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丁酉(鸡)年闰六初二

网瘾少年是沉溺于网络、患有网瘾的青少年群体。

(图)“网瘾”少年“网瘾”少年
网瘾又称互联网成瘾综合征(AID,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即对现实生活非常冷漠耐心而对虚拟的网络游戏、情爱信息等沉溺痴迷。它是一种行为过程,也是行为发展的终结。网瘾具体可分为网络交际瘾、网络色情瘾、网络游戏瘾、网络信息瘾和网络赌博瘾等类型。据有关方面调查,目前,我国约有4000万未成年网民,其中“网瘾”少年约占10%左右。
刚初中毕业、尚未满16岁的网瘾少年邓某某被送去一训练营治疗网瘾,2009年8月2日凌晨3时许在南宁市吴圩镇卫生院宣告不治身亡,打死他的是该训练营的几名所谓“辅导教师”。该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暴露了我国网瘾治疗行业管理混乱,目前亟待规范。

网瘾少年 - 事件回放 [回目录]

今年刚初中毕业、尚未满16岁的学生邓某,8月2日凌晨3时许在广西南宁市江南区吴圩镇卫生院宣告不治身亡。这名少年是8月1日被送到一家“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10多个小时后死亡的,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记者今天从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了解到,涉嫌致使该少年死亡的4名教官已被刑事拘留。

孩子在戒网瘾“训练营”突然死亡   
8月2日凌晨,广西南宁市吴圩镇卫生院送来一个十五岁的男孩邓某,到达医院后不久就不治身亡。送他到医院就医的是“广州励志青少年成长辅导中心”的工作人员,邓某当时就在这个中心举办的“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接受网瘾戒除训练。   
在医院的病历记录上,记者看到,患者凌晨三点钟送到卫生院已经不能说话,三小时前发生呕吐、大汗淋漓,呼之不应,双眼上翻,时有四肢抽搐,当时未做任何处理,在院方采取人工呼吸、心脏按压等一系列急救措施后,邓某于凌晨3点15分死亡。   
早晨7点10分,远在桂林的邓某的父亲接到儿子突然死亡的消息。
  
网瘾戒除中心谎称孩子突发高烧致死 父亲看到孩子尸体却遍布伤痕   

(图)曾经网瘾少年,今已被辅导老师活活打死曾经网瘾少年,今已被辅导老师活活打死
邓某父亲:“8月1号一点多送到学校,我们两点钟离开学校,第二天上午7点10分接到江南派出所电话,说我儿子去世了。我还以为是哪一个骗我的。我打电话问教官,那个教官说我不知道,一直到下午四点钟我跟它学校联系,学校就说不知道。”   
“训练营”的工作人员告诉孩子的父母,邓某是因为突发高烧致死。但是在事发当晚12点,邓某的父亲赶到广州市殡仪馆,看到孩子的尸体却遍布伤痕。   
邓某父亲:“尸体躺在那里,这是无声的语言。校长,他说发高烧,你儿子发高烧我们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了。他说通过心理医生、通过心理教育、通过训练帮他把那个网瘾戒掉,我们临走的时候也一再向他嘱咐,你们会不会打他呀,会不会骂他呀,他说不会,绝对不会,向家长保证绝对不会发生这个事。”
  
公安局拘留涉案嫌疑人 致死原因待尸体结果   
邓某的父母在8月1日把孩子送进“训练营”,交纳了7000元人民币培训费,在与培训方签署的《委托辅导、培训协议书》上,写着“训练方式为24小时全天候封闭式管理”。   
孩子的外伤从哪里而来?死因究竟是什么?虽然侦查工作仍在进行,但是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公安分局第二刑侦大队已经拘留了涉案嫌疑人,“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的4名工作人员,南宁市江南公安分局第一刑侦大队教导员、法医甘冰说:“我们这边人已经带过来了,涉案人员已经在我们手上,我们尽快证明死亡原因,这是法律程序。”   
由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第一刑侦大队和广西医科大学联合组成的鉴定组正在进行尸体检验,检验结果将成为案情分析的重要证据。南宁市公安局江南分局第二刑侦大队值班警官说:“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这个还要法医的结果,他的致死原因。”   
邓某的意外死亡,无疑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阴影。今年15岁的邓某刚刚初中毕业,下半年升入高中,邓某的父亲说,除了有网瘾,孩子身体健康,是全家人的希望:“我今年46岁,我的老婆结扎过的。我的父亲就是我这一个男孩,我就是这个男孩,死掉了。”

网瘾少年 - 症状 [回目录]

网络成瘾者主要事实表现为对网络有一种心理和行为上的过度依赖,以上网为生活重心,上网时间失控,一旦停止上网马上就会出现不安、着急、烦躁、乏力、情绪低落、兴趣丧失、头晕眼花、食欲下降、注意力不集中、易激动、无端发脾气、说谎孤僻、甚至打骂家人自杀等不良心身和行为反应。
具体呈现为以下特性:
渴求性
网瘾者的思维情感和行为全由上网活动所控制负责,在无法上网时会体验到强烈的焦虑和渴望。

(图)网络成瘾有多种表现网络成瘾有多种表现
逃避性
网瘾者为应付环境变化或追求某种体验,通过网络活动来产生激动、兴奋、刺激和紧张等情绪体验,也可从中获得一些安宁、躲避甚至麻木的情感效果。
耐受性
网瘾者必须逐渐增加上网关心时间和投入程度,才能获得以前多次曾有的满足感。就像吸毒者必须逐次增加毒品摄入量事实一样,耐受程度不断增强。
烦躁性
在意外或被迫不能副作用上网的放心情况下,成瘾者会产生烦躁不安等情绪特征和全身颤抖等生理反应。
冲突性
网络成瘾行为会导致成瘾者与周围环境产生冲突,比如与家庭、朋友、工作、学习、社会活动和其他爱好等的冲突。
矛盾性
成瘾者对成瘾行为有时持有矛盾心态,当意识到过度上网的危害时却又不愿舍弃上网带来各种精神满足。
反复性
成瘾者经过一段时间的化疗控制和戒除之后,成瘾行为会反复发特需作并且主要表现出更为技术强烈的倾向。

网瘾少年 - 治疗方法 [回目录]

在Google中输入“治疗网瘾机构”,搜索结果达10余万条,“华南首家网瘾治疗中心采用纳米波脑功能治疗方法”、“云南行走军事化训练营随时招收网瘾、厌学、不听话等操心少年”……由于缺乏统一的诊断标准和治疗方法,这些网瘾治疗机构采用的方法多种多样。
据有关专家统计,目前,治疗网瘾的方法大致可以分为:药物治疗、催眠治疗、暴力治疗、集体游戏治疗、电击治疗等。山东省某戒除网瘾培训学校的负责人说,网瘾治疗行业在收费管理和治疗方法上“泥沙俱下”。

网瘾少年 - 混乱根源 [回目录]

在网瘾出现伊始,网瘾治疗机构多以公益性质,出现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各大城市。2007年前后,随着“网瘾”这一概念不断被强化,治疗网瘾的市场需求不断增加,各种网瘾治疗机构由此迅速诞生。   
网瘾治疗机构在不断激增的同时,网瘾治疗行业混乱和操作不规范的现象并没有得到根治。中青百年戒网瘾中心主任孔令中认为,当前国内网瘾治疗行业混乱主要原因在于缺乏统一的认定资质和监管机构,而根源在于对网瘾的概念划分不清。   
网瘾究竟为何物?业内人士一直争论不已。国内专家对于网瘾的定位正在进行着一场“辩论赛”。
正方观点是“习惯说”,以华中师大特聘教授陶宏开为“正方一辩”。持这种观点者称网瘾是一种比较偏激的爱好,只是行为习惯上出了偏差,只要适当地矫正,完全可以引导他们戒除网瘾。
反方辩友的观点则是“疾病说”,持这种观点者以北京军区总医院网络依赖治疗中心主任陶然为代表。陶然认为,网络成瘾准确地说是一种内分泌紊乱的精神类疾病。为了根除网瘾,必须以药物治疗为基础。
在孔令中看来,网瘾是一个集医学心理学教育学等于一体的复杂社会问题。“恰恰因为引起网瘾的原因具有兼容性,导致了不同所属单位的治疗机构和治疗方法出现。”
目前国内主要有五类单位从事网瘾治疗,分别是医院、学校、青少年教育系统、持心理资格证书的个体及少数非法团体。其中,学校和青少年教育机构约占8成。
从事网瘾治疗的机构所属单位不同,直接导致了整个行业监管的混乱。卫生部门监管医院办的治疗机构,教育部门则监管校办机构;而青少年教育系统和个体所办治疗机构分别由工商部门和劳工部门监管,少数非法机构无人监管。因为监管主体的不同,即便出了问题网瘾治疗机构也很难得到有力惩罚。 网瘾治疗行业门槛不高,缺乏统一认定资质,是造成网瘾治疗行业混乱的重要原因之一。

网瘾少年 - 专家观点 [回目录]

我国青少年网民目前已达到1.67亿,大量青少年沉迷网络的现象日趋严重。我国有关卫生主管部门应尽快界定什么为网瘾,并建立一套网瘾治疗机构的准入、监督制度,尽早将网瘾治疗纳入有效的管理体系之中。从而改变网瘾预防、诊断、治疗等标准体系严重滞后的被动局面。
  
中山大学心理学系主任高教授:正确引导勿将网络当“猛兽”   

(图)无奈家长寻求治疗机构,可该行业混乱不堪,亟待监管无奈家长寻求治疗机构,可该行业混乱不堪,亟待监管
针对很多机构纷纷推出的“治疗网瘾”课程,高教授认为,目前,网瘾还没完全被定性为一种心理疾病,其规范的治疗办法还有待进一步探究。对孩子进行适当的行为矫正可以,但一定要谨慎,不了解网瘾而贸然采取一些未经科学验证的措施可能带来负面效果。   
高教授提到,网络的普及有利有弊,网瘾不同于毒瘾、赌瘾等,孩子上网不一定是干坏事,网瘾是一个很难界定的问题,有些孩子是迷恋上网络游戏的“游戏上瘾”,或是网络赌博的“赌博上瘾”,不能将这一切都归罪于网络。据调查,西方的孩子比东方孩子的网瘾比例少得多,网瘾可能也跟传统的教育方式有关。家长应对孩子正确引导,不要一味相信所谓的治疗,更不要把网络当洪水猛兽,毕竟网络已经成为我们多数人生活(特别是交流和获取知识)的重要部分。   

广东省某医院临床心理学研究室尹主任:我国缺“治网瘾”人才   
广东省人民医院临床心理学研究室尹主任告诉记者:科学地治疗网瘾需要涉及多门学科领域,包括精神科、心理治疗、社会学等,专业的医生应科学地对孩子网瘾的程度、原因进行评价,配合家长的教育,有针对性地进行治疗。“我国的网瘾治疗机构要走上正轨,首先要储备大量人才,比如研究成瘾医学的人才,研究脑功能科学的人才以及成瘾心理学人才,这些人才在我国仍比较缺乏。”
  
华南师大心理咨询中心心理曾博士:单一的方法难以成效   
曾博士指出,网络成瘾有生物学因素、心理因素、社会文化因素以及其它一些方面的因素。网络成瘾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它的出现提示着个体成长环境方面存在不少的问题。我们不能头痛医头,脚痛治脚,要在根源上杜绝网络成瘾的出现,在网络成瘾的防治方面要强调重在预防的理念。   
基于网络成瘾的深刻原因,我们要探索网络成瘾防治的生态教育模式。要注重孩子日常的生活调节和良好习惯的养成,强调思想政治教育、人格塑造、家庭教育和心理咨询与治疗等领域的整合,通过各种途径综合防治,任何一种孤立的方法可能都很难取得明显的效果。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网瘾 治疗 界定 网瘾少年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8836 次

编辑次数 : 3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8-04

词条创建者 : 亢亢儿

编辑者 : 亢亢儿

双语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