工作,经常混迹于台球馆、小型美容美发馆、舞厅等休闲娱乐场所,生活对他来讲,没有责任、没有义务,有的只是消遣。在偶然的情况下,他遇到了当地的名模赵巧巧,追求赵巧巧于是变成了小季生活中的头等大事,他很真诚地投入了自己的感情与精力,但是这种爱情却已经褪去了传统观念中爱情的神圣性。小济之所以会追求赵巧巧,一方面是因为赵巧巧本人在当地特立独行,也是一个社会的叛逆者,跟他在思想上志同道合;另一方面是因为赵巧巧是有钱有势的乔三的女人,通过对赵巧巧的追求,小季实现了对成人世界的挑战与冒犯,进而实现了自己的身份证明。在众人的面前,小济向乔三很直白地宣布对赵巧巧的占有,这一行动不仅仅是对成人世界中的成功者发起了挑战,而且也意味着通过这一行动来确立自我的价值。


《任逍遥》------剧情 《任逍遥》------剧情

其次,“存在之轻”也表现在他们的精神领域里,体现为对生命的漠视和对自由的向往。人最宝贵的就是生命,它对于每一个人都只有一次,人类赋予生命以诸多价值和追求等“重”之意义,正是由于沉重,所以才变得可贵。但是,这种“存在之重”却是斌斌他们不愿意承受的,他们从“存在之重”中解脱出来,却在不自觉中陷入了“存在之轻”。在他们看来,生命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变得像影子一样没有分量。在他们的眼中,不仅生命本身没有意义,父母、责任、社会价值等同样也没有意义,有的只是对太轻的自由的追逐。斌斌厌烦母亲对他每天的说教,不愿意搭理她,彼此之间看不出有什么温情;小济跟他的父亲更像是两个陌生人,除了斗气和吵架之外,没有任何的情感交流。

这两个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情感上有着严重的匮乏,他们在家里体会不到亲人之间的相濡以沫,也无法获得精神上的慰藉。斌斌只能在录像厅欣赏动画片《西游记》和任贤齐的歌曲《任逍遥》时获得暂时的安慰。孙悟空是斌斌羡慕的对象,也是他认同的对象,因为他“没爹没妈没人管,多自在”,而且孙悟空本领高强,这一切正是斌斌所向往的,也是他在想象中渴望完成的自我。但是现实是残酷的。

歌曲《任逍遥》中的豪言壮语在斌斌那里已经变得异常的感伤。在那样一个飞速发展的历史时期,斌斌体会到的是对社会的不适应与对未来的不知所措,《任逍遥》既是斌斌内心世界的一种表达,同时也是他的自我疗伤与自我安慰。在公安局的办公室里,斌斌靠在墙上歌唱《任逍遥》显然是对自己不幸命运的一种呼喊,他认为是社会体制或外在的社会环境压制了他的发展,终究有一天他会成为人上人,只是对这一天究竟何时会到来感到茫然。


《任逍遥》 《任逍遥》

小济的自由观则是对庄子“逍遥游”的错误理解。庄子的逍遥游是指人在“无己”“无功”“无名”之后所达到的一种无拘无束、精神上绝对自由的人生境界,而在小济和赵巧巧那里却简单化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体现为对社会规范与体制的简单否定与反叛。小济说:他想要去西宁,听说那儿有枪,有了枪以后就谁也不用怕了。从这儿我们可以看出,小济他们的就是对社会、对成人世界的暴力反抗,通过这种暴力的叛逆行为来确证自我存在的价值。这种思想的恶劣后果就是两人从混社会的“小混混”变成了银行抢劫犯。由此可见,抛弃了一切合理的社会价值追求之后所形成的这种“存在之轻”是“青春”所不该承受、也无法承受的。

纵观两人的经历,我们可以发现:斌斌和小济由谈吐粗俗、游荡街头、调皮捣蛋、对抗社会主流的“街头青年”沦落为抢劫银行的犯罪分子,外在原因在于缺乏社会的关爱、家庭学校教育的正确引导,更重要的内在原因体现为他们抛弃了主流社会所坚持的各种人生意义与价值观念,固守着自己无所事事的生活方式与绝对自由的理念,以一种为了对抗而对抗的姿态挑战社会的主流,正是这种抛开一切意义、价值的“轻”最终使他们由灰色人群转变为罪犯。

影片给我们展示了这些游荡于社会边缘的冷漠青年的生存状态,在他们充满了冷漠、暴力、挣扎与无奈的生活中,体现了一种得过且过、享受生命的欢愉、过度寻找快乐的非理性生活态度,以及背后所包含的“末日来临前狂欢”的颓废气息。青年是祖国的未来,青年问题是随着社会发展而日益凸显化的一个问题,贾樟柯的《任逍遥》给我们揭示了这些边缘青年所引发的一些社会性问题,引起了社会对这一特殊群体的关注,它为我们研究当下的本土青年亚文化提供了一个有力的佐证。

《任逍遥》 - 评价 [回目录]


《任逍遥》------剧照 《任逍遥》------剧照

法国人把《小武》、 《站台》、《任逍遥》概括为“故乡三部曲”,贾樟柯本人也认同,并且说这三部电影是他青春生活的延续。

《任逍遥》采用了贾樟柯一贯的写实手法,把镜头对准了山西大同——一个地处三省交界的北方工业城市,周围是矿区。工业建设时期遗留下来的,除了下岗工人和废墟,还有一栋栋灰色的四方楼房。寻常百姓的客观生活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仿佛就在我们身边发生着。小济、斌斌、巧巧可能是邻家的小孩,亦或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或者就是我们自己。

贾樟柯是值得尊重的。他获得这份话语权,也有能力把握自己从思维到影像的过程。他作品最可贵之处在于“诚实”。诚实表达亲历亲见所想,不虚饰,不夸张,不矫情,亦不扭曲。

电影亦然。贾樟柯的电影可谓“独特而通于人”。他影片中山西县城或中等城市独有的地域与人物状态带有强烈的共性特征,某些城乡结合部文化形态更是全中国任何此类处所的缩影。《任逍遥》中,贾樟柯的目光从汾阳县城转移到不大不小的大同,也让“小武”日子混得越来越好,穿着时髦,不但有了人际关系网,还放起了高利贷。

《任逍遥》刚在戛纳放映时,有记者问贾樟柯,所有这些人物里面觉得自己最靠近谁?贾樟柯选择了巧巧。他的理由是,一样受过伤害,一样有内心的秘密,而且懂得小心保护内心那个隐秘的世界。

巧巧是个宣传蒙古王酒的“野模”。她的出场是在简陋的舞台上合着《任逍遥》的节奏,跳着不伦不类的所谓“现代舞”。是小城市里的顶级时尚美女!

那平常不过的场景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小县城里。刚开始,我们和所有的游人一样,因为好奇,于是停下脚步。高兴,滑稽,可笑。慢慢得就无法抗拒这真实了,也就无法抗拒地忧伤起来。周围是矿工,音响很差,唱着电视里每天唱的歌曲,推销廉价的酒。但她依旧那么卖力,她表现出来的事实与内心对自我的界定有很大的落差。她眼里有一种忧伤,一种自信的忧伤,一种流浪的边城感觉。她给人莫名感伤。

《任逍遥》显现了贾樟柯电影的一贯冷漠,铺陈着淡淡的忧伤,激烈的一面表现得很含蓄,容不得你细细品味,他想要停止就停止。打劫银行之后,斌斌在派出所,为值班警察一遍一遍地唱《任逍遥》。他无奈、无所顾忌、孤独,但是毫不自知自己的悲哀、可怜,他与自由、幸福、崇高离得天差地远,但他竟然一直唱着,一直唱着……

该片一改贾樟柯惯用的写实手法,风格迷离鬼异。据影展方面称,女主角赵涛是本届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的有力争夺者,她在剧中饰演一个矿区野模特,她的表演闪现了当代女演员普遍缺乏的质感。


《任逍遥》------剧情 《任逍遥》------剧情

在这里贾樟柯为人物设计的家庭关系与以往不同。“小武”时代还是正常的家庭关系,在《任逍遥》里支离破碎。斌斌只有练某某功的母亲,小济的修车父亲看来也不具备好父亲的风范,赵巧巧的父亲出现在医院的病床上,且抹起眼泪被女儿抢白。父母无法蔽护他们,且家庭对青年人的影响远抵不过社会洪流的力量。斌斌、小济们在洪流中无所适从,盲目游荡,稍有闪失就会被淹没。

如同《出租汽车司机》的男主角是特定社会状态的产物,《任逍遥》中的斌斌和小济离不开社会变迁的影响。但导演无法,观者也无法言明他们的出路。结尾小济留在公路上的破摩托车是绝望的,斌斌在派出所唱的“任逍遥”也是绝望的。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身为地地道道山西人的贾樟柯,是当今我国影坛上的一匹黑马,他的几乎每一部影片,都能给人们带来惊喜和思考,呈现出新一代电影人有别于传统创作的思路和审美取向,作为第六代电影导演的领军人物之一,他这种特立独行的品格和对电影的另类阐释,令人感到温暖。

用电影语言来叙事, 表达导演自己的思想和视角。 好的影片的氛围和节奏能够轻而易举的操控观众, 给人视觉的美感, 艺术的享受。 一个影片的节奏, 恰当的反映了导演的意图。

看的出, 贾樟柯在努力向着大师的方向走。 时刻控制着自己内心情绪的外露。 镜头, 灯光, 色彩, 都带着一丝丝的冷静和平稳。 他在努力, 他在进步。 起码这样的工作态度和艺术追求的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有人评价:作为的几年来最令人兴奋的电影天才之一,贾樟柯致力于当下的现实,拍出了三部充满独特洞察力的影片。好像六十年代的戈达尔和七十年代的阿尔特曼,贾着眼于年轻人,却捕捉到了我们共有的普遍性。通过摄影机,他投向世界的目光像一束闪电,捕捉到了一种身体之间交流的气息——这种交流所讲述的与社会学和心理学表述同样关键却大相径庭。他的导演方法表面上看像粗糙的即兴报道,实际上却细致而有效;将主要角色包裹在不断贴近或疏离的运动关系中,充满活力地把人们最司空见惯的世俗情感戏剧化。

《任逍遥》 - 获奖情况 [回目录]


《任逍遥》首映 《任逍遥》首映

第5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正式竞赛片

第16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国际影评特别奖

2004年洛杉矶影评人最佳外语片提名

2002年美国《电影评论》年度十大佳片之一

第6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正式竞赛片

第6届西班牙巴马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伯爵奖、最佳摄影奖

第11届法国维苏尔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第7届法国杜威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金荷花奖

多伦多影评人协会2005年最佳外语片奖

法国《电影手册》2005年度十大佳片之一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任逍遥》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3126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4-17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