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句: Build your own dreams, or someone else will hire you to build theirs. 打造自己的梦想,否则你就会被雇用去打造别人的梦想。 跟读

汉语站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丁酉(鸡)年闰六初五

(图)徐梗荣事件徐梗荣

徐梗荣事件,2009年2月10日凌晨,商镇中学高二女生彭莉娜被奸杀于丹江河堤旁。经丹凤县公安机关侦查,徐梗荣有重大犯罪嫌疑,2月28日,丹凤中学高三男生徐梗荣被警察带走审查。8天后,徐梗荣在审讯期间突然死亡。

徐梗荣事件 - 官方说法 [回目录]

  2009年2月10日凌晨,一个名叫彭莉娜的女高中生在丹凤县城丹江边上被杀害,经丹凤县公安机关侦查,徐梗荣有重大犯罪嫌疑。2月28日晚11时,丹凤县公安机关传唤徐梗荣。3月1日早7时许,徐梗荣向警方供述了作案经过。当天,徐梗荣被刑事拘留。3月8日上午10时30分,在审讯过程中,徐梗荣突然出现脸色发黄、呼吸急促、脉搏微弱、流口水等情况,审讯人员立即将徐送往丹凤县医院抢救,11时,徐经抢救无效死亡。陕西省检察院和商洛市检察院迅速介入事件调查。

徐梗荣事件 - 群众质疑 [回目录]

(图)徐梗荣事件被审讯后的徐梗荣

  2009年3月9日下午,就在丹凤县长李吉斌接待死者家属几个小时后,省检察院和商洛市检察院的两位法医对徐梗荣进行了尸检。参加尸检的除两位法医外,还有一个照相的、一个录像的以及徐梗荣的3名非直系亲属。尸检地点就在丹凤县医院太平间外。

  一位目睹了尸检全过程的死者亲属事后如此描述:徐梗荣两个手腕上有清晰的环状伤痕,皮都翻了出来,两只手掌肿得像馒头,鼻腔里全是血,头顶外表皮完好,法医将徐梗荣的头皮揭开,发现很多直径为1.5厘米×1.5厘米的淤血点,头盖骨内的脑子出现水肿。这位亲属问法医,什么情况下脑子才会出现水肿?法医回答,得病或者是受到外力。徐梗荣肠子里是空的,胃里有10毫升左右的液体,糊糊状。一段大约15厘米长的肠子呈黑色。法医剪下12厘米,一提起来,便滴下墨绿色的胆汁状液体,其他肠子为白色。他问为什么会这样,法医解释,这说明死者没有进食,至于持续了多长时间不好认定。

  另外,死者大腿内部两侧有淤青,切开全是血,小腿上也有淤青。

  “他还是个学生呀!到底有什么样的经历,才留下这满身的伤痕?”3月11日,徐梗荣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家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尸检当天,徐梗荣生前的很多朋友、同学赶到了县医院。围观者越来越多,尸检现场只好采取隔离措施,用白布围了起来。但围观者还是不肯散去。尸检结束后,徐梗荣的尸体被送回太平间,几名同学坚持着要去看徐梗荣最后一眼。一个姓雷的女生,大着胆子,透过太平间的门缝向内张望,她看见以前的同学就躺在床上,一只脚伸出床沿,一只手露在被子外。“那只手肿得老高。”她当场掉下了眼泪。

一个刑讯逼供的“样板”

  和徐梗荣同样被警方传去审讯的另一个同学吴明成了一个刑讯逼供的样板。2009年3月1日晨7时许,家住县城边冠山村的吴明还在睡梦中,就被几名民警按住了。当时,警察准备把他绑起来,但没有找到绳子,就把他押出了门,推进警车。母亲眼看着儿子被抓,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只能叮嘱他到了公安局好好说,别胡说。

  据吴明说,警察把他带到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进去就给他戴上了背铐(双手在背后铐着)。警察似乎是认定徐梗荣和他杀死了彭莉娜,开始就说:“事情已经烂包了(方言,意为露馅了),赶快交代过程。”“他们让我坦白从宽,这样可以争取个好态度,到法院时他们可以跟法院说,绝对能少判几年,这样也算是给我个机会。”

  吴明说,审讯过程中,来了几个上级单位的警察,有人问他,这件事发生后你后悔不?但他坚称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后来,警察就给他加刑,3个人把他按在桌子上,给他上斜背铐,还有人打他耳光,扇得他流鼻血。下午三四点,他的两条胳膊已经失去知觉,审讯的警察又给他在背上加了一块砖。当时他都感觉不到疼了。但等到换班的审讯警察到来时,给他打开手铐,他的胳膊便直直地就掉了下去。双手刚有点知觉,斜背铐又戴上了,砖也加上了。

  吴明记得,他是3月1日上午8时许进的公安局,在里边总共呆了50多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内,警察一直在审讯,他没能睡觉。3月2日中午,手铐取掉了,审讯仍继续。他实在困得不行,警察就让他站起来。有一段时间,让他跪在地上,大约40多分钟。还有一段时间是蹲马步,大约有20分钟。

  一个警察的话让他印象深刻,“我们只要把你带来,就绝对不可能让你出去了”。

  然而,在吃了公安局几碗泡面之后,3月3日下午3时许,吴明被放了出来。

  至于为什么被放?吴明也不知道。“放我的时候警察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我父亲叫来,让写保证书,保证我不出远门,然后就让我走了。”

  当天下午,吴明回到家,父母让他好好休息,明天去上课。“当时我两只手肿着,看着很胖。晚上,我躲在房里偷偷地哭,非常害怕,害怕被冤枉,担心警察哪天再把我抓进去,虽然我觉得自己是清白的。”

  吴明的两个手腕上有明显的伤痕。他曾经去医院检查过,诊断为肌肉拉伤。他开了些疗伤的药,花费110元。

  连续几天,吴明都偷偷地流泪,心里憋屈、气愤、害怕。3月9日,检察院对徐梗荣进行尸检时,他想过去看一看,老师劝住了他。

徐梗荣事件 - 死者“回家” [回目录]

(图)徐梗荣事件徐梗荣回家

  2009年3月12日晚,丹凤县政府和住在旅社中等待处理结果的徐家人又开始了新一轮谈判。当晚11时许,双方签下了一份《关于解决徐梗荣死亡事件的协议》。

  协议内容包括:继续侦破2月10日彭莉娜之死案件,对嫌疑人徐梗荣有一个明确交代;对徐梗荣死亡必须作出结论;徐梗荣享受城镇居民待遇;徐梗荣丧葬抚恤等费用按国家标准于3月12日先支12万元,其余待赔偿到位后一次性解决到位;徐梗荣之父徐和平、之母曹会玲、祖母杜金娥从2009年7月起终生享受当地最高标准低保。丹凤县公安局、寺坪镇、寺坪村必须帮助家属做好死者安葬后事处理问题。鉴于省检察院已于3月9日对徐梗荣尸体进行尸检,徐和平、曹会玲同意于3月13日12时前将徐梗荣尸体运回原籍安葬。

徐梗荣事件 - 相关评论 [回目录]

(图)徐梗荣事件采访相关领导人

  一名高二女生被杀害了,当地公安机关投入大量警力破案,但“卖力”的结果竟然是旧案未破、又增新案——— 一名高中男生在接受公安审讯时突然死亡了。发生在丹凤县的命案叠加,一时间让这个陕南小城阴霾密布、传言四起。既有老百姓对杀害女生凶手未能抓获的不安,更有对公权力在办案过程中反常表现的猜疑甚至愤怒。

  从学校抓走人,不通知家长;家长找上门,推三阻四装糊涂;警方控制嫌疑人多天,见不到任何法律文书———在案件中,嫌疑人权利荡然无存。有警员声称,“不通知你们是好事,通知了是确实有事儿”,这就是他们的法律境界?另有警员对作为嫌疑人的学生说:“我们只要把你带来,就绝对不可能让你出去了。”这话更让人浮想联翩:只要被您抓进门,白的也能变成黑的?这应该算是赤裸裸的威胁吧。

  办案心急或可理解,但对于学校这样的场所,采取的一系列过激举动又不可理解。高密度地找数百学生询问,无视教学秩序,频繁地进出校园,凡是死者家乡的男生都抽取血样,多名学生被抓进去 “上手段”——— 这是什么办案手法?法律对青少年的保护何在?

  当死者家属聚集到县政府门前之时,那是对政府仍有信心。政府需要做的,是不偏不倚,推动公正调查,尽快公布结论。但在本案中,政府很快把屁股坐到了“对立面”:一边声称“必须做出结论”,另一边以县政府名义与死者家属签订协议,“丧葬抚恤费先支12万;死者父母等终生享受最高标准低保”。我们对死者家属满怀同情,但在真相未明之前,政府有没有权力用纳税人的钱为个别人的滥权行为擦屁股?这些钱与待遇算什么?国家赔偿、政府补偿,还是息事宁人的交易?表面有担当,实质只能是将水搅得更浑。

  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强调,各级公安机关要理性、平和、文明、规范执法能力。但我们必须承认,一些基层单位长期置身于自己一套老旧的处事逻辑不能自拔。在这起案件中,对学生的审讯手段、对未经审判者搞有罪推定等,都令警方给自己制造了难以洗刷的污点,这使得不管徐梗荣是否是凶手,他们都难辞其责。当地一位公安局领导说:“你按法律办了,就能够维护群众权利,如果不按法律办事,就会伤了自己。”这种“明白”能早一点出现该多好。

  中央高层一再表态,要致力于推动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公权力尤其是公检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重要的信心来源,但如果“惨死拘留所”之类的事情一再发生,他们给出的就将不是信心,而是司法对社会的伤害。这是最不能容忍的伤害。和谐中国,是要落实每一个细微之处的公民权利,不是用“被和谐”的思路压制民众对权利的维护;平安中国,是要从源头上化解每一个矛盾,不是用捂盖子的方式制造平安的假象;公平正义,是要呵护每一个公民、每一个案件甚至每一个环节的公平正义,不是用一个虚幻的概念掩盖每一个枝节。这是必须接受的理念。

  胡锦涛总书记一再强调,公权力要 “干干净净为国家和人民工作”,才能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当一个案件呈现出的状态让人看不出“干干净净”的迹象之时,大家对公权力的信任就会大打折扣。唯有坦诚面对,才能最大可能洗刷“传言四起”形成的流毒。少年猝死迷雾起,公权不能躲猫猫。以政府公信的名义,以司法公正的名义,以两个年轻生命逝去的名义,我们呼吁:公正调查、公开结论、公布处理结果,还死者一个正义,还家属一个抚慰,也还社会一个真相和信心。

徐梗荣事件 - 相关处决 [回目录]

(图)徐梗荣事件相关新闻发布会

  2009年3月21日上午,中共商洛市委书记魏增军主持召开第9次常委会议,对丹凤县“2·10”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徐梗荣死亡事件处置工作进行专题研究。

  商洛市委、市政府和相关部门对此事高度重视,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及时作出批示,要求丹凤县委、县政府和市县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积极做好调查处置工作;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何铁虎同志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导调查,要求迅速查清事件真相,做好死者家属思想工作,积极稳妥做好善后事宜。市公安局迅速向各县区公安局下发了严格规范执法的紧急通知,就规范执法提出明确要求。丹凤县委、县政府也组织精干力量,投入处置工作。市、县检察院于事发当日介入调查。3月9日,省、市检察院组织对徐梗荣尸体进行了检验。3月16日死者徐梗荣已安葬,丹凤县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局纪委书记王庆保因涉嫌玩忽职守已被依法刑事拘留;丹凤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孙鹏因涉嫌玩忽职守于3月17日羁押并被取保候审。目前,死者家属情绪基本稳定,丹凤县及寺坪镇群众生产、生活秩序正常,社会大局平稳。

  会议强调,丹凤县委、县政府要在扎实做好保增长、保民生各项工作的同时,高度重视社会稳定工作,全力维护社会大局和谐稳定;市县检察机关要继续加大“3·08”事件的调查力度,市县纪委、法院要提前介入,尽快查清事实真相,给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丹凤县公安局长闫耀锋在“2·10”杀人案犯罪嫌疑人徐梗荣死亡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领导责任,会议决定对其停职检查,并由市公安局派出强有力的工作组主持丹凤县公安局工作。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标签: 徐梗荣事件 犯罪嫌疑 尸检 突然死亡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 852 次

编辑次数 : 1 次 历史版本

更新时间 : 2009-07-31

词条创建者 : alina娜娜

编辑者 : alina娜娜

双语连环画