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丁酉(鸡)年十二月初七

庆元大济进士村 - 概要 [回目录]

光临千年古村庆元大济,你会感觉到丰厚的宋元明清文化氛围。在宋元明清时期文人辈出,各领风骚,几经沧海桑田,先辈们的辉煌业绩早已尘封在历史的长河中,但透过先贤遗迹,不由令人遥想那段曾经辉煌的历史,还有那段历史给人真切的震撼力,如果有时间遂道,真想穿越千年,去看一看那鼎盛的家族和繁华的村庄,但现实中我们只能通过史料记载和历史遗迹,去叩问那段非同寻常的往事。

庆元大济进士村 - 相关介绍 [回目录]


一、大济村自然景观及肇基始祖

“天马召峣佳气殊,象形宜人瑞灵图。腾骧欲骋追风足,蹀躞与同伏枥驹。云彩缤纷凝锦障,花光灿漫似流苏。道林过此应心尝,买隐何嫌山径纡。”此天马山诗,出于康熙三年庆元知事程维伊之手。

大济村位于天马山①南麓,东径119º4′,北纬27º36′,海拔390米,距城2~3公里。地势呈东南——西北走向,东南部为群峰所据,千米以上山峰有四座,西部为河谷盘地。济川溪发源于天马南麓,流经回龙山形成瀑布直泻济川溪。村位于济川溪中段(地方盘有谓落滩船之称),东南麓下滩溪发源。西南麓金溪发源。三溪不似川字同汇于松源河,故有济川之称。

吴氏五世肇基始祖吴崇煦公,最初开发下滩溪与济川溪交汇之冲积淤“小济”为村。继则于宋真宗景德三年(1004)转向天马山南麓开发(即大济村)当时土名“椤垟源”(以盛产椤木命名)后经崇煦公改名“大济”。含子孙具有经邦济世之义。吴氏早于庆元未建制前193年开发大济村(庆元置县于南宋1197年),迄今已有千年历史。当今已是庆元县松源镇最大的行政村,10个村民小组(集体化属下的10个生产队)390户1384人,耕地面积1328亩(其中水田1263亩,旱地65亩)山林面积7006亩,用材林4503亩,集体所有林地2503亩。

二、人文精神

崇煦公在开发大济前夕,于宋真宗戊戌十六年(998)在竹坑庄(松源镇西门村竹坑)不惜重金建造一座“豹隐洞”书堂,聘请名师教授四子(吴榖,吴毂,吴彀,吴壳)应试制艺文章(详见吴畀《评事公纪略》),长子吴榖在仁宗天圣二年(1024)登甲子科进士,次子吴毂在景佑元年(1034)登甲戌科进士。十年内伯仲双双题名雁塔,赫然名震乡里,时称“一门双进士”。

从宋仁宗天圣二年至微宗宣和六年(1024—1124)的百年间,共中进士18人,又南宋7人,明1人,计26人(经查对《历代进士题名录》属24人,待查是否家谱有误)。在当时不到二华里方圆,不满三百人口,在肇基始祖四子,十六孙,36曾孙,60玄孙,繁衍中的230年间(宋仁宗天佑二年(1024)到理宗宝佑四年(1256))蝉联进士24名占当时全县31名的77.4%,不能说不是奇迹。而且他们中:一门双进士、兄弟同榜、舅甥同登金榜、尚有四人同科等等,一时传为美谈,确乎是浙南边陲的一颗文化明珠,是在社会上有较大影响的大望族。其文化能量向社会上层辐射,如吴桓于北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登进士后,授奉仪郎,出任湖州长兴宰。他生一女三子,长女是抗金名将,高宗第一任宰相李纲之母,册封“卫国夫人”。长子吴彦申是北宋宰相李纲的母舅(舅甥二人均在政和二年(1112)年同登进士)末代名相文天祥是濠州派许国公吴渊的外甥和学生,与大济是至近宗亲,所以两名名相,李纲为母舅(吴桓长子吴彦申)作“墓志铭”。文天祥为吴氏撰“族谱序”,留下了珍贵文字。随着上层社会的影响,大济的知名度越来越高。

因有梧桐树,召来金凤凰。宋时,著名理学家朱熹曾游学于此;明朝时,著名哲学家王阳明曾到大济讲学,有“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游之,不得志独行其道”的遗墨;清康熙(9—11)年间,大名儒当湖陆珑琪(又名陆子清)慕名来大济游学,在“日涉园”书院讲学三年(著入陆氏《南游记》)受他理学启发,清代造就了308名理学人才(名略)。在庆元县光绪年三年版《旧志》中记载着他与吴运光,吴王眷的文学佳谈。在吴氏宗谱中尚有陆珑琪为吴运光作的70寿辰文章。吴氏大理中宅词壁上手书了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四箴;民国时期,孔子南宗第七十四代奉祀官孔繁豪恭护孔子夫妇圣像,曾避隐于大济,死后葬在大济的仙宫山。

综上所述,吴氏祖先非但在文学上像吴榖,吴毂,吴彦申,吴已巳,吴松龙等在著述上有很大的成就。像兄弟同科登进士的吴畀、吴翊在当时著名政治家王安石进行政治改革科举以时文诗赋取士,儒业榛芫的情况下独尊儒术,阐发经义,以捍儒宗自任。他们为官之后政治慈和,如吴畀在吏州任上,对那些剽窃村落而沦为匪者,宽容大度,以为所以行盗,乃饥寒所迫。除将为首者重械系狱外,其余一律免究,并晓谕富户,减价散谷,售予饥民。百姓深受感动,盗贼因而绝迹。吴翊在池州任通判时,亦多惠政,被耀升奉议郎,受群众爱戴。

如吴枢以节概自许,使金不畏鼎镬;吴兢挺身贼营,不惧刀枪加劲;吴畀居边远下僚(定州教授)不受学士推荐;吴懿德知玉山靖海盗,罢息钱,身受冻馁……总之,他们为官都非常重气节、讲清廉。在强元统治89年间,大济人有“三不降”:“主降奴不降,老降少不降,男降女不降”誓不仕元的民族大节。迫于时势,大都隐于农桑商贾之中,或外迁新居。及明建制如久旱逢甘雨,报国人才再度崛起,如明刑部主政吴杰公;鸿胪寺序班吴儒公;琼州府通判吴俸公;陕西苑马寺监政吴伸公;广东黄岗县丞吴丽明公等都是名列史籍忠义人物。怀才不仕、治家有计。元明时期农业的发展,大济已是闻名遐尔的富豪村。到解放初期尚有仓间数十座,渔塘数十口。据《庆元县志》记载“24世顺一公有田租三万三千把(枋);28世温九公有田租八万八千把(枋)。”注:木制度量容器每把(枋)18斤,老称为地方通用城枋,每十把租相当一亩田。

收租不忘“至德”精神,为富不淫其心,兹将主要德业略述于下:

减租扶贫,将通用城枋每把地租18斤削减为15斤,改城枋(把)为济枋(把),就此一项每年减轻农民田租侣26万余斤。

倡建社义仓,抑制高利贷,始由各客户捐献储谷,每年夏荒放借缺粮农户。每百斤收利谷10斤,解决全乡七保一千多户农民困难,有力抑制高利贷剥削。此项义举至解放共积累稻谷20余万斤,统购统销时期终止,折价转为供销社经营。

兴办教育,立书田,激励读书。宋有“豹隐洞”书屋,元有“学社”,明有吴俸公创建“文昌阁”文昌书院,清有吴天玉置“日涉园”书院等。道揆公首创“书田”物质奖励,各世祖因之。书田达200多亩,保证世代书香继世。

乐善好施,道揆公尚义事迹。明通往政和县岭腰乡,尚属羊肠小道。道揆公独援筑路40里。嘉靖25年建成,奉部门变卖慈照、慈相、伏虎三寺田充费。道揆公交银400两,后田归三寺。万历元年舍田36亩入学,府道旌其义赠“尚羲”匾、存。一有粮饥及时救济,济贫、建桥修路,口碑载道,入祀忠义(三寺僧每岁三元荐)《庆元县志》。文昌阁建于万历三十六年(1608)重修于康熙二年(1663),阁高三层,面积约三至四亩,毁于60年代。

继千秋事业,永褒文风,更上一层楼。解放后,在党和政府英明领导下,重视教育。进士村20年前就建立九年制中小学一座,在校学生200多人,入学率100%。有张百里留学美国获博士学位;陈士元获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博士学位;全村高中以上毕业的有一百余人。更值得一提是1996年12月7日,人民日报公布深圳火王征联揭晓:在国内外应征的十五万多份楹联中“孔明奖”鳌头夺魁者是进士村一百一十一世孙吴复泽(其在各刊御发表过诗词、小说等)。

还值得一提的是编纂四库全书的纪晓岚(纪昀)亦赏识的周茂源,当地任处州知府之际,以公务所需经常莅临属县。在1657年夏末单骑来庆,时值酷暑,欲觅暑之所,得友人介绍而小憩大济“日涉园”。游罢名园,浓情未了夜阑披衣秉烛濡笔作记一篇刻画入微,生动传神的《日涉园记》一挥而就。与园主人吴王眷及其友人吴运光等就此结成了文字之交。之后他的关系十分密切。在顺治18年(1661)之春,他将离任而重游庆元告别友人之际,两相依依不舍,在送行途中周知府作诗《辛丑春日俚言奉别吴上宾,吴天玉诸年翁并正》:“滩块不尽故人情,……”《日涉园记》“……”

再:在日本帝国主义步步内逼的1939年为了确保南孔家庙之瑰宝——孔子夫妇圣像的安全。国民政府内政部特令南孔七十四代奉祀官孔繁豪恭护圣像向浙南山区龙泉转移。1940年战争加剧,再度转移庆元,经孔繁豪了解大济后不想在庆元文庙设祭祀而选择大济村鸿胪坊“慎修堂”为祭祀官府4年之久,这亦显然是书香地带来的美事。如今奉祀官之墓葬于风光旖旎的仙宫山。

三、文化、文物遗产

由于有特殊的人文精神,进士村在历史各时期蒙圣恩封赠的牌坊有7座:即吴榖、吴毂的“双桂坊”;吴兢、吴逵的“桂香坊”;吴崇煦因子封赠的“大理坊”;吴深“宅相坊”;吴彦申“八行坊”;明,吴儒“鸿胪坊”;吴潭“名登天府坊”;明嘉靖13年,本府通判署庆元县事以乡多业儒“崇儒坊”;还有明万历奉旨为是监生吴化妻叶氏立“诏旌完节坊”;清雍正六年秋知县徐羲麟为生员吴晃妻会氏立“节孝坊”;清雍正六年秋知县徐羲麟奉旨为故生员叶良英妻望门守节吴淑英立“抱璞全贞坊”;明刑部主正“吴杰公故里”匾(悬于村门楼上);明万历神宗帝亲书赠吴儒“日近天颜”匾;明处州府赠吴道揆公“尚义匾”;明处州府赠吴俸公“别驾第”匾;知县李飞鲲升杭州知府亲书“挹清楼”匾等。但遗憾的是在千年风雨中湮没不少,更可叹的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人为拆毁如“名登天府”坊等。

古民居:明代民居有聿新堂,怀德堂,世德堂,裕德堂,华萼堂,日近天颜,玉洁冰清,挹清楼等八幢;清代民居有达德堂,树德堂,庆德堂,寿德堂,修德堂,慎德堂,懿德堂,咸德堂,慎修堂,立德堂等10幢(千百年间经火灾的几幢均系宏伟之建筑)这些民居都有一个牌楼式的大门。分别有石砌大门、砖石混合砌大门,砖磨制后砌成等类型。如:达德堂牌楼高5.2米,两侧采用4米高的一方形条石为石柱。并且每个大门保存有砖或石刻匾额,文字有延陵世泽、延陵旧家、恩迎北阙等。坐向大多巧妙利用南高北低的地形。一层坐南朝北,合理利用,二层却利用回廊转朝南,而且整套建筑是前院套后院,大院套小院。统分结合,相得益彰。大门以曲折见幽见奇。可见祖先之聪明才智。像聿新堂这种官厅式的排局据说是经圣旨批准,并非私自设制。该屋相传为拥有八千八百亩田的富翁吴道揆公于明万历12年建造的。中堂有一块当年处州知府许国忠赠给时任广东瑗州(今海南琼州)通判吴俸(道揆公的仲子)。“别驾第”古匾(本来还有一块“日近天颜)匾悬挂在迎旨门边的接旨厅上方,在文化大革命时已毁。搦旨厅及本来巍峨的大门均已倒塌)整座房子由前后两组三合院组成。该屋更为传奇的是吴伸公为陕西苑马寺监正,辞官司归家后开地道有四。使聿堂与庭园如环之宛转不绝。额其庭园曰学圃,“玄关”之牡丹,“玄圃”之竹径,“澄心亭”梅花、菡萏、挂屏紫荆,“四柏亭”之基石,“葆真堂”之红榴,“漱石楼”之夜月,“枕流牕”之山色,其幽艳香光清翠独绝,可与客人终日盘旋其间。聿新堂后座马道边尚有一口井,深约二丈余。前座右边大厅中门壁旁开有一处收发公文的窗口,据说公文从这里可以直达京都圣上。这些与门口的“上马石”迎旨门街,以及门口的用鹅卵石砌成的钱形图案等证实了当时之富贵。

扑朔迷离的古地道:迄今已发现地道口七处,地道口网络在不同的古屋下或菜园边大致用青砖拱筑,洞高一般为1.9—2米,宽1.7—1.8米。用河卵石或条石铺底,两壁间设灯台。据考查是由不同的历史时期建筑的。故砖的类型,拱圈的规模大小有所不同。是在建房时一起建筑还是先建房子或先筑古地道也就不得而知了。至于地道为何用有说是因为宋时官居要职的吴氏人非常注重忠孝节义,有誓不降元的民族精神。为辞官司回乡躲避统治者的迫害而建筑;有说是因为当是有财富的人常常会遭到一些流寇地痞的不测侵袭,故而筑地道确保人身财产的有备无患。还有像聿新堂吴伸公为人正直因揭发当时的假太子案,辞官回乡一方面为避奸党的事后迫害,一方面为愉悦晚年而开地道与花园衔接。多种推测不一,但无论为了抗金活动还是躲避土匪、奸党均属隐情,没有留下足够的文字记载这是常理之所在的。《庆元县志》文艺:明万历县亟吴华《济川形胜》诗:……古洞深且幽……记载的即是大济古地道。这扑朔迷离的古地道令人遐思向往,亟待开发。

古道:迎旨门建吴伸官邸大门外,明万历神宗帝吴道揆公为朝散大夫而建。金甃街直达庆元县城,青砖窄面,其图案或“人”字,或“钱”形,既美观又牢固,堪称一绝。

古祠二座:大理吴氏中宅祠建于宋仁宗皇佑(1049)年,迄今已有953年历史。祠堂排局宏大,属孔庙式,正厅之外尚有两抚,东西厢各五间。面积近千平方米,祠堂排局宏大,属孔庙式,正厅之外尚有两抚,东西厢各五间。面积近千平方米,祠后有祖墓群,有半月池鱼塘,在3000平方米的围墙内有千年古樟古枫,堪称园林胜地,经全面修理,今有专人管理并春秋祭祀。

大理吴分祠,又称岭根祠,建于明呆,因从落岭下村岭根迁回祖地因名。祠边原是“名登天府”坊,有古樟。祠宇宏伟。

古井:大济村内分布古井八口,最深最大的是“三万三”财主房下的大井深约12米。用河卵石砌成下大上小的1.5米口径的大井。其技术之精湛令人赞颂。今人为便利,全村均是饮用从天马山麓接来的山泉。

古墓:肇基始祖吴崇煦公墓,位于村口“摇船出海”,面积3000平方米,有古樟。

古桥:为纪念吴榖、吴毂“一门双进士”之殊荣始把建于北宋仁宗景佑年间(1034—1037)的一座“临清桥”改名重建成“双门桥”(宋仁宗皇佑1049年间)。此桥古色古香,画栋雕梁,木拱廊屋长11.5米、宽4.5米,两头出口如两扇门朝外洞天成牌坊式结构。檐牙高琢,左右对称,慰为壮观。

蒲田桥,桥底木拱、桥面石铺、工艺精细。

扁鹊卢医庙:据《史记》记载:扁鹊原名秦越人,战国初期齐国人,又号卢医。他是中医“望、闻、问、切”四诊方法的创始者。是一位民间杰出的医学家。当他行医到秦国,被秦太医李醯嫉妒派人杀害,这位岐黄臣星从此不幸殒落了,但他留给后人的医学经典《难经》是中国学的珍贵文献,人民一直怀念他,称其为“福神”。

一、北宋初庆元小济村“扁鹊卢医庙”的建置。北宋仁帝关心民瘼,重视发展医学,对已死1500余年的扁鹊卢医,首次追功封他为“神应候”。这位民间医学鼻祖,从此才享有自己的爵位和祀庙。

大济村吴氏始祖崇煦公,世代崇尚岐黄对医学视为是发族修德的重要文化。其长子天谷在仁宗时,官封“大理寺评事,改殿中丞大中大夫”。告老回乡后,便在吴氏旧居小济村福安桥东创建“扁鹊卢医庙”纪念这位中医祖师。小济这座千年历史文化的扁鹊卢医庙,直到解放后1951年,因祀田征收失管,后荒废被拆。

二、元初,大济村“扁鹊卢医庙”的兴建。元太祖崇尚医学,至元29年(1292)亲撰《神应候奠祭文》,同时晋封扁鹊卢医为“神应王”(据出《针灸大辞典》)。这时小济村民吴氏早已迁居大济(两地仅隔一公里)。为便奉祀,于元惠宗至元辛已(1341)年,在大济村大理山(吴谷墓地因名)西麓再建扁鹊卢医庙,迄今有660年的历史。这座古庙,千百年来,求医仰圣者络绎不绝,车水马龙香火十分旺盛。

大济卢医庙的总体建筑布局呈长方形。自西至东依次分为四进,全从古庙建筑面积2300多平方米,是现存较为完整最在的古庙之一。

这座宏伟壮观的大庙其正厅神龛内,一乘神轿中端坐着,手执古扇,儒风尔雅的“卢福神”。仅一神独主大庙,别无任何神位在全国神庙中是少见的。

卢医香木像与常人等高,手足设计伸屈灵活,能站能坐,一如常人,以利更衣。如遇庙会台出游行,其依仗十分壮观。第三块执事牌上(1—2块为肃静、回避)以“儒范医宗”四字。一看便知圣医的历史地位。但对医游行,却不穿爵服,只穿青衣小帽,令人倍感敬仰。自2000年2月18日浙江省人民政府〔2000〕27号文件:将大济村列入“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之后,近年来来全国各地慕名的游人香客沓至纷来,无不称赞大济“扁鹊卢医庙”是全国仅有保护最好的古庙之一。

三、大济村“扁鹊卢医庙”100张特殊处方的考究:卢医香案间配置有处方号签筒一个,内盛100支号码签,供求医者使用,先求得号码签后,再向总务处对号领取处方。据村中老人吴太森对这百张处方初次进行研究统计发现,其中:单方(一方一味药)的占42张;偶方(一方二味药)的占27张,复方(一方3—4味药)的占9张。以上共79张处方,仅用到中药58味,(果蔬约除外),用参、芪、归仅二张方用,每方平均不到一味药物,用药份量最多不超过三钱(10g)。其方义之简,有异于今日之方剂。另有13张处方,暂称“杂方”因主义取用按摩(推、拿、捶、搞等)或用矿泉,雪水浴药物,药店难以买到,必需自备的药物,例:梁尘、腊烛蕊、女宝(用经布)、动物内脏等。尚有九张处方全无药物,其中三张处方是指妇女有喜、原本无病、绝症无病。有六张无药处方实质即《史记》记载的“六不治”症:骄恣不论地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脏气不定

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庆元大济进士村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1730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4-24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