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

丁酉(鸡)年十二月初四

鲨鱼海 - 鲨鱼海 [回目录]


鲨鱼海
澳大利亚的大堡礁风景奇丽,优美迷人,堪称海底天堂。 从世界各地到这里来的人都喜欢到水下去一试身手。其实,美丽的大堡礁也有着阴森恐怖的一面。

  查理·弗农博士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职业潜水员。几年之前的一天,当他在一个新潜水点入水查看珊瑚的时候,大堡礁就让他着实地领教了一番它的厉害。

  查理本来可以轻松自如地和鲨鱼和谐共处,但是那天遇到的一群鲨鱼似乎对他颇有一些抵触情绪。它们全部把鳍指向下方,后背也弯了起来,查理明白这种非同寻常的举动是鲨鱼对周围事物发出的警示。尽管如此,查理还是不相信这些鲨鱼真会对他发起进攻,于是他决定躲进珊瑚的缝隙中暂时避一避风声。他抓住了一枝死珊瑚挡在前面,但是这个单薄的武器哪里抵得过饥饿凶猛的鲨鱼?它们开始成群结伙地冲了上来。查理显然是在劫难逃。

  鲨鱼并没有向他张开血盆大口,而是用头猛烈地冲撞教授。这是鲨鱼的惯常伎俩:在使用牙齿之前,先让猎物尝尝它们的铁头。看到猎物并没有被这招击垮,它们有些恼羞成怒了。

  教授的头发已经乱了,他必须变换一下位置。正在落山的太阳和慢慢涨起的潮水更加刺激了鲨鱼的食欲,美味就在眼前,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撒手的。查理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幸运的查理终于安全地逃脱了鲨鱼之口,然而肋部却受了一点儿伤。他到今天还没有弄明白为什么那群鲨鱼会对他进行突袭,因为尽管鲨鱼一向以凶险著名,但其实它们在日常生活中是很少动武的。当然一旦发起脾气来,便会一发而不可收拾。

鲨鱼海 - 海洋世界 [回目录]


尽管如此,有些人还是在整天寻找成群的鲨鱼。“海洋世界”是澳大利亚布里斯班附近的一家水族馆,在这里巡视的救援队员们每天都在和最危险的动物打交道。救援队的队长名叫特雷弗·朗,已经有三十年的潜水经验了。我们是在八月份遇到特雷弗·朗的,这是他的救援队最繁忙的季节。

  今天要完成的是活捉鲨鱼的例行工作。他们在试验一种新式仪器——胁迫捕获自由鲨鱼罩“挑战者2号”。把这种仪器猛地放到昏昏欲睡的鲨鱼前面,鲨鱼受到惊吓后的一般反应就是向前猛冲,这样正好钻进救援队的捕鱼罩中。于是,队员们就可以温柔地把鲨鱼带到水面上去了。不过问题是:这种捕鲨仪器真会见效吗?

  我们看见了三条鲨鱼。对于特雷弗·朗来说,这是他的第一次实践。在水下套鲨鱼和在陆地上套马完全是两回事,相比之下,后者倒显得容易一些。这些灰色的须鲨平时非常温顺,但等到绳子套在身上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第一个回合,鲨鱼会闪身躲开。当你发起第二次进攻的时候,它就会向你冲过来,一边张着嘴乱咬一边又翻又转。为了挣脱身上的绳子,它会见到什么咬什么,所以必须十分小心。鲨鱼最终都有挣扎得精疲力竭的时候,但是任何一条超过2米的鲨鱼发起怒来都是非常可怕的,具有相当的破坏力。特雷弗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套鲨鱼的绳子夹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因为只有当鲨鱼在下面时,人才能控制得住绳索。

  上岸后,他们会尽快把鲨鱼放归水里。一旦露出水面,鲨鱼肺中的空气就会膨胀,从而导致身体上浮。这时救援队员们就得坐到鲨鱼的背上,把它按进水中,那情形就像家长在婴儿打嗝时给它拍背。看来这个过程不仅对救援队员危机四伏,对鲨鱼来说,也不是一件乐事。但这个行动却存在在着良好的动机,被带到海洋世界水族馆的鲨鱼成了万众瞩目的明星,一年之后它就可以荣归故里,把这个荣耀的差使让给新手,继续向观众们解答存留在心中的鲨鱼之谜。

人们一直把鲨鱼认定为是人类的杀手,其实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观念。大多数鲨鱼对人类是无害的,即使那些真正的人类杀手也很少对人类动武。在大堡礁,每年被鲨鱼袭击致死的人只有一个。然而这一切并不能改善鲨鱼的整体形象。于是鲨鱼成了人类憎恨的对象。

相比而言,生活在这里的另外一种动物虽然对人类有害,却没能引起我们足够的注意。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有害动物的最大聚集地,无论在陆地上,还是在海洋中,都能发现它们的身影。肯·齐默曼博士和鲍伯·迪亚兹博士就是追随着它们的踪迹来到这片土地的。这里有被称为“毒王”的橄榄绿色的海蛇。海蛇体内携带的毒素是眼镜王蛇的20倍,所幸海蛇生性温和平静,不会轻易动怒,否则潜水员们的安全就会受到相当大的威胁了。海蛇的性格中却有一种多疑的倾向,遇到什么总爱把鼻子凑上去嗅,形状像蛇的物体更会引起它们的警觉,比如潜水员们的氧气管。不管它们怎样烦你,你一定要记住这个原则:千万不要惊扰它们。

鲨鱼海 - 徒手捕捉海蛇 [回目录]



  肯喜欢徒手捕捉海蛇。海蛇的身体让肯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他能轻轻地抓牢它。鲍伯就没有这么老道。为什么海蛇身上会带有这么多的致命毒素呢? 海蛇的下巴异常脆弱,所以必须在见到猎物后马上抓牢,才不会使到嘴的美味溜之大吉。愤怒的海蛇射出的毒液可以使三个成年人毙命,因而一旦遭到海蛇的毒口,一般都是凶多吉少。虽然可以马上使用解毒药,但这种药在市场上很难买到。

  肯和鲍伯捕捉海蛇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出毒液制作解毒药,当然这种做法对海蛇本身并没有什么伤害。在完成工作后会很快把海蛇放归大海。他们捕捉海蛇的工作异常危险,但却有着治病救人的崇高目的。解毒药对于礁上的其他潜水员们至关重要,尤其是海洋世界救援队。今天他们要去执行的是一次真正的任务。

  特雷弗他们正在捕捉一只大海龟。海龟没有什么特殊的仪器,它们凭借的就是一身雄健的肌肉和一个健康的肺。特雷弗憋足了一口气,那只龟在很深的地方,他得想法抓住它,再把它带到水面上去。海龟开始拼命反抗,它翻来覆去地挣扎,特雷弗和它扭在一处。他攒足气力,向海龟发起最后一次进攻,就在这时,他肺中的那口气却再也憋不住了。这次失利是因为海龟过于强壮,一只龟一口气能憋20分钟,特雷弗憋气的时限只有两分钟,所以如果他不能凭借速度取胜,这场对抗注定是要失败的。

年轻的救援队员出发了,救援队每天能抓到60到70只这样的海龟。这种龟力大无比,对人类很有威胁。救援队的这次任务非常重要,事关海龟的生存。由于某种原因,这片海域里海龟的数量正在急剧下降,可能因为过度捕杀,也可能是因为海水污染。救援队工作的目的在于查明情况,从而找到有效的措施加强对海龟的保护。在进行完全面体检之后,海龟的使命便完成了。


 对于海洋世界救援队来说,鲨鱼、海蛇海龟构成了他们日常工作中的基本内容。但是在1996年2月,另外一支潜水队却在这里有了不同寻常的发现,那次奇异的经历险些使他们丢掉性命。当时托尼·艾林和他的潜水搭档沃伦正在大堡礁的一个偏僻角落做海底考察。早上9点,托尼的妻子阿夫里尔把他们送下了船,那一天正好是托尼的生日。

  那是一次普通的考察,旅途中他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当然也没有注意到比平时略微浑浊一些的海水。据托尼回忆,当时沃伦潜入了深水,附近海域只留下了托尼一个人。沃伦只顾工作,根本没有注意到危险已经降临到朋友的身边。呆在上面的阿夫里尔对几米以下水中发生的事更是浑然不知。就在游到水面附近的时候,托尼忽然发觉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被一条巨型咸水鳄紧紧地咬住了。这条鳄鱼到大堡礁干什么来了?鳄鱼通常是先把自己的猎物溺死,再去享用。眼下托尼就是它即将到手的猎物,但是身上装配着潜水用具的托尼可以在水下自由呼吸,鳄鱼一时很难得逞。渐渐地,它有点累了。托尼开始反击,局势向有利的方向转化。最后,他终于扭住了鳄鱼头部的前腿,迫使鳄鱼放开了自己的脚。

  如果当时托尼不是全副武装的话,恐怕早已经葬身鱼腹。被鳄鱼咬住的那只脚被缝了26针,上面留下了6个被鳄鱼咬穿的洞。而沃伦对这一场风波居然一无所知。托尼是幸运的,鳄鱼的确吃人,只不过这类袭击事件一般发生在河水或者港湾之中。鳄鱼有很好的水性,很多能游到海里几百公里的地方。但是鳄鱼在水下袭击潜水员的事却是鲜有发生。那一年的生日将令托尼铭记终生。

  夜间的大堡礁显示出了它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尽管可能面临着新的危险,但潜水员们还是被它黑暗之中的魅力深深地吸引了。每年在满月之后的几天中,珊瑚就要开始产卵了。成千上万的卵密集海中,形成了热带海洋中至为壮观的奇景。

  产卵期受到月亮控制的生物并不是只有珊瑚一种。大堡礁中聚集着成群的软体虫,它们的排卵期偶尔会和珊瑚重合,这种时候,麻烦也就来了。软体虫争着点起了灯火,海底世界出现了一道奇丽的风景线。然而,随着软体虫越聚越多,奇丽的景观变成了制造麻烦的渊源。潜水员的身上到处都是软体虫,耳朵里、脖子上、衣服中……更有甚者,它们还会钻进氧气管中。

 在经历了套鲨鱼、抓海龟之后,海洋世界救援队的队员们希望好好地放松一下。他们今天的任务是观察鲸。但是在执行这项任务时也会遭遇意外。驼背鲸的夏天一般是在南极附近的水域中度过的,到了冬天,它们就会北上,到大堡礁的暖水中生活。特雷弗发现这些鲸总是带着幼仔在赫维港附近休息几天。每头驼背鲸的形象都是不一样的,你可以通过鲸尾部的花纹进行辨别。

  在救援队看来,八月真可以叫做“巨鲸之月”。特雷弗一想起八月就会毛骨悚然,鲸的到来使这片海域进入了一年之中的事故多发期。这些为了保护海滨浴场的游人免遭鲨鱼袭击而设置的防护网同时也是其它动物的死亡之墙。编织均匀的尼龙网眼定定地注视着这群海底一族。这头驼背鲸就遭到了这样的厄运,经过大半夜的徒劳挣扎,它已经是筋疲力尽了。所幸它处的位置接近水面,还可以通过鼻孔呼吸。这是头年轻的驼背鲸,足有25吨重,救生工作既困难又危险。救援队员们从它身上摘防护网的时候差点破它咬住,他们只好从远处靠近它。救援队员必须先把缠在鲸鱼前面的网解下来,否则如果让它头上缠着防护网逃掉,它很快就会被饿死。

  每天陪伴在这种可怕的巨型动物身边,特雷弗很清楚其中的危险性:“当你看到它的眼睛时,你明白它也在看着你,一直在看着你。你心里只能这么想:你得把这个工作做完,你得坚持下去,因为你面前的是一头活着的鲸。”

  他们终于把鲸的头部解放出来了,工作转向了鲸的尾部。危险加大了。特雷弗正想解开鲸尾部的防护网,鲸受到了惊吓,尾巴上下扑打。过了一会,它又甩着尾巴冲进了防护网里。特雷弗决定迎接更大的挑战,他进一步靠近了这头鲸。他把刀绑在了一根长绳上,使自己和鲸的尾巴拉开了一段距离。此时的鲸已经十分虚弱了,情况非常危险。然而,在经过3个小时没有间歇的努力后,防护网终于被解开了。特雷弗说:“我可不盼着巨鲸季节的到来。有时候人会盼望一些注定会发生的事,我不属于这种人。可一旦我干成了这件事,又会有一种由衷的喜悦。真的,能帮上这样的动物的确值得自豪。”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鲨鱼海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597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5-19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